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六章 开坛驱凶
    这会的王阳则有些庆幸自己跟着闫鹏超一起来到了他家,否则以闫鹏超现在的身体情况,再遇上这么一个凶灶,他的病别说治好,恐怕还会控制不住的恶化。

    “小王,你起那么早?”

    两人正在院子里站着,闫鹏超的父亲闫福庆也出来了,他披着一个白色长袖褂子,精神也不是太好。

    “叔叔,我和小飞在说这个新厨房呢!”

    王阳主动靠近搭讪,又观察了会,再次摇了下头,这凶灶还真厉害,影响的不止闫鹏飞一个人,闫福庆也被影响了,只是他的情况比闫鹏飞稍微好一些,这个凶灶最狠的就是丑鬼位,丑鬼乃对年纪越小的人影响越大。

    闫鹏飞是幼子,影响最重。

    “新厨房啊,没什么,原来的塌了,随便盖了个!”

    闫福庆咧嘴笑了笑,这个新厨房他只用了三天便盖好了,而且比原来要大很多,不像原来的那么小,在里面都感觉憋屈。

    “叔叔,冒昧的问一句,您最近是不是经常肚子不舒服,腹痛腹胀还带有心痛,吃药都没用!”

    王阳看着闫福庆小声的问着,闫福庆眼中现出惊色,但还是不自然的点了下头,道:“没错,最近肚子确实不好,我也没吃什么药,用不了几天自己就会好!”

    “吃药不吃药,都好不了!”王阳无奈摇头,心里腹诽了一句,这话他只是想想,没有说出来,这样的话说出来对方肯定生气。

    王阳又看向闫鹏飞,轻声问道:“小飞,你最近失眠多梦,老梦到失火,还有,你全身乏力,经常做点什么就很累,食欲不振,吃多点油腻的东西就呕吐对不对?”

    “是,你,你怎么知道?”

    闫鹏飞眼睛瞪的滚圆,他全身乏力,食欲不振家里人都知道,可是他做梦老梦到失火却只有他自己知道,谁都没有告诉过,就是今天晚上做梦还梦到学校失火了,王阳竟然一口说出,实在让他震惊。

    “小王,这,这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明说?”

    闫福庆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经历的事比闫鹏飞多很多,听王阳说出自己和儿子的不适之处他隐隐有些明白了王阳的意思。

    “叔叔,那我就实话实说,您也别着急,您这厨房盖成了凶灶,而且是大凶,您看您这厨房,位于艮位,而您的大门位于坎位,艮灶属土为天医土,坎门主水,与天医土正好相克,犯丑鬼,六煞二凶,是以小儿难养,申男短寿,心痛腹痛,肿胀痞疾!”

    王阳说的很慢,闫鹏飞,闫福庆都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站在那里,谁也没有说话。

    王阳的话他们没有完全听明白,但意思却是了解,说的是他们这个厨房盖的不好,而他们最近身体出现各种情况也是这个厨房的原因。

    “小,小王,这,这有没有办法破了啊?”

    闫福庆最先反应过来,结巴着嘴问了句,他已经相信了王阳,农村人质朴,对风水鬼怪之事本就相信的多,而且王阳说的头头是道,让他有种信服感。

    最关键的还是之前王阳说中了他们的情况,若没有之前说中那些他可能只会半信半疑。

    “办法倒是有,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如今丑鬼,六煞二凶已经在凶灶扎根,需要用一些其他办法将它们驱除才行!”

    想了下,王阳随即点头,改凶灶为吉灶的方法很多,《皇极经世》里能给他几十个好办法,只是这丑鬼、六煞已经扎根出现,即使改了灶不将这二凶驱赶也没用,想要驱赶二凶,那就需要费一番力气。

    怎么驱除二凶王阳确实有办法,《皇极经世》一百零八卷中有阳宅三卷,三卷内容说的都是阳宅布置,里面有很多内容,其中有一块就是专门讲凶灶如何破解,不仅是丑鬼、六煞二凶,其他各种凶灶都有对应的破解之法。

    只是这些方法需要一些特殊的布置,王阳从来没有做过,他得到《皇极经世》也只有三四天的时间,让他看看相或者测测字,解解梦都没有问题,可驱除二凶需要做法才可以,他是真的没有多大的把握,所以才没有给肯定的答复。

    “小王,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你一定要帮帮我们!”

    闫福庆快速的说着,他真的有些急了,任何人听说自己家里有了两个凶煞存在都不会淡定,更不用说他们已经真的遭受了侵害。

    闫福庆没有吃药,但并非没有看过医生,还有闫鹏飞也去过医院,吃了不少药都没好,之前他们都没在意,现在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因,难怪一直都不好,他们病的根源不在身体上,而是在家里这新盖的厨房上面。

    他的心里还满是后悔,早知道这样还盖这个新厨房干嘛,不如就修修原来的厨房,还可以继续使用。

    “叔叔,您放心,我和鹏超是最好的朋友,您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尽力,这样,我去列个单子,您帮我把这些东西准备准备,晚上我来驱凶!”

    王阳没有拒绝,回房间写了一长溜的东西,凶灶煞要在晚上才能驱除,正好给他一天的时间好好准备,争取这次驱凶煞成功。

    王阳写的东西很多,包括朱砂,黄表纸,白酒等等,另外还让闫福庆准备了长木和大锤,这二凶只要驱赶走,这厨房就不能留了,当场就要平了,否则还会生成新的二煞,为此闫福庆还找了几个本家子侄来帮忙。

    其实家里人不少,孙贺马腾都在,只是他们都是客人,闫福庆不好意思让他们帮忙。

    闫鹏飞去准备早餐,驱凶煞要晚上才能进行,还有一白天的时间,着急也没用,人不能饿着肚子做事,这三餐还是要准备好,而且还要准备的丰盛一些,哪怕王阳不出手帮忙也是他们家的客人,是他哥哥的同学,理应热情款待。

    一天时间过的很快,闫鹏超和孙贺他们后来也知道了王阳要做什么,全都带着好奇,闫鹏超还好,他听了父亲和弟弟的解释,很相信王阳所说的话,他也把王阳之前对自己看相的事说了出来,得知大儿子也得了病,闫福庆更是后悔。

    他直接将闫鹏超得慢性肺炎的责任也拉到了自己身上,要不是自己盖这个该死的厨房,全家人也不会都得病。

    傍晚很快来临,晚餐确实丰盛,有酒有肉,闫家子侄作陪,只是王阳酒喝的很少,菜吃的很多,知道他一会还有别的事情,也没人对他劝酒,只是几个人都很好奇的偷偷看着他。

    特别是闫鹏超的几个堂兄弟,看王阳那么年轻,总是带着一点怀疑,在他们印象中能做法驱煞的不是老道士,也应该是年纪偏大的人,不应该是看起来比他们年纪还要小的年轻人。

    酒足饭饱,王阳看了看时间,已是晚上九点,时间差不多了,二凶又到了活跃的时间,可以开坛做法驱除凶煞。

    他所需要的东西闫福庆早就已经准备好,一张桌子在院子中央摆着,正对着厨房大门,桌子上摆了三牲,黄表纸,白酒,禅香等,桌边还有一把桃木剑,这都是王阳要求的。

    王阳走进院子里,只有闫鹏飞跟着他,其他人都站在门廊下面看着,闫鹏超的几个堂兄还拿着大锤,长木,等着闫福庆下命令就将这厨房推倒。

    “老大,你说王阳他真的会开坛做法,驱除这什么凶煞?”

    马腾很小声对身边的孙贺问了句,两人至今还满是疑惑,他们可是和王阳一起生活了三年时间,可从不知道他还有这样一个本事。

    之前王阳看相确实准了一些,但并没有真正让他们相信,特别是孙贺,一直都认为王阳是蒙对的,至于他母亲有病的事肯定事偷听了自己的电话,他之前和家里通过很多次电话,好几次都说起了这件事。

    “我也不清楚,看看再说吧,王阳他不是一个莽撞出风头的人,我现在也看不懂!”

    孙贺想了下,最后还是说了句,他可以不相信王阳,但必须支持他,这就是兄弟。

    他们说话的时候,王阳已经站在桌子前,上前拿起三根禅香,深深吸了口气,他首先要做的是开香,就是将香点然,但不能直接用打火机之类的明火来点,需要用念火,这念火怎么用《皇极经世》里有详细的说明,但他从没有尝试过。

    “香气沉沉镇乾坤,应开桃源祖殿门,一遍慈云遍地起,豪光万丈照娘身,香起,开坛!”

    王阳嘴里沉声念着,双手握着三支禅香,禅香头向着地面的方向倒握着,脑中无一丝杂念,念完香起的时候顺势将香一起,正面竖着,在开坛两字说完的时候,香已经被他插入了香炉。

    本来正常的三根禅香,在王阳双手翻过的那一刹那突然自己点燃,插在香炉的时候,三根烟柱已经飘向空中,而且直线向上,风吹不动。

    看到自己成功用念火点燃禅香,王阳也松了口气,《皇极经世》中对念火点香的介绍并不多,而且说的很简单,并且说明了这不是一件复杂的事,只需要极少数的浩然正气。

    浩然正气是什么王阳并不清楚,不过刚才点燃禅香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丹田有一股力量飞出,想必应该就是《皇极经世》所提起的浩然正气。

    “那香自己点着了,好神奇!”

    “我一直看着呢,刚才还在想怎么不等点着后拿着,没想到它自己点着了!”

    周围闫鹏超几个堂兄在那小声的议论着,孙贺马腾也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香炉中燃起的三根禅香,而闫家父子这会则满是激动,王阳露出的这一手让他们更相信他,相信他能帮自己家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