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四章:土地神符
    在村子里这一圈走下来,周易在裁缝店得了一身衣袍,又在铁匠铺得了把青锋剑护身,药店里得到一葫芦小还丹,再回到老人身边交任务,得到了20格的行囊,还有随身的一千文钱,顺带还了解了下这村子的名字与位置。

    这村子名叫平安村,地处北方中原一带,临近数十里便有座大城,名叫渑池,再自渑池向东行走,不出两百里,即可到达东都洛阳,玩家NPC汇聚的人族大都。

    一路指引下来,周易倒是看见不少玩家,有些相逢一笑,有些理都不理,各做各的事情,《彼岸》世界之大,用户何其多也,也没人会在意这些,为了保证完美体验,所有数值性的东西都隐藏起来,谁头顶都不会顶个名字,除了一些系统的提示外,看起来几乎与现实完全相同,故而人海擦肩,也不算什么怪事。

    做完了指引,周易打开了人物属性统计栏,大致看了一下:

    角色基本信息:

    角色姓名:周易

    修行境界:1级

    所属阵营:无

    基础属性栏:

    悟性:8,…,

    根骨:40

    福缘:40

    体质:17

    气血:120

    法力:封

    物理攻击:10

    法术攻击:0

    物理防御:5

    法术防御:0

    经验值:0/100

    修行属性栏:

    行善功德:无

    道统传承:无

    修炼功法:无

    修行道行:零年零月零日

    除此之外。还有一系列的奥术统计、隐性数值,无非就剩下看不见的,还有一堆零,也没有什么好分析的,周易却已经做好了打算,大概看过自己的属性栏后。便恭恭敬敬地向那老人问道:“敢问老先生,这平安村附近可有救苦天尊的香火之所?”

    “救苦天尊?”老翁摸了把胡子,疑惑道:“近来有不少有你这般的游侠问那位天尊的香火之所,真是奇怪,也罢,从平安村出,西行二十里地,在那崤山之下,听说有座供奉救苦天尊的道观,不过这路途凶险,少不得有些怪物,少侠还请小心。”

    “西行二十里……看来也有不少人发现救苦天尊的好处,一个个藏得还挺深,都没有在论坛中提起过……”

    周易心中默默记下,拜别了老翁,径直出了平安村,沿着乡间小道而行,一路草木繁盛,没走多远便到了新人的练级区,不少玩家组队斩杀桃精柳怪,6级的怪物,周易还记得清楚,不过他没有逗留,绕开了练级区域,行上官道,拦下过路的马车。掏了10文钱,乘着马车一路西行。,…,

    这一路上又少不得一些野狗山猫的袭击,俱是一两级的怪物,周易反应也是快,不等马夫下来,便先从货车上跳下,顺手斩了怪物的袭击,反正是到手的经验,岂能叫NPC给抢了。

    二十里也是极远,对于不能御空飞行的新人来说,区区二十里也是极其痛苦,坐在马车上半个时辰不到,周易便有些受不了,忽得望见路边一处偌大的野区,不少玩家再此杀怪升级,野区右侧不远一处小小的土地庙,宽长不过一丈之地,庙前一个木桌,一人坐在后面,三位玩家立于桌前,见此状况周易不由一喜,从货车上跳下,打发走了马夫,向这土地庙行来。

    “纵然是自成都去峨眉山,没有一张千里遁光符也不好使,三位若买便买,不买请离开。你们想拜师峨眉,与我又有何关系?不是我瞧不起你,那些能拜进峨眉的,如今早成了正式弟子,哪是你们这无头苍蝇的模样。”…,

    周易走近时,正巧听到那木桌后的人说了这番话,木桌前站立那三人听到这番话,登时恼羞成怒,拔剑就要砍人,这一剑下去却被无形之力弹了回去,其余两人赶紧上去扶住。,…,

    “还要动手?别拿土地不当神仙。”

    木桌后那人扇着扇子,见到这场面亦是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你能拿我咋滴?老子给土地爷做生意,坐在这庙门前自有神灵护佑,想动粗?你以为自己是哪路剑仙?

    这番场面周易也是见怪不怪,前世便有这些老鸟仗着游戏经验戏弄新人,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只管绕过那三人,走到那庙檐下,站在木桌笑道:“恭喜恭喜,道友都有这番闲情雅致与新人调笑,定然是生意不错!”

    木桌后那玩家听之挑眉,是新人还是混职业的,道友这一称呼以知大概。《彼岸》世界中现实用户与NPC同流共生,若依现实那套规矩定然会有很多麻烦,因而各团队在《彼岸》中都秉承了这个世界的规矩,避免许多麻烦。

    这套说话做事的风格规矩,周易也是当初慢慢学来的,没有一蹴而就的老鸟,谁不是混过江湖才知道规矩。

    “进游戏早,储备些资金而已,谈不上生意。”那玩家摆摆手,付之一笑,话语中也算挑明了自己的玩家身份,“道友前来定是要买符,我也就不啰嗦什么了,有要求只管提便是。”,…,

    眼看着这两人交谈甚是和谐,一旁那三人面色不经有些怪异起来,周易也不理他们,只管与那符商说道:“一张十里遁光符,定向崤山太乙救苦天尊香火之所;一张百里遁光符,定向函谷关;还有一张千里遁光符。定向蜀地青羊宫。”

    一连串话说出来,定向清晰无比,一旁的三人听得目瞪口呆,为首那人皱眉道:“《彼岸》实在不公平,这些老鸟什么都知道,我们走吧!别丢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说罢收起青锋剑,带着二人灰头土脸地离去了。

    做符商的那位也是一脸惊讶之色,见那三人离去,这才低声道:“道友可是想好了,如今正式运营,光景早不是从前,我虽看不出你这番行程是何目的,但也要奉劝你一句,没有确切消息万不可轻动,免得到时候吃了闭门羹,等该出手时两手空空,恐有**之危!”

    这番话说出来,却是心意十足,这符商只当周易也是个老鸟,不免要劝说两句。

    “十里遁光符五十文,百里遁光符二百文。千里遁光符五百文。”周易却没有接话茬,而是直接开启了交易栏,顺带报了下价格。,…,

    “他竟然如此笃定,莫非是知晓了什么秘密……”符商听得周易这番答非所问,忍不住心里思量起来,忽得像是明白什么,抬头道:“道友这价钱不对吧?千里遁光符可是八百文,还有……”说着说着,声音却小了下来。

    周易一脸微笑,只管看那符商的反应,他所报出的价格,便是土地爷定下的土地神符价格,这意思明白得很,你说如今光景大变,我既然还知道你这底细,也自然知晓如何在土地爷庙下混营生。

    不过那符商显然不吃这套,沉默片刻说道:“道友既然有能耐,那便自己去做符商,不必从我这儿买了。”

    周易认真打量了这符商一番,一身普通的道袍,也看不出姓名和等级,长得倒是正气,不过这一毛不拔的奸商本质却与相貌截然相反。…,

    “小子,你和我斗还早着呢!”周易心中嗤笑,嘴上却是叹息道:“符商我也是当过,要不这价钱与当初不同,我又是何处知道的。这是我第二个角色,第一个角色正式运营当天就已经进驻,运气好被npc带着练级,运气好去在灵峤宫做了了记名弟子,只可惜……”,…,

    看着周易惺惺作态,符商心下亦是冷笑,脸上却也装出副好奇之色:“听道友这际遇算是不错啊!只可惜什么?要转正并不难啊!”

    “还不是因为这符商!”周易连连摇首,长叹道:“自正式运营起,这光景真是大不如前!”

    “倒卖神符,怎么还有风险了?你可不要唬我!”符商一脸惊疑,颇有些不相信。

    “我问你!你倒卖神符,要价如此高,卖出去的符可超过五十张?”周易一脸严肃地问道,样子不像作假,看得那符商半信半疑。

    “那肯定是不到半百之数,敢问道友,超过半百之数将如何?”符商继续追问。周易也不正面回答,继续说道:

    “土地神符是10级以下的新人所用,用以拜访远山名师,过了这等级,便形同废纸,敢问道兄这处土地庙的土地神符可有特殊,不在此列?”

    “那自然是过了10级便不能用的。道兄也别吊我胃口,还请明言才是。”

    看着符商一步步陷进自己设下的套,周易也不动声色,只是看着桌上那一列神符,那符商会意,心思这土地神符土地爷要多少有多少,自己真的本钱卖出也不亏,倒是眼前这家伙说的,实在叫他有些放心不下,索性就算是上当也要买个心安,反正想从老鸟手里捞好处本就是痴人说梦,也就顺水推舟,权当送个人情。,…,

    想及此,符商主动申请交易,二人讳莫如深的交易过后,符商这才问道:“到底是什么风险,你也莫再吊我胃口,直说便是,就是上当我也认了!”

    如果我说你上当了。那你还不得出来咬死我,周易腹诽道,看着符商一脸急不可耐,便说道:“无论什么商品,总归分为两类,必需品和奢侈品。倒卖土地神符本身也没什么风险,只不过土地神符这玩意儿,已经被系统定为了必需品。”

    “必需品?”符商脸色一变,如果对方说法是真,那确实有风险,他本想靠着倒卖神符坑点新人的钱,却没料到这个10级内玩家才可用的玩意儿居然被系统默认为必需品。

    必需品和奢侈品这两种名词,对于混《彼岸》的职业人士来说是个必须搞明白的名词,尤其是必需品,一旦涉及到对必需品的倒卖和倾销,都属于非法产业,冻结用户身份都是小事,承受现实的法律指控都有可能。

    更要命的是,这个底限是模糊不清的,解释权只在联盟政府手里,只要你沾了,哪怕只是轻轻涉足后急流勇退,也可能因此陷入万劫不复。,…,

    “不对。你骗我!土地神符出了名的新手奢侈品!怎么可能是必需品!”

    符商突然变脸,大声呵斥道,周易也不理他,发动了十里遁光符,定向崤山脚下,太乙救苦天尊香火之所。

    脚下一阵光芒化作了一圈圈光环,围绕在周易的周身,数里之距,瞬息而至,光芒外,隐约还听到那符商高叫:“有胆留下名来!”再看时眼前风景一变,一座道观出现在周易面前,观内威严的大殿拔地而起,牌匾上“救苦天尊殿”五个大字熠熠生辉,微风拂过,百草弯折,道观后一座高耸如云的山脉横在了周易眼前,威严神秘,观内香火缭绕,游上云霄,隐约能听见道观里传来的打斗之声。

    “留什么名,既然不相信我说的都是真话,还有什么好说?果然还是有人不明白,普通人的奢侈品,就是那些财主的必需品啊!”

    拿到神符轻易遁走,周易意犹未尽地对着空气批评了一番,然后拂去身上的尘土,大步流星向那大殿之门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