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九章 真正高人
    闫福庆,闫鹏超都愣了下,孙贺和马腾脸上更是露出了怒意。

    让王阳露一手?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王阳就别过来,现在是他上门来请人,还说什么露一手这样的话,让孙贺和马腾他们很为王阳抱不平,在他们看来这个马强就是看不起人。

    “马强叔,这不太合适吧,王阳前天确实帮我们破了凶灶,我们都亲眼所见!”

    闫鹏超小声说了句,他不能不说话,王阳是他带来的,还是他同寝室三年的好友,这次又帮了他们家的大忙,不过马强也是对他有恩之人,要是别人的话恐怕他现在已经直接赶人了。

    马强无奈摇头,轻声道:“鹏超侄子,我知道你们前天的事,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急着赶来,但这件事太过重要,我是不得不如此,当年那位老先生就对我们说过,不要让我们随意找人看风水,他还说‘医理不精,伤人一身;卦理不精,害人一事;命理不精,误人一生;地理不精,灭人一家’,所以对此我不得不慎重,希望你们能理解!”

    “说的没错,‘地理不精,灭人一家’确实应该慎重!”

    王阳爽朗笑了声,所谓的地理其实就是风水,风水也叫堪舆,又叫相地术,风水布局会影响到一家人的命运,当初那位老先生帮了马家一把,马家才有现在的富贵,所以他们特别的慎重,王阳能够理解。

    真遇到骗子,给他们步成了一个煞局,别说多复杂的,就闫鹏超他们之前那种凶灶就行了,慢慢的就能整死他们一家,‘地理不精,灭人一家’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王阳,你,你不生气?”

    闫鹏超稍稍一愣,小声问道,他还以为王阳对马强的要求会很是生气,没想王阳的态度会是如此。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马先生这样的担忧是对的,你们也要记住,风水布局不是玩笑,更不是随意便可,风水杀人于无形,你们以后有事不要随便相信这些,找我就行!”

    王阳微笑点头,他确实没有生气,这样的叮嘱是对的,趁这个机会他正好对自己的几个好兄弟交代一下,以免他们以后在这方面吃了大亏。

    “那是,有你在我们还会相信别人吗!”

    孙贺笑呵呵的走到王阳的身边,直接坐在他的旁边,坐下的时候还看了眼马强,虽然还在瞪眼,但怒意已经没那么盛了。

    “马先生,你那厚报我不需要,鹏超是我兄弟,你既然帮过他那这次我也帮你,算是帮我兄弟还你一次人情,你说吧,我应该怎么做你才会信服!”

    王阳回过头看向马强,嘴角微微上扬,闫鹏超再次愣了下,嘴角轻轻颤动了几下,眼圈有些发红,最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王阳愿意帮马强,而且直接说了是帮他还人情,等于王阳完全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愿意做这次的事,哪怕人家不相信自己,要测试自己也没有关系。

    “没想到鹏超还有王先生这样的好兄弟,好,那我就冒昧了,也不需要您展露昨天那些神迹,您和我回家一趟,帮我看看家里就行!”

    马强站了起来,他本想让王阳将前日做出的东西再展现一次,比如无火燃香,比如那诛邪宝剑等等,可看到王阳和闫鹏超这种兄弟之情后他改变了主意,不让王阳去表演似的做验证,只需要他陪着自己回家一趟。

    他的家里,也就是那位老先生所布置出的风水格局,那里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他每个月至少都会有一两周的时间回来住,哪怕生意再忙,晚上回来早上离开也会,因为正是这里带给的他财运。

    他的家也很少带外人过去,就怕破坏了什么,不过闫鹏超不算外人,是他村里的晚辈,王阳刚才的话也感动了他,他愿意带他们回家‘看看’。

    家里的布置他很清楚,利用家里的这些布置他一样可以测试出王阳是否有真正的能力。

    “好,那就去马先生家里打扰一下!”

    王阳微笑起身,对方想要测试了解自己的能力,他心里已经不在意这些,那自然也不在意对方用什么方法,而且他的心里也有一丝好奇,那位‘老先生’是怎么帮的他们,让这个马强成为了村里的首富。

    “王先生,请跟我来!”

    马强向外走去,走到院子的时候还停了下,看了眼正在建造的厨房,一个厨房差点害了人一家,也让他体会到那位老先生所说的话,地理不精,灭人一家啊。

    马强的家不远,村子本就不大,没几分钟他们就到了马强家大门前,马强家还是以前老式房子的样子,不过大门很显气派,除了旧一点之外别的没什么。

    “我父亲是早年第一批下海的人,家里也辉煌过,只是时间不长,他老人家总没能真正发财!”

    在自己家门前马强笑着解释了句,他父亲当年名声其实并不好,七几年的时候还被劳教过,被人叫做二流子,后来出去倒腾东西,也就是传闻中的二道贩子,赚了点钱,可赚的多赔的也多,总没有办法留住财运。

    到了马强这一代才算彻底稳定,如今马强在县城也买了房子,还开着公司,算是功成名就。

    “不错,丑、离为门坎为主,阴阳正配富贵居!”

    马强正在开门,王阳慢慢说了句,马强的身子猛然顿了下,眼中也带出道惊然,当年那老先生就对他们说过,他们家是离门坎主,富贵居。

    “王先生,您是真高人,请!”

    马强心里震惊,手中并没有停,快速打开门,并且对王阳做了个请势,刚到他家就看出门主之势,已经说明王阳肚子里真的有墨水,他这次找对了人。

    “风之位,巽灶,水木和生,水火通明,大吉大利,不错,真不错!”

    进到院子里,王阳眼睛也猛的一亮,忍不住在那点头,嘴里不断的说着,马强家的房子和普通农户格局很像,猛一看没什么区别,但这里每一样东西,每一个位置都不同,带出的影响也就不同。

    就好像闫鹏超家里的厨房,坎位艮灶,完全相克,就成了凶灶,马强家的厨房则是离门巽灶,正好相生相辅,还化解了离门的一些不足之处。

    还有一些小细节也能看出马强家比闫鹏超家里强,比如马强家门口有一盏灯,一到晚上自动打开,门前有灯可以保持大门明亮,俗话说‘财神不入暗门’门口亮光也有招财进宝之意。

    马强家院子看起来比闫鹏超家还小一些,但却非常干净,错落有致,主房四周种有松竹,门旁还有一棵大枣树,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东西,其实都是很重要的布置。

    一般来说,农家院子里种树并不好,因为种了树有‘困’之意,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种树要看种什么树,种的位置如何,正所谓‘中庭种树主分矣,门旁种枣喜加祥’,马强家内的风水布局确实属于上佳。

    “王先生,我家这些竹子都如何,都长了好多年了!”

    马强指着四周的青竹小声的说着,闫鹏超,孙贺他们也都在四处打量着,特别是闫鹏超,别看他们一个村,这里他也没有来过几次。

    “住宅四畔竹木青翠,很不错,财运好!”

    王阳微笑点头,又指着一些种着的仙人掌,仙人球说道:“衰位有这些玉麒麟镇压,衰神哪里还敢来,这布局确实不一般,出自高人之手!”

    “老先生当初也是因为家父的一些情分,才费了很大力气帮我们布置而成,王先生您一眼便看出这些,您和老先生一样也是位高人!”

    马强的眼睛更亮了,王阳这些说的一点都没错,当初老先生布置这些的时候就是这些用意,那时候的他还很不理解,随着时间的推进才明白这里面的一些道理,王阳只是站在这看了一眼便全部明白,这是有着真正的能力。

    马强可记得,当初老先生布置完一切之后曾得意的说着,他这些布局有明有暗,一般的人能看出明的就不错了,能看出暗处的已经算的上是高手。

    “王先生,您里面请,我给您沏茶!”

    马强变的更为恭敬,把客厅的门打开,将王阳他们请进去,孙贺,闫鹏超他们也跟着一起走了进来,几人看不懂风水,但对家居布局总能看出一些,马强家客厅的布置比闫鹏超家好了不止一个档次,不仅有个鱼缸,有室内盆栽,墙上还挂着一些精美的画。

    进到客厅,王阳的眼睛变的更亮了,不住的点着头。

    不等马强主动询问,王阳便开口道:“马先生,那位老先生的确是位高人啊,东方属木,代表健康,适合绿色,你在东方墙边摆放了君子兰,可以让全家健健康康,南方属火,为一家之主位,你这张‘日出东方’的画恰当不过,火红的画将火势点的极旺,难怪这些年你生意做的一帆风顺,名利双收!”

    “还有你这圆形鱼缸位于水位,鱼缸五行属金,金旺水,水旺人旺,大吉之象!”

    王阳这些都是由衷的赞叹,他虽然得到了《皇极经世》一百零八卷,里面告诉了他很多风水相术的知识,但真正的实践却很少,除了之前帮孙老板看出慢性中毒之外,也就是给自己三个兄弟看看相,能算上真正实践的只有帮闫鹏超家里的凶灶破凶化吉那一件事。

    来到马强家,让他看到了别的风水相师真正的布局,这些都是他从《皇极经世》中学不到的,看到这些布局给他的启发很大,他目前最缺的可以说就是这些实践,眼前的布局他完全可以举一反三,等于给了他一次很好的实践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