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十八章 九星归位
    木材厂有一排老式砖瓦房,房子前面则是大片的空地,此时房子上被装了两个探照灯,将空地照的明亮。

    李亚男在这里面最好的一个房间内,脑科医生也在,脑科医生名叫罗全,和李明龙认识了二十多年,当初李明龙和他的妻子白云就是他在XZ云龙山介绍成功,两人的名字分别带有‘云’和‘龙’字,云龙山成为了他们的姻缘之地,也成为了他们的福地。

    “八卦衣!”

    走到空地前,王阳轻声说了句,刚才他的浩然正气又恢复了一些,现在至少有八成多,浩然正气越多王阳的把握就越大。

    李明龙快速去拿来了一件深色的八卦衣,八卦衣是一种长袖长袍,衣服上印有八卦图案,电视上道士做法穿的就是这种,多是黄色,王阳这件则是紫色,又叫八卦紫绶仙衣。

    他要这件八卦衣倒不是装样子,印有八卦的长袖衣服有凝神聚气的作用,可以让王阳更好的发挥,算是能起到帮助作用的道具,九星夺命阵属于中级阵法,消耗极大,能有一点帮助的东西王阳都会去准备。

    八卦衣拿来,王阳很快穿到身上,又拿了一把桃木剑。

    周围一共十好几人,这会全都盯着王阳在看,别看他年轻,穿上这八卦紫绶仙衣之后还真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样子,李明龙和白云夫妇更是死死的盯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阳在空地上走了一圈,又抬头看了看天,默默点了下头。

    天色不错,地方也可以,时辰差不多了,到了布阵做法的时候,能不能救回李亚男的命,就看这次的夺命阵法能不能成功。

    “李明龙,白云,摆灯布碗!”

    王阳站在中央,突然叫了声,李明龙和白云稍愣一下,急忙走了出来,将那三盏大铜灯按照王阳的吩咐摆好,又在三盏大铜灯周围摆了十个黑色的小腕。

    此为碗卦,碗中盛放的是无垠水,十个碗的碗口向外微倾,将三盏大油灯围在中间,

    大油灯和碗都是李明龙两口子亲手摆放,期间王阳这些东西碰都没碰一下,为李亚男夺命必须她的至亲来做这些,血缘关系最近的便是她的父母,由她父母做才是最好。

    “九子归位!”

    王阳又叫了声,已经准备好的李亚男九位有血缘关系的年轻人都愣了下,最后在李明龙的提醒下急忙各自抱住一盏白色的小油灯向前走去,九个人走的有些乱,周围人更是好奇。

    没有事先演练过,也只能如此,王阳走向南方,用脚在地上画了九个印子。

    “将灯摆正放在里面,继续准备!”

    小油灯王阳也没碰,这些东西他都碰不得,碰到沾上的就是他的气场,会影响整个阵势的作用,这些年轻人年纪和李亚男相仿,又有血脉相连,气场最近,他们才是最合适的人。

    第一组摆放的是白色的灯,第二组则是黑色,第三组碧色,应对的是一白二黑三碧四黄五绿六百七赤八白九紫,这是九星之色,布置阵法的时候王阳将所有能利用的因素都想了出来,九九八十一盏油灯刷上这些颜色之后,抵抗外力的能力会增加至少一成。

    这也是他能力不足的原因,若他现在的浩然正气已经变为紫色,只需要一道咒语就能做到,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的来布阵,还要和天斗上一斗。

    九个年轻人,将八十一盏小油灯全部摆正,最后按照王阳的吩咐退到一旁,好奇的看着站在正中央的王阳。

    “将李亚男推出来,身上除了白衣不要有别的东西!”

    王阳又吩咐了声,同时自己吸气稳住,他的浩然正气已经恢复到了九成,等阵法真正开始的时候,他的浩然正气大概能恢复到九成五。

    虽然不是全部,但九成五已经足够用。

    “不行,她没有呼吸机很快就会死去,怎么可以就这么推出去,简直胡闹!”

    脑科专家罗全大叫了一声,还阻止住想要将李亚男推出去的几个年轻人,脸上满是愤怒。

    对他来说这一切就是胡闹,李明龙居然相信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最过分的是竟然用这莫名的一些封建迷信来救人,在他这个医学专家的眼里,王阳所布置的一切都是封建迷信。

    几个年轻人都看向李明龙,李明龙也有些犹豫,李亚男没有呼吸机就无法自主呼吸,很快就会死去这倒是真的。

    “没关系,推出来吧,我有办法!”

    王阳淡淡说了声,李亚男现在只是个壳子,保住一个壳子王阳有的是办法,而且效果比这些医疗器械更好。

    “罗全,你就陪我疯一次吧,生死有命,推!”

    李明龙咬着牙叫道,亲自跑过去拉住罗全,让几个年轻人将李亚男用担架车推到外面,直接推到了阵法外围那些小油灯的旁边。

    “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罗全大声的叫着,他被李明龙拉住已经无法阻拦,李亚男是李明龙的女儿,人家父亲都要求这么做了,他有心阻止也没用。

    王阳小心的避开所有的油灯,从中央走到外面,将下午画好的收魂符贴在李亚男的眉心,轻轻拔掉她身上的所有东西,有收魂符在,李亚男这具躯壳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你们,哎!”

    罗全被李明龙拦着,只能大声的叹气,李明龙也很紧张,白云更是直接跑到担架车前,看到拿掉呼吸机的李亚男依然有薄弱的呼吸将符纸吹起,这才放心的拍拍胸,还对李明龙点了下头。

    “弟子王阳今日斗胆摆阵夺命,诸位星君请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让弟子为李亚男追魂夺魄成功,关灯!”

    重新走回中央的王阳则是拿着桃木剑,双手抱拳对着天空说话,听到他的话其他人没什么反应,只有那罗全不断的摇头,若不是被李明龙紧紧拉着,他已经跑去推走担架车。

    早就有人准备好,在王阳吩咐过之后将原来的探照灯关掉,院子里所有的灯全部灭了,众人只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北斗九星,七现二隐,今日弟子用北斗大阵开启星阵,引出诸位星君,若有冒犯还请海涵!”

    王阳又说了句,随即拿起桃木剑,脚下快速踩着九星步,九步走完向前一顿,桃木剑朝着朝着南方一指,念道:“南方离九宫,天枢星归位!”

    “轰!”

    最开始摆在南面的第一组九盏小油灯无火自然,九盏油灯同时亮起带出小小的响声,周围正瞪着眼看的所有人都愣了下,罗全更是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站在那里。

    油灯无火自然,这神奇的一幕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见过,也镇住了他们所有人。

    “真的是高人啊!”

    李明龙嘴里喃喃叫了声,只有他身边的罗全听清楚了他所说的话,罗全猛的冷哼一声,道:“不过是骗人的小把戏,很多魔术师都能做到!”

    李明龙压根没有理他,这些油灯全是他派人准备的,中间根本没有经过王阳的手,之前王阳甚至来都没来过,而且油灯也不是在一个地方所购买,从三家店铺才买齐,王本没时间做手脚。

    他和罗全不同,现在的他对王阳更加的信任。

    第一组油灯亮起,王阳再次踩起九星步,手中桃木剑指向了东北方:“东北艮八宫,天璇星归位!”

    东北方向的九盏油灯,轰然一起自己点亮,十八展油灯的亮光将这片空地照亮了一些,大家也重新看到了正中央的王阳,现在的王阳给他们的感觉和之前完全不同,如同神人。

    “西方兑七宫,天机星归位!”

    西面的九盏油灯和之前两组一样,无火自然,让院子里面变的更加明亮,连续点燃三组油灯,并没有消耗多少浩然正气,也让王阳信心大增。

    “西北乾六宫,天权星归位!”

    “中央五宫,玉衡星归位!”

    “东南巽四宫,开阳星归位!”

    “东方震三宫,摇光星归位”!

    王阳连续采出三十六步,点亮了三十六盏油灯,北斗九星中的七星已经全部被点亮,天空的北斗七星也都闪了闪星光,似乎变的更加明亮。

    七星归位,王阳稍稍舒了口气,如果是七星续命术现在已经点完了油灯,但他这是九星夺命阵,还需要在点亮二星才行,这二星是隐星,点亮要比之前七星难很多。

    民间其实早就有流传,北斗并不是七星而是九星,有二星是隐藏着,肉眼见不看,很多古籍中都有过记载,这两个隐星便是辅星和弼星,如果有人平时能看到这两颗星星,那必然是大贵大贵,只有运气极好的人才能看到。

    王阳运气不错,但平时他也看不到这两星,现在必须将它们引出来。

    “西南坤二宫,动明星归位!”

    王阳猛踩大地,大地突然颤动了一下,众人立刻看向西南方向还没有点燃的九盏油灯,一秒,两秒,三秒,经过三秒之后九盏油灯突然亮了起来,王阳重重的舒了口气。

    动明星已经归位,九星只差最后的隐元星。

    在西南方向九盏小油灯点亮的同时,天空明亮的北斗七星旁边猛然亮起了一颗星星,位置在摇光星和开阳星之间以南的位置,略靠近开阳星,从形状上来看,这颗星星位于北斗勺子的勺把末端。

    东方,西湖。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猛然从一豪华别墅内二楼阳台走出,抬头直直的看着天空,他注视的正是北斗星,确切说是刚出现的北斗第八星,动明星。

    “竟然有人以阵法引出隐星,难道是九星阵?”

    老人嘴里轻声的说着,眼中不断的闪着亮光,在他说话的同时,南方,北方,西方都有人走出房间,抬头望天,最后一个走出来的则是距离王阳不远的芒砀山,那里走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西川CD,一位老人面前摆着龟甲,不断抬头望天,自言自语道:“以阵引星,将隐星引现,只有传闻中的九星夺命阵才能做到,究竟是哪位大能摆出了这失传已久的九星夺命阵?位置在中央,难道是芒砀山那里?”

    王本不知道北斗第八星的出现引出了这么多人,现在第八星出现,王阳信心再次增长,有了第八星的经验,点亮第九星要容易很多。

    “北方坎一宫,隐元星归位!”

    三秒之后,最后一组九盏油灯无火自然,整片空地被这八十一盏小油灯照亮,周围的人已经见怪不怪,没人在像一开始那样惊讶了。

    就是罗全这会也不在说王阳是小把戏,只是他的眉头依然凝结,他还没有完全相信王阳。

    天空中北斗第九星从黑暗中出现,北斗九星,七现二隐,如今这二隐的隐星已经被引出来,这奇怪的天象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风水相师与其他同道,他们不懂怎么回事,但至少知道这二隐星出现很不正常。

    一些水平不高的这会还在暗暗激动,相传能看到二隐星是极其好运之人,不过今天的隐星是被王阳强行引出,并非自己主动看到,就算看到也不会带来什么好运,他们注定要失望。

    “确实是九星夺命阵,这阵法失传已久,最后一次使用者是赖布衣,难道真的是他?”

    西湖别墅的老者看着星空手指不断的掐动着,眼睛则看向西北方,他看的方向正是王阳所处的位置,不过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目光有些偏离,看的是芒砀山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