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七十三章 镜月回光
    古风很快带个陶瓷盆,还有一桶水走了过来。

    孙正中把病床旁的桌子搬了过来,王阳将陶瓷盆放在上面,又将桶里的水倒进去,黄会长和赖老都站在近处,古风则站在靠门的地方,一直盯着冯四海和邓兴他们。

    桶里的水是普通的自来水,正常来说王阳需要的是无垠水,这一会去找并不容易,时间来不及,只能先将自来水用净水咒来净化下,凑合着使用。

    水倒进盆里,净化之后,王阳又将一个月亮似的的小塑料片扔了进去。

    “这是镜月回光术,这不是茅山派的秘法?”

    看到王阳做的这些,黄会长惊讶的叫了声,他曾经亲眼见别人用过这镜月回光术,记忆深刻,现在见王阳摆出来,立刻叫了声。

    茅山派是道家著名门派,也是道家众多门派中和玄门各派关系最好的一个。

    原因很简单,茅山派弟子多喜欢外出,他们除了道法之外,对风水相术多有涉及,属于行走在道门和玄门之间的门派,只是严格划分的话,他们属于道门。

    茅山除了最有名的符箓之外,还有很多秘法道术,镜月回光术便是其中一种。

    “我的确是镜月回光术,但并非茅山独家拥有!”

    赖老微微一笑,几千年的发展,加上各种战乱,所谓的秘术其实都是古代很多人都懂的东西,只是越传越少,知道的人少了,也就成了自家秘术。

    秘术和独门术法并不相同,独门术法多是自创,所以只有自己懂的,秘术是传承下来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是个秘密,所以叫秘术。

    赖老这么一解释,黄会长不在说话,这是牵扯到玄道两门,又是其中大门大派的事情,他也不方便多做发言。

    王阳可不知道这是什么茅山派的秘术,这只是道卷中的一个术法,正好现在合适使用,王阳便拿了出来。

    将两根头尾钉扔入盆中,王阳竖起剑指,嘴里小声的念着,一旁的孙正中和吴凤雅也好奇的走过来,凑着脑袋在那看。

    远处的邓兴则一直站在那里,没敢走过来,他脸色依然很苍白,眼珠子时不时转动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随着王阳咒语念完,盆中之水开始荡漾起来,一束亮光,从盆中向外扩散而出,整个陶瓷盆就如同一个月亮,将月光散发出来,照在了天花板上。

    吴凤雅再次捂住了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切。

    孙正中则稍微好一些,这段时间他经历了不少,已经有了一定的抵抗力。

    水盆上空出现了一道虚幻的立体影幕,影幕中很快出现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探出脑袋,然后拿着一个布包直接向一片玉米地里走去。

    从影幕来看,这是晚上。

    那人的样子已经展现了出来,看的清清楚楚,正是之前被堵住的邓兴,看到自己出现在影幕之中,邓兴的脸色更为苍白,几乎没有了一点血色。

    “那,那不是我家祖坟?”

    孙正中突然惊叫了一声,吴凤雅也认了出来,邓兴走到的地方正是她今天刚刚去过的孙家祖坟之地,那里有几个坟头,邓兴先是那出几根香,在所有坟头前都点燃一根,然后开始烧纸。

    “连死人都骗,就不怕遭报应吗?”

    看到这一幕,赖老怒色更盛,邓兴这是燃香问路,他问的是谁是最后下葬,谁和目前活人关系最近,只有这样,头尾钉才能起到最好的作用。

    他问的时候肯定没说出自己真正的来意,真说的话这些坟根本不会对他有任何反应,不知道他到底说的什么,反正成功欺骗住了那几个坟包,很快有一个坟包的香烧的特别快,没一会便烧完了。

    邓兴直接走到这个坟包后面,用一个小铲子开始挖坑,然后拿出两根黑色长钉,包在符纸里,埋在了下面。

    埋完之后,他还将周围完全恢复,最后念了一段咒语之后才离开。

    随着他的离开,影幕慢慢消失,王阳还原了邓兴埋钉的一幕,等于有了确凿的证据,而且是非常可信,有力的证据。

    “这应该是六天之前的晚上,也就是那个晚上他埋了头尾钉之后,我表妹孙惠才开始起那两个肉包,冯四海,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不仅王阳在看着冯四海,那个黄会长也是,眼中还带着一点不敢置信的神色,他没想到这件事真的和冯四海有关。

    “王小友,是在下的错,在下教徒不严,竟然出了这等裂图,赖老,黄会长,你们放心,我冯四海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冯四海抱起拳头,似乎很痛心的样子,说完又回过头,怒视着邓兴,大声说道:“邓兴,我之前怎么教的你,怎么对你说的,我们玄门中人即使爱财,也要取之有道,切不可误入歧途,你,你倒好,竟然弄出了头尾钉,还用它去害人,你,你告诉我,你到底害了多少个人了?”

    “师傅,我没有,这头尾钉不是我弄出来的,我没害死过人!”

    邓兴急忙大叫了起来,他是现代人,说他谋财布局可以,但说他杀过人,他真不敢承认。

    布局害人和制造那邪恶道具而杀人,那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后者的罪刑他根本承担不起。

    “你,你还说没有,你这个畜生!”

    冯四海大声的骂着,一副痛心的样子,王阳则瞪大了眼睛,赖老若有所思,黄会长则暗暗的点了下头。

    “师傅,我错了,是我财迷心窍,前不久偶然得到了这头尾钉,就想着用它赚一笔钱,我不该这么做,我错了!”邓兴跪在地上,在那大哭着,还不断的扇自己巴掌。

    “赖老,黄会长,孽徒有罪,任凭二位处置!”

    冯四海再次转身,对着赖老和黄会长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赖老,这次邓兴确实犯了错,有罪,我们易经协会对犯错之人一项严厉,就将他教给特殊管理处来处置,您看可好?”

    黄会长小声对赖老说着,这次的是严格说起来他也有责任,毕竟邓兴是易经协会的成员,他这个会长难辞其咎,赖老又不是一般的人,真抓住这点不放,连他都要跟着倒霉。

    他本来并没在家,是赖老之前和他联系了,今天匆匆而来,赖老在整个玄门的地位他很清楚,更不用说这次害人的事还事发生在他们这边。

    “黄会长既然这么说了,就这样办吧!”

    赖老淡淡的应了声,他知道这次的是冯四海肯定有参与,只是现在他把自己撇开,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了邓兴的身上,而邓兴又没有承认,暂时拿他没有办法。

    特殊管理处是隶属政务院直管的一个部门,他们的责任便是监督和管理整个术士界的异人,有人作恶就要抓捕归案,不仅仅是玄门,道门和佛门以及巫门都在他们的管辖之内。

    里面有不少四门的弟子,这个部门并不属于易经协会,这件事真正的处置权也确实在他们那里,黄会长这个提议很公平,没有任何的偏袒。

    冯四海现在不承认,没有证据证明他参与或者谋划了这件事,现在只能如此,罪不祸家人,冯四海有管教不严之罪,易经协会会对他另有处置,但不会让人直接将他抓走。

    “那我去叫他们进来!”

    黄会长稍稍吐了口气,赖老同意了就好,只要赖老不一直抓着这件事不放就行,至于这个邓兴,他心里巴不得多吃点苦头,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还连累了他。

    外面的警察就是黄会长带来的,他们只是普通的警察,这里没有特殊管理处的分支,要他们将邓兴押送到郑州,那边有一个分处,可以处理邓兴。

    以歹毒邪恶道具暗中害人,趁机讹诈钱财,这种罪并不轻,至少也要关上几年,而且是在特殊监狱内,别想着减刑什么的。

    “黄会长,只带走他一人?”

    见警察进来,还给邓兴带上了手铐,而冯四海一点事都没有,王阳急忙叫了声,这件事要说和冯四海没关系他是绝对不相信。甚至可以说,主谋就是冯四海,邓兴不过是一个跑腿的杂役。

    “师弟,我们没有证据,不能随便抓人,你放心,等把这个邓兴送过去后,我有办法让他开口!”

    赖老对王阳说了句,说话的时候还看了一眼冯四海,他同样明白这一切,只是目前来看确实拿冯四海没有办法,只能先放过他。

    “不用到那边,我有办法让邓兴说出真相,只是需要师兄你的帮助!”

    看着冯四海,王阳缓缓的说着,主谋不抓,只抓个小兵,这不是王阳的目的,王阳更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这次表妹的事完全可以看出,冯四海就是一个做事没有顾忌的人,抓了邓兴,等于他们不仅仅是结了梁子那么简单,已经变为了仇家,放过冯四海,就等于给自己以及家人埋下一颗炸弹。

    自己还好,父母可都是普通人,他们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绝对不能就这样放他走。

    况且王阳还担心,真放走了他,即使邓兴拿到了新的证据,想在抓他就不容易了,知道自己的罪行随时有可能败露,这人肯定是要逃的,一个逃走的三层相师,对他亲人的威胁会更大。

    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