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三十一章 紫气不是证据
    时间过的很快,只解释这些基础的东西一上午时间便过去了,若不是赖老提醒王阳甚至都忘记了吃饭的事情,他现在听的是津津有味,对他来说,赖老就好像给他打开了一扇神奇的新大门,哪还记得饥饿。

    下午两人又聊了一下午,基本都是王阳在问,赖老回答。

    王阳如同一个不知道累又非常好奇的小宝宝,什么都询问,只要是想到又不明白的都问了出来,总算让他对自己的能力以及整个术士界有了一定的了解,其实就是最基本的了解。

    浩然正气是念力的一种,念力是力量的统称,就如同武侠中的内力,而浩然正气就好像易筋经之类的功法,是一种很难修炼,等级很高的力量。

    还有,整个玄门其实很散,很多都是师傅带徒弟,最多不过一些小门派,能形成规模的大门派极少,就好像赖老的青乌门加上他也不过八个人。

    这样的门派能传承千年很不容易,事实上青乌门并非没有断过传承,明初的时候就断过一次,连赖老自身都已经不是赖布衣的血脉,明朝的时候便有隔代弟子改了自己的姓,传承赖布衣的衣钵,赖老是他的后人。

    像青乌门这样遭遇的很多,运气好的还能隔代相传,或者断断续续的传下来,运气不好的就直接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了。

    青乌门修炼的念力叫做青乌诀,是赖布衣自创的功法,可惜早已不全,即使如此赖老还是修炼到六层念力的程度,在现代这个社会来说已经算得上是真正的高人。

    念力,又或者说灵力和法力,一共有七层境界,以玄门为例,玄门自称为相师,或者风水相师,按照念力等级分为七层,一层最低,七层最高,另外还有不入流的存在,就是没能修炼出念力之人,这类人不被看做是真正的相师。

    王阳的浩然正气已经达到了三层境界,也等于念力三层,以他这个年纪来说已属于难得。

    说到这里的时候,赖老还责怪了王阳一句。

    三层念力施展九星夺命阵十分的冒险,浩然正气虽然厉害,但至少也要到四层之后才可以施展,当初赖布衣施展这套阵法的时候浩然正气已经到了五层,比现在的他强的多。

    这让王阳自己都捏了一把汗,现在回想一下他的九星夺命阵能够成功里面其实有着很多运气成分,首先就是他什么都不懂,敢于和星君硬碰硬,不管打不打的过,先来了一个乱拳打死老师傅,侥幸过关。

    其次便室他有浩然正气,又有众多密咒,可以直对星君,若非这样哪怕他对九星夺命阵再了解,也不可能成功。

    赖老不知道月母帮他提升实力的事,按照赖老详细的解说,王阳发现他最开始布阵的时候念力其实只有两层巅峰的程度,他这次能够成功连他自己都感觉是次奇迹。

    关于浩然正气,赖老也对王阳有了叮嘱,这世间知道并能看出浩然正气的人并不多,能够隐瞒的话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他这力量的名字,浩然正气出现的极少,又是天下第一阳刚之气,难免有人会打它的主意,赖老知道这浩然正气一般人根本修炼不出来,可其他人不知道。

    而且任何东西沾上第一,最强,总会吸引别人的注意。

    赖老嘱咐这些的时候,就如同一位长辈。

    相师若能突破七层念力,将会进入一个更高更强的境界,这个境界在玄门被称之为地师,如今整个玄门地师数量并不多,赖老没有告诉王阳怎么成为地师,现在的王阳境界还差的太远,说的太多对他并不好。

    “王小友,我们晚上要十二点才会过去,你要不要休息一会?”

    给王阳解释完这些,见王阳还想询问更多更高级的东西,赖老急忙先说了句,这会就算是他也说的口干舌燥了。

    “我不用,赖老您累了就先休息休息,我出去走走,消化消化您刚才教我的这些东西!”

    王阳咧嘴一笑,带着歉意的说了声,王阳是个聪明人,知道他今天问的有些多,几乎什么都问,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换成谁被人这样问一天恐怕都会有些心烦。

    王阳能够理解,所以他对赖老是真正的感激,也下定决心,若是可行,一定将这龙脉怨气化去,帮助赖老完成这个心愿,也算是回报他带给自己的这些知识,现在的他对自己突然涉足的这个行业,已经不在陌生。

    这次王阳倒是误会了赖老,赖老真不是因为解释太多心烦而停止,他是明白王阳了解的太少,只敢先讲这些基础的东西给他,那些更高级别的消息现在根本不能告诉他,否则王阳把握不住想去尝试,有可能会坏事。

    欲速则不达,王阳现在正处于兴奋的状态,很有可能了解什么都想去试试,这才是赖老不说的原因。

    王阳自己在外面走着,没一会便走到了山顶,吹着微弱的山风。

    按照赖老所解释的那些,他的的确确是属于玄门,不过《皇极经世》一百零八卷可不仅仅只有玄门术法,道术、丹术也有不少,从内容来看,又属于真正的道教流派。

    “或许,因为轩辕黄帝那会玄道并没有分家!”

    王阳给自己一个解释,《皇极经世》是轩辕黄帝所创造,并且传承下来的东西,在那个时代玄道确实属于一家,后来经过传承者的补充,才有了现在的一百零八卷。

    或者可以说,《皇极经世》是集百家之长,不分玄道。

    晚餐时候罗全总算是回来了,看他笑呵呵的样子似乎没有任何的不满,吃饭的时候还不住的对赖老以及赖老的徒弟古风道谢,古风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

    在古风的身上王阳并没有感受到和赖老相同的气场,反倒是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威势,就好像古风是一把锋利的宝剑,谁碰谁流血一样。

    晚上十一点五十,古风便来叫王阳,说赖老已经在斩蛇碑亭那等着他了。

    今天天色不太好,阴天无光,外面很黑,斩蛇碑亭那有着明亮的灯光,等王阳到了之后才发现这里不止赖老一人,还有他的几个弟子以及罗全。

    赖老和他的弟子都属于玄门中人,现场只有罗全一个普通人。

    “师傅他老人家在这里有着很高的威望,他晚上无论要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来过问!”

    一个四十来岁样子的男子似乎看透了王阳的疑惑,微笑解释了句,王阳则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之前确实有过这样的疑惑,这里可是芒砀山景区著名的景点之一,怎么会放任他们折腾。

    “时间差不多了,罗医生,麻烦你帮个忙!”

    赖老突然开口,罗全立刻跑了过去,笑着说道:“不麻烦,不麻烦,老神仙您吩咐就是!”

    “帮我将这九根石柱搬到斩蛇碑周围,一会我再告诉你怎么布置!”

    赖老指着旁边九块半米高,拳头般粗细,竖起来的圆形石柱,石柱上面有着精美的雕刻,雕刻的是一些怪兽的样子。

    仔细看了眼,王阳才发现这九根柱子雕刻的是龙之九子,俗话说,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这九龙分别是,赑屃、鸱吻、蒲牢、狴犴、饕餮、趴蝮、睚眦、狻猊,椒图。

    “我去?”

    罗全显得很吃惊,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赖老则微笑点头,王阳也是面带微笑,这块石碑有着强大的气场,阻止他们身有念力之人靠近,罗全是个普通人,这里也只有他一个普通人,将这石柱送进去只能是他。

    王阳现在明白赖老将罗全留在这里的用意了,如果没有罗全,必然还会找一个普通人来帮忙。

    “好,好好,我马上去,咦,这么重?”

    罗全快速上前,单手先拿起一根石柱,石柱看上去很精美,但只有半米高,又很细,罗全以为不重,打算两只手一手拿一个,结果发现一只手根本提不起来。

    换做两手,才将这细长的石柱抱起来,石柱给罗全的感觉要有五六十斤重的样子。

    赖老微笑看着,罗全咬着牙,抱着石柱到了斩蛇碑之前,铁链已经被放下,方便他的进出,九根石柱,罗全跑了九次,等搬完已经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等他休息了会之后,赖老又安排他将这九根石柱摆放在正确的位置上,很快石碑周围就被九根石柱所包围,王阳的眼睛也再次瞪大了不少。

    之前石碑上的青色气流颜色慢慢加深,最后变为了紫色,不仅如此,气流还加强了不少,紫气飘渺缠绕,整块石碑有一种说不出的神圣感。

    “这是帝王之气!”

    王阳轻声说着,紫气加身,紫气为帝王之气的代表,这石碑的紫气非常的浓厚,有种让人臣服的感觉,确确实实为帝王之气。

    “是帝王之气,刘基有一点没说错,想要彻底破坏掉我芒砀山之龙脉,必须要真正的龙气来镇压,正因为这些龙气的镇压,我芒砀山几百年来一年不如一年,最后化为普通之地!”

    赖老轻轻摇头,隋唐时期有很多重要河流流经此地,还有最著名的隋唐大运河,隋朝从江南送往京城的瓷器,粮食都要从这里经过,现在,这一切都成为了云烟。

    “赖老,不是我不相信你,可刘邦同样是皇帝,也有紫气加身!”

    沉默了好一会,王阳才轻声说了句,他很敬重赖老,但只靠眼前的紫气很难让他相信这就是朱棣所为,最终他还是说出了心里话。

    他可以选择装作相信,但那样他心里会留下怀疑,好奇,以后肯定还会再问,不如今天就先问出来。

    “紫气并不是证据,古风,把车开过来!”

    赖老微微一笑,对古风摆了摆手,古风离开朝后面黑暗中走去,没一会竟然开过来一台吊机,吊机下面还勾着一个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