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十四章 回家
    水难之灾有大有小,小点的不会危害生命,严重的就不好说了,毕竟水火无情,无论任何情况掉进水里都很危险。

    李亚男整个印堂呈旋涡状发暗,证明她这次的灾难不小,不过印堂灰色漩涡中空,有一块白点始终存在,从相术来说这是天无绝人之路,这次的危险并非死局,还有一线生机。

    “这么巧,你这是去哪了?”

    李亚男的话打断了王阳的思考,李亚男说话的时候已经放好行李,坐在了王阳的身边。

    “我放假和同学去了藏区游玩,刚回来!”

    王阳小声回了句,李亚男和他高中关系不错,后来高考李亚男考的比他好,考上了省内的郑大,上大学第一年两人还联系过,但从没有见过,之后渐渐联系的少了,大三这一年几乎没有过消息,没想今天在这碰巧遇上。

    听王阳一说,李亚男猛的愣了下,随即惊叫道:“这么巧,我也去了藏区,你们都去了哪,怎么我们就没有在那边遇到呢!”

    李亚男说着还一副惋惜的样子,仿佛能在藏区遇到王阳会更好。

    “我们去了布达拉宫和昆仑山!”

    王阳也有些吃惊,也没想到李亚男同样是从藏区回来,看来学生放暑假去藏区游玩的人还真不少,特别是他们大三的学生,大四就要面临工作的压力,不去真的就没了机会。

    “布达拉宫我们也去了,昆仑山没去,那边好玩吗?”

    说起旅游的事,李亚男明显来了兴趣,特别是他们刚从一个地方回来,在那不断的问着王阳,自己也不断说着她们的趣事。

    她说的多,王阳一般都是随意应衬几句,他是去了藏区也去了昆仑山,可到昆仑山第二天就摔伤了,之后便去了闫鹏超的家里,在那里又住了几天,真让他说藏区的一些东西他还真说不多。

    这话匣子一打开,就聊到了县里的汽车站,直到下车。

    在车上王阳还没什么感觉,下了车他才发现,这几年没见李亚男好像又长高了,以前她就又一米六八,现在估计超过了一米七,李亚男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衬衣,下身则是紧身牛仔裤,将曼妙的身材完完全全展现了出来,这会她往那一站,有一种别有的风情。

    “李亚男,回家之后这几天千万不要去有水的地方,最好是留在家里哪都不去,这是我以前求的一张护身符,很灵验,送给你!”

    离别之时,王阳终于忍不住提醒了声,还送了一张包好的护身符。尽管此时李亚男并非绝命之相,但毕竟还是很严重的灾相,一个不好都有可能出现遗憾,哪怕不死留下什么后遗症也不好。

    护身符则是他在闫鹏超家的时候自己所画,符中蕴含有他的浩然正气,具有一定的功效,比一些‘半仙’出售的护身符强多了,这张护身符也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保护她,帮助她。

    “为什么不让我去有水的地方?”李亚男稍稍一愣,随即饶有兴趣的问了句。

    “这你就不要多问了,相信我这个老同学,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切记,一定不要去水边!”

    王阳微微一笑,正好有辆出租车过来,王阳示意让李亚男先上车,自己又拦了一辆这才离开。

    这次在学校他足足有半年没有回家,在其他地方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可现在已经踏上了家乡的土地,他心中那股思念就控制不住的往外涌,心里只想着早点回家。

    近乡情怯,虽然只有半年没有回来,可再次回家的时候王阳还是忍不住心跳加快,下车付钱之后,他几乎是跑着进的大院。

    王阳的家是那种老式的家属院,原来是普通的库房,后来翻盖成了二层小楼,地方不大,不过住一家人正好。

    “爸,妈,我回来了!”

    大门开着,王阳直接跑了进去,兴奋的大叫,家很普通,有很多家具都用了好多年,甚至比王阳的年纪都大,但家的感觉是外面任何地方都不具备,都得不到的。

    “家里没人?”

    一楼,二楼跑了一遍,王阳才发现家里空着,他们家这是老院子,外面做生意的都是街坊,就算不关门出去也没事,而且家里没关门又没人,说明家里人没走远,他们就在附近。

    家里没人,王阳的精神正处于兴奋状态,索性在自己家里走了起来,四处张望着。

    家是他最熟悉也是最重要的地方,以前家里的布置格局他丝毫不懂,现在有了这方面的能力,自然要好好的看一看,改一改。

    “门还不错,一切正常!”

    从风水学上来说,大门是最重要的地方,阳宅第一卷中就有这么一句话,‘宅无吉凶,以门路为吉凶’,足以证明大门的重要性,王阳家的大门朝南开,无论大小还是位置都不错,可惜前面不远处有一栋四层楼房,挡住了些气口。

    前面的楼肯定不能给人家拆了,不过挡住些气口这些小事王阳还是能够解决,心里计算了下,王阳继续朝其他地方看去。

    门内便是厨房,位置不好不坏,只是灶口有些犯冲,餐桌也放在了煞位上,难怪家里人平时吃饭都吃的不多,有客人来的时候反而好上许多,客人一来餐桌要搬到正中央,那可是吉位。

    “回头要破煞挪冲!”

    王阳自己嘴里念叨着,既然发现了有不好的地方那就要改,这可是自己家,马虎不得。

    “主门向南,怪不得爸妈经常吵架,我的天,这床居然在泄气位上,老妈五行属金,这是坐泄向泄啊,脾气不暴躁才怪,改,这必须得改,照这样下最多五年这个家必被拆散,好险!”

    在父母主卧室那,王阳不住的摇头,家里的风水格局总体来说不算好,但也不是特别的差,比闫鹏超家还要强一些,只是这主卧实在让他吓了一跳,也让他找到了父母平时经常吵架的一个原因。

    有这样不好的一面,不知道倒也罢了,知道了王阳绝对不允许它们继续存在。

    主卧,次卧,包括卫生间储物间王阳跑了一遍,心里也记下了七七八八,这里面有些容易改的他已经顺手改过了,有些需要道具和其他布置的,他还要去买些东西回来改。

    “阳阳回来了,你在干什么呢?”

    王阳正在院子里盘算都需要买些什么回来,一道声音突然叫住了他,大门外面走过来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子,个子不高,穿着件蓝色的衬衣,正一脸惊喜和疑惑的看着王阳。

    她便是王阳的母亲,吴凤琴。

    王阳站在院子里,一个人闭着眼睛抬着头,嘴里念念有词,手上还不断的掐动着,这样子简直就像古时候天桥边算命的老人,难怪吴凤琴会这样问他。

    “妈,您回来了,我刚才再算您是不是要回家了,掐指一算您就要到家,果然,您已经来了!”

    王阳立刻跑过去,笑呵呵的在那说着,被王阳这么一逗吴凤琴也笑了起来,她手上还提着个塑料袋,里面明显有大葱之类的菜,看样子是买菜去了。

    “你爸呢?”

    吴凤琴放好东西随口问了句,王阳耸了耸肩膀,这个问题他也想知道。

    “肯定又去下棋了,整天就知道下棋,什么事都不干,让他退休干嘛!”

    吴凤琴见王阳的神情后,立刻愤愤的说了起来,王阳父亲王建国今年五十二岁,十六岁便参加了工作,去年身体不好索性办了病退,这一年多来在家非常的悠闲,不是下棋就是打牌,让吴凤琴有着非常大的意见。

    “妈,下棋好啊,下棋开发智力,爸刚退休不久,你真让他整天在家他也坐不住不是,下棋正好让他有事做!”

    王阳见母亲有要生气发火的迹象,急忙上前扶住她,笑呵呵的说着,吴凤琴则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慢慢的点了下头。

    以前她数落王建国的时候,王阳从来都是躲在一边不去管不去问,甚至有时候还会责怪他们经常吵架,这次竟然帮着王建国去说话,让她有种儿子真的长大了的感觉。

    她并不知道,王阳这是从风水格局上找到了他们整天吵架,夫妻不和的原因,找到原因便可以对症下药,只要改了主卧的风水,不说他们以后和和睦睦,永远不会再吵架,但这种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日子绝对不会再有,长久以后两人相亲相敬完全没问题。

    王阳是有了应对的方法,心里对这已经完全不在意,才会特意帮着父亲解释。

    哄了母亲一会,又将从藏区带来的礼物送给母亲,总算让吴凤琴不在去想王建国下棋的事,在那乐呵呵的带着王阳从藏区带回来的玛瑙手镯。

    这玛瑙手镯很普通,王阳花一百块钱买的,不算贵,这是真正的红色玛瑙,只是质量一般。

    在闫鹏超家里的时候,王阳特意将这手镯加持了一个小型护身阵,就这么一个小阵耗费了王阳不小的力气,主要是在玉镯中画阵非常的难,需要将他的浩然正气不断的注入手镯内,还在在手镯内画出符形。

    只做了这一个手镯,就耗费了他一半多的浩然正气,还用了半天的时间,若是画普通的护身符,或者雕刻玉镯要比这简单的多,王阳是不会雕刻,也没有办法将成形的玉镯改变样子,才用的这个最笨的方法。

    之前送给李亚男的护身符,便是他给手镯画护身阵之前练手的成果,这样的护身符他画了好几十张,成功品也有五六张。

    “阳阳回来了!”

    门口又传来惊喜的叫声,王阳父亲王建国终于回来了,王建国身高足有一米八三,他的手上还提着一个棋盒,快速向里面走来。

    看到吴凤琴他的手不自然的向后放了放,像是像把棋盒给藏起来。

    “别捂着了,早就看见了,去放好你那宝贝疙瘩,要不是儿子回来,今天我非得好好说说你!”

    吴凤琴哼了一声,语气还算不错,比平时一看到棋盒就大吼大叫好了太多,王建国眼睛瞪的老大,今天偷偷出去下棋居然没有被吵,见王阳给他眨眼使着眼色,急忙将棋盒放到一边,走到两人身边讪讪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