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二十九章 斩龙碑
    “你说的没错,这石碑确实不凡!”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王阳身后传出,王阳猛然回头,愕然发现之前在木材厂出现的神秘老人一人走到了他的不远处。∈♀

    老人和他相距只有六七米的样子,正微笑看着他,王阳没想到自己这次要来找的人这么轻松,刚到便自己出现了,现在来看更像是他知道自己会到这,特意在此等他。

    “你是不是有很多疑问,跟我来,我告诉你!”

    老人走到王阳身后一米便不在前进,轻声说了句,王阳回头又看了眼那斩蛇碑,马上跟了过去。

    老人带着王阳和罗全上了旁边的山上,那里有一栋普通的二层小楼,普通的墙,普通的门,进到里面王阳才发现,里面的布置相当仿古,而且风水布局极好。

    “古风,带着这位朋友出去逛逛!”

    客厅内,老人直接吩咐了声,罗全微微一愣,还没等他反对一个强壮的年轻人便拉着他离开了这里,他只是摇了下头并没有挣扎,他清楚这两位高人有什么话要说,不想让他听到。

    “我姓赖,名为宝成,今年七十七,青乌门当代传人!”

    赖老坐下后便直接做了自我介绍,熟悉赖老的人在这肯定会瞪大眼睛,怀疑面前的赖老到底是不是本人,平时赖老的介绍最多一句‘老朽姓赖’,其他都不会说,以他的辈分这样做足够,可面对王阳他不仅用了我,还说出了名字以及年龄和身份。

    “姓赖,青乌门!”王阳心里一动,小声的问道:“赖老先生,您和文俊先生的关系是?”

    文俊先生是赖布衣尊称,赖布衣本命赖风冈,字文俊,自号布衣子,因为他只让别人这么叫他,所以赖布衣就成了他最有名的名字,后人也都是这么称呼他。

    赖老微微一笑,点头道“文俊先生正是在下先祖!”

    “原来老先生是文俊先生之后,失敬失敬!”

    王阳急忙起身抱拳行礼,赖布衣的名字可是出现在《皇极经世》之中过,其中他写的青乌序在里面单成一卷,王阳之前还用过里面的一些方法。

    赖老微微一笑,不在提这个话题,反而问道:“王小友,你可知那碑为何对你有排斥力,为何不让你近身?”

    王阳轻轻摇头:“不清楚,但我猜测这碑上带有特殊气场,应该是这气场的阻拦!”

    “你说的对,也不对!”

    赖老轻笑摇头,王阳则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什么叫做对,也不对,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哪有两样都存在的。

    “王小友,我先问你,那是什么碑?”赖老突然问了句。

    王阳面露疑惑,但还是回答道:“刘邦斩蛇碑!”

    “你可知这碑的异常之处?”赖老又问。

    王阳沉吟了下,答道:“相传,晚间又大灯相照,此碑可显现出刘邦披甲身影,这是不是它的异常之处!”

    刘邦斩蛇碑是芒砀山景区著名景点,这一碑便和梁王墓群齐名,很多年前就有人发现,晚上用汽车大灯照耀石碑,会显现出一披甲将军模样,拿着剑的人出来,相传那就是斩蛇的刘邦。

    这些事情还上过多次电视,众说纷纭。

    “你说这个异常倒也没错,但,我要告诉你的是,这块石碑并非刘邦斩蛇碑!”

    赖老笑着起身,王阳则满是惊讶的看着他,刘邦斩蛇碑可是家喻户晓的名胜古迹,国家级保护文物,怎么到了赖老先生这里就变成不是了?

    王阳没有亲眼见过那刘邦披甲持剑的影像,但听不少人说过,xy县火店镇便和芒砀山相连,王阳以前有不少火店的同学都亲眼见到过,在学校里也都说起过。

    “刘邦斩蛇碑,最初为西汉文帝纪念刘邦,建造了高祖庙和和这斩蛇碑,只是后来历经战乱,斩蛇碑早已消失,现在这块为仿造明初所立,刻文为斩蛇碑原样,可实际上根本不是,它真正的名字应该叫斩龙碑!”

    赖老一边说一边摇头,王阳眼带惊色,心里却是一动。

    斩龙碑,让他想起了这芒砀山空中飘荡的淡薄龙气,还有中间那个断口,很像是一剑斩断分开的样子。

    “王小友,你既然能布成那九天夺命阵,相信你也看出了这里的情况,这里龙脉已断,还是被强行斩断,此碑,便为镇压龙脉,让龙脉永远不可重现,直至完全消散的斩龙碑!”

    赖老说到这里神情中还带着些苦涩,芒砀山可是他的家,这里本是一处上等龙脉之处,大汉龙脉之所在,可后来却被人强行斩断,而且没有恢复的可能,直至完全消散。

    “赖老先生,您,您能不能详细说说?”

    王阳之前已经猜到了这个可能,只是赖老说出后依然让他很是震惊,龙脉并不固定,而且并非一成不动,现在的死龙未来可能变为活龙,活龙也可能成为死龙,龙脉一成不变的话,那华夏民族也不会有那么多次王朝更替了。

    王朝更替还有别的原因,但龙脉确实是其中一方面的因素。

    “王小友,你可知那披甲持剑之人是谁?”赖老又问了句。

    “可是汉高祖刘邦?”王阳犹豫了下,明知道赖老这么问必然有其他说法,最后还是按照自己所了解的去说,毕竟这也算是他从小就听说过的一个传说故事。

    果然,赖老笑着摇了下头:“那人并非刘邦,而是明成祖朱棣,芒砀山的龙脉,也是被朱棣亲手斩断!”

    “明成祖朱棣!”

    王阳再次一愣,没想到这斩蛇碑又牵扯出一位皇帝来,还是明朝的,这明朝和汉朝相隔也太远了点。

    “没错,朱棣夺了自己侄子的江山,是因为他身边有位高人相助,那位高人相信你也听说过,他叫刘基!”

    “刘基,刘伯温?”

    王阳这会完全呆住了,这块刘邦斩蛇碑竟然牵扯到这么多人,先是明成祖,现在又出了一个大牛刘伯温,哪怕他没得到《皇极经世》之前也听说过这位的大名,在国内不知道他名字的人很少。

    中国出了俩军师,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说的就是他,他是和诸葛亮一样的妖人,而且诸葛亮最后是失败,他可是成功了。

    就是那七星续命阵,也是他和诸葛亮两人使用过,结果也是一个失败,一个成功,成功的便是他。

    赖老继续说道:“当年朱棣在刘基的帮助下夺取了江山,他问刘基有谁能对他的皇位造成威胁,刘基告诉他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威胁他,但百年内会有一位新皇推翻明朝的统治,再建王朝!”

    “能出威胁明朝根基的是芒砀山龙脉,所以刘基就斩断了这芒砀山龙脉?”王阳下意识的问了句。

    “哼,他刘基怎么会做出彻底断绝龙脉的事来,这可是大罪孽,这样的罪孽缠身后代最终会遭报应,他是让朱棣亲手来斩,他对朱棣说龙脉只能由真龙天才能斩,斩过龙脉之后他还立了这斩龙碑,镇压死龙,直到龙气完全消散!”

    赖老语气不善,听他的话似乎对刘伯温很不感冒,不过想想也能理解,他家就在芒砀山,这芒砀山上等的龙脉被刘伯温阴谋给斩断,还害了这边的人几百年,他能有好脸色才怪。

    “原来如此,难怪!”

    王阳感叹点头,赖老的话他相信,以前这芒砀山可不是这样,很久以前芒砀山有山有水,多处水流从这经过,是真正的风水宝地。

    芒砀山不高,但在这方圆数百里的平原地带却是一枝独秀,因为独有,让这座不高的山生出了不少的气运,很多水流都环绕而行。

    唐宋之后,这里的地形因为黄河决堤、改道,洪水多次过境的原因而改变,原有的河流支脉都没了,山也变小变矮,地形彻底的改变,最后水流渐渐减少,现在根本没有几条真正的水流从芒砀山经过,格局算是彻底改变。

    以前王阳听说过这些,但只是听听,根本不明白什么意思,更不知道为何会这样,现在他终于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刘伯温和朱棣,朱棣害怕这里的人从他后世子孙中抢走基业,先一步将这里的龙脉斩断,还做了镇压,彻底的断绝了这里。

    想想明末,那些朱家子孙的下场确实不太好,崇祯吊死,称帝的皇帝没一个能活,其他的子孙更是被杀的很惨,这就是朱棣斩断芒砀山龙脉带来的孽果。

    另外,刘伯温可是一位传奇人物,民间传闻他当初假死欺骗朱元璋,实际上活了一百多岁,对这点王阳倒是知道,传说是真的,《皇极经世》中记载的,他的寿元便是一百一十三年,并非史书记载的六十五年。

    “赖老,有一点不对!”

    王阳突然皱了皱眉,小声问了句,来之前他可是查阅了不少芒砀山的资料,注意过一个细节,想到之后便说继续道:“这块刘邦斩蛇碑并非当初那块,也不是明朝所立的那块,而是后来政府重新雕刻,只有几十年的历史!”

    目前这块石碑确实是现代之物,为八二年重建,原来的碑文已经完全看不清,没必要再竖立过来。

    赖老看向王阳,慢慢说道:“如果我告诉你,这是刘基布局,故意迷惑后人的,你可相信?”

    “布局?”

    王阳眼睛又瞪大了不少,刘伯温和现在可是相隔了六百多年,不过一想刘伯温那些名头,似乎也有可能,他和赖布衣一样,都是少有的牛人,《皇极经世》中只提到了十个历史中的人名,刘伯温和赖布衣便是其二。

    “你若不信,等晚上随我前去一看,便可知晓!”

    赖老又说了句,想起之前石碑那诡异的青色气场,王阳对赖老的话又相信了几分,这位老前辈没必要骗他,骗他更不用说晚上可以证明。

    晚上过去,今晚看来又不能回家,回头早一点给家里打个电话,上次李亚男一事好在他提前打了招呼,说晚上不回来了,否则那一晚未归家人还不知道要担心多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