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二十八章 御风剑法
    时至深夜,林沐雨自创魔音刀的第一套暗器手法,其实很简单,以风雷拳劲来操控魔音刀的走向,四把飞刀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螺旋形的四轮利刃,飞在空中唯有低啸之声,而他确实是一个聪明绝顶之人,已经能够完全依靠魔音拳来操控魔音刀的走向了,唯一缺少的就是实战,毕竟魔音刀是一项杀人技,不用来杀人,再花俏也没有用。

    “呼……”

    他深深的吁了口气,不停的使用魔音拳,已经将体内的真气耗得七七八八了,而武魂青葫则在体内像是一眼泉般的迅速吸纳着周围的天地灵气,以此来补充体内真气的损耗,这大约也就是屈楚他们所说的,没有武魂的人不适合修炼,诚然如此,如果连武魂都没有,那力量恢复速度上就要远远逊色于他人,自己的武魂青葫是第十等武魂都能拥有那么快的恢复速度,那唐小汐的火狐呢,岂不是一两个小时就能恢复到十成力量了?

    可是现在林沐雨更为头疼的事情就是房间里的女人,这香湘固然是秀色可餐,但她是华纨或者华天派来侍候自己的,这种待遇简直就是城主府的上宾,但却让他感觉消受不了,一个香湘在这里,就可以让他一切行为都被华纨所洞察,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硬着头皮进入房间,将魔音刀分为四把飞刀装进刀袋之中,他舒展了一下手臂,看了一眼床榻,果然香湘侧躺在那里,身上只盖着一层轻纱,月光从窗子投在她身上,竟显得格外的美。

    “算了,睡长椅吧……”

    他暗叹一声,走向了一旁短窄的长椅。

    “公子!”

    香湘居然没有睡着,抬起头来看着他,道:“我记得香湘和公子说过,如果公子今天不碰我,香湘必然遭到一顿毒打,毒打便是轻的,或许还会遭到下人的侮辱。”

    “下人的侮辱?”

    “香湘只是一个侍婢。”一丝计谋得逞的笑容在她脸上一闪即逝,香湘微微笑道:“主人对侍婢的惩罚有很多种,一种是毒打,另一种就是把侍婢交给下人享用,那些家丁都可以肆意亵玩侍婢的身躯,难道公子希望香湘沦落到那个地步吗?”

    林沐雨自然不相信,不禁暗笑:“那你想我怎么样?”

    “让香湘侍奉你就寝便是了,这是我唯一的任务。第一时间更新”

    “不必,我一个人睡惯了。”

    林沐雨知道这个香湘是一朵美丽的玫瑰,一旦自己碰她,必然会被玫瑰的花刺刺伤,而且这里是城主府,可不是什么风月之所,楚瑶也距离自己不到五十米,这种事就连想都不该去想。

    ……

    然而,他越不想去想,势态却越来越坏了。

    香湘忽地站起身,衣裙已经褪去,只披着一层轻纱,身形窈窕的走了过来,一双玉峰在胸前微微颤抖,修长雪腿踏着地毯一步步走来,就在林沐雨身边坐下,身躯依偎在他身上,顿时一股幽香钻入林沐雨鼻间,让他为之有些窒息。

    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他,如何能抵挡这样的诱惑?

    “公子。第一时间更新”香湘的话语里带着一分幽怨,说:“香湘知道,你心里唯一挂念的女人便是你的师姐楚瑶,香湘也不求公子能为我做什么,我只求公子给我*愉,这都不可以吗?你不说,我不说,这便没事了,香湘也知道,公子嫌我的身子不干净,但……但香湘身不由己,十六岁便被卖进了城主府,当晚就被少城主夺走了第一次,我的命不属于我自己,除了逆来顺受,我没有别的选择。”

    林沐雨弹身离开,站在月光下看着她,这女子确实美若水、明如月,他淡淡道:“没有谁的命不属于她自己,你也一样。”

    香湘原本已经打算拥住他,结果双手在空中抓个空,粉臂抬在那里,不禁冷笑了一声,说:“林沐雨,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不,我没有。”

    “那你为何如此的羞辱我?”她粉面通红,有些愤怒,道:“没错,我香湘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能活下去,可是你呢,你如此羞辱我,是真的想让我变成那些下人轮番泄欲的玩物吗?”

    “我没有。”

    林沐雨幽幽的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不管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你所受的屈辱已经足够多了,华纨可以肆意占有你的身体,可以肆意的侮辱你,但我不能,如果我现在屈从要了你,那我和华纨还有什么区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就是我拒绝你的原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且,香湘你甘愿这样生活吗?你要明白,尊严值得用生命去争取。”

    “……”

    香湘扬起颀长雪白的脖颈 ,幽幽的看着林沐雨,竟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才口中反复呢喃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大约两分钟后,香湘微微一笑,站起身对着林沐雨轻轻一揖,道:“公子,你睡床榻吧,香湘睡这长椅如何?明日若是有人问起,请你为香湘说句好话,就说我昨晚顺利为公子侍寝了,可以吗?”

    林沐雨点头一笑:“举手之劳,不过我还是我睡长椅吧,我的身子骨比较硬,睡不得太软的床。”

    “那谢谢公子了。”

    香湘微微一暖,便返回床上,但心里却是惊涛骇浪,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转身看去,发现林沐雨躺在长椅上已经睡去,呼吸均匀,虽然正在睡梦中,却有一股淡淡的气势萦绕在一旁。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香湘心里一遍遍的问着,但没有答案,十六岁之后的种种屈辱已经让她的心仿佛石头般坚硬,然而这个男人的一句话却仿佛能够柔软自己心底深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会说出这般深沉豁达、暗藏妙意的话来?

    ……

    第二日清晨,早早醒来,林沐雨依旧在院子里练习魔音拳的拳法与雷击斩,手持钢剑,但剑术却非常的贫乏,甚至他只会一种剑术,那就雷击斩,这显然有些不够,与人交锋时的剑法简直太重要了,必须学习一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阿雨!”

    楚瑶从房间里走出来,笑吟吟道:“你已经醒啦?”

    “是啊!”林沐雨将魔音刀收回腰间,笑道:“楚瑶姐昨晚睡得怎么样?”

    “挺好的。”

    “嗯,那就好。”

    就在这时,忽然香湘风情万种的一边穿着衣衫一边走出了林沐雨的房间,笑着说道:“公子,你怎么起得那么早?”

    楚瑶瞬间就差点石化了,愕然道:“你……你是什么人?”

    香湘挺着双峰,无比骄傲的笑道:“侍奉公子入眠的人。”

    楚瑶咬着红唇,眼中的光芒转为了愤怒。

    林沐雨急忙道:“楚瑶姐,你别误会,我可不是那种人,我根本就没有碰过她!香湘,我答应给你保守秘密了,你可不要害我!”

    香湘扑哧一笑:“好了公子,奴婢走了,我今晚还会再来。”

    “那……那再见了……”

    “公子再见。”香湘转身又看向楚瑶,挑衅的笑道:“公子的床笫之术好得很哩,你可要找个机会试试,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男人!”

    “完了……”

    林沐雨百口莫辩,解释了半小时,终于让楚瑶相信他跟这女人没什么关系。

    ……

    再过不久,佣人送来了早餐,并且还有沉甸甸的一个钱袋子,300枚金茵币,是华纨比武输给林沐雨的钱,没有想到这位少城主倒也算是讲信用了。

    上午没有打算去炼药坊里做事,因为每日的工作太简单了,也容易完成,所以林沐雨提着沉甸甸的钱,带着楚瑶去了集市。

    集市上人来人往,楚瑶的心情也不错,仿佛出游少女般开心,拉着林沐雨的手一路疾行,笑着说:“阿雨,我们要去买点什么?”

    “出售战技武诀的地方在哪儿?”

    “唔,书店就有啊,不过都是些便宜货,你想要学习上等的战技就必须要去拍卖行里淘选一些上好的了。”

    “那我们去拍卖行吧?”

    “嗯。”

    城内一共有四个拍卖行,而楚瑶带林沐雨去的是最大的一间,叫“百战商行”,事实上这个拍卖行出售的东西大多与修炼者有关,诸如兵器、秘籍、修炼丹、修炼药剂等,应有尽有,当林沐雨走进去的时候居然忍不住的有些兴奋,对于他来说,这里可是天堂啊!

    “那里那里……”楚瑶牵着他的手:“阿雨,那里出售武技秘籍。”

    走过去一看,是一个大约40岁上下的中年人在出售武技秘籍,獐头鼠目,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正经商人,笑吟吟道:“两位小友,需要点什么?本店各种武技秘籍应有尽有,风火雷电四则的武技一应俱全,还有还有,我们镇店之宝是一本圣域强者流传下来的拳法残卷,你们要不要看看,只需要5000金茵币哦!”

    “一本秘籍卖5000金茵币?”楚瑶张大了小嘴:“你还不如去抢!”

    小贩嘿嘿一笑:“这位姑娘就有所不知了,一本精深的武技秘籍可以让一名修炼者发生通天彻地的改变,否则怎么会那么多的强者敝帚自珍,不愿意把自家的绝学拿出来呢?”

    林沐雨微微一笑,问道:“老板,有关于剑术的秘籍吗?”

    “有有有!”

    小贩飞快抽出三本书,说:“不还价,一本《基本剑术》,售价1金茵币,一本《高等剑术》,售价500金茵币,还有一本失传已久的《御风剑法》,售价1200金茵币,一口价,少侠我看你一表人才、谈吐不凡,你千万别跟我还价,否则便是自降身价!”

    ————————————

    《炼神领域》求贵宾!咳咳,这本书的贵宾有点不给力啊,还希望大家能掏出点零花钱给叶子撑撑场面,扔点月票,累计投20000贵宾的同学可以到我这个要一个炼神领域的龙套人物哟~~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