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二章:青女
    周益望着海报出神,他开始怀疑起来,眼前的世界究竟是不是他所知道的十年前,随着时间一秒秒流逝,他猛然回过神来,既然有些偏差,就先去了解清楚再说,站在这而浪费时间又能作甚,老妈在家还等着自己打醋回家呢!

    这一番神游也不知浪费了多少时间,周益不再多呆,大步流星向那小超市走过去,推开玻璃门,挤进了拥挤的店面里。

    说是超市,大小却不足二十平方,处处摆放着货物,只留下一人能走的通道,周益熟门熟路的拿了两袋醋扔到了柜台,伸手掏钱时才发现,柜台后大概十七八岁的妹子双手叉着腰,一脸审问地神情看着他。

    周益一怔,上下打量了下对方,妹子穿着甚是普通,想来也是,白露区除了区委家的孩子,没见几个穿牌子的,皮肤倒是白皙的很,那一对眸子晶亮无比。五官也生得精致,这模样算是清纯的小家碧玉,但这双手叉腰的架势,顿时令周益感到肃杀的气息迎面扑来。

    “这股熟悉的沙场女将风范,难道是……”,…,

    察觉到后背都有些汗湿,周益的目光鬼祟地游移,随之看到了对方小巧的耳垂上一枚精致的银色耳环。这下子他终于确定这位姑奶奶是哪位,一时间往事迭起,倒令他颇为感怀。

    小时候周益身体弱,那时跟着伙伴们白露区大街小巷到处疯时,没少受欺负,那时1区有个小女孩,出了名的男子气概,在一次周益被12区区委院的孩子王欺负时,恰巧那女孩路过,二话不说就把区委的孩子王给揍了,从此周益就被这小女孩给罩了。

    从那时起。周益记住了这个右耳带着银色耳环的小女孩,因为这件事他还受了不少的嘲笑,小孩们童言无忌,一直说他和那小女孩有一腿,风言风语传开,把周益都说得都不敢出门了,反倒是那女孩无所谓,有那么一天下午还来6区找到了周益家,约他出去玩,一开始周益打死也不去,后来就让女孩揪着耳朵出门了。

    如此一来直到周益二十岁那年离开白露区出去闯荡,两人基本都一直在一块儿,当然那会儿周益是满心的却不情愿,却迫于女孩的淫威,只能屈从,父母对小孩儿的嬉闹也历来无所谓,时光荏苒,一晃十几年都是这么过去了。,…,

    直到临走时,这女孩也在桥边送他,十多年来第一次没见面就修理他。而是语重心长的嘱咐,那时周益根本没往心里去,巴不得赶紧离开这男人婆,最终丧着脸离开了。

    在外闯荡的六七年里,周益有时候还能收到女孩的来信,时常是托她那与周益同行的哥哥捎信而来,却还是因为怕旁人的耻笑,而想着那女孩脾气如何得坏,如何的暴力,还因此庆幸那女孩没亲自来找他,偶尔回家看父母时都要绕开1区,回到家还能听到听父母提起,说1区的那个女孩还时常上门问过他的消息……

    总之随着时光流逝,两人联系的越来越少,周益那会儿对上流社会无比向往,事业的成功让他自信满满,对女孩的来信逐渐变得置之不理,后来回家看父母是听说女孩跟着哥哥去了城里,嫁给了某个富家子弟,他反倒如释重负,也不听父母的劝,只管去追逐不曾享受过的声色犬马,直到他栽了大跟头,都没有再记起在他小时候曾保护过他的那个女孩。…,

    这个女孩姓梁,名叫青女,他也因此一直记得古文老师所教的一句诗,念作“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不管如何,曾经的那个青女已经不知去了何方,只留下了眼前人,而当记忆中的往事与现实一旦重叠起来,周益立刻心底那份记忆苏醒过来,现在想来他完全明白当初那青女的心意,却因为怕别人耻笑而不断逃避。一朝明悟才晓得失去的珍贵,今朝梦回他年,再遇伊人,怕是再没那么痴傻,辜负她的心意。,…,

    这一晃的失神,耳朵便传来了阵阵疼痛,青女纤细的指头拧着周益的耳朵,隔着柜台将他拽到了身前,挺胸凝眉,一脸正气地审问道:“你是自己老实交代还是让我逼你说?”

    “哎呀呀!你还是老脾气……”

    周益龇牙咧嘴的样子。脑袋靠近梁青女的身前,虽是一脸糗样,心底却毫不在意,这一出他可记得,自己昨晚和哥们玩到三四点才回家,这消息也不知咋的叫她知道了,后来见面就将他修理了一顿,这女孩子家如今也有十七岁,却是一如既往的泼辣,周益开口继续说话,忽得望见少女胸前的以见规模的圣女峰,与自己的脸距离不过一寸之距,不由得脸一红,继而一整面色,感慨道:“一直都没发现,原来你也长大了……”

    青女抓着周益的耳朵,正自心想着要好好敲打下他时,忽得听到这句,低头一看,只见这小子一脸坦然,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胸前看,不由地俏脸一红,一把将他推开,抄起柜台上的东西就砸了过去。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调、戏姑奶奶!”,…,

    青女说话时玉齿紧咬。似是要将周益撕碎一般,不过周益可清楚,这份厉害不过是纸老虎,现在的他还真不怕。

    “你看你,脾气这么暴躁干嘛?这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这二话不说就扔东西砸人,哪还有君子来逑?”

    周益手忙脚乱地将扔过来的物件接住,也不生气,反倒地将东西放下,饶有兴致地和她斗起话来。

    “我还要你管!你个小流、氓!”

    青女随口回答着,心中却想这死小子一直都躲着自己,怎么今天敢来1区了,居然还敢和她顶嘴,青女心中暗道不行,指定是跟着狐朋狗友学坏了,得好好敲打下他才行,想到此她卷起袖子就来抓周益,可一伸手周益马上跳开,再要追上来时忽听得门帘里一声父亲咳嗽。青女立刻放下袖子,收起了架势。

    她这架势一收,周益满脸赔笑的站到了柜台前,这笑容在青女眼里却是胜利的笑容,不由得握起拳头,可怕周益吓了一跳。赶忙道:“莫动手莫动手,你先把账结了,我还有正事和你说。”,…,

    “切!你有什么正事!小流、氓!”

    青女一脸的鄙视,不甘不愿地给周益结了账,不等她开口问,周益便先问道:“青女,听说你哥哥在市里开了个工作室对不对?”

    一听到周益叫她名字叫的这么亲切,青女立时就举起了拳头,随着周益后句说出来,青女立时瞪圆的眼睛,一脸戒备道:“你问这干什么!你个小流、氓!”

    “别老流、氓、流、氓的,多难听。”周益也变了脸色,佯怒道。

    “就说你小流、氓怎么了?小流、氓!小流、氓!”青女双手叉腰,毫不示弱的回道。…,

    一见这气势,周益摆摆手,败下阵来,一脸无奈道:“随你怎么叫吧!不过还要说正事,还请你给你哥哥通个电话,就说你有个朋友想给他工作室打个零工。”

    “切,谁有你这个流、氓朋友。”

    青女将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轻蔑的样子,周益也不恼,将两袋醋收起,一脸惋惜状道:“唉!我本来还说赚点钱,给我朋友送一件镯子什么的礼物,看来是别想啦!”,…,

    说罢,周益长叹一声离去,临出门身后还传来一句:“切!有钱还是先去孝敬父母吧!谁要你那镯子……”听到这话,周益脸上露出一丝细微的笑容,推门离去。

    前脚刚走,只听得一声轻声细语言道:“小流、氓!”但见柜台后的一身朴素的青女眸子里流光焕发,嘴角也是微微翘起,继而转身做事去了。

    过了这么久才回家,周益少不得被老妈教训一顿,不过他可不是当初那爱顶嘴的年轻人。老妈如何数落,周益也只管埋头吃饭,而后满脸赔笑地洗锅刷碗,再陪老妈看了会儿电视,等她回卧室午睡后,也钻回了自己房间,打开电脑查阅起资料来。

    电脑这些旧时代留下的产物多到成了垃圾,自然资源却成了奢求,联盟内像白露区这样靠着旧时代产物维持生存的老区太多,居住环境环境日渐恶劣,甚至影响到了那些发达区,几乎所有人都对古代的青山秀水充满期待,长远的重振自然计划一时不见效果,虚拟世界工程短期内却可以满足人类,因此《彼岸》这个根本上是游戏性质的世界,被当成了巨大的虚拟工程来做,并由联盟政府来运营。,…,

    花费了一下午的时间逛新闻走论坛,周益终于确定,《彼岸》世界除了第一章的名字有所改变外,至少正式运营的这多半个月里,透露出的内容和他所知道的相差无几。确定了这份消息,周益总算是放下了心来。

    大约下午两点,青女发来了一个短信,内容是说周益可以随时去市区找她他哥哥,并留下了她哥哥的联系方式,临了还不忘好好敲打周益一番,他也不放在心上,看着短信的内容莞尔一笑,随即直接按短信中的联系方式打了过去。

    随时到市区?开玩笑,彼岸的网络遍布联盟各区市,他就呆在白露区不走了,何必在去市区

    电话接通,简单的问候与自我介绍,显然令电话那头有些不爽,周益手中把玩着小物件,直接开口道:“我要一台甲级的虚拟仓,还要一个内测用户的邀请函,直接送到白露6区,我家住址刚才也和你说过了。”

    电话那头一阵错愕,继而是一声冷笑,马上要挂电话时,周益突然问道:“不知道梁大的团队对四项基础属性的信息收集验证了多少?”,…,

    原本要挂断的通话停滞下来。也不管对方的反应,周益不紧不慢道:“请问梁大对入世一系又知道多少?”

    周益将腿搭在了桌子上,敲着桌子微笑道:“看来梁大没明白我的意思,这可不是下级对上级的请求,而是一个对你有利无害的交易,你对我的底细一清二楚,随时登门来找我,而我所求,不过是一个机会而已……”

    ……

    傍晚,一辆货车穿行在白露区狭窄的街道上,周益老妈正在门前摆弄着家里珍贵的那盆君子兰,惊讶地发现一辆货车停在了家门前,瞪圆了双眼,看着车上下来两位机器工人,将一台巨大的虚拟仓从车上搬了下来,副驾驶座上亦下来一位智能机器人,机械双手捧着两指厚的文件走到了门前。

    “尊敬的太太您好,请问这里是周益先生的家吗?”

    卧室里,听到门外智能机器人熟悉的声音,周益终于将心放下来,心道虽要签下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但炼气士的计划也终于可以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