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二十八章 排斥
    高速路芒山站出口,一辆黑色奥迪车缓缓驶出。

    王阳坐在副驾驶座上,遥望着远处的芒砀山,前几天出现的那位老前辈让王阳很是好奇,在家里修养了两天,又确定李亚男没事之后,他便赶来芒砀山,寻找那位老人。

    罗全得知王阳要去芒砀山,自告奋勇主动做司机,他是XZ市人,XZ市距离芒砀山也不远,只有几十公里,非常的近,他曾经去过几次,知道路。

    王阳没车,又有人主动带路,便答应了下来。

    说起罗全一样是个秒人,全国著名脑科专家,在自己领域内可以排到全国前十的名家,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的教授,之前竟然想着要拜王阳为师,先不说他的年纪都快能做王阳的父亲,就王阳自己现在空有理论没有实践的情况,也不可能去收徒弟,更不敢收徒弟。

    况且罗全想要学的还是奇门遁甲,符箓咒语这一块,这两样任何一样都不是短期能学到,都需要从小打下基础,基础扎实后才能慢慢起到作用,四十多岁的罗全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王阳将这些解释给罗全之后,本以为他会死心,没想他丝毫没有气馁,反而认定王阳是在考验他,还说他没打算学成王阳那样逆天夺命的本事,只要能学到王阳的一点,哪怕是百分之一都行。

    王阳拒绝后他并没有继续纠缠,只是一直跟着,王阳要去芒砀山,立刻主动当司机跑了过来。

    “罗医生,多谢您送我过来,让我在这下车就行!”

    出了高速口,王阳对罗全说了声,他这次是来寻找神秘老前辈,虽然老前辈没说具体地址,到只要有地方,王阳相信能够找到他。

    他们都是一类人,王阳不知道老前辈为什么没说具体地址,可既然说出了‘要找我就来芒砀山’这样的话,这芒砀山他无论如何都要来一趟。

    “没事,我请了半个月的假,有的是时间,王先生您对这里不熟,我可以做向导,再说之前那老前辈算是救了我一次,我应该去谢谢人家!”

    罗全咧嘴笑了笑,王阳则无奈摇头,罗全这是铁了心缠在他的身边。

    不过他的理由让王阳没有办法拒绝,神秘老前辈之前确实算是帮了罗全一把,如果真让罗全破坏了阵法,那他就是害死李亚男的罪魁祸首,哪怕不是本意,但总归是他。

    那样他不仅和李明龙二十多年的交情不复存在,身上还会背上一条人命,李亚男的直接死因就会变为他,而他自己也要愧疚一生,这样说老前辈救了他,并不为过。

    “好吧,我们先到景区看看!”

    王阳轻声吩咐了句,芒砀山最有名的就是刘邦斩蛇以及梁王群墓,西汉梁王一脉的二十多个王侯死后都葬在了这里,这里面规模最大,最为壮观的便是梁孝王刘武和他的王后之墓。

    刘武是西汉文帝之子,景帝同母之弟,生活在文景之治的刘武命可不是一般的好,从小他便享尽荣华富贵,父亲宠爱,哥哥疼爱,母亲对他更是最好,当年因为母亲他还差点没当上皇帝,最后却是黄粱一梦,被自己哥哥坑了一把。

    说起刘武,就不得不说西汉的两宫制度,与后世明清不同,西安时期太后是有着很大的权利,包括最开始的吕后,到后来的薄太后,窦太后都有着很大的权利,特别是窦太后,虽然不干涉朝政,但却对朝政有着绝对的影响力,皇帝一些施政方法都要询问于她。

    著名的汉武帝刘彻继位之后,因为不尊重这位瞎眼老太后,最后差点没有被废除掉。

    刘武的生母便是这位窦太后,景帝初期,因为景帝的削藩政策太急了点,引发了以吴王刘濞为首的七王之乱,七王三十万大军北上,所向披靡,一路打到梁国境内。

    梁王刘武在封国首都睢阳率领郡国兵死战不退,拖住了吴王刘濞的三十万大军,为朝廷大军争取了时间,给朝廷大军截断叛军粮道提供了战机,从而大破叛军。

    这一战,梁王刘武可谓是首功,世人提平乱首赞梁王,梁王也得到了大量的封赏,补充了兵力,可谓是兵强马壮。

    后景帝废黜太子,窦太后心疼自己儿子,便向景帝游说立刘武为皇太弟,让刘武为继承人,最后这件事被重臣袁盎等人劝阻,刘武没能当成这个皇太弟,怀恨于心,便派人暗杀了袁盎,可惜他手段不高明,最终事情败露。

    藩王暗杀朝廷重臣,如同谋反,这在任何朝代可都是死罪,刘武被查出后不仅没死,还完整的回到了封地,连王爵都得以保留,可见他身上的恩宠有多么的盛,可惜他自己想不开,最后郁郁而终。

    死后的梁王便葬在了芒砀山,墓穴凿山而建,规模之大超出想象,西汉工业落后,没有炸药,很难想出那时候的人是怎么一锤一锤开凿出这么宏大的地下宫殿,不仅如此,还有那精确的测量技术,现代依然可以借鉴的设计理念,都成为了千古未解之谜。

    “王先生,这便是景区大门,我们要不要下车?”

    高速口距离景区很近,罗全很快开到了地方,他的话也打断了王阳的思索,之前那些资料都是他从网上找到,这几天没事的时候他就找了一些芒砀山的资料。

    芒砀山其实他并不是第一次来,有过两次,第一次是小学时候老师带队来春游,那次的记忆已经模糊,没有多少,第二次是初三那年来参加的芒山会,他也只记得芒山会的热闹,并没有多在景区走动。

    “好!”

    王阳走下车,抬头看了看修建而成,高高的台阶,台阶之上便是芒砀山景区大门,西汉梁王墓群,梁孝王刘武以及他的王后之墓都在这里。

    “我们去前边!”

    王阳抬头仔细看了会,重新上车吩咐了声,下车之后他便发现头顶上空飘荡这一层薄薄的龙气,龙气非常的淡,时断时续,似要消散。

    相传这里是大汉龙脉所在,汉高祖刘邦斩蛇起义便在此,现在来看着传闻并非虚假,这里曾经确实是个龙脉,只是现在这龙脉已断,龙气外散,而且快要消散。

    正常的龙脉龙气是隐藏于地下,不会外散,哪怕轻微的破损也不会,还可以经过时间自我修复,只有被破坏相当厉害的龙脉龙气才会真正散到外面来,那样的龙脉等于死龙,死龙散到外面的龙气不仅对人没有任何的帮助,反而因为它的怨念带来很多的坏处。

    这里又有那么大的墓穴群,阴气很重,难怪这里发展了那么久,直到现在人气依然不旺,等这些龙气完全消散之后,这里才能吸引来一些人气。

    王阳向四周看了看,现在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天是有点热,不过相对比其他国内的一些著名景区,这里松松散散的几个人确实显得单薄。

    罗全没有说话,王阳说去哪,他便开车去哪,连问都没有问过。

    王阳之所以去前面,是因为从空中看南面的龙气有一个断层,如同利剑一般斩开,将龙气群分成了两部分,王阳要去的便是那空着地方的。

    龙气充满了怨念,在这里生活并不好,多多少少会沾上一些龙怨,轻则对身体有损,重则影响三代,不过这龙气的范围只在芒砀山这一块,山中生活的人并不多,被影响的也就不多。

    如果只是在这里走一趟不会受多大的影响,否则那些游客可都倒霉了,来一次生一次病,谁还敢再去。

    向前走没多远便转个了弯,很快又到了一个景区,罗全下车后去打听,王阳则在路边休息。

    “王先生,我打听过了,那里是南峰,最著名的便是高祖庙,咱们面前的景区便是汉兴源,里面有刘邦斩蛇碑!”

    王阳正抬头望天观察那稀薄的龙气,罗全快速的跑了过来,小声说了句,刚才他去打听那边都有什么,王阳已经来到这片断层区域,这层区域内居住的人都不会受到影响。

    芒砀山不大,在王阳看来,那位老先生既然是位前辈,自然也能发现这些龙气,知道带来的影响,不可能居住在有影响的区域。

    “刘邦斩蛇碑,我们先过去看看!”

    王阳微微点头,刘邦斩蛇碑他小学来春游的那次来过,那时候他只读一年级,小屁孩一个,记忆都很模糊,根本不太记得。

    进了景区,刘邦斩蛇碑离他们已经不远,很快两人便走到了斩蛇碑之前,现在的斩蛇碑已经被三层高亭所覆盖,周围还拉起了铁链,防止游客进入破坏石碑。

    站在石碑之前,王阳眼睛猛然瞪大了不少。

    这块石碑,石质普通,可周围却环绕着一层青色的气场,这股气场自动转动,速度非常的快,而且这股气场带着一股淡淡的威压,王阳距离石碑十几米,就感受到了这股威压带来的阻力。

    皱着眉头,王阳向前又走了一步,这股阻力也随之增大,当他走出五步之后,阻力已经变的如同巨石压体,喘不过气来。

    退出三步之后,王阳感受才好一些,不过压力依然存在,如同顶风而行。

    看着王阳来回走动,罗全很是好奇,他还特意跑到前面,扶着铁链往里面看,而王阳连铁链三米之处都靠近不了,只能在外面站着。

    “这石碑,不凡!”

    王阳微微摇头,自言自语,这石碑明显对他有排斥力,而对罗全这类普通人没有丝毫的影响,能阻拦他,甚至让他无法靠近的石碑,怎么可能是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