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十三章 水难之灾
    马伟龙清醒了一天,又昏迷了一天,于第三天去世。

    三天之内,王阳在山上真的找到了一处不错的风水宝穴,这是一片开阔的地方,站在这里能看到远处大片的平原,而且前面有一条活水流过,是一块背山看水的好地方。

    最重要的是,这水是左进右出,王阳寻到的穴位坐坎向离,水位由从离位而来,《藏书》说过‘无水则风到而气散,有水则气止而风无,以得水之地为上等’,王阳找到的这块地方便是一块非常不错的横水局。

    宝穴之南有一山坡,是为案山,案山不高却有收龙穴之气,挡冲射之水的作用,常言道‘穴前有案值千金’,而且这案山距离宝穴距离正合适,正应和了那‘伸手摸着案,家财值万贯’的俗言。

    从宝穴之位遥望远处,可以看到一处山影横开,正向着这边的方向,远处这山便是朝山,地穴为主,朝山为宾,这朝山端庄秀丽,如抱拳相望,是一副上等的横朝之局。

    朝山为朱雀之位,两边则是青龙、白虎位,王阳寻中的这个宝穴左右都有山抱,正符合东青龙、西白虎,古人就说过‘龙虎抱穴不可少,福祸最紧要’,有这样的龙虎抱穴,马伟龙日后会安宁很多。

    无论怎么看,这处宝穴都非常的合适,能够让先人咸宁,还能福荫后人,之前在医院王阳已经得到证实,马强确实不是马伟龙的亲生儿子,但马伟龙对马强从来都是当作亲生儿子来抚养。

    只要马伟龙心中认他,这福荫的后人必然也是他,未来马强的生意可以做的更好更大,也会更为富贵,横水局本就是富贵后人的风水局。

    看了其他一些地方之后,最终王阳确定了这里,时间有限,这座山他也无法全部看完,目前来说这里是最好的地方,对得起马伟龙所出的那些酬劳,算是完成了承诺。

    马伟龙的去世对这个小村子来说算是件大事,不管怎么说马强也是村里的首富,不少人家都有孩子跟着他干活,还有很多人家得到过马强的资助,村里大部分人都会参加葬礼。

    在马强家忙碌的时候,王阳和孙贺他们也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去县城汽车站,从那坐车去火车站,然后乘坐火车回家。

    马强本想派车直接送他们去火车站,被王阳拒绝了,倒不是王阳在意马强父亲天煞孤星命的事,天煞孤星只针对个人,如今马伟龙已经去世,这天煞孤星也就不复存在,马强无论怎么帮自己都不会有事。

    王阳之所以拒绝,是因为马强刚刚丧父很忙,而且很多地方需要用车,没必要专门送他们一趟,火车站可不近,来回最少也要半天多的时间,王阳不想耽误他们的正事。

    “大哥,二哥,三哥,你们不多住几天再走?”

    闫家院子内,闫鹏超很不舍的对王阳他们说着,他们兄弟这一分开就要等到开学才能相聚,让闫鹏超很不舍得。

    “已经住了好多天了,我们计划本来住两天就走,现在已经过了很久!”

    王阳微微一笑,这次来谁也没想到会耽搁那么久,因为凶灶以及马强父亲的事,他们前前后后在这住了六天之久,都比得上去藏区游玩的时间了,如今暑假已经放假十几天,他们每个人可以说都归心似箭。

    “就是,很快就会开学,到开学我们又可以好好聚在一起了!”

    孙贺也说了句,其实他早就想离开,毕竟家里母亲的身体不是太好,只是其他人都在,王阳又在忙碌着,他没好意思提出来。

    “好好在家养身体,等你回学校我可不想看到一个病秧子,你要是身体还不好,到时候三哥我天天带你跑操场,每天最少十圈!”

    马腾咧嘴笑着,四人之中马腾是个运动健将,每天都会锻炼身体,以前还拉王阳他们一起,只是他们三人没能坚持下来,后来唯独马腾自己还在继续,四人之中他的身体也是最好的一个。

    闫鹏超犹豫了会,最后才看向王阳,小声说到:“二哥,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你说!”王阳微笑看着他。

    “你能不能帮我们家也改改风水,让我们家以后也能像马强家那样富贵!”

    闫鹏超终于说出他的心事,其实不仅仅是他,闫福庆以及他母亲听说这些事之后也都有相同的想法,看到马强家因为风水格局变为了村里的首富,他们心也都痒痒的,现在有王阳这个真正的高人在,正好求求王阳也帮帮他们,让他们家以后过的更好。

    其实不止他们,就是孙贺和马腾也都很是心动,只是之前王阳一直在忙,也没去过他们家里,他们没好意思提出来。

    “鹏超,其实马强能有今天的成果,并不完全是风水局的作用,和他自己的辛勤努力是分不开关系的,俗话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一切还需要靠自己,千万不要想着不劳而获,正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风水的作用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大,如果真是那样,摆个好的风水局就能发财,那世界富豪排行榜还能让别人上榜,不都是风水相师了?”

    王阳的话让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想想也是,要是这些风水相师都那么的厉害,还给人看相看风水干什么,直接自己发财去不好了。

    “好的风水局可以让你的努力事半功倍,但不是让你什么都不做,该努力还是要努力,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东西,你们按照我所写的来做,家里便可以摆出一副上等的风水局来,以后全家健健康康,事业有成还是可以的,前提是必须自己努力,只有你比别人多付出一倍的努力后,才能得到那四倍的收获!”

    王阳笑着拿出一个本子,闫鹏超提出的这个要求其实他早就考虑过,也做了准备,之所以离开的时候才交给他们,只是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

    这年头想着不劳而获的人实在太多,要是被其他人知道马强的事,又知道了他帮闫鹏超家改了风水格局,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来找他帮忙,这些人都是闫鹏超的乡亲,甚至很多是至亲,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的好?

    答应了,到他开学都别想走,不答应又让闫鹏超难做,干脆之前提也不提,将这些写出来,走的时候再给闫鹏超。

    “二哥,我明白,我们都会努力的,谢谢你!”

    闫鹏超拿着本子,眼圈再次发红,重重的点着头,他知道自己的这个二哥并没有忘记他们家,一直都记得他们,只是怕他们误入歧途而已。

    “好了,咱们走吧,你还要早点回来,马强帮过你,葬礼你还是要去的,别让村里的人说闲话!”

    王阳跳上三轮车,由闫鹏超开车,送他们去县城,闫福庆已经去了葬礼现场,农村没什么追悼会,只有灵堂,他和马强同辈,要去帮着跪棚。

    几个小时后,王阳和孙贺坐上了同一班火车,马腾因为和他们不同路,已经提前上车离开,离开之前他还邀请王阳,以后有机会一定去他家做客,暑假没时间那就等以后,哪怕是毕业后也要去一趟。

    至于孙贺倒没有提出这些,他家反正就在学校所在的城市,离学校并不远,哪天想回去带着他们回去便是。

    轰隆隆的火车将他们送回了家乡,孙贺提前下车,王阳直到SQ站才下车,下车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一天的时间又过去了。

    王阳的家在SQ市XY县,一个普通的县城,距离火车站五十五公里,火车站外便有回县城的大巴,买了大巴票,坐在车上的王阳看着窗外出神,等着发车。

    这一趟藏区之行,对王阳来说意义重大,他得到的不仅仅是《皇极经世》一百零八卷,他得到的是一种能力,还有真正的力量。

    浩然正气在他丹田处已经聚集了很多,比之前驱除二凶的时候又多出了好几倍,关于浩然正气的使用王阳现在还是只了解皮毛,可就是这些皮毛就让他破了闫鹏超家的凶灶,让马伟龙从昏迷中醒来。

    想到这里,王阳不自然的摸了摸口袋的钱包,钱包里和他出发的时候没什么改变,唯一改变的是那张银行卡里面的数字,马伟龙去世之后,马强便用二十五万现金从王阳手中买回了父亲生前所有的东西,钱已经打入他的卡中。

    这些东西王阳动都没有动过,甚至看都没看过,只是在他手上走了个过程。

    二十五万,事实上对王阳来说已经是笔不小的数目,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更不用说自己挣了,这些钱打到他卡里的时候,要说他心情完全平静那绝对是骗人,只是他自己控制的很好。

    他愿意帮马强,一开始只是想着替闫鹏超还人情,没想过要赚钱,更没想过会赚这么多,事实上马强说出三十万酬劳的时候他心跳就已经加快,还好那时候因为马伟龙的事大家的注意力都没在他的身上,也就没让他出丑。

    “王阳?”

    正想着,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叫住了他,王阳回过头,发现身边的座位正有个女孩坐下,叫他的就是那女孩。

    “李亚男!”

    王阳眼中也露出了惊讶,叫他的是他高中一个女同学,两人还有过半年同桌的经历,算是有着不错的关系。

    看了眼身边已经坐下的李亚男,王阳的眉头忍不住又跳动了下,李亚男印堂发暗,嘴唇带有黑气,这是有水难之灾的征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