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五十三章 椅子
    那位宏叔说完还看了看王阳,随即看向孙正中,眉角又跳动了下。⊙

    宏叔个头不高,但眼神却很犀利,孙正中都不敢和他对视,眼神一直飘向别处,王阳注意到了这些,嘴角突然上扬了一分,好像明白了什么。

    “黄胜,这位先生就是你说的那位高人?”

    宏叔突然说了句,而且只看着孙正中在说话,王阳嘴角上扬的更高,果然,他把小姨夫当成了自己。

    这并不奇怪,黄胜之前提前打过招呼,要带一位真正的高人前来,这次来的有四个人,他和古风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年纪大点的也就小姨夫一个了。

    在很多人的心里,这类高人必定都有一定的年纪,甚至可能想象中都是仙风道骨的老人。

    “啊,不,我不是!”

    黄胜还没说话,孙正中急忙分辨了句,黄胜这会也走了过来,指着王阳说道:“宏叔,这位王先生才是我所说的高人!”

    “什么?”

    宏叔猛的一愣,脱口叫了声,眉头马上凝结在了一起,他上下大量了王阳一眼,王阳则一直面带微笑站在那里,根本不怕他那凌厉的眼神。

    “跟我进来我吧!”

    看了会,宏叔才摇头说了句,四人之中王阳是最年轻的一个,而且年轻的有些离谱,一看就知道还是个学生,恐怕这个宏叔心里已经在责怪黄胜了,怎么带个这样的人了。

    “王先生,宏叔可能是不相信,您别介意啊!”

    黄胜走在王阳的身旁,小声的说着,神情还有些尴尬,他相信孙正中,加上知道孙正中的房子确实一下子卖了出去,所以相信王阳,但他确实忽略了王阳的年纪,况且一开始他同样是不相信,买石麒麟的时候他不就没在意。

    “没关系,我能理解!”

    王阳笑容更浓,这种反应他是真能理解,换成他也会如此,年纪确实是他的硬伤。

    “老爷,黄少爷带的人到了!”

    几人很快到了后院,黄胜的表叔根本就没在房间内,而是在后院一处葡萄架子下,大热天在这葡萄架子的阴影下凉爽,确实别有一番滋味。

    “表叔,我把王先生给您请来了!”

    黄胜直接走到一个看起来比宏叔还要年轻一点的男子身边,要不是黄胜之前说过他表叔已经六十三了,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位年过六十的老人。

    “我来猜猜,哪位是王先生!”

    黄胜表叔直接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他的态度和之前的宏叔完全不同,倒是让王阳的眼睛亮了亮。

    只看了几眼,他便走到王阳的面前,眼中还带着惊诧。

    “你就是小胜说的那位王先生?”

    见他直接走来,王阳心里同样有着惊讶,除了黄胜他们还有三个人,三个人之中他的年纪最小,没想黄胜表叔一下子找准了。

    “张先生客气了,冒昧问下,您是怎么知道是我的?”

    人家已经找到了自己,不承认根本不可能,王阳大方的承认了下来,也问出了自己心中的好奇。

    黄胜表叔肯定不是他们圈里人,他身上没有任何念力气场存在,能一眼认出自己,很让他好奇。

    “哈哈,果然没猜错,王先生里面请,一会我在来解释!”

    黄胜表叔大笑了一声,不仅仅是王阳,其他所有人这会都带着疑惑,特别是那位宏叔,他可知道自家老爷回来之后都没出过门,更没有见过这个王阳。

    “其实很简单,这位年纪稍大点的朋友从进来后一直都没敢看我,只是低着头走路,他肯定不是小胜所说的那位高人,至于这位朋友,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一股稍稍凌厉的气势,但他眼睛一直在你的身上,从没有离开过,而王先生你!”

    黄胜表叔说到这里,拿起旁边的茶壶,往面前杯子里倒了几杯,亲自端起一杯递给了王阳,继续说道“王先生你进来之后便四处张望,看的都是房子和这里的布局,另外我刚才走过来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和我对视目光没有转移,所以我猜测小胜说的王先生就是你!”

    听完他的解释,王阳才明白感情他们一进来黄胜的表叔就开始注意他们了。

    小姨夫有些紧张,一直看地面,这样的人肯定不可能是高人,而古风虽然带着气势,但他实际上是一直跟着自己,保护自己,所以不会在意别的。

    倒是他,进来便开始欣赏这里的风水布局,暗暗点头,所以被黄胜表叔所注意到。

    “张先生厉害,佩服!”

    王阳接过茶杯,恭维了声,这倒不是故意,黄胜表叔的分析虽然简单,这这么短时间,就能观察出这么多细致的东西并不容易,王阳是真的佩服。

    “王先生,这边请!”

    等王阳喝完茶,黄胜表叔才站起来,请他进客厅,而孙正中和古风都被宏叔留在了外面,包括黄胜。

    古风本想硬跟过去,最后被王阳留在了外面,这位张先生明显想单独和他说话,而且两人第一次见面,无仇无怨,自己又是来帮忙的,没必要让古风一直跟在身边。

    “请坐!”

    两人进的是正厅,里面有两张八仙椅还有一张长条案,条案上摆着水果和点心。黄胜表叔先坐了下来,王阳看了看那椅子,眉头猛然皱在了一起。

    黄胜表叔那张椅子很正常,可这张椅子上却带有一股不同的煞气,王阳仔细观察了下,两张椅子虽然都是深褐色,可他要坐的这张颜色更深,像是干涸的血迹。

    这样一想,王阳好像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张先生,您这对椅子应该是后来凑起的一对吧?”

    王阳没坐,站在那问了句,这椅子带的是血煞,这种煞气对他倒没有什么大的危害,只是坐上去会让他心烦气乱,心情糟糕。

    别说坐了,只看着就有点烦了。

    黄胜表叔眼睛微微一亮,随即笑道:“没错,当初本想买一对,可实在没有,只能凑合着,找了一对相仿的过来!”

    “张先生,这张椅子您平时自己不坐吧?”王阳又问了句。

    “那是客位,您见过主人坐客位的吗!”

    黄胜表叔这次笑的声音更大,他这点说的也没错,主人肯定坐在主位上,特别是这种布置,肯定都是极其讲究的人。

    犹豫了下,王阳还是说道:“张先生,今日你我本是第一次相见,有些话不应该说,可我是个急性子,憋在心里也难受,您这张椅子最好还是扔了吧,放在这里待客并不好!”

    椅子上有很浓的血煞,普通人感觉不到,但瞒不过他,这种血煞必然是死过人才产生的,他们相师能感应到,坐上去会影响精神,普通人坐的话,时间长了容易引起煞气上身。

    虽然这椅子上没什么冤魂,不会冤魂索命,可这煞气上身也不是好玩的,轻则身体有亏,重则大病临身,所以王阳才提出扔了椅子,避免害人。

    “哈哈,王先生,我相信小胜的话,您就是位高人,阿宏,上好茶!”

    黄胜表叔突然大笑了起来,还对外面大喊了声,外面的宏叔眼睛则现出浓浓的诧异,但还是按照吩咐马上去准备。

    “王先生,不好意思,我马上给您换把椅子,再给您解释!”

    黄胜表叔亲自到后面又拿了把相同的椅子,将这把椅子换过去,才慢慢的说了起来。

    他这次来,确实是来找爷爷的骸骨,父亲经常被同样的梦折磨,他又找了一些高人询问,得知是爷爷在受苦,传梦告知才会如此。

    本来他回来之前,已经在台岛找到了位厉害的高人和他一同前来,只是他来的时候那高人突然有事,要去泰国处理一件紧急情况,时间差不多要一个月,没有办法陪他前来。

    这让他很遗憾,本想去广州那边再请人,可那高人帮他算了一卦,让他不必再去广州。

    他这次的目的是寻找爷爷的骸骨,帮助爷爷解困,然后再把爷爷骸骨牵出,找个好的地方好好安葬,连新的墓穴之地他都已经请人找到了。

    那高人算出的结果是,他去广州找人也没用,反而回去寻人的卦象模糊不清,有可能找出自己爷爷的所埋之地,索性建议他这次直接回老家来找人,请他帮忙寻找。

    能帮忙寻找死去亲人的,只有相师,只是寻找真正的相师并不容易,这年头的骗子可不少,那些骗子唬起人的手段是一套接一套,多厉害的人都有可能上当,所以那位高人就帮他想了个办法,来验证来到这里的人到底是不是高人。

    验证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这把椅子。

    能感应到椅子不同的人,必然都是身有念力之人,这样的人根本不会去坐这个椅子,能毫无察觉坐下的人,基本都是没有念力,或者念力很低的人。

    连念力都没有,相师的身份都不具备,怎么可能是真正的高人,这几天黄胜表叔用这个方法,已经甄别出很多的骗子。

    事实上黄胜表叔寻找亲人埋骨之地这个消息,就是他自己散出去,吸引人前来,然后用椅子和自己的眼睛再来分辨哪是真,哪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