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二十七章 收不收徒弟?
    每破一煞,天上的星星便闪亮一次,让能看懂的人明白阵法的进程。

    “不愧是赖老,六煞已破,等于阵法已经成功!”

    胡争天赞叹了句,九星闪了六次,说明六魄已经回体,这九天夺命阵布阵之人的事情已经做完,等于是成功,即使最后一步失败,没能救回人,也不会有人说是布阵之人的失败。

    毕竟这最后一步靠的是自身,不是布阵之人的责任。

    胡斌深以为然的跟着点头,说道:“是啊,一代奇人赖布衣之后,又有人成功完成九星夺命阵,赖老的修为已经直逼其祖,这次可是为我玄门大大扬名,看那些牛鼻子谁还敢对我们吹胡子瞪眼睛

    “住口!”

    胡争天突然回过头,狠狠的瞪了胡斌一眼,向来对自己慈爱的爷爷态度突然转变,吓的胡斌脑袋猛的往回一缩,有些害怕的看着爷爷。

    胡斌是天才没错,但也是个十五岁的孩子,他已经比其他同龄人好了很多,只是遇到长辈生气的时候表现都差不多,特别是胡争天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叱喝过他。

    “小斌,记住爷爷的话,以后这样的话绝对不准再提!”

    看着孙子吓住的样子,胡争天心里又突的一软,叹了口气,幽幽的交代了一声,胡斌这话传出去容易引来纷争,他的身份不同,有些话就不能乱说。

    木材厂内,赖老心里同样在感叹着,九星夺命阵只对布阵之人来说确实可以说是成功了,王阳已经做到了他先祖赖布衣的程度,就算是他现在也不敢有这个保证。

    更重要的是,完成这个阵法的还是那么年轻的一个人,他身上还有浩然正气。

    浩然正气代表着什么,赖老是最清楚的一个人,这一点连他的几个亲传弟子都不知情,国内知道的人也极少。

    “老,老先生,这是不是结束了,我女儿有没有被救回来?”

    见王阳一直没动,李明龙小心的走到赖老的身边,轻声问了句,李明龙是个聪明人,从赖老进来所做的一切,以及王阳对他的称呼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位前辈高人。

    既然是高人,那要比他们清楚的多,了解的也更多。

    “里面的事主,是你的女儿对吗?”赖老回过头,对着李明龙微笑说了句。

    “是,是,我女儿,她和王阳是同学,她落水后昏迷不醒,中间就醒来一次,醒来后就说找王阳救她!”

    李明龙快速点头,脸上还显得很是着急,赖老没回答他的话,反而在询问。

    “他叫王阳,你女儿醒来还说过找王阳来救她的话?”

    赖老则显得有些奇怪,李明龙快速点头,见赖老还是不说女儿有没有救回来的事,忍不住就想继续询问。

    他嘴巴刚张开,赖老便点头说道:“你女儿的三魂七魄已经回来了三魂六魄,只剩下最后一魄没有回归,现在她要对抗自己的心煞,能不能成功取决于她自己的求生意念,既然她说过找人救她的话,证明她的求生意识还是很强,你如果想帮她,就在这边大声喊她的名字,说想她,让她回来,记住,只能是她至亲之人,也就是父母兄和弟姐妹,其他人不行!”

    至于事主为什么会说找王阳救她的话,赖老已经想明白了,无非两点,要么是事主知道王阳的能力,知道能救她所以才会如此,要么就是他们存在了因果,事主如此有王阳的原因,所以才会如此。

    不管哪一种原因,对赖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阳这个人。

    听了赖老的话李明龙呆了下,急忙快速点头,跑到了白云的身边,李亚男没有兄弟姐妹,能喊话的也只有他们两口子。

    李明龙和白云两人很快喊了起来,并且交代别人不准喊,特别是白云,越喊哭的越厉害,最后喊声和哭声混合在了一起,哭声让旁边的人都心酸落泪。

    王阳则回头看了一眼,他看的是赖老,父母帮忙喊话能帮助破除李亚男的心煞,这一点李明龙他们绝对不知道,能告诉他们这些的只有刚才那位神秘的前辈。

    “成了!”

    王阳脸上突然露出了喜色,李亚男的眉毛竟然晃动了下,眼皮子想要睁开似的,王阳突然抬起头,一个小光点出现在空中,快速钻入李亚男的海底轮。

    第七煞心煞破,英魄回归。

    三魂七魄全部回到了体内,在收魂符的作用下它们已经凝实,不会在有再离开身体的危险,王阳这次的九星夺命阵等于圆满成功。

    天空的九星突然爆发出耀眼的亮光,和他们一起亮起的还有远处的白虎星。

    亮过之后九星开始暗淡,动明、隐元二星更是渐渐消失,远处的白虎星同样开始消失,它们本就不该显现,是王阳阵法强行牵引才显现出来。

    九星发亮,隐星消失,也告诉了所有人,这次的阵法已经彻底成功。

    “轰!”

    就在二隐星完全消失,所有油灯熄灭的那一刻,一道肉眼看不见的雷电突然从空中落下,打在了王阳的身上,王阳刚站起的身子猛的一颤,随即直直的向后倒去。

    “快,快把他扶过来!”

    赖老急忙喊叫了一声,同时还看了一眼天空,这些星君心眼也太小了,阵法完成最后消失的时候又摆了王阳一道。

    好在赖老知道星君不可以杀人,王阳并没有生命危险,星君这么做纯粹是为了报复,不过话说回来,今天王阳确实把这些星君得罪的够呛,让它们最后出口气也好,否则不知道以后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同时倒地的还有李亚男,没有了阵法的力量,她从空中直接落在了地上,下方的油灯早已移位,还有之前铺好的草席,本来王阳想放她到草席上,没想星君摆脱阵法之时报复了王阳一下,让她也跟着倒霉,重重摔了一下。

    好在这个时候星君绝对不可能让李亚男再次死去,她最多受点皮肉苦而已,没有生命危险。

    “头好痛!”

    王阳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白天,睁开眼睛的他看到的又是一片白色,他这是在医院。

    “该死,怎么就忘了它们!”

    王阳摸着脑袋,恨恨的说着,他已经回忆起之前的一切,最后阵法结束的时候也是他最放松的时刻,那会阵法还和星力有一丝联系,还是他对九星控制最弱的时候,也正是这个时候九星对他展开了报复。

    这一次,真被它们阴惨了。

    “你醒了,太好了,罗医生,罗医生!”

    王阳刚转过头,就看到一张俏脸正呆呆的看着自己,还没等他问话那俏脸的主人就大叫着跑了出去,这人王阳倒是认识,李亚男的那个表姐刘英。

    “王先生,您醒了!”

    罗全快速从外面走了进来,还穿着白大褂,一脸媚笑的和王阳打着招呼,他笑的很灿烂,但给王阳的感觉就是媚笑。

    “罗医生您好,现在是什么时间?”

    王阳撑起身子,直接问了句,罗全他还是认识的,之前人劫就应在了这个人的身上,差点让他的阵法失败。

    “现在是早上十点,您昨天最后累昏了过去,我们怕您有其他什么事,就把您送到了医院来,您放心,我昨晚给您检查过了,您没事,只是有些脱力!”罗全笑着回答,面对王阳的时候身子还微微的弯着,态度说不出的好。

    “原来是这样,多谢罗医生,对了,李亚男醒了吗,还有昨天那位老前辈在哪?”

    王阳微微点头,他昨天消耗太大,脱力很正常,不过若非九星最后阴了他一下,他还不至于当场晕倒,也不知道李亚男有没有真正醒来。

    “醒了醒了,王先生,您真是当世高人,李亚男真的醒了,她现在也在医院观察,就在你的隔壁!”

    罗全快速走到王阳的床头,对他伸了伸大拇指,佩服的说着,他的眼中还冒着小星星,就差没有拿个本子和笔上前要签名了,他明显一副‘你是我偶像’的样子,连旁边的刘英都快看不下去。

    不过这个王阳也确实厉害,昨天的一切她可是亲眼所见,那神奇的阵法同样颠覆了她的认知,她看向王阳的时候眼中除了崇敬还带着一丝畏惧。

    “醒了就好!”

    王阳已经坐好,罗全又急忙去帮他摇床撑起床头,继续说道:“您说的那老前辈昨晚就走了,不过他走之前留了一句话,您想找他的话就去芒砀山,他在那等着您!”

    “芒砀山,他没有留下电话和具体地址吗?王阳眉头微微一皱。

    “没有,他只说了芒砀山!”

    罗全摇头,昨天见王阳没事之后赖老便离开了,离开之前也确实只说了这样一句话,只留下了一个山名,没有留下电话和具体地址。

    “好,我知道了,多谢罗医生!”

    王阳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在他看来赖老可是一位真正的老前辈,这样的老前辈或许有些古怪的习惯,他以前也听说过,一些有能力的高人行为都有些古怪。

    他只想着别人,却没想自己,现在的他在一些人的眼里同样是‘有能力的高人’。

    “没事没事,那个,王先生,您,您收不收徒弟?”

    罗全喜滋滋的搓着手,又满是希望的对王阳问了句,王阳马上呆在了那里,一旁的刘英更是满脸呆滞,连刚拿起准备去削给王阳吃的一个苹果都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