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一章 青气主疾厄
    “头好痛,这,这是哪?”

    王阳慢慢的睁开眼睛,强忍着大脑带来的刺痛,感受着身下的颠簸,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他正在一辆陌生的车里,确切说是在车后座躺在一个人的腿上。

    “王阳,你醒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正用腿给王阳当枕头的年轻人惊喜的叫了声,年轻人名叫孙贺,和王阳的同班同学,两人都是中原大学大三的学生,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两个同学,四人同寝室,之前一起约好打工赚钱,放暑假便进藏区游玩,今天是他们进藏的第四天。

    “没事,就是感觉头有些痛!”

    王阳轻轻的摇着头,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车内,这辆车空间不小,前排坐着两个人,他们在后排的椅子上,也只有他们两人。

    “你头上开了个大口子,留了好多血,摔的那么重要是不痛才奇怪,好在你运气不错,遇到了孙老板他们,孙老板车上带有急救箱,头上已经给你简单包扎过了,很快我们就到医院,你不要担心!”

    孙贺快速的说着,王阳猛然想起来,他们同寝室四个人之前去了藏区昆仑山游玩,在一处陡峭的山坡前自拍的时候他不小心摔了下去,好在那山坡不高,只有十几米,他滚下去的时候好像撞到了什么,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一直到在车上醒来。

    “王阳,王阳是不是醒了?”

    后面突然响起了敲击声,王阳有些疑惑的看向孙贺,猛然间他的脑袋如同被针扎了一般的痛疼,一股股热流快速穿过脑袋,让他惨叫一声意识再次陷入昏迷。

    再次醒来的时候,王阳已经躺在了医院内,他的头上还包着厚厚的白纱布。

    “王阳,你没事吧?”

    刚睁开眼睛,三个大脑袋一起凑了过来,除了孙贺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一起来的同学马腾与闫鹏超,看到王阳再次醒来,三人一起吐了口气。

    四人一起同行来藏区游玩,王阳摔下山坡当场昏迷,当时就留了好多的血,把他们三个都吓坏了,庆幸的是他们进的山不是深处,三人抬着王阳跑出来没多久就见到一辆大型皮卡,那车主孙老板是个热心肠的人,马上拿出急救箱给王阳做紧急护理,并且开车将他们都送到了医院。

    孙老板的车是五座皮卡,本来就有四人,因为他们四人的加入,孙老板有两个朋友和马腾闫鹏超一起到后面敞篷车厢去吹风,孙老板开了三个多小时才到这家不大的县医院。

    “我,我没事,这都是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

    王阳又捂住脑袋,一段段信息不断在他脑海中出现,全是枯燥难懂的文字和图画,这些东西还不受控制的在他脑海中走过了一遍,他想不去注意都难,就好像被人硬拉着眼皮,去看不想看的东西一样。

    这种感觉别提有多难受,而且这些东西还有个统一的名字,《皇极经世》一百零八卷,每一卷又有单独的名字。

    “王阳,王阳”

    “我没事,你们别在叫了!”

    足足十几分钟,在三个同寝好友不断的呼喊声中,那些文字图画总算是快速过了一遍,脑袋里一下子多出那么多东西,让王阳差点没直接吐出来。

    睁开眼睛,看着病房,王阳突然现出呆呆的样子。

    这是间普通的病房,和以前王阳去过一些医院的病房外观上看没什么两样,白色的病房,普通的病床,只是这病房空气中漂浮着一层淡淡的灰雾,这层灰雾极淡,好像不存在一般,但却又能看的明明白白。

    “王阳,你真没事吗?”

    见王阳一直发呆,孙贺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王阳立刻摇头,他的脑子里瞬间出现一段话:“死气,多存在于重病将死之人身外,有死气之地,必然有人死去不足七日。”

    “我真没事,记得在车上你对我说,有好心人帮了我?”

    王阳甩了甩脑袋,强行驱赶走刚才的想法,只是心中的疑惑更重,忍不住又四处打量了一番。

    “是啊,孙老板还没走呢,你真得好好谢谢他们,若不是有孙老板这次你可是麻烦了,你先等等,我去叫孙老板他们!”

    孙贺说着朝外走去,他刚出去两分钟门又打开了,进来了两个人,约莫四五十岁的样子,显得有些憔悴,脚上还穿着白布鞋。

    “你们好,是这样,前天我们老父亲在这里突发脑溢血去世了,我们走的急有些东西没拿,特意回来拿一下!”

    年纪大点的男子小声说了句,也不等王阳他们说话,径自来到床前的小柜子旁,将里面一个袋子,一双鞋,还有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全部拿出来,又对几人弯身行礼这才离开。

    马腾,闫鹏超互相看了眼,两人只是有些意外,医院死人很正常,只是没想着这张病床前天还死过一个人,两人还想着一会是不是换个病房,毕竟知道了会感觉别扭。

    王阳则瞪大了眼睛,又呆在了那里,心里充满了震惊。

    前天死了人,他马上又想起刚才自动出现的那句话,死气,有死气之地七日之内必然有人死去,这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话,这是真的。

    “王阳,这就是孙老板,这几位都是孙老板的朋友,若不是遇到了他们,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没一会孙贺带着三个人进了病房,三人都是四十岁左右,看起来很和蔼,三人脸上还都带着笑容,个子最高,穿着灰色T恤的便是孙老板。

    “孙老板,谢谢您救了我!”

    王阳急忙收敛心神,撑着坐了起来,之前的事他也有一点记忆,知道自己确实遇到了危险,不是人家好心替自己包扎,又送到医院来,只靠他们几个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说不定他都有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这样想的话,这位孙老板可谓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小兄弟,别客气,相见即是有缘,那种情况我相信换成别人也都会这么做!”

    孙老板上前走了两步,按住王阳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起来继续休息,王阳则直直的看着孙老板的脸,又愣了一下。

    他居然看到孙老板的脸上有两股青色的细线,从下巴那里一直盘旋着向上,在鼻子那消失了,之后鼻梁那又走了出来,等到了眉心之处渐渐变为了黑色,到脑门上的时候已经全黑,像两根垂下来的头发。

    “青气主忧疾厄,自下而上者,有亏,青气成线,慢毒,初始为一,过三而亡!”

    王阳脑袋里立刻出现了这么一句话,虽然很简单,但意思王阳一下子理解透了,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脸上有成线青气的人属于慢性中毒,两根线已经中毒很深,当线变为三根的时候就会死亡。

    “王阳,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样看着孙老板!”

    一道声音叫醒了王阳,他这发现在自己刚才就那么直直的看了孙老板好久,刚认识的人,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样做实在很失礼。

    孙贺又转过头,很抱歉的说道:“孙老板,实在不好意思,王阳他摔到了脑袋,可能现在还有点糊涂!”

    “没关系,他是伤者,现在需要的是多休息,我们刚才在县城招待所开了房间,今天会住在这里,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们有什么困难随时和我联系!”

    孙老板呵呵笑了声,从口袋里拿出张名片交给了孙贺,孙老板是个好人,好人做事一般都有个习惯,就是帮忙帮到底,他已经看出王阳几人只是普通学生,经济上应该不是多宽松,这里属于藏区,藏区的医院并不便宜。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您,您的帮忙已经够多了,我们就不麻烦您了!”

    见孙老板要离开,孙贺急忙又去送他,几个人之中就孙贺最灵活,其他人这方面都不如他。

    孙贺送走孙老板很快返回了病房,刚回来就抱怨道:“王阳,你是不是真摔傻了,我告诉你,今天要没有人家孙老板帮忙,你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医生都说了,你被处理的很及时,否则不死也会落下点什么!”

    “不好意思,我刚想到了一点别的事!”

    王阳小声的回了句,神情中带着一丝无奈,他也没想到看到别人脸的时候会看到上面还有别的颜色,更没想到会有东西出现在他的脑子里,那会他忍住没让自己叫声出来,表现就已经很是不错了。

    只是这样对救命恩人,礼数上总是不好,王阳则想着回头无论如何一定要上门道谢。

    “孙贺,这间病房前天死过人,我们是不是换一间?”

    马腾走过来说了句,之前孙贺不在,并不知道有人来拿东西的事,刚才马腾就是闫鹏超商量过,想着换个病房,他们现在还在急诊病房,不过医生之前说国王阳没什么大碍,醒来做一次脑部检查就行,现在完全可以转入普通病房。

    “不用,哪家医院没死过人?我看这挺好,地方大,宽敞,旁边的病床都没人,我们晚上在这挤挤就行!”

    孙贺用力的挥了下手,他对这里死没死过人根本不在乎,孙贺小时候住在市区郊区,他们家旁边就是一家医院,小时候很多夭折的小孩都是扔在他们家附近的坑里,让他的胆子大了不少,长大后变的更大。

    “就这里吧,我没事,也不用做什么检查,今天有些晚,我们明天就出院!”

    王阳也不建议换病房,他摔倒的时间是午饭后,遇到孙老板又用了二十分钟,孙老板开了三个多小时的车,现在已经是晚饭时间,这个时候转病房确实没必要。

    马腾见孙贺和王阳都不同意转病房也就作罢,这里确实宽敞一些,再说他们还有四个人,没什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