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龙纹战神 > 第七章 回头把棺材本给我送来
    城主府之外,人山人海,江震海父子站在城主府大门大门之外,望着渐渐到来的如龙一样的迎亲大队,嘴角忍不住浮现出一丝冷笑。

    “看到了吧爹,入赘搞的如此大张旗鼓,慕容展是除了要让咱们成为笑柄之外,还想要在气势上压我们一头。”

    江尘道。

    “哼!就看今日谁是笑柄。”

    江震海冷哼一声。

    “哈哈,江兄,我慕容展来迎亲了,不知道江如龙小婿可准备妥当啊。”

    慕容展嗓门极高,特别加重了迎亲两个字。

    “当然,犬子昨日就已准备好,尘儿,去请你大哥出来。”

    江震海笑道。第一时间更新

    “慕容叔叔请稍等,我这就去请大哥。”

    江尘对着慕容展抱了抱拳,转身离去。

    慕容展身穿红袍,喜气洋洋,慕容小柔凤冠霞帔,面带羞容,让人看一眼就能饱上三天,很多人看慕容小柔一眼,便再也没有勇气去看第二眼。

    大姐,你是上帝派来折磨人的吧。

    很难想象,一个男人如果娶了慕容小柔,以后的日子将会怎么过。

    “让开。”

    不多时,一声大喝从城主府内响起,随后,江尘肩上扛着一副巨大的黑色棺材从来到了大门前。

    咚!

    江尘随意一抛,将棺材仍在大门之外,发出沉闷的轰响,棺材的头正好对着慕容家的迎亲大队,上面一个大大的【奠】字,异常醒目。

    刷!

    无数道目光落在这莫名其妙的棺材之上,原本喧嚣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是要干什么?一场大喜弄一副棺材出来,未免太不吉利了吧,城主府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慕容展的脸色瞬间变的,他看向江震海,大喝一声:“江兄,这是什么意思?”

    “非常抱歉,我大哥昨日突然暴疾去世,所以,慕容小姐只能迎娶我大哥的尸体了,为了体面一点,我特意给大哥打造了一副棺材,当然,里面还穿了新郎装的。”

    江尘大声说道,让在场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什么?”

    顿时,惊呼之声四起,还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迎亲迎来一副棺材,不管江如龙是不是真的死了,这都是在打慕容家的脸啊,这一记耳光可太狠了。

    尤其是慕容家还风光无限的前来,一副棺材足以让慕容家颜面尽失。

    “江震海,你不要太过分。”

    慕容展直接怒了。

    “慕容叔叔好歹也是一家之主,怎么说起话了如此没分寸,什么叫我们过分,你们来迎娶我大哥,可没说迎娶的是死是活。”

    江尘这话说出来,很多人都要喷血了,原来天下还有这样的道理。

    “哼!江震海,你们父子休要蒙我,江如龙乃是气境九段高手,昨日还好好的,怎么可能晚上就死。”

    慕容展冷哼一声。

    “棺材里面就是江如龙,你若不信,可以打开看看,反正都是你慕容家的人了。”

    江尘开口说道,语气已经没有之前的和善,江震海只是负手而立,一句话也不说,一切全看自己儿子对付。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对于自己儿子的表现,江震海是相当满意,面对慕容展能够如此泰然自若,与之针锋相对,可不是一般的年轻人能够做到的,要知道,慕容展和自己一样,可是气海巅峰的高手。

    “妈的,我们来迎亲,城主府竟然弄出来一副棺材,这分明是辱我慕容家。”

    一个慕容家的青年大骂一声。

    “哈哈,这位兄台说的好,要说辱,是你们辱我城主府在先,你们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看,看看这位慕容小柔的长相,这难道就是你们慕容家联姻的诚意,在场的男人们,老子问你们一句,这样的丑女人送给你们,你们会不会觉得羞辱,你们哪一个敢娶慕容小柔的,给老子站出来看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江尘哈哈大笑,撕破脸皮他最喜欢,这自己的敌人也确实没有什么好客套的。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的男人脸都绿了,尼玛,和这个丑八怪结婚,不如直接自杀来的痛快,慕容家堂堂大家,要和城主府联姻,却弄出如此一个丑八怪来,这样看来,的确是慕容家辱城主府在先了。

    “而且,这丑女人是不是你慕容展的女儿,恐怕还不一定吧。”

    江尘一脸的冷笑。

    “好,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都说江尘乃是天香城出了名的纨绔废物,没想到有如此心机,江震海,今日之事我慕容展记下来,从现在开始,我慕容家和你城主府,势不两立。”

    慕容展怒气冲天,看向江尘的眼神也不得不发生变化,他可不是傻子,相反,他很精明,从昨日江尘一心提议让江如龙入赘,再到今日的一切,都是江尘一手设计好的,可以说是狠狠打了慕容家的脸面,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手段,就连慕容展,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很好,势不两立我们城主府还真不在乎,请慕容家主将我大哥迎娶走,回头别忘了把棺材的本钱给本少爷送来,这副棺材可是很贵的。”

    江尘大声说道。

    这话一出,慕容家几位骑马的,身躯都是一阵晃荡,差点从马上跌落下来,这家伙未免太无耻了吧。

    江家一众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一个个吃惊的目瞪口呆,这个二少爷,实在太陌生了,这哪是那个纨绔废物了,敢和慕容展直接叫板,这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啊。

    还有,大少爷怎么会突然死的了,难道是气死的?

    只是,这都不重要了,事实上,一直以来,在城主大人眼里,最重要的都是二少爷。

    太无耻了!太阴险了!太有才了!

    江家的二少爷狠狠扫了慕容家的面子,排成一条路的迎亲队伍,突然间成为了天香城的笑柄。第一时间更新

    “好,好啊,江震海,你们父子等着,用不了多久,你们江家就不用在这天香城混了,走。”

    慕容展怒火中烧,自己英明一世,竟然被一个黄毛小子耍了一道,这已经不单单是丢脸的问题了,简直是一种耻辱。

    慕容展双腿一震,胯下之马吃痛发出一丝嘶鸣,一溜烟的离去,慕容展实在不愿意在此地多待片刻,更加不愿意和迎亲队伍一起返回,老脸都没地方搁了。

    “哼!江尘,耍阴谋诡计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和我单对单打一场,我慕容英打的你亲爹都不认识。第一时间更新”

    一个青年从马上跃下,用手指着江尘喝道,慕容英乃慕容家俊杰,年轻气盛,家主虽走了,他却不肯善罢甘休,反正慕容家的面子已经丢了,如果能够用武力将江尘揍一顿,那也算是出了一口气,还能证明慕容家的天才比江家的纨绔要强的多。

    “没错,江尘,敢动点真格的吗?”

    另一个慕容家的青年也喝道,脸上满是嘲讽之色,江尘乃是天香城出了名的废物,谁不知道,虽然这次利用鬼计扫了慕容家的颜面,但若真动起手了,随便拉出一人就能将他打趴下。

    “想和本少爷动手?那也可以,不过本少爷可不白白出手,得有点赌注。”

    江尘嘴角升起一丝冷笑,连大门前的江震海都笑了,别人不知道江尘的实力,他却清楚,气境九段的江如龙都被他一招杀死了,这慕容英只不过气境八段,对上江尘,没有半点胜的可能。

    “好,你想赌什么?”

    听到江尘竟然敢应战,慕容英顿时大喜。

    “就赌这口棺材,如果我输了,我将棺材悬挂在城主府门前三天,如果你慕容英输了,很简单,你们要用你们的八抬大轿将棺材抬回去,如果你办不到的话,你们慕容家的人,就是乌龟王八蛋。”

    江尘嗓门极大,江震海暗中对自己的儿子竖起大拇指,这一招当真是阴毒啊,如今城主府门外人山人海,慕容英想要耍赖都不行,如果迎亲队伍真将棺材给带回去,那简直是笑柄中的笑柄,如果慕容英不这样做的话,那就是承认慕容家的人都是乌龟王八蛋,这个面子,可丢惨了。

    江震海丝毫不觉得自己儿子的做法有何不妥,反正已经撕破脸皮,日后两家就是有你没我的敌对状态。

    “好,我答应你。”

    慕容英连考虑都没有就答应了下来,他甚至都没有真正听清楚江尘的赌注是什么,在他心里,打败江尘就跟打败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所以,无论什么赌注,于他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

    “英哥,这赌注玩的有点大啊,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背后一个青年来到慕容英耳边轻语了两句。

    “放心吧,这小子只不过是气境一段,我打他跟死狗没什么区别,等着看他把棺材挂在城主府大门外三天吧。”

    慕容英一脸的戏谑和自信,根本不将江尘放在眼中。

    围观的人顿时又来了兴趣,慕容展走了,本以为好戏已经结束,不料双方年轻人又起冲突,并且这赌注可不小,简直是在拿两家的面子和尊严在赌,看双方的样子,均是胸有成竹,很多人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江尘身上,他们都想看看,这个出了名的纨绔,凭什么和气境八段的慕容英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