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五十九章 酬劳
    “真的可以?”小松放开了张之过的衣角,看向王阳,脸上还现出一丝激动。

    他嘴上那么问,但心里是相信王阳的,从一开始王阳身上冒出亮光,到刮起大风,再到后来找出张官庄曾经最有权势之人的遗物,这些都让他明白眼前这个比他年纪还要小点的年轻人不是个普通人。

    简单来说,就是真正的高人。

    这样的人真能帮助自己爷爷改改风水,无论对去世的爷爷,还是对自己和家人,那肯定只有好处,这点道理他还是懂。

    农村里面,对风水相术之说多多少少都相信一些。

    “小松,先生可是厉害的人,他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张之过莞尔一笑,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最好,既不影响乡亲,还能将爷爷的尸骨接出来,安葬在早已准备好的风水宝穴之中。

    “先生,我相信您!”

    小松终于点头,王阳在四周看了看,在地里面来回不停走动,尽量避开那些长高的玉米。

    “张先生,现在快到晌午,不是时机,我们下午再来!”

    仔细看过周围之后,王阳的把握更大,这才对张之过说了声,眼下一上午时间已经过去,快到了午饭时间,这个时候就算没有坟包挡着,也不是起出张之过爷爷尸骨的时间。

    张之过现在对王阳道话没有一点的反对,王阳说什么马上同意。

    回到张家老宅,冯四海已经离开,不知道去了哪,王阳趁机给易经协会总部打了个电话,说出自己的身份,想查下冯四海的详细资料。

    除了易经协会那,他还让古风去联系人,查一查这个冯四海的底子。

    午餐就留在了张家老宅,不算丰盛,就是家常便饭,但味道非常的好,荤素搭配营养到位,可以看出张之过是个注重养生的人。

    “王先生,打扰了!”

    午饭后小睡了一会,就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迷迷糊糊中王阳听到有人叫自己,这才发现宏叔就站在一旁,这会宏叔对他的态度可以说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仅恭敬,眼中还带着钦佩。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张之过也和小松家人协商好,他们家答应了,前提条件是不能动他们的新坟,其他随便折腾,农村有这个习俗,新坟三年内是不可以动的。

    这个习俗并非随意而来,不说三年,但新起的坟一年之内确实不能动,否则有可能会引来其他家人的死亡。

    “请跟我来!”

    见王阳醒来,宏叔又说了句,带着他进了之前的客厅,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摆了把带有血煞的椅子,现在那把椅子早已消失不见,是两把坐着很舒服的硬木椅。

    “先生,请坐!”

    张之过已经在这坐着,还亲自泡好了茶,王阳一进来他便起身,很客气的伸了伸手。

    “这是上等龙井,并非街面上那些,我虽然一直生活在加拿大,但我的生活习惯还是偏向国内,包括加拿大的住居,也都是按照国内风格装修!”

    张之过笑了笑,将一杯泡好的茶递给王阳,自己在那说着。

    张之过六十三岁,是他父亲到台岛那边后生下来的孩子,从小是在台岛长大,直到十六岁才跟着父亲移民到加拿大,十六年早就将他的生活习惯定型,不像他自己的孩子,基本和外国人没多大区别。

    “这茶确实不错!”

    王阳端起茶杯,轻轻抿了口,忍不住赞叹了句,这茶入口有点清淡,但很快便有一股芬香弥沦于齿颊之间,甘泽润喉。

    王阳不懂茶,可这茶香还是能感受得到,这茶丝毫不次于赖老家里的珍藏。

    “这次多谢先生相助,这是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赖老那边我会另作感谢!”

    等王阳喝过茶,张之过又笑呵呵的推过来张纸,这是张现金支票,王阳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支票,一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张先生,你和我师兄认识?”他还没看支票,对张之过提到赖老很惊讶。

    “怎么,难道他老人家没对您说?”

    张之过也有些吃惊,他让义兄朱封亲自去请赖老,赖老没有来,介绍了王阳,他还以为王阳早已知道这事。

    “没有,是黄总请我来帮的忙!”

    赖老确实没对他说过,在最初惊讶之后,王阳渐渐自己也想明白了,像赖老这样德高望重的玄门前辈,张之过要说不知道肯定不可能,毕竟张之过接触过很多玄门相师。

    芒砀山就在SQ市,距离这么近,他没理由不去请这样的高人来帮忙。

    “赖老我们认识已经有二十年,早年他便来过一次帮忙,但那次来过之后很快便离开,说他无能为力,这次来想着试试,又去请了他老人家,他老人家没来,但介绍了您,不过那会恐怕他老人家也没想到,您已经被我表侄请了过来,小胜这次做的不错!”

    张之过帮王阳把茶杯加满,轻笑说着,王阳不知道,就这一句话黄胜就得到了很大的奖励,黄胜这种能把他的事用心的态度让张之过很欣赏,况且这次王阳又真的帮他完成了心愿。

    “五百万!”

    王阳接过茶杯,这才去看那张桌子上的支票,看清楚支票上的数字后,王阳猛的愣了下,不禁叫出声来。

    这张支票上的有一堆零,前面则是个五,还有大写的五百万字样,这是建设银行五百万人民币的现金支票,在本地就可以直接兑现。

    五百万,这还是区区薄礼,王阳心跳忍不住加快。

    之前得到了一百万,他还很激动的样子,现在人家随便一出手,就比他和小姨夫两人上次赚的加一起还多了一两倍,怪不得从古至今,玄门相师都喜欢和达官富商打交道,他们的财力可以让相师生活的更好。

    相师也是人,一样要吃喝拉撒,是人就有**,对金钱都有追求。

    不同的只是追求的态度和方法,方法对了,赚再多的钱也没人说什么,可方法错了,那就是罪人,就好像入了邪道一般。

    历史上,从不缺少那些走歪的相师,从没有杜绝过,便是因为**的缘故。

    “先生,这只是这次您帮我找回爷爷尸骨的感谢,我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先生您能陪我走一趟FJ,到时候另有答谢!”

    张之过又说了句,很早之前他便请人帮忙找了一处风水宝地,等着找到爷爷的尸骨后重新下葬,只是没想这一找那么多年,到现在才找到。

    那处风水之地已经放了十年,为了那个地方,整个山都被张之过包了下来。

    “FJ省,需要多久?”

    王阳沉默了下,现在是暑假,他时间很充足,只是不知道父母那边会不会答应,上次出去那么久,母亲可是很有意见。

    “四五天即可!”张之过道。

    “等我今晚回去和家人商量下,没事的话我就过去!”

    四五天时间不长,去一趟也好,张之过之前提过,对他提前那么多年找好,一直保留的这块风水宝地王阳也很向往,确实想去看一看。

    论理论,就算是赖老也比不过王阳,可论实践,十个王阳也追不上一个赖老,理论重要,但实践一样重要,没有实践就如同对书本照搬,不仅容易出错,还容易出大错。

    就好像上次李亚男之事,王阳若是经验丰富,看那水难之灾的面相不正常,便会推想到其他,只是多要一个生辰八字,便能发现李亚男是羊刃冲岁君,那样绝对不会给她那张护身符,加重她的灾难。

    这样的事换成赖老他们这些有经验的人手中,绝对不会这么去做。

    还有这次,能找到张之过爷爷的尸骨,前提是找到了那些遗物,找到那些遗物的方法便是浩然正气的利用,这些同样是《皇极经世》没有提过的,是王阳自己想出的利用方法。

    这就是一种经验,若不是有芒砀山帮龙气化本源龙脉的经验,王阳也不会想到这个方法,由此可见经验的重要性。

    经验怎么来,便是从实践中而来,就是赖老也赞同王阳多出去走走。

    玄门相师本就要多走路,玄门主外,不同于道门喜欢苦修,喜欢呆在一个地方不动。

    五百万支票王阳没有拒绝,直接收下了,这笔钱在他眼中是很多,但在张之过那里只是微不足道,是他的感谢,也是自己的辛苦费。

    装起这五百万的支票,王阳自己心里也有着深深的感慨。

    之前有那一百万的时候,还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也是个有钱人了,现在一下子多了五百万,反而感觉自己很普通。

    王阳询问了会FJ的情况,时间很快到了下午五点,日头西落,时机差不多了,张之过也将所有东西都准备好,时刻准备起坟。

    起的是张之过自己爷爷的坟,并不是小松他爷爷那个新坟,新坟不能动,要从旁边挖坑,然后通到地下,找出张之过爷爷的尸骨,再运出来,就好像打出一个小地道。

    只这样还不行,挖出尸骨后下面还要布置好,不然还是会影响小松的爷爷,这些王阳之前就已经吩咐过,只要把东西准备好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