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十九章 阵法开始
    “爷爷,您和谁说话呢,什么真的是他?”老者身后走出一十五六岁男孩,正好奇的看着他,这男孩手上还拿着一副罗盘摆弄着。

    “你看天上!”

    看到男孩,老者的脸上露出了慈祥,招手让男孩走到自己身边,男孩过来后也抬头看天,猛的愣在了那里。

    “爷爷,这是隐星出现,北斗九星齐现?”

    天上的北斗九星若是普通人根本不会在意,天上那么多星星,多出一颗少上一颗普通人根本都不会知道,因为他们从不关注,甚至很多人不知道北斗星在哪。

    但对这些风水相师来说则不同,老者名叫胡争天,男童叫胡斌,是老者最小的孙子,这对祖孙可不是普通人,在江浙一带有着极高的名望,很多达官富商都是他们的坐上客,特别是胡争天,江浙玄学泰斗级的高人。

    他的孙子胡斌更是被称之为百年不遇的天才,十二岁便能帮人看相,鲜有出错,十五岁相术,风水,天象,卜筮等方面都很杰出,被人视为胡争天的接班人。

    “没错,你可知原因?”胡争天摸着胡子,微笑问道。

    低头沉思了下,胡斌慢慢说道:“辅弼二隐星不会自己出现,现在出现在天空,北斗七星也比往常明亮,明显是外力而为,爷爷我猜这是有高人做法,布阵引星,而能引出二隐星的阵法屈指可数,当年赖布衣先生做到过,所以我猜这是芒砀山在做法,用的正是那著名的九星夺命阵!”

    胡争天欣慰的笑出声,不断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普天之下还能会这阵法的,恐怕也只有芒砀山青乌门的赖老了,他是文俊先生的嫡系传人,爷爷刚才算了一下,这阵法正是出现在西北方,大致就是芒砀山的方向!”

    胡争天对孙子的解释非常的满意,却压根不知道南辕北辙,错的离谱。

    芒砀山和这九星夺命阵现在没有一点的关系,这会被胡争天称作赖老的人正站在芒砀山山顶抬头望天,一脸的迷茫自语:“绝对是九星夺命阵没错,可这阵法即使我也没有把握,到底是谁将它布置了出来?”

    王阳可不知道很多真正高人全被他的九星夺命阵给吸引了出来,隐元星出现之后他这布阵算是完成了大半,但对整个斗天夺命的过程来说才是刚开始,不能有任何的马虎。

    九九八十一盏油灯,照亮了这片空间,也给李亚男照出了希望。

    “天灯,地灯,人灯,吾以诸天星君之名,令尔等速速归位护主!”

    王阳手持桃木剑,快速在三个大油灯旁走动着,最后剑指上空向下一压,三盏大油灯‘蓬’的一声全亮了,于此同时,躺在担架车上的李亚男很诡异的身子飘了起来,离开了担架车。

    “妈呀,怎么回事?”

    “天那,吓死我了!”

    周围立刻有不少人惊叫,满是油灯亮光的空地,一位已经被医生宣判死刑,毫无意识的植物人,突然身子横着飘了起来,这诡异的一幕吓坏了不少人,若非现场人多,加上都是李亚男的亲人,恐怕有人已经跑了出去。

    李明龙,白云两人没有一点的害怕,他们有的只是激动,王阳今晚的表现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让他们明白这个年轻的同学是位真正的高人,是有真本事的人。

    这样的话,他们女儿被救活的可能性就增大了许多,现在他们对王阳已经有了很大的信心。

    罗全则傻傻的看着李亚男的身体飘向那三盏大油灯,一句话也没说,油灯自己点亮还能说是把戏,可这活人直接漂浮在空中,还离王阳那么远,他实在想不通王阳到底怎么做到的。

    可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完全相信,毕竟这和他学的科学知识背向而驰,多少年的信仰不是那么一会半会就能被改变。

    李亚男的身体飘到了三盏大油灯上方一米处,三盏大油灯一盏对头,一盏对腰,一盏对脚。

    九星夺命阵要利用星辰之力,将李亚男的三魂七魄强行夺回来,这三盏大油灯便是她的本命灯,天灯主天魂,地灯主地魂,人灯主人魂,将天地人三魂引入李亚男的体内。

    因为是强行夺回的三魂,所以魂魄入体会很不稳定,需要收魂符来稳住魂魄,若没有收魂符王阳就必须分神分力去帮着李亚男护住魂魄,那样他主持阵法就会力不从心,加大困难。

    这便是收魂符的作用,也是王阳无论如何也要画出收魂符的原因。

    李亚男的身子飘到了中央,九星夺命阵算是真正布置完成,从天空往下看的话,会发现九九八十一盏小油灯摆成了九星八门的形状,中宫九盏油灯之内是十只卦碗,卦碗之内是三盏大油灯以及漂浮的李亚男和正主持阵法的王阳。

    阵法已成,王阳稍稍松口气,阵法形成仅仅是开始,不能将李亚男的三魂七魄夺回来,或者少一个这阵法都会失败,他还马虎不得。

    “诸位星君,得罪了!”

    王阳嘴里轻叫了声,九星对应九大星君,如今他从星辰中借力夺命,就等于要借助九大星君的力量,星君是飘渺的存在,没人知道它们是不是真的存在,但王阳明白,这九大星君是真的有,它们代表的是天,接下来他就要斗天。

    王阳没想过九星会很大方的让自己直接借力,真那样这九星夺命阵就不会那么困难,天道不仁,视万物为刍狗,这可不是说说而已,在上天的眼中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生命都是一样,人和蚂蚁没什么区别。

    所以别指望着它们会真的帮忙,必须用阵法引动,强行借助他们的力量才行。

    九星夺命阵成,空中的九颗星辰也变的更亮,现在就是普通人也能发现它们的不同。

    “阵法已成,要开始了!”

    芒砀山的老者轻声说了句,还回头看向西方,别人都以为是他在布阵,只有他自己明白布阵者不是他,但距离他也不远,他能感应到这九星夺命阵就离他几十里,在他的西方。

    “注意看,不知道这次赖老能不能像他先祖一样成功!”

    西湖别墅,胡争天正带着胡斌注视着星空,芒砀山的赖老继续为王阳背着黑锅,谁让他的先祖赖布衣太有名,而且使用九星夺命阵成功过,不仅仅是胡争天,西川CD,南北很多地方,很多人这会一起念道着赖老的名字。

    他们看向的也都是芒砀山的方向,他们不知道这次阵法的具体位置,但大致都能判断出来方向,偏巧XY县就在芒砀山旁边,距离非常的近,只有区区五十多里路,赖老这黑锅想不背都难。

    “李亚男五行属金,本命星为天权星,弟子王阳恳请文曲星君大慈大悲,为李亚男引回天魂!”

    王阳拿着桃木剑,围着李亚男快速的走动着,天权星对应的油灯在西北乾六宫,西北方向的九盏小油灯瞬间爆发出比其他油灯更亮的光芒。

    北斗九星有九宫,由九位星君值守,分别是天枢宫贪狼星君,天璇宫巨门星君,天机宫禄存星君,天权宫文曲星君,玉衡宫廉贞星君,开阳宫武曲星君,瑶光宫破军星君,动明宫左辅星君,隐元宫右弼星君。

    李亚男本命星是天权星,所以王阳首先找的就是文曲星君,借文曲星君之力,引李亚男天魂。

    空中,天权星猛然爆出比其他八星更亮的光芒,王阳头顶‘轰隆’一声爆响,西北方向之前最亮的九盏小油灯猛然暗下去了很多,这如同炸雷般的爆响让周围的人都吓一跳,连罗全的手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不愿意相信眼前一切,但却没有合理的科学解释,这会的他最为迷茫。

    “星君不同意,那莫怪弟子得罪了!”

    巨大的雷声没有吓住王阳,这本来就是他预料之中的事,要是那么顺利也不会有天道无情之类的话流传下来,王阳本来就没打算顺顺利利借助到星力,他原来的计划就是动粗,刚才不过是先礼后兵。

    斗天夺命,一个斗字已经说明了一切。

    “九星归位,西北,起!”

    王阳嘴里念了一段咒语,念完之后大叫了一声,西北方向的九盏小灯瞬间腾空一米,而天空中的天权星星光变的更加明亮,明显和其他八星有着区别。

    九星夺命阵,九星已经归位,被阵法所牵制,通俗点解释就是天上的北斗九星是风筝,地面上的八十一展油灯就是风筝线,王阳则是那手握那风筝线的人。

    风筝不是不愿意下来吗,没关系,王阳手握风筝线可以强行将它拉下去,等于强行借力。

    “开始了,首先斗的是天权文曲星君,不过斗一等于斗九,其他星君不会袖手旁观!”

    胡争天自言自语,天上九星的表现让他们明白布阵之人已经开始行动,一旁的胡斌默默点头,眼睛死死的盯着天空,一眨不眨。

    全国各地很多相师都在看着天空,哪怕是那些根本不知道九星夺命阵的相师也明白九星异动非同寻常,能猜到这是有人斗天改命,这样百年难得一遇的事情自然不会错过。

    就算看不懂,通过星辰的变化他们也能领悟很多,那些本就有着高深本事,明白这次阵法的人能收获的更多,天威难测,与天斗谁都不知道会带来怎么样的天罚,平时很少有人会这么做,现在有这样一个直接观摩的机会,能让他们感悟和天斗的过程,提升自己。

    这就像一堂实践观摩课,可惜他们都不在阵法旁边,若是能亲眼看着布阵之人斗天,收获会更大。

    一些和赖老关系不错的相师这会也都在暗骂,骂他不够意思,布置这千古名阵竟然不提前打个招呼让他们去观摩,可怜的赖老再次背了黑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