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十一章 天煞孤星
    王阳也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心里却在翻腾。

    没有了解情况,之前就那么冒冒失失的答应了,现在他算是尝到了苦果,只是他也没想到这么罕见的特例会让他遇到,而且还是第一次答应帮别人看风水的时候就遇到,他对自己这运气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时间一分一分走过,转眼过去了好几分钟,破旧的小房子内气氛显得极其压抑。

    “好,我答应,全都答应!”

    就在闫福庆想要说话缓和下的时候,马强突然说了句,他的脸色很红,这是他做了很久挣扎后的决定,那些父亲的东西他可以花钱再买回来,现在可以让给王阳,他必须给父亲找一处好的地方安葬,为此他可以付出很多。

    况且他不答应王阳不会解释这些,他现很在想知道真正的原因,王阳看起来不是贪财的人,这些东西也不值钱,他不明白王阳为什么这么做,这让他很好奇

    “你想知道的原因,我们出去说!”王阳说了句,率先离开这小房子,离开之前又看了眼那两个神龛,再次摇头。

    “马先生,您知不知道马老先生为什么不能葬进祖坟?”

    院子里有椅子,不够闫鹏超又去其他地方搬了些小椅子来,所有人就在院内枣树下坐了下来,王阳坐在了大家的中央,他并没有直接解释,又反问了马强一句。

    马强眼中带出迷茫,轻轻摇头,这点他当初询问过那位老先生,只是那老先生没有解释,他也问过父亲,最后被父亲训斥了一次之后便不敢再问。

    “那是因为马老先生他命犯天煞孤星,生,不得有妻儿至亲,死,不得埋入祖坟!”

    王阳苦笑摇头,那偏房的布置之前让他很奇怪,那时候还没想什么,可看到那两个神龛之后他明白了一切,明白为什么明明是煞位还会去住人,明白为什么那位风水师会那么的出力,帮他们家完整的进行改造,布置出这么好的一个风水局来。

    “你说什么?”

    马强猛的站了起来,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其他几人也都愣在了那里,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命犯天煞孤星,这是国人大部分人都听说过的事情,也知道其中的凄惨,克夫克妻,克长克子克兄弟,只要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他无所不克,唯独自己没事。

    “我想,当初乡亲们帮助你们的时候,马老先生多是拒绝吧,你们没办法接受的帮助,那些人马老先生一定会想着回报,不欠人家人情!”

    王阳嘴角的苦意再次加重,命犯天煞孤行者,万中无一,没想到就让他遇到了,这样的人有血缘关系者必然相克,越近克的越重,其他人和他沾染了因果,也会遭到一定的报应。

    可以说,和这样的人绝对不能有任何关系存在,他帮了你,让你欠下他的人情等于给自己埋炸弹,当初他们帮过那位老风水相师,所以那老先生才这么卖力,改了他们家所有格局,让马强日后富贵,还了这个人情。

    若有这个人情在,那老风水相师也挡不住这天煞孤星的相克。

    这也是王阳提出要马老先生遗物的原因,王阳可是在帮马老先生寻龙点穴,帮他寻找好的阴宅,这是很大的恩情,命犯天煞孤星者可不仅仅是他帮了别人不行,你对他有人情会更麻烦,所以王阳必须索要报酬,让这次人情抵消,变为一次交易。

    这报酬还必须是马老先生自己给,马强都不能代替,马老先生年纪大了,也没什么东西,他只能去要马老先生生前的所有东西,来抵消这次点穴之情。

    “是有这样,但,但,但也不能说他就是天煞孤星,你看我,我不好好的?”

    马强愣了会,马上又叫了起来,王阳说的没错,小时候没办法接受别人帮助的话,他父亲确实会立刻回报,那时候他只是以为父亲是自尊心使然,不愿意平白接受别人的帮助。

    “你现在能够依然活的很好,只有一点能够解释,那就是你和马老先生没有血缘关系,只有这样他才能天天拜那两个神龛的情况下保住你!”

    王阳重重叹气,这本是人家私事,他不愿意说出来,可不解释清楚又不行。

    那马老先生可能早就知道自己命犯天煞孤星之事,所以才会这样,王阳甚至怀疑他是知道那老风水相师身份后才去帮的人家,为的就是给自己儿子铺一条好路。

    “这,这不可能!”

    马强又愣了下,眼睛变的更红,小时候父亲对他确实苛刻,但王阳说他和自己父亲没有血缘关系,这是让他无法接受。

    “马强,你别激动,我小时候听村里老人说过不要和你们家走的太近,后来破四旧后这些传闻没了,但我记得当初你娘死后没多久,有传闻你也死了,后来伟龙叔抱着你又回来了,骂了那些乱说话的人,传这些的人就渐渐少了!”

    闫福庆开口说了句,他比马强大了几岁,小时候的事记得更清楚一些,他口中的伟龙叔就是马强的父亲马伟龙。

    他没有对马强说,就算马伟龙抱着马强回来了,村里依然有人说马强不是他儿子,是重新抱回来的一个小孩,只是当初马伟龙对此事的反应很大,议论的人变的很少,之后又是搞斗争有是干什么的,渐渐就没人关注这些事。

    那年马强才一岁,他什么都不知道。

    “马先生,您先别急,我知道这些事您不容易接受,不过见到马老先生,我相信他会解释清楚,其实我也是看到那两个神龛之后才明白这一切,您知道那神龛中的两供奉的神像是什么吗?”

    王阳又说了句,叫回在那茫然的马强,马强再次摇头,这个问题他问过父亲,父亲从没有回答过他,还不让他再问。

    “他拜的那是劫煞和孤辰二煞神,这样的煞神别人躲都来不及,他却供奉着,只有一点才有可能,那就是他本身就是天煞孤星命,也只有这种命格的人才能供奉这二煞神,以毒攻毒,来降低自身对别人的影响!”

    王阳解释的已经很清楚,这是命犯天煞孤行者才敢供奉的煞神,其他人若是这么做的话,自己早就完蛋了,除了想要自杀的人没人会这么干。

    从旧神龛上可以看出马强父亲早就开始供奉这两尊煞神,又不准别人进他的房间,连自己儿子都不行,证明他很清楚自己的情况,而且是很早以前就知道,只是从没有告诉过马强而已。

    “马先生,我相信马老先生对您没有私心,他一切都是为了您好,您带我去见见他,有什么话您也可以直接问他,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我想他老人家没有必要继续隐瞒!”

    王阳继续说着,这天煞孤星命害人可不是一般,而且害的都是至亲之人,一般的人早就承受不住自杀了,马老先生不仅没有这么做,还坚持养大了马强,这一点就是王阳都很佩服。

    马强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跑回父亲的房间,从床头下拿出一个发黄的本子,他早就知道这个本子的存在,只是父亲从没有让他看过,他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本子打开,里面干干净净,翻了已页之后有一排字,一排秀丽的字,还带有署名。

    “劫孤二煞怕同辰,隔角双来便见坉,丑合见寅辰见巳,戌人逢亥未逢申,初年必主家豪富,中主卖田刑及身,丧子丧妻还克父,日时双凑不由人!田立秀,不悔,1971年3月28号!”

    一首古诗,署名田立秀,还有不悔两个字,整个本子里就这些内容。

    马强看着却完全呆在了那里,田立秀是他母亲的名字,而71年3月28号就是他母亲去世的日子,这是他母亲临死之前的绝笔。

    王阳也来到了马强的身后,看到了本子上的内容,看完之后他再次叹了口气。

    “这是我妈临死之前写的!”

    马强慢慢的说了句,王阳则再次叹了口气,这首诗说的就是天煞孤星命的人,马老先生确实早就知道自己的情况,连他的妻子都知道,但他妻子从没有后悔嫁过来,这也算是一段凄美的爱情。

    天煞孤星命的人都是可怜人,能有这样一个爱自己的人已经是天大的福气,可这爱他的人并不知道,她爱的越深,自己死的就越早,或者说她知道,但却无法控制自己,宁愿飞蛾扑火也要继续爱下去。

    “王先生,我答应您一切条件,只希望您一定,一定给他老人家找一处真正的风水宝地,让他死后再也不受这样的苦!”

    马强回过头,红红的眼睛流瞎一行清泪,慢慢的说着。

    之前他很多不理解,不明白的事,现在知道真相后仿佛一下子变的豁亮,让他明白了父亲默默忍受的痛苦,明白父亲这一生遭受的磨难。

    关于他和父亲之间有没有血缘关系这一点,哪怕能够问,他也不会再去问,不会打听真正的答案,在他的心里这就是他的父亲,亲生父亲,母亲就是母亲,一家人早已不分彼此。

    “您放心,我既然之前答应了你,等于因果已成,不过您也要理解我,马老先生那些东西我不会去动,我只是要这个过程!”

    王阳点头,他提出的要求是有些过分,但却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严格来说,他现在算得上是一位真正的风水相师,越是这样的人对此命格之人就越忌惮,俗话说‘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他们了解这些,还去碰的话,所遭受的反噬会更重。

    怪不得当年那位老风水相师走了之后再也不和他们联系,正常来说有了交情经常走动也是应该的,况且马家后来确实富贵了,这也算是那老风水相师的一个成就。

    “您的要求很正常,真正过分的是我,但请您念在一个儿子孝心的份上,原谅我这次的过分!”

    马强不在流泪,只是眼睛依然红的可怕,他还对着王阳深深一鞠躬。

    见到母亲留下的绝笔之后,马强已经完全相信了王阳所说的话,了解真相后,他也明白是自己将王阳和父亲强行结了因果,甚至有可能因为这样的因果对王阳产生不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