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七章:文始先生
    最后一只花魅砍倒,周易的经验值涨到了40%,随之系统提示而来,

    除魔卫道,你获得了500功德值。

    有了功德值的受益,周易心满意足向那老头行了一礼,头顶升腾的紫云神气还在,却迟迟不见大佬下凡,周易也不急,挂之前看看还能捞点什么好处,四下一望,忽得牧童的青木笛子遗落在花草中,便好心过去代他捡,哄哄小孩嘛!可这一弯腰探到那青竹牧笛,一用力竟抓不起来!

    周易有些尴尬地回首看了看那老少二人,老头座下的青牛硕大的牛头转过来,牛眼盯着周易看了眼,居然不屑地打了声响鼻,像极了嘲弄他。

    周易脸上挂不住,想我当年也是肉身成圣的巅峰强者,被npc瞧不起也就算了,这npc居然是头牛,这气可咽不下去,当下收起青锋剑双手去拿青竹牧笛,细长的牧笛却像生根一般,无论周易怎么生拉硬拽都不见寸动。

    “还是我来吧!”

    听得牧童一声清朗的声音。周易赶紧退开,心道磨蹭越久打脸越狠呐,还是赶紧走吧,牧童刚才被花魅一阵鞭打,显得十分狼狈,小脚丫几步撒撒跑过去,手一捞便将牧笛取回,又跑回了青牛身边。,…,

    青牛上的老翁略整衣冠,向周易说道:“多谢少侠搭救,不过老朽还有个不情之请,此处距离函谷关虽不远,但这一路妖怪不少,烦请少侠能发些侠义心肠,将我二人护送到函谷关,到时必有重谢。”

    “还有后续任务……”

    周易忽然想起,前世他在在深山洞府中除魔时,偶然间触发个任务,要将一个小孩送去灌州的舅舅家,那时也就当个小任务,驾着六御神辇把小孩送到灌州地界时,险些把他从辇驾上惊下来。一千二百草头神护送,浩浩荡荡,直达灌江口杨二郎隐居之处……

    他正自YY之际,系统提示再度传来:是否接受护送任务?

    护送呀!才这么远为啥不护送,周易连忙道:“当然当然,尊老爱幼是我的人格操守,行侠仗义是我的墓志铭!老先生请,只要我有一口气在,一定保两位平安到函谷关!”

    青牛又打了一个响鼻,如果上次是巧合的话,这次周易十分确定,这畜生是在鄙视自己,他也懒得跟畜生斗气,望了眼天上的紫气,赶紧催促老头走。,…,

    “这大佬憋了半天也不下凡,可别在关键时刻坏了我的好事。”到了花谷路口,周易暗里嘟囔着,为老头和牧童开路,一路也不再顾忌,左手抓着丹药葫芦随时准备吃药。右手挥动青锋剑,斩杀起拦路的小花妖来。

    区区一里地,不费多少工夫就可以到达,离开望安花谷上了官道,周易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刚才专注清怪没发现,如今出了花谷,极目四望,当真是紫气浩荡八千里,其中隐有飞龙遨游一般,竟将函谷关的天空完全遮掩。

    这紫气照应下大地上异光闪耀,官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立刻被吸引,个个呆望着天空,一时间众说纷纭,不乏有玩家驻足。

    粗大事了!看来我护送的这位是……周易回首望了眼这对老少,老头坐在牛背上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牧童顶着两个发髻,小脸也看不出表情,唯独那头青牛看了眼周易,硕大的牛脸似有嘲讽的意味,顿时额头上冷汗就沁出来了。

    我的天!原来是这位大神,也是自己一时不察,天仙下凡哪有紫气憋那么久的,这里又是函谷关附近,以他的逆天福缘能触发的机遇,还能勾动紫府仙气的,也就只有这位了。…,

    ,…,

    老子出关,出的便是这函谷关,周易没想到在函谷关附近练个级,就轻易引出这么大的事件,福缘的满值真不是盖的。眼下这么多玩家看到,凭这浩荡紫气八千里,此事势必要被记录青史,想到此周易心里不由得窃喜,做老子徒弟什么的那定然不可能,可他那“必有重谢”可不是虚的,一定能得些不小的好处。

    “如若猜的不错,这应该是老子西出函谷关,正式运营,果然多出了不少东西,只是不知道这时间是不是跟着老子的那个玩家引出的,不管如何,你还是要发个传书,叫关内的人手密切注意。”

    远方天际,浩荡紫气下方不远处,两道剑云上各站着一身穿道袍者,身旁俱有飞剑萦绕,二人交谈过后,一把玉简附在一人飞剑上,化作一道流光小事。

    下有剑气祥云。身有飞剑护道,撇去那飞剑传书不算,这剑仙的手段再清楚不过。

    “望安花谷来的消息,十之**如此,想必是个菜鸟单走福缘路线,得了这了不得的机缘,不过看样子难保他到了10级,纵使静吾大人您这把飞剑,怕也爆不出来什么东西。”,…,

    其中一人凝眉说道,相貌甚是普通,另一个叫静吾双鬓却是青色,十分惹眼,身旁一把银白色的飞剑为其护法,甚是威风。

    “那就到了10级再说,我倒想看看,那菜鸟究竟会得到什么好处。”

    这位叫静吾的也不知等级多高,《彼岸》运营不过大半月,这么短的时间便站稳脚跟,已经初显势力,算得上混得极好了。

    函谷关前,一个青衣长袍的中年男子立于关前。留着整齐的胡子,样子像极了教书先生,先生举目凝望,天空那团紫气逐渐接近函谷关,祥云游龙,甚是神异,忽得一阵风起,卷起了青色长袍,这先生微眯着眼睛,抚动着下颌的胡子,看见一头青牛驮着老翁,由一牧童拉着绳索,姗姗行来,不由得一喜,远远便迎了过来。

    “老早便望见东方紫气氤氲,其状如游龙翻腾,原来先生到了,弟子文始恭候多时,已为先生扫洒道路,焚点香火,还请先生在函谷关小住时日,文始好尽地主之谊。”

    文始先生一步跨过周易身边,向那老翁恭敬一拜,尊敬的问候道。留着一边的周易顾自发呆。,…,

    关尹子,文始真人啊!这位可是自己炼气士一脉最关键之人啊!周易不由地心中感叹。可惜这位大佬直接无视了他,擅自搭话他可不敢,这两位在人间扮猪吃老虎的大佬说话,哪有他这凡人说话的份儿。

    老子微微颌首,算是回话,又拍拍青牛的头颅,微笑道:“我说到了函谷关,自有人把你喂饱,你这畜生还要发脾气。”

    文始先生一怔,继而低头看了眼牧童,不由得长叹一声,问候道:“道友别来无恙。”牧童点点头,和老子一般,也没说话。

    周易偷眼瞧了下青牛,这位大人也是牛逼哄哄的,理都不理背上的老头,无聊地甩着尾巴,周易暗中叹息道:人家这坐骑都这么牛逼,怪不得这谱摆这么大,望安花谷还喊着少侠救命,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连话都懒得回文始一句,实在是扮猪吃老虎的典范。

    文始见得周围尽是围观之人,便说道:“此处不是叙话之地,还请先生府中一叙,文始已摆下酒菜招待先生。”…,

    老子忽得侧首对旁边神游物外的周易说道:“前番少侠救我,老朽言说必有重谢,眼下关尹大人设下筵席招待,少侠正可与我同去。”,…,

    什么?我这一路给你开路,你就借花献佛请我吃顿饭就完了?后续的任务就这?想打发我可没那么简单,先跟着你去吧,真要请我吃顿饭就结束了,这事就得向系统举报了。

    周易瞪大了眼睛,迅速点点头,文始先生一摸胡子,侧目看了眼周易,微笑道:“有请有请。”

    如此这般。自关内跑出一列军士,长戈铁甲开路,拦开了围观的人群,周易趾高气昂跟在青牛屁股后,也不理围观玩家投来的羡慕眼神,跟着老子入关。

    一路铁甲将士执戈开路,省却了不少功夫,那些围观的玩家纵使再羡煞,也只能被拦在道路旁,入关之后,天空的浩荡紫气尽消,隐于苍天白云中。

    一路直达关尹府,大约是看到了老子对坐骑的看重,文始先生还专门派人割了一筐青草,不想青牛又是一个响鼻。看得周易暗中直乐:得!马屁拍到牛腿上,白瞎一筐青草。

    关尹府邸厅堂,酒筵已经摆下,文始先生将老子奉到了上座,自己和牧童坐在了下首,老子也不说话,坐下后也不动筷子,就那么干坐着,坐在牧童后边的周易一看,感情这三位都没动筷子,周易也没敢动。,…,

    见到大家都没动筷子,文始先生索性站起身子,对着老子恭敬的一拜。然后一脸恳切地说道:“听闻先生西行,弟子文始斗胆要将先生留下。”

    终于来正戏了,老子又是一招答非所问,侧首向周易说道:“少侠为何不动筷子,难道是嫌关尹这筵席不好?”

    周易颇为尴尬地看了眼身边的青牛,果然大佬的坐骑都是牛逼上天,这青牛不知什么时候混进了厅堂里,刚刚还舔了口周易桌上的熟肉,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在座四人你其他人都不惹,偏偏牛舌头舔到我桌上了,爷爷我不吃也轮不到你啊!摆明瞧不起我是不是!”

    这一阵破骂也只在肚子里,周易苦笑道:“突然有些不舒服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