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七章 诛杀二凶
    院子的四角都有亮灯,灯光很亮,让院子如同白昼,这也是王阳之前安排的,灯光不如阳光,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压制煞气,有总比没有强。

    正因为如此,他所做的一切让别人看的更为清楚。

    禅香点燃,等于已经开坛,王阳心情完全平复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桃木剑,用剑尖挑起一张黄表纸,空中轻轻一晃,黄表纸在剑尖自己点燃了。

    有了之前点香的神奇,这次众人并没有那么震惊,但也都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中央,担心有什么看漏的,对他们来说能见到这样真正的开坛做法的机会并不多,那些村里平时给人算命破煞的‘半仙’可不会这些,也从没有这样做过。

    桌子上有两根烛台,王阳用燃烧的黄表纸点燃烛台,黄表纸也差不多烧完,这才将桃木剑放下。

    之前他念的是‘九天玄女辟邪神咒’九天玄女为风水界的祖师,凶灶属于风水一途,此时念着辟邪神咒确实合适。

    “小飞,将你的手指刺破,滴三滴血在这碗中,之后你便进房,跪坐床上闭眼面向墙壁,无论有任何动静都不要出来!”

    王阳拿起一根针,递给了闫鹏飞,凶灶是在闫家,针对的也是闫家人,这会则需要闫家人的鲜血为引,引出二凶,然后将其驱除。

    因为是闫鹏飞的血,所以他一会要离开,他跪坐的那张床王阳已经布置过,只要他一直在里面不出来就不会有事,二凶找不到他。

    闫鹏飞快速点头,拿起针没有犹豫就扎破了手指,现在的他对王阳再没有任何的怀疑,他也清楚这件事对他们整个家的重要性,所以非常的配合。

    桌子上有碗,之前已经被倒入了白酒,三滴血滴入酒中,闫鹏飞看了眼父亲和哥哥,马上返回房间按照王阳的要求跪坐在床上,闭着眼睛不在吭声。

    “闫家本为普通户,无知误引二凶入,圣母娘娘慈悲怀,引出二凶来驱除,急急如律令!”

    王阳嘴里念着,拿起面前带有闫鹏飞鲜血的酒碗,猛的向前撒去,一碗血酒全部落入了地上,血酒洒下之后从厨房内猛然吹出一阵阴风,大风将地面行的灰尘吹起,门廊下站着的众人都忍不住眯住眼睛。

    这股阴风不是针对他们,但也让他们打了个寒颤,感到恐惧,看到这突然出现的阴风,所有人都明白之前王阳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这厨房确实有问题。

    阴风阵阵,桌子上的蜡烛却一直燃烧着,根本没有被吹灭,连那三根香的烟柱也是直直向上,好像周围没有一点风似的,让孙贺马腾他们也都瞪圆了眼睛,这神奇的一幕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这会闫鹏超父子最为紧张,别人看桌子上的蜡烛禅香,他们则直直的看着院子中央的王阳,他们关心的是王阳能不能驱除这二凶,不让二凶继续影响它们。这会的王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稳如泰山,身上的衣服迎风飘扬,地上的灰尘也让他的眼睛眯着,但一直死死的盯着前方。

    别人看不到,但王阳却是看的清楚,厨房内飞出两团黑雾,黑雾在空中翻转,不停的对他吼叫着,面对这恐怖的一幕王阳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轻轻松了口气。

    这两团黑雾变是丑鬼,六煞二凶,它们也称得上是灵体,不过现在空有其壳,还没有成形,如果这两个灵体真的成形了,那他今天会更麻烦,能不能真的驱除这两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不过面对没有成形的它们,王阳心里多出了不少把握。

    按照《皇极经世》来说,没有成形的灵体非常容易对付,很容易将其彻底打散,而且它们除了能对付本家之外,对真正的人体影响并不大,也就是说没有成形的灵体除了对闫家人之外,对他并没有什么攻击能力。

    自己没有危险,又有很多办法驱除掉这二凶煞,这才是让王阳真正放心的原因,他之前也是担心这么长时间二凶已经成形,成形的灵体可以直接对人体造成危害,那真是要经历一番苦斗了。

    收敛心神,王阳脑海中瞬间出现一套步法,而他则按照这套步法直接走了起来。

    走的时候王阳还将桌子上的桃木剑拿起,又用剑尖挑起桌上的黄表纸,黄表纸燃烧着,王阳边走边说道:“吾步为七星步,吾剑为诛邪剑,脚踏七星,手执诛邪,斩尽一切邪煞,吾斩!”

    当他念完最后一个斩字的时候,七星步也完全走完,手中的桃木剑突然高高向下一斩,众人只看到桃木剑猛然爆发出一股亮光,随即院子莫名出现一声凄厉的喊叫声,让人听着汗毛都竖了起来。

    一剑斩丑鬼,一凶已经被王阳彻底清除。

    “没有灵智,倒有本能,想跑,没那么容易!”

    王阳突然冷哼了一声,丑鬼那团黑雾已经彻底消散,被王阳斩除,一旁的六煞感觉到了不妙,立刻向厨房内飞去,想要跑回他的老巢。

    “被诛邪剑锁定,任尔跑到天涯海角也没用,吾再斩!”

    王阳双手举起桃木剑,对着厨房大门狠狠的向下一劈,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再次响起,厨房内突然传来咔擦的断裂声,刚才一直吹着的阴风戛然而止,整个院子瞬间恢复了平静。

    “叔叔,二凶已经除掉了,现在将厨房推平就行了,明天我再告诉你们应该怎么建新的厨房!”

    王阳放下桃木剑,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轻声说了句,早就等待着的闫福庆立刻狂点头,带着闫鹏超和本家侄子拿着大锤,木头上前把厨房砸开,几个人一阵子就砸烂了一面墙,没一会整个厨房都坍塌了下来。

    王阳则自己走回客厅,先给自己灌了一肚子茶水,然后仰头坐在那里休息。

    他之前做的那些并不轻松,特别是使用七星步和诛邪剑,都需要不少他体内的浩然正气,他得到这《皇极经世》的时间本就很短,所谓的浩然正气也非常少,这一会已经将那些力量消耗的差不多,所以他才感觉特别的累。

    这会他也在庆幸二凶没有成形,不然有可能跑的就是他了。

    “王阳,你,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

    马腾,孙贺两人一起跑进客厅,马腾还惊讶的问着,外面并不需要他们帮忙,也没他们帮忙的位置,加上他们心里有着无数的疑问和好奇,马上进房来找王阳。

    “这些我小时候就开始学了,师傅教的我!”

    王阳犹豫了会,随口说了句,《皇极经世》这种事无法解释给别人,他也没打算说出这些,不是他不相信两人,这种事说出去也没人相信,传出去对自己更没有任何的好处。

    “那以前怎么从没有听你提起过,也没见你用过?”

    这次问话的是孙贺,很显然他并没有相信王阳的解释,一直在盯着王阳。

    “因为师傅对我说过,在我二十一岁未经历生死大劫之前不准我使用,所以我一直忍着,上次在藏区摔倒,让我知道我的生死大劫已经过去,所以可以使用这些了!”

    王阳轻声的解释着,这也是他想出的一个理由,之前他在山上摔下,头上一直流血,要不是遇到孙老板他们真有可能失血过多而亡,说是生死大劫也不为过,而且这件事他们就是参与者,更为相信。

    “也是,我以前听说过,说有的风水相师收徒四十五岁之前都不准出师,不准给别人看风水,有可能是和王阳一样,有什么特殊原因!”

    马腾点着头说了句,这是他偶然听别人说起的,为什么他也不知道,现在听王阳这么解释马上对照在一起。

    “有可能吧!”

    王阳嘴角上扬了一分,风水相师控制出师时间,是因为这一门不学好就出师,不仅帮不了人还有可能害了别人,而且一害就是一家,所以才严格控制,真正的风水师出师要求都很严格,不过也没有到四十五岁那么夸张,要学个十来年才小有成就倒是真的。

    至于他,纯粹是找出的借口,不过马腾愿意这么帮他做一个解释,他也懒得再去纠正。

    “原来是这样,王阳,你隐藏的够深的,没想到咱兄弟之中还有个高人!”

    孙贺伸出手锤了下王阳,用力不轻,让王阳捂住胳膊咧嘴直叫,孙贺有没有完全相信王阳并不知道,不过他不在追问总算让王阳舒了口气,几人之中孙贺的心是最细的,也是最多疑的一个,想打消他的怀疑,让他完全相信并不容易。

    砸完厨房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众人都困了,全都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闫福庆便早早起了床,以前每次起床的胸闷心痛感已经完全消失,整个精神也和前几天完全不一样,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岁似的。

    不仅仅是他,闫鹏飞这个晚上再没有做噩梦,睡的非常好,而且早餐还吃了不少,没有了以前吃不下,吃多就呕吐的症状,整个人像是变了个样。

    这让他们更加明白,这一切的根源就是那个厨房,是厨房产生的二凶,现在二凶没了,他们的身体自然而然的恢复为原来的样子。

    还有闫鹏超,他上午特意去医院又做了检查,他肺上的症状减轻了好多,虽然还有些毛病,但治疗要简单很多,这个结果也让闫家父子更加后怕,闫鹏超没住家里还遭受了这么大的影响,真这样的话他们就算搬家躲出去都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