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二章 看相
    闫鹏超出去买饭,王阳则躺在那里闭眼回忆起之前出现的那些文字图画,这些东西好像印在了他脑子里一般,他想的越多心中的震惊就越多,王阳人突然坐了起来,眼睛随之睁开。

    他这一坐,让孙贺和马腾的目光立刻都对准了他,两人满脸的狐疑。

    “马腾,帮我把手机拿来!”

    王阳立刻说了声,他之前用手机自拍连人带手机都掉下了山坡,还好这国产手机质量够硬,并没有摔坏,他的手机一直都放在包里,马腾走过去给他送到了床边。

    手机没坏,医院的信号居然挺好,王阳一拿到手机立刻搜索了起来。

    根据搜索真的有《皇极经世书》这本书,不过只有十二卷,并非王阳脑海中的一百零八卷,而且和王阳脑海中这部《皇极经世》中记载的并不完全一致。

    按照王阳脑海内容所述,《皇极经世》很早便有,但真正成形却是在轩辕黄帝之手,后几经补充,历史上则出现过几次,每次出世都引起过轰动,而出世之人还留下过好几部著作。

    “果然有《麻衣神相》的内容!”

    又搜了会,王阳自己抬起了头,最开始接收这些东西的时候王阳就从里面发现了一丝熟悉感,现在他终于明白这些熟悉来自哪里。

    王阳以前追过一个女孩,那女孩非常相信算命之说,经常出去算命,遇到寺庙道观必然会进去,遇神佛则必上香,因为她的爱好,王阳特意买过几本相书,看过最多的一本则是《麻衣神相》。

    虽然最终两人没能在一起,但《麻衣神相》他确实看过大部分内容,有很多就和《皇极经世》里的内容相符,根据王阳以前的研究,《麻衣神相》可谓是相学巨著,是根据《麻衣相法》而来,而《麻衣相法》的创始人便为麻衣道者。

    如果他脑海中《皇极经世》说的都是真的,有可能这位麻衣道者就是《皇极经世》的其中一位传人,所谓的《麻衣相法》只是《皇极经世》一百零八卷的一小部分。

    “你说什么果然?”

    孙贺回头对王阳问了句,王阳刚才是自言自语,声音非常的小,他并没有听清楚王阳说的什么。

    王阳转过头,笑呵呵说道:“我说我这一摔,脑袋果然开窍了,你信不信?”

    还别说,他现在真的像是开窍了一般,除了增加的那些东西之外,很多以前学过忘记的东西现在都变的非常清晰,好像昨日才温习过一般,王阳甚至感觉,他现在再去参加高考,不说是状元,榜眼探花之类的绝对没有问题。

    最重要的一点,以前他看《麻衣神相》根本看不懂,现在回忆起当初看过的内容马上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而且知道怎么用,这样的变化让王阳自己都无比惊奇。

    “信,信你才怪!”

    孙贺走了过来,看了看王阳上面挂的液体,这瓶液体下完就结束了,王阳说明天不用检查,他还是打算明天让王阳做个彻底的复查,医药费他可以帮王阳先出。

    四人同寝室,感情很好,其他三人的家庭条件都一般,只有孙贺家里做着生意,虽然不大但也算是小有余财,这也是他为人处事和其他几人略有不同的原因之一,从小生活的环境不同,造成的性格也就自然不同。

    “孙贺,你靠我近点!”

    王阳突然说了句,孙贺更是疑惑的看着他,忍不住问道:“你想干嘛,不会这一摔把你脑袋摔糊涂了吧,我告诉你,你现在的表现很不正常!”

    “没有,我帮你看看相!”王阳道。

    “拉倒吧,别在卖弄你那就看了五天的《麻衣神相》了,我看相都比你强!”

    孙贺撇了撇嘴,很鄙视的看了王阳一眼,当初王阳研究《麻衣神相》的时候拿他们做过试验,没说过一句准的,为此还被他们笑话了很久。

    “孙贺,最近你母亲是不是身体不太好?”

    王阳突然说了句,孙贺的身子猛的顿了下,满是惊疑的看着王阳,他母亲确实生病了,心脏不太好,之前还住了一个月的院,做了个小手术,现在在家里养着,这件事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不知道王阳是怎么知晓的。

    “我是不是说对了!”

    王阳微微一笑,孙贺额头右边有些塌陷,这是母亲身体不好的额相,好在他左边一切正常,左边代表着父亲,王阳知道他家里父亲是顶梁柱,父亲没事对他家的影响并不大。

    孙贺右额下陷,但陷的不深,他母亲的病不会太严重,至少不会危急生命,要真是重病这次孙贺也不可能陪着他们一起到藏区来玩,他早就回家照顾母亲去了,孙贺的面相来看,他是个孝子。

    “就算你说对了那又能如何,说不定是哪天我接家里的电话被你偷听到了!”

    孙贺嘟着嘴回了句,一旁的马腾听到他们对话也凑了过来,正好闫鹏超打饭回来了,四个人挤在床边吃着晚饭,一边聊着天。

    “老大,你们刚才聊什么呢?”

    闫鹏超咬了一口馒头,随意的问了句,四人孙贺年纪最大,王阳排第二,马腾老三,闫鹏超老四,平时其他三人都是直呼其名,只有闫鹏超喜欢按照年龄来叫,为此他还挨过王阳一顿揍。原因很简单,老二老二的,谁也不喜欢这个称呼,最后王阳用拳头让闫鹏超改叫二哥才算完事。

    “没什么,王阳说他开窍了,我看他是摔傻了!”

    孙贺摇着头,慢慢吃着面前的饭菜,饭菜味道并不好,高原环境和他们生活的平原不同,刚来第一天孙贺还有些高原反应,现在已经适应了,只是这吃的东西一直都不满意。

    “孙贺你别这么说,刚才王阳不就是猜对了,你也真不够意思,阿姨生病都不说一声,我们也好去医院看一看!”马腾在旁边衬了句,四人就孙贺的家在他们学校所在的城市,他们完全可以出去到医院或者家里看一趟。

    “王阳,那你看看我,什么时候能发财!”马腾又对王阳兴致勃勃的问了句,还真把脸向前靠了靠。

    “放心,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发财,你的财运在二十二岁之后!”

    王阳看过马腾面相后便回了句,马腾则咧嘴笑了起来,他今年二十一,明年毕业,也就是说他一毕业就有财运,这个结果当然满意,哪怕只是哄哄他也很开心,谁都喜欢好听的话。

    王阳则微笑不语,他这并不是在欺骗马腾,马腾是圆脸,微胖,他的鼻子饱满明亮,鼻子为面相十二宫的财帛宫,以后马腾能发财是必然的,二十一岁看右辅骨,右辅骨部位在右额的眉角之上,马腾右辅骨突出,气色圆润,只是还没有完全张开,等明年张开这财运自然滚滚而来。

    “二哥,你看看我呢!”

    闫鹏超快速干掉一个包子,对王阳也问了句,他和马腾一样都把脸凑了过来,王阳看了眼闫鹏超的脸色,眉角微微跳动了下。

    靠近的时候,王阳注意到闫鹏超脸上带有青气,成片的青气,自下而上,青气很淡,但这已经说明他身体不好,肯定有着疾病。

    “你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王阳小声说了句,闫鹏超伸出左手的时候又看了眼马腾,刚才王阳可没让马腾伸手,而且说的那么好,明年财运就会到来,怎么到他这还要伸手。

    “右手!”王阳用手中的筷子后面敲了一下他伸出的左手手心,闫鹏超急忙缩回手,显得很是委屈道:“不是男左女右吗,干嘛让我伸右手,我又不是女的!”

    “谁告诉你男左女右了,不是什么事都这样,看手相男左女右那是民间谬传,现在反而都当真了,看手相要看右手,右手做主要判断,左手是补充!”

    王阳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闫鹏超的右手,他的眉头不自然的凝结了下,闫鹏超其他地方还好,右手大拇指下方明显发红,这是肺部出了毛病。

    有病,还是肺上的疾病。

    “鹏超,你最近有没有检查过肺?”

    想了下,王阳决定直接说出来,首先闫鹏超的身体是有病,但并不严重,他脸上的青气很淡,手上肺区域的红色也不是那种鲜红,说明他这病得了不久,现在的危害还不大,早点治疗可以早点好。

    “没有,不过我最近老是咳嗽,有一段时间咳的特别厉害,在学校的时候我还想着去医院看看,只是一忙忘记了,然后咱们就一起来到了藏区!”

    闫鹏超瞪大了眼睛,王阳这会则有些明白,闫鹏超的肺确实有问题,只是还判断不出到底是什么病,这也让他明白即使懂看相也不是无所不能,至少从面相和手相上看不出具体得了什么病。

    随即一想王阳便哑然失笑,看相真的连什么病都能看出来,那不成神仙了,或者说比医生厉害的多,医生还要用仪器检查,复诊等等才敢确定,像他这样能看出哪里有病的,已经是很厉害了。

    “明天你就在这检查一下,现在咱们在高原,若是肺上有病咱们不能马虎!”王阳慢慢的说着,闫鹏超则快速点头,被王阳这么一说他感觉喉咙里又开始不舒服了,甚至喘气都觉得有些困难。

    这倒不是他病发了,纯粹是心理作用。

    吃了晚餐,王阳的液体也输完了,四人又好好聊了会,很晚才睡觉,今天对他们来说也是有惊无险,一开始王阳摔倒昏迷在那真把三人吓坏了,好在孙贺还算镇定,让一人背着王阳,两人拿行李离开,然后他们好运的遇到了孙老板一行人,最终将王阳救了回来。

    人家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王阳这次摔过之后脑袋还真有点像是开窍的样子,这也算是好事。

    孙贺三人相继入睡,只有王阳还没有睡着,他正感受着脑袋里《皇极经世》中数不清的文字图片,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在他的体内有一股白色力量正在缓慢凝聚,最后聚集在了他的丹田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