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五十二章 江湖骗子
    老黄便是那个石雕厂的老板,黄胜,上次买过石雕之后,王阳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

    但对这个人的印象还不错,在小姨夫最困难的时候黄胜帮过他,而且从没有提过任何要求,这次黄胜请小姨夫帮忙,这个面子很难抹开。

    “小姨夫,你先说什么事!”王阳直接问了句,电话那边,孙正中很快将事情讲了出来。

    黄胜有个表叔,一家都在加拿大,是建国前搬出去的,不过他那个表叔的爷爷没走,独自留在了国内,六九年去世了,那个时候国内与国外是没有联系的,国外的家人想回来都没有办法。

    改革开放之后,那家人回来过几次,想要祭祖迁坟,但怎么都找不到那位老人的坟地所在。

    老人成分不好,家里原来是地主,儿子又曾经是gmd,在那个时期有这样的身份,几乎是天天被拉出去批斗,老人年纪本来就大,就这样去世了。

    他在国内无亲无故,只有他一人,别的人又不敢和他有任何关系,死了之后都没有连个收尸的人,后来据说是位曾经做过他家佃户的老人帮他收了尸,用口薄棺材给埋了,埋在了哪,只有那位老人知道。

    几年后,那位老佃户也去世了,等这家人回来之后,竟然没一人知道老人葬在了哪里。

    从八十年代后期到现在,这家人回来过好几次,每次都会打听,寻找,可怎么都没有找到,那位老人的儿子,如今已经九十多岁的高龄,最近老是梦到自己的父亲,父亲对他说自己现在过的很不好,让他来救自己。

    他已经九十多岁,身体也不怎么样,回来寻找老人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孙子身上,就是黄胜的这位表叔,一位六十多岁的华裔商人。

    “小姨夫,照你这么说,他们家很有钱,应该能找到很多人才是,为什么找我?”

    听完小姨夫的描述,王阳忍不住问了句,小姨夫介绍中这家人非常有钱,据说是亿万富豪,在加拿大华人圈子里都很有名气。

    “怎么没找,他们每次来都找过,但谁也没有成功过,据说这次回来之前他们请了位大师,可那大师临时有事没来,老黄他表爷爷催的急,所以他表叔先过来找找看!”

    “是这样,具体能不能帮我不敢确定,但我可以试试!”

    思考了会,王阳随即回了句,最近这些天他一直在家,当着好宝宝,对一个年轻人来说确实有些憋闷,若不是他一直在练习画符等能力,恐怕早就跑了出去。

    正好小姨夫有事请他帮忙,借这个机会散散心也好。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帮助福主寻找失散的亲人或者死去的亲人,是属于相师的工作,如今王阳可是有寻龙尺在手,正好可以试试寻龙尺的寻人能力。

    “那就好,你在家等着,我来接你!”小姨夫马上说了句,听声音还挺兴奋。

    “不用,古风有车,我让他开车送我过去就行!”

    王阳没让小姨夫来接,一来一回要两个多小时,纯粹浪费时间,古风有车,他们一起去便可以。

    和父母打了个招呼,王阳很快叫上古风一起去了市区

    这几天王阳练习的时候,古风一直在独自修炼,他比王阳出门还少,除了吃饭基本没动,更像是个苦修者,王阳问过他,他最多可以这样修炼多少天,他的回答把王阳都吓了一跳。

    他最多一次闭关,是一年零三个月,若不是赖老有事,他根本不会出来。

    一年多不出门,手机电视电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看,王阳知道后吐了下舌头,反正这样的闭关他是承受不住,几天不出门可以,但时间长了不行。

    到市区很快,小姨夫还有黄胜已经在饭店门口等着,王阳一下车就走了过去。

    “王先生,上次真是失礼,没想您是位真高人!”

    小姨夫刚说了句话,黄胜就马上走上来,伸出双手来握手,态度说不出的好。

    “黄总不用那么客气,你是我小姨夫的好朋友,就等于是我的长辈!”

    王阳急忙说了声,孙正中在一旁则一直笑,没有说话。

    “别,咱们各论各的,您的事孙总都已经对我说了,厉害,佩服!”

    黄胜伸出了大拇指,孙正中那个工程他知道,他还去过,前期很多石料都是他提供的,那个位置他也很看好,对于后来一套房子都卖不出去的结果,同样很疑惑。

    王阳来买石麒麟和八卦地板石雕,他起初并没在意,可没想到这些东西布置好之后,只两天的时间孙正中就把所有的房子全都卖完了,还把曾经借他的钱连本带利的还了回来。

    真正来说,卖房子的时间只有一天。

    一天时间,二十八套房子全部卖完,这个结果黄胜是无比吃惊,仔细询问之后他更惊讶,房子之前不好卖是风水的问题,而且改变这一切的就是孙正中那个年轻的外甥。

    还有蜡烛无火自然,震耳欲聋的虎啸声,无不让他震惊。

    他和孙正中是好朋友,知道孙正中的为人,这种事孙正中不会去骗他。

    正巧,他一个表叔回来,需要寻找一位真正的大师来寻祖,他就找上孙正中,想请他这位高人外甥来帮下忙,看看能不能找到。

    “阳阳,别听他胡掰,他就这脾气,见谁都客气,到现在还孙总孙总的叫着我,我是习惯了!”

    孙正中则笑骂了声,两人的称呼确实怪,孙正中从没有对他客气过,每次都是叫老黄,而他对孙正中客气的就像对客户,根本不像朋友。

    “王先生,里面请!”

    黄胜咧嘴一笑,又对王阳做了个请势,他是做生意时间太久,和客户打交道次数太多,形成了习惯,最后索性不改了。

    王阳到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就在饭店里面,四个人边吃边聊,王阳把情况又深入了解了下。

    黄胜的表叔姓张,主要做珠宝和食品生意,生意做的很大,最近还有往国内发展的意思,据说这次回家连市里的领导都很重视,看看能不能拉到一些投资。

    “王先生,我之前已经和表叔打过招呼,下午我们就能过去!”

    午饭快吃完的时候,黄胜又说了句,他这个表叔是远房表叔,表叔在国内的亲戚很少,以前每次回来都会他挺照顾,他这个石雕厂一开始的投资其实就是表叔给他拿的,他这些都说了出来。

    “也好,有些事情我需要多了解才可以!”

    王阳没有反对,想要寻找早年去世的亲人,必须和福主本人相见才行,这个面必须要见。

    不仅如此,他还需要福主以及死去亲人的生辰八字,如果时间太久,可能还需要血脉,头发之类的东西作为牵引来做法事寻找。

    张官庄,位于sq市西南三十里,是一个小村庄,村里大部分都是张姓,据说这里以前出过一个大官,所以叫做张官庄。

    午饭后休息了会,黄胜便带着王阳来到了这里,他那个表叔回来后没有并没有住在酒店,而是回来住在了老宅子里,村口一处很大的建筑内。

    “这就是我表叔家,九七年的时候,表叔给村里捐了不少钱,拿回了以前的祖宅,盖了这座房子,头几年表爷爷每年都会回来次,现在他老人家年纪大了,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黄胜边走边说,很快走到了门前。

    这是一处仿民国时期,三进三出的大院子,黄胜表叔以前就是大户人家,建国后落寞了一段时间,等他们家回来后又把老宅子要了回去,仿照以前的样子重新建造。

    不仅是这个宅子,连村子通往市里的路都是他们所修,比其他村里的路好了很多,而且他们家每次回来,都会给村里的人带上不少礼物,每次回来都会得到热烈的欢迎。

    “宏叔!”

    刚走到门口,黄胜还没去敲门,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四个人,三个是一起的,中间那个还是一个瞎眼老头,手上还拄着个拐杖。

    “黄胜来了,你先等会!”

    被黄胜打招呼的是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他先和黄胜说了声,随即又将那三人送走,神情中还带着点不耐烦。

    “宏叔是我表叔的司机,不过他也是我表叔最好的朋友,每次回来他都会在!”

    黄胜小声给王阳解释了下,像这种大老板都会有几个贴心的人,想必眼前这位就是。

    “宏叔,这是怎么回事?”

    等那三人走远了点,黄胜才上前问了句,他是这家主人的亲表外甥,那个宏叔倒没把他当外人,直接冷声说道:“有人听到了消息,都知道老爷这次要回来找祖宗的骸骨重新下葬,结果来了一堆的江湖骗子!”

    江湖骗子?

    王阳又回头看了眼,怪不得之前看那瞎眼老头有点面熟,可不就是小时候经常见的街头算命的人。

    刚才那瞎眼老头年纪倒是不小了,可惜身上没有任何念力的波动,根本就是一普通人,靠着嘴坑蒙拐骗还行,只是这寻祖之事并非靠嘴巴能成功,没有真才实学根本不可能。

    这样骗人,没骗到还好,骗到了还可能害人,随便找出一副骨头架子当先人供奉,那只会让先人更为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