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八章 请帮忙
    村庄不大,景色却很美,转眼王阳三人到闫鹏超这里已经过去了两天。

    闫鹏超的病确实和凶灶有一定关系,不过他本身也有些毛病,二凶除去之后依然需要进行治疗,不像他的父亲和弟弟,凶灶一去立刻恢复了正常。

    王阳没走,一是陪着闫鹏超看病,这也是他们之前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二就是帮着闫家建了一个新的厨房,有他在这次建造的厨房绝对是个吉灶,比原来那个强的太多。

    对重新建造厨房这件事闫福庆无比的重视,而且对王阳的话是言听计从,说从哪盖就从哪里,一分都不会错,并且今天早上就已经开工,进度很快。

    另外,闫家盖了个凶灶,影响了全家人的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主要是闫鹏超那几个堂兄弟传出去的,前晚王阳开坛做法他们都是亲眼所见,从他们口中传出去的王阳俨然成为了一位‘高人’,还是非常厉害的‘高人’。

    甚至闫鹏超带他们上山看景色的时候,路上见到他们的人都指指点点,小声的议论着。

    对这些王阳并没有在意,他在这的时间不会很长,现在闫鹏超的肺病减轻了很多,已经不需要住院治疗,去诊所挂几天点滴,然后吃点药就行,也就不需要他们继续留下来,他们已经商量好明天就回去,各回各家。

    放暑假已经好多天,他们都没回去过,现在也都想家了。

    回家之后,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来一次,别人怎么议论自然不会去在意,也因为他们明天要走,闫鹏超挽留不住,所以才特意带他们上山看看景色,他们这属于伏牛山脉,没有开发过,都是原始景态,有一种不同于那些景区的美。

    山里景色确实很好,四人一直玩了接近一天他们才回来,午饭都是自己带的干粮在山上解决,这就像驴友们喜欢的爬野线一样,不同的是他们的野线就在自己家门口。

    “爸,家里有客人啊?”

    四人一回来,闫鹏超就发现家门口停着辆车,还是辆宝马轿车,从外面还可以看到客厅里面还坐着几个人,所以才这么问了句。

    “你马强叔来了!”

    闫福庆从客厅里走出来,他回答着闫鹏超,看的却是王阳,很快他身后一起走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样子,穿戴举止都和其他人有些不同,另外一个则是之前王阳见过的闫鹏超堂兄。

    “哪位是王先生?”

    问话的便是这男子,闫鹏超孙贺他们顿时看向了王阳,那男子立刻明白了过来,马上走出来,手上还拿着一盒软中华,掏烟给他们。

    四人之中只有孙贺抽烟,其他人都没接,男子也没在意,笑呵呵的说着:“王先生果然年轻,英雄出少年啊,我叫马强,也是这村子的人,今天冒昧前来是有件事想请王先生帮帮忙!”

    男子开门见山,直接挑明了来意,王阳眉角跳动了下,并没有立刻回答,转头看向闫鹏超。

    “这是我村里的马强叔,他在外面做生意,是个包工头,赚了很多钱,也是我们村子的首富,他有钱但名声不差,带走了村里不少没上学的年轻人,从没拖欠过工钱,我考上大学的时候家里有些紧,还是他帮我出了五千块钱的学费!”

    闫鹏超趴在王阳的耳边快速的说着,人家对他有恩,现在有事找王阳帮忙,不管王阳最后愿意不愿意帮忙,他都只能说好话。

    “原来是马先生,马先生客气了,有什么事您先说,如果能帮忙我肯定不会推辞!”

    王阳咧嘴一笑,这人的确是村子里的人,还是对闫鹏超有过帮助的人,这就不算是外人,不过他毕竟和对方不认识,话也就没有说太满,只说能帮忙肯定会,要是超出能力之外,那就只能抱歉了。

    “屋里说吧,外面挺热的!”

    闫福庆说了句,客厅没有空调但有吊扇,吹着风总能凉快些,现在是大夏天,即便他们这属于山脚下依然很热。

    闫福庆说完又看向王阳,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愧疚,人家到这来是来找王阳的,现在的王阳可谓是他们一家的救命恩人,他却连个招呼都没打,感觉很不好意思。

    但这确实不能全部怪他,马强是突然来的,而且是刚来到不久,他还没来得及去通知王阳,况且马强以前真的帮过他们家好多次忙,有很多次他们家手头紧的时候,都是马强借给他们的钱,闫鹏超那五千学费人家更是直接赞助,根本不让还,说是孩子考上大学是好事,这是给孩子的红包,让他以后在学校吃好点,好好学习。

    “王先生,我是听了福庆家的事才来找的您,确实有些冒昧,但事情太急还请您见谅!”

    进了客厅,马强先是道了声歉,这才慢慢将他的来意说了出来。

    马强从小在这村子长大,小时候家里也穷,后来自己出去打拼,从一开始的搬砖工慢慢发展,最后成为了一个小有成就的包工头,资产也过千万,成为了村里的首富。

    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村里不少人帮过他们,所以他之后对村子的回报也很大,包括村小学的几间教室都是他捐款建造,让村子里的小孩不用跑那么远到别的村子去上学。

    马强的母亲早已过世,他还有一位老父亲,今年已经七十三岁,俗话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这两个年龄是老人的两道坎,马强的父亲这道坎就有些难过,从去年年底住进医院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这个月刚出头,医院就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让他们家属多做准备。

    马家在村子外面有祖坟,正常来说马强的父亲百年之后要葬进祖坟,可十五年前马强父亲遇到过一位年纪比较大的风水相师,机缘巧合之下马强父亲帮助了那老先生一次,为了报答他们家的恩情,那位老先生把他们的家重新布置了一番,还特意交代了马强一些事,让马强以后做生意注意些什么。

    马强真正发迹就是那老先生离开之后,老先生为他们布置的东西他们从没有动过,而且马强严格按照那位老先生的吩咐做事,一点都不敢马虎。

    十五年前马强还不到三十岁,要说这么多年他都严格遵守也不对,年轻气盛的他有几次没有按照老先生的话去做,后来就出了事。

    老先生之前有多叮嘱,其中让他做生意有三不要,第一就是不能和属猴的人合作,任何合作都不行,第二就是不要三百里之外的员工,第三则是无论做什么工作,晚上十二点之后都不能再去做。

    这三点,第一点他第二年就犯了,那时候生意刚气色不久,有个商场的装修工程他想接,挺大的,那商场的老板就属猴,那会的他想着这笔生意能赚很多,就咬着牙接了下来,结果装修过程中出了事故,差点没死人,也差点让他倾家荡产。

    三年后,有一次为了急着赶工程,他便吩咐下面的人二十四小时开工,结果第一天晚上加班地基打桩的机器就坏掉了,还砸伤了两个工人。

    第五年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挺年轻又漂亮的女孩,犯了点小错误,那女孩想进他公司,他犹豫了很久,最后经不住纠缠答应了。那女孩进公司三天,公司就经历了税务,工商,消防等一系列的检查,因为一些漏洞差点没让他关门大吉,这还不止,他的孩子也突然得了重病,最终他将那女孩彻底送走这些才算结束。

    自那以后,这三点他再也不敢有一点的违背,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过,他的生意也是越做越火,生活越来越好。

    “老先生除了这些吩咐之外,还有一个特别的叮嘱,说我父亲命格不同,他不能葬进祖坟,否则祖宗不得安宁,子孙也会遭受磨难,以前老父亲身体一直都好,我也就没有在意,可今年他身体突然病危,我就想着给他找一处好点的地方安葬,最好不要离我们很远,您看能不能帮这个忙?”

    马强慢慢的说着,算是说明了他的来意,如今他父亲就在医院昏迷着,说不定哪天就会断气,他来找王阳是想请王阳帮他父亲找一处风水宝地来安葬。

    其实早在去年父亲病重的时候,他就去寻找过那位老先生,无奈那位老先生早就年迈,七年前便已过世,这事只能作罢。

    “这倒不是不行,只是我这么年轻,马先生就那么相信我吗?”

    王阳沉默了会,才抬起头轻声说了句,《皇极经世》一百零八卷,有阳宅三卷,阴宅三卷,阴阳宅破局各三卷,算是比较重要的一部分,凶灶属于阳宅,马强想要让他帮忙寻龙点穴,寻找一处风水宝地则属于阴宅范畴,这点王阳倒也能做到。

    马强微微一笑,道:“所以请王先生见谅,能不能再露一次手,只要让我亲眼见证王先生是有真才实学之人便行,这次事成之后必有厚报!”

    他父亲住院之后他不是没有找过其他一些人,只是懂这行的人很少,他提出想见见对方真本事,从来都是被拒绝或者让他失望,加上生意忙,这心思也就淡了些,准备将父亲葬入县城的公墓,公墓那边是早就已经买好了的,他父亲明白自己死后不能入祖坟,还是自己亲自买的。

    只是马强的想法和父亲不同,死后不能进祖坟本就是一种惩罚,他想着让父亲死后有一处真正的风水宝地安家,所以才去寻找那些懂风水的人,葬入公墓是最后没有办法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