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十五章 同学出事
    XY县是农业大县,属于平原地带,这里没有什么山,只有几条河流过,还都是不大的小河。

    没山,少水,从风水学来说这里的环境只能算一般,所以自古以来也很少出那种让国人耳熟能详的名人,要说历史上最有名的人当属孔子,可惜孔子并不是在本地出生,只是祖籍再此,他爷爷那辈就搬了出去。

    环境一般,名人少是缺点,但不代表这里就一定很差,这里是平原深处,不能大富大贵,公侯万代但却养人,在这里常住的人很多都会长寿,这里也是全国著名的长寿之乡。

    平平安安也是福,说这里是一片福地并不为过。

    第二天一大早王阳便早早起床,昨天因为有他在父母没有吵架,但那只是特例,若是不尽快将这格局改掉,他们的争吵还会继续,王阳这一暑假都别想在家里好过。

    县城不大,王阳买需要的东西也简单,一上午便将所有东西买齐,除了一些风水道具之外,王阳还买了一些盆栽和一个小鱼缸。

    绿色盆栽摆对了地方可以让人精神加强,精神好那心情自然好,能让父母改善心情不在吵架,鱼缸则有很好的化煞作用,王阳现在条件不足,只能通过这些东西来做更改。

    为了防止他离开后这些东西失去作用,王阳买的都是易养好养的那一类,等这些东西真正出了效果,让父母感受到风水格局变换带来的不同,到时候再告诉他们原因,有了对比相信他们能接受这些,那样他哪怕不在家,也不用担心自己布置的东西遭到破坏。

    买好东西,下午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王阳便布置完成,家里的东西看起来没多大变化,只是多了几个盆栽和一个鱼缸,但格局却和之前有着天壤之别。

    别人看不到,王阳可以看的很清楚,他们家的气场已经完全流动了起来,之前如果是堵塞的水龙头,流的很慢,现在就是小溪,快速欢快的流动着,气场顺畅,这个家所有的人也都会顺畅,做任何事都会事半功倍。

    父母年纪都大了,不说让他们日后享受多好的富贵,但身体健康,无病无灾的作用还是有的,这也是王阳最大的目的。

    改变的效果可谓是立竿见影,父母第二天起来都感觉精神好了很多,而且非常罕见的,一天都没有过一句拌嘴。

    连续三天,两人都没有过真正的争吵,只有做饭的时候吴凤琴叨唠了两句,王建国本身并没错,可却稀有的去承认了错误,按照王建国以前的性格,不是他的错去说他的话,他肯定会激动的反对,然后引发一场较大的争吵。

    家里的变化老两口也感觉到了,一开始他们有些意外,但很快被欣慰感所代替,没人喜欢吵架,毕竟生气伤身,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和睦过。

    第四天的时候,吴凤琴还主动让王建国去下棋,但规定了时间,主要是不想让他坐的太久,多走动对身体好,尽管如此,这对王建国来说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了,乐呵的他下棋也没专心,一直说着老婆的好。

    家里变化感受最深的还是王阳,连他自己都在感叹风水强大的作用,难怪现代很多富商大官什么事都喜欢找大师,大师确实能给他们带去真正的帮助。

    当然,这里的大师必须是有真才实学的者,而不是那些江湖骗子。

    这几天王阳又去街上买了一些相书和风水学的书籍,来对比脑中的《皇极经世》,有部分内容完全相同,而有更多的是《皇极经世》比那些书籍描述的更详细,更贴切。

    这也让王阳明白,他得到了一座真正的宝藏。

    “你好,哪位?”

    这天午饭后,卧室书桌前,王阳正拿着狼毫笔练习画符,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这是一只普通的狼毫笔,黄色的毛尖,用的是普通的黄鼠狼尾巴的毛,王阳找了很多家风水道具店铺,想要一只野狼耳毫做的狼毫笔,可惜根本买不到,只能退而求其次。

    “请问是王阳王同学吗?”

    电话那边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声音很急,王阳忍不住拿起电话看了眼,来电的手机号属于本地号码,在本地叫他同学,又年纪这么大的人会是谁?

    “是我,请问你是?”

    “我是李亚男的父亲,亚男出事了,你能不能帮帮她?”

    电话那边的男子似乎舒了口气,不过下面的话更急,王阳心里不禁咯噔了下,李亚男真的出事了,只听对方的语气这事肯定不小。

    “叔叔您别着急,您先说说李亚男怎么回事?”王阳快速回了句。

    “电话里说不清,你在哪,我马上开车来接你!”

    电话那边声音依然很急,还有其他一些哭声,听起来是女子的哭声,还有人不断走动的脚步声。

    没有犹豫,王阳很快报出自己的地址,人命关天,时间紧迫,李亚男的父亲为什么找自己他不知道,但对方打来了电话,王阳便不会袖手旁观,不管怎么说两人也是半年的同桌,曾经的好朋友。

    挂了电话,王阳先去母亲那说了一声,他只说自己要出去没说做什么,现在这些事他还没有告诉家人,还没到时候。

    李亚男父亲来的非常快,开着一辆黑色迈腾轿车,上学的时候王阳就知道李亚男父亲是他们县里建行的行长,家里的条件比他家要强好多。

    车里开着空调,李亚男父亲脸上依然带着不少的汗珠,而且眼睛通红,似乎哭过,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有些沙哑。

    “叔叔,您别着急,您先告诉我亚男到底怎么了,她是不是在水边出的事?”

    上了车,王阳快速问了句,早几天回来遇到李亚男的时候,王阳便看出她的灾相,当时已经叮嘱过她,还给了她一张护身符,没想她这一灾还是没躲过去。

    李亚男父亲名叫李明龙,听王阳说完马上快速点头,眼睛也亮了一些。

    “是,是,她两天前在天龙湖划船,船翻了!”

    李明龙快速说了句,说完拿起旁边的水灌了几口,慢慢的将事情的原委告诉王阳,随着他的话王阳眉头越凝越深,李亚男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要糟糕很多。

    两天前,李亚男表姐要她一起出去玩,从小她们表姐妹关系就特别的好,她刚回来这种邀请肯定不能拒绝,她们去的地方是天龙湖公园,县里唯一的公园,公园围绕一座小湖建造,那湖便是天龙湖。

    他们去了公园,还去湖中划船,船到湖中央突然翻了,还好当时游玩的人比较多,其他游船很快过去救了他们,他们当时船上有四个人,其他三个都没事,唯独最早救上来的李亚男一直昏迷不醒。

    几人将李亚男送入了医院,当时还没有担心,医院检查了一遍没查出问题,便让他们等着,谁也没想到晚上李亚男的情况突然恶化,呼吸还停止了一分多钟。

    这次呼吸停止之后,李亚男反而醒了过来,她只说了简单的五个字便又重新昏迷了过去,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醒来。

    她说的五个字是:“找王阳救我!”

    再次昏迷的李亚男情况很不乐观,医生最后给的诊断是脑死亡,医院已经无能为力,要他们转院治疗,恰巧李明龙有一个朋友就是脑科专家,而且就在隔壁的XZ市,他和老婆相识便是这位朋友做的媒。

    今天一早李明龙那位脑部专家的朋友便赶到了县医院,他的诊断和县医院的诊断完全相同,而且比县医院说的更严重,一般的脑死亡还有那么一线希望苏醒,可李亚男的脑死亡是彻底的,没有一点的脑电波,这种脑死亡基本不可能苏醒,至少全世界从没有出现过一例。

    这是自己的朋友,还是最好的朋友,他不可能欺骗自己,而且他这个朋友还是全国脑科权威,他的话等于就是最终结果,得到这个消息后李明龙几乎绝望,他的老婆更是一直在哭,他们就这一个女儿,没想最后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个时候,李亚男的表姐才告诉了他们一个重要的消息。

    一开始去天龙湖公园的时候,李亚男是不愿意上船,甚至不想去水边,她说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叫王阳的同桌,王阳特意叮嘱她不要靠水,所以她不想去。

    当时几个人还笑话她,说她封建迷信,又说她怎么那么相信一个男同学的话,是不是有什么说不得的关系,最后将李亚男激上了船,没多久便出了事。

    之前表姐不敢说,是害怕受责罚,眼见李亚男快不行了这才哭着说出来,李明龙他们这会也想起了之前女儿醒来后说的话,她说的就是找王阳来救她,已经没有了主意的李明龙夫妇这才赶紧找来女儿的手机,找出王阳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王同学,你告诉过亚男不要去水边对不对,那你肯定救她是不是?”

    李明龙说话的时候已经将车开进了医院,又满怀希望的问了王阳一句,他那同学可是被BJ很多家著名医院聘请过,甚至还有不少国外的知名医院,只是他恋家,不想出去,这才留在XZ医学院担任客座教授,也是徐医附院名气最高的一位专家。

    “叔叔,我是说过这些,但现在的真实情况我还不清楚,如果我有能力救,我肯定会全力以赴!”

    王阳轻轻摇头,只听李明龙的讲述就知道这次的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他现在也不敢说大话,只能说会尽力。

    王阳没有直接答应,但也没说毫无办法,算是给了李明龙一个希望,下车后他走在前面,快速带王阳进了急诊室,李亚男现在就躺在抢救室的病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