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域苍穹 > 第2章 奇葩之人,必有奇葩之友
    素来沉稳的叶笑这次震惊得张开了嘴巴。实在是没有想到,居然在自己身上,发生如此诡异到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个身体……其实是别人的身体。

    自己现在的所处的地方,正是寒阳大陆……恩,也就是前世自己所在的青云天域经常说的……世俗界?

    不过万幸的是,虽然身体是别人的身体,却仍是“叶笑”的身体。

    因为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很凑巧也叫叶笑。乃是寒阳大陆辰皇帝国镇北将军叶南天的儿子。

    此刻,正是在辰皇帝国京城辰星城的将军府中。

    而这位悲催的叶公子昨天晚上与几位纨绔在青楼喝酒,胡闹了一夜,回到家里就突然腹中绞痛,一命呜呼。

    而笑君主叶笑,恰在此时,一点真灵未泯,无巧不巧地进入了他的身体。

    “眼前的状况我大致是明白了……不对,还是不明白……”叶笑皱着眉头,揉着太阳穴:“我明明都已经魂飞魄散,绝对没有任何的生还可能,怎么会没死,还来到了这具身体里?难以想象……”

    以他的见多识广,兀自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但,现在却实实在在的就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过,活着便好,就有希望……只要修炼得法,以自己那千锤百炼的经验,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叶笑,就还是前世那位巅峰的笑君主!三大宗门,你们等着老子,老子肯定是要回去的!”

    叶笑咬着牙,眼中射出锋锐的光芒。

    那些家伙倾尽所有力量对付自己,终于令到自己灰飞烟灭,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以为已经粉身碎骨神魂俱灭的笑君主,此刻居然还没有死吧?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惊喜!

    叶笑正在想着;却突然感觉到腹中一阵阵的剧痛,那是一种肝脏欲裂的痛苦。

    “我说这混蛋怎么会突然死了……原来是被人下了毒……”笑君主的阅历经验何等丰富老到,瞬间已经明了自己身体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明白是一回事,身体形成的影响又是另一回事,剧烈的疼痛令他额头上直冒冷汗。

    这位将军公子,居然是被人毒死的。

    此刻,自己虽然接管了这幅身体,但,身体内的剧毒,却依然存在,而且仍旧拥有毒死人的效力。

    只是,此毒固然能够毒死将军儿子的叶笑,但对于笑君主的叶笑,却是另一回事!

    “不过是区区的青冥果之毒……哼。”

    一瞬间就分辨出这是什么毒,叶笑正在不屑一顾,骤觉眼前一黑,情知毒性再度爆发,急忙调动灵力,意欲驱除毒力,却愕然发现身体中空空如也;这才想起,此刻的“叶笑”已经不是前世的笑君主,现在的他,就只是一个将军家的纨绔公子,虽然貌似也修炼过玄功,但却哪里有什么灵力可用?

    一念及此,叶笑几乎捧头叫痛。

    要是笑君主大难不死之余,最终反被一个小小的青冥果给终结了,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内脏的疼痛越来越是剧烈,叶笑狠狠地一咬牙:眼下唯有先保住性命活下去,才能说到其他。事到如今,也只有先用自己的仅存的那一道神魂力量,来把剧毒先压下去再说!

    叶笑盘膝坐定,一咬牙,神魂力量输出,瞬间找到剧毒所在,用力压了下去……

    “噗!”

    叶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苍白如死。

    “妈的!最后一股神魂力量了……居然用来压制剧毒,现在可真是手无缚鸡之力了,没想到我叶笑居然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叶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心道:“眼下当务之急,就是祛除体内的剧毒!要不然,恐怕没几天连尸体都臭了……还谈什么上去报仇……”

    “碰到这种情况也真是无奈至极,空有一肚子的修炼经验,满脑袋的顶级功法……此刻居然一点也用不上,一点也不能修炼。”

    叶笑满腹怨念,歪着嘴喃喃说道:“老子现在就相当于是抱着金山银山进了青楼,有钱有姑娘,可惜本身却是个伺候皇帝的太监……这等极端的郁闷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还叫什么笑君主?干脆改名叫倒霉蛋算了……”

    牢骚归牢骚,不过办法还是要想滴。

    ……

    “管家,你去把这些药给我配回来。”叶笑手中拿着一个药方,当然是自己刚写好的。对于博学多才的笑君主来说,想要解‘区区青冥果’之毒,就算不用灵力驱毒,也还是有办法的。

    “不过当一个富二代的感觉也挺爽的。不光有花不完的银子,还有人专门跑腿……”看着管家应命而来,叶笑一时间心情居然有些舒畅。

    “这个……公子……您这些药……”管家拿着药方,看了一眼,嘴角就抽搐了一下,挠了挠头,一脸茫然。

    “恩?咋地?”

    “这些药……我咋就从来没有听说过……”管家很虚心的说道:“公子,咱们这大陆上的药草,小人也知道不少,本草图集,小人也曾读过,但这几味药……冰玄果,火灵草,凤羽花……却是从来不曾听说过的,您这是从哪弄来的配方呢……”

    “呃……”叶笑一拍脑袋。

    这才想起来,这些药,全部都是青云天域的药材;在这个世俗界,应该是没有的。

    “好吧好吧,我就是开玩笑……”叶笑叹了口气:“你下去忙你的吧。”

    管家挠着头,一头雾水的告退。不知道自家公子今天又发了什么疯?居然让自己去拿药?这丫以为随便写几个稀奇古怪的名字就显得他博学了不成?真真是……无语至极。

    叶笑快步走到了叶大将军的书房里。

    翻着几本本草图集,什么奇闻异物,什么药理毒理……

    “果然如此。”叶笑叹了口气。

    青冥果之毒在叶笑眼中固然不是什么多高明的毒物;但,却是属于天域的毒物。在这世俗界,能够解青冥果之毒的药物,根本就没有!

    看来,这下毒的人乃是存心想要置我于死地。只不过,如此一来,这事情可就真的麻烦了……若是没有解药,自己现在又上不去,岂不是只有等死的份了?

    “还有,这明显是天域才有流传的东西……是怎么传到这个地界的呢?看来对我下毒的这个人,应该会有一些……上面的关系?”叶笑眼中有锋锐的寒光闪过。

    “公子,兰公子前来拜访。”侍卫进来禀报。

    这半天,叶笑也算是发现了;自己这个将军府,也真是奇葩一个。

    整个大院子,一个女眷也没有,甚至连侍女,婢女,老妈子也不见半个,来来去去的都是大汉。

    而且有不少人虽然神情彪悍,却另有残疾在身。

    看来这位叶大将军将很多的伤残军士,都安排在了自己的府邸里了。

    倒是一个爱兵如子的大将军!

    这是叶笑对自己便宜老爸的第一个认知!

    “兰公子?”叶笑怔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位兰公子兰浪浪,乃是本朝另一位大将军——兰大将军的公子;兰大将军与自己的父亲叶大将军同为统领大将,只不过他是镇南,与自己老子的镇北大将军南辕北辙,并峰而立。

    这两个家伙都是将领子弟,而且两个人的父亲都常年不在家,“同病相怜”之下自然而然地凑在一起厮混,可谓是标准的“死党”。只不过兰浪浪家里还有老娘和几个姨娘管着,虽然也是一位混吃等死的纨绔,不过行事还不算怎么出格,总体来说,比起前“叶笑”能强点,但也有限得紧。

    还有就是这位兰浪浪的名字,那可是相当有些典故。

    据说兰大将军自幼就有个口吃的毛病,那一天兰浪浪出生,兰大将军回家,车马劳顿,睡了一路。

    却梦到了舟行海上,狂浪滔天。家人说道:“是位小公子,请将军赐名。”

    此时兰大将军正在跟人说起自己前晚做梦的回忆,这边突然听说生了,一时激动之下,口吃的毛病就此发作,张着嘴说道:“……那,浪……浪……浪浪……”

    于是乎管家转身禀报:“大将军说……小公子就叫浪浪……”

    于是乎兰浪浪因此得名,亦成名。

    毕竟“浪”和“浪浪”的区别可谓是南辕北辙,差天共地!

    “笑笑,听说你小子昨晚上被放翻了?”兰浪浪还没进门,怪异的公鸭子嗓音就已经远远传来:“哈哈哈……幸亏昨晚上哥哥我走得早……要不然,就被你们这一帮纨绔给带坏了……”

    叶笑瞬时黑下了脸,脱口骂道:“魂淡,兰浪浪,你再叫我笑笑我就揍死你丫的!”

    兰浪浪闻言缩了缩脖子,一步跨进门来,兀自嬉皮笑脸的道:“据说你昨晚上很神勇?在青楼喝酒,居然把自己喝的人事不知……佩服佩服!”

    叶笑哼了一声,翻了翻白眼:“你丫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在我家安插了奸细?”

    兰浪浪哈哈大笑:“就你家那破地方,还用得着奸细……”

    交流数语之余,叶笑直至此刻才正式打量眼前的这位死党,只见这位兰浪浪虽然生在权贵之家,却是骨瘦如柴,已经很是紧身的袍子穿在他身上,走起路来居然是哗啦啦的响动;浑身上下,只怕统共也割不出二两肉;倒吊的眉毛,鼻子也有些塌,嘴唇有些往上翻,两个眼睛黑眼珠拼命地往一起挤着,却是个天生的斗鸡眼。

    大热的天,居然还带着个大帽子。

    叶笑从记忆中得知,这家伙的这个德行倒也是事出有因,年初的时候得了癞痢,一头黄疏疏的头发掉了一大多半,成了一个无限醒目的瘌痢头。戴着帽子,也是无奈之举……

    叶笑叹了口气,丫的,自己这具身体的前任主人,乃是个奇葩之人,凑巧的是,所交的朋友也是个奇葩!

    这也真真是醉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