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龙纹战神 > 第五章 好好算账
    化龙诀的强大,连江尘都想不到,仅仅修炼了两个时辰,便再次突破,达到了气境九段。

    而且,江尘得到的好处,远不止元力上的提升,肉身经过淬炼之后,不知道比之前强横多少,无论是肉身强度还是协调性,都得到极大程度的提升。

    江尘继续运转化龙诀,体内的元力再次形成两股漩涡,这两股漩涡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丹田,在丹田内形成一道血色的龙纹。

    只不过,这道龙纹颜色非常的虚淡,远远没有凝实,随着江尘意念一动,虚淡的龙纹开始剧烈跳动起来,一股庞大血气从江尘体内冲出。

    喝!

    江尘暴喝一声,猛然打出一拳,这一拳,将空气都震的猎猎作响。

    “好,这一拳至少有五千斤的力道,第一道龙纹还没有彻底形成,等完全凝聚出来,我便可拥有万斤巨力,一般的气境九段也就三千斤的力量,就算一些天才,充其量也就四千斤,我修炼化龙诀,才刚刚晋升气境九段,便直接拥有五千斤力道,果然恐怖。”

    江尘眸子生辉,气境九段,五千斤的力道,无疑是非常吓人的,如此强大的底蕴,就算是对上气海境初期的高手,也不遑多让。

    呼~

    呼出一口浊气,江尘停止了修炼,比起修炼经验,他比谁都丰富,他很清楚基础境的重要性,修炼一途,贵在循序渐进,切不可急功近利,修炼化龙诀亦是如此,他刚刚入门,便形成了半条龙纹,已经相当不错了。第一时间更新

    而且,武者修行,所需要的资源很多,丹药,天地灵粹,都是必不可少的,江尘修炼的化龙诀可吸收炼化天地间任何的血脉,这无疑是很恐怖的,要知道,这天地间的血脉太多了,一些强大的上古血脉,一些荒古异兽的血脉,本身都伴随着强悍的能力。

    “我死了一百年,也不知道这一百年内都发生了什么,在本主的记忆中,天香城只不过是齐州地域内很普通的一座城,不知道距离神州大陆有多远。第一时间更新”

    江尘暗道,他虽说是圣元大陆第一圣,但记忆中却根本没有齐州这样的地方,圣元大陆浩瀚无垠,不知道有多大,想来这齐州只不过是偏远一偶。

    “去书房看看,我爹是天香城城主,收藏的应该有与圣元大陆历史有关的书籍,我百年前剑斩苍穹,破开仙界大门,如此大的事件,就算是再偏远的地方,应该也会知晓。”

    江尘说着,走出了房门,向着书房方向而去。

    城主的书房,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里面不但有江震海喜欢看的书籍,还有一些基础战技,一般人根本进不来,当然,江尘可不是一般人,整个城主府,都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

    对于书房内摆设的那些战技,江尘自然是懒得多看一眼,江尘找到一本圣元史册,便直接翻看了起来。

    这本圣元史册,不但记载了圣元大陆重要的历史,还有圣元大陆的地域划分,虽不详细,但足够江尘了解了。

    看到圣元史册的第一页,江尘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第一页书写的,便是百年前天下第一圣剑斩苍穹,陨落圣崖的事情。

    百年前,江尘圣血耗尽,劈开了连接仙界的门户,自己也陨落圣崖,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第一时间更新

    按照圣元史册上记载,这百年来,圣元大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劈开仙界门户之后,大陆上那些存活了不少岁月的圣人们,一个个得到了晋升的机会,在后来的十年里,全部飞升仙界。

    由于失去了圣人们的庇护和管辖,大陆也陷入了混乱,除了妖魔四起,各大势力竞争也是激烈,连传承古老的大门派都陨落了,自然也有新的门派升起,可以说,这百年来,圣元大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惜,史册上对于神州大陆的记载很少,而且含糊不清,江尘无法得知神州大陆到底有哪些大派,也不知有什么成名人物,但他知道,他那个时代已经彻底过去,如今,是一个新的开始。第一时间更新

    圣元大陆广袤无垠,无边无际,大陆板块就划分为五块,东大陆,西大陆,南大陆,北大陆,还有最鼎盛的神州大陆。

    江尘的前世,便是神州大陆的人。

    天香城只不过是齐州一偶,莫说圣元大陆,就算相对于整个东大路,天香城也是小的可怜。

    东大路共有一百二十八个州域,齐州,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具体的排名,史册上也没有记载。

    “东大陆,一百二十八个州,看来以后的路还很长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江尘合上史册,嘴角升起一丝笑意,令无数修士向往的神州大陆,他早晚会再次踏上,重活一世,他会重新踏上这个大陆的巅峰,进入仙界大门。

    江尘望向窗外,发现天色已晚,他之前修炼化龙诀,又在书房坐了这么长时间,一时投入,忘记了时间。

    “老爹送走慕容展竟然没有找我?”

    江尘笑了笑,有点吃惊,以自己今日大厅的表现,江震海肯定会找自己的,却没什么动静,实在奇怪。

    事实上,江震海的确第一时间找江尘了,听下人说自己的儿子竟然进了书房,那叫一个震惊啊,十五年了,自己这个儿子还是第一次踏入书房啊,此等老天开眼的好事,江震海自然不会前来打扰。

    江尘起身,接下来,他要去见一个人,江如龙。

    江如龙绝对不会娶慕容小柔,而且是入赘,这种绝对,是站在一个男人的立场上,很简单,若是换成江尘自己,让他在自杀和娶慕容小柔为妻二选一的话,江尘宁愿自杀。

    明日便是大婚之日,如果不出意外,江如龙今天晚上必定有所动作,如果是江尘的话,他只有一个选择,离开城主府,日后再回来报复。第一时间更新

    以江如龙的为人,这些年的努力变成了泡沫,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恨江尘入骨,顺便连整个城主府都恨上了,以他的天资,离开城主府,也能过的很好。

    江尘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更加不会允许一个有潜在威胁的敌人继续存在。

    离开书房,江尘走向江如龙的别院。

    身为城主府的义子,江如龙在府内的地位自然不低,居住之所也不会差劲,他和江尘一样,拥有自己的别院,环境幽静,适合修炼。

    此刻,江如龙换了一身黑衣,站在别院内,月光下,他一脸的阴沉,一双眼睛犹如毒蛇一样。第一时间更新

    “江尘,你毁了我的一切,这个仇,我早晚要报,总有一天,这城主府将会属于我江如龙的。”

    江如龙咬牙切齿的说道,拳头握的咔咔作响,想到今日陪着那个丑女人逛了半天城主府,江如龙浑身就忍不住发抖,那简直是一种度秒如年的折磨,灵魂和的双重摧残,若是真的娶了慕容小柔,入赘到慕容家,以后的日子,简直不能想象。

    没有男人能够忍受慕容小柔,最起码他江如龙无法忍,所以,他要离开。

    可惜,他想走,有人偏不让。

    “吆!大哥,这么晚了穿这么整齐是要外出啊,明日就是你和大嫂的大婚之日,以为看,大哥还是好好歇着吧。”

    江尘从别院之外走了进来,上来先恭喜一番。

    看到江尘,江如龙眼中顿时绽放出两道寒芒,一股难以遏制的怒意从心头升起。

    “江尘,你为何要害我?”

    江如龙阴冷的说道。

    于此同时,一人出现在大门之外,正是赶来看望江如龙的江震海,江如龙这句话被江震海恰好听到,江震海收住脚步,屏住呼吸站在别院之外。

    “害你?大哥,我怎么会害你呢?要和慕容家联姻不正是你一直渴望的吗?我这是在帮你啊,何况,你看慕容小柔的形象,说明慕容家伙食好啊,你去了,不愁吃不愁穿,你应该感激我才对。”

    江尘一脸认真的说道,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多无耻。

    “够了,不要再给老子提那个丑女人,昨日是你恳求我代替你联姻的,可没说是入赘,江尘,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如果想要赶我走,说一句话就行,竟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

    江如龙眼中满是怨恨,恨不得上去咬江尘两口。

    听了这话,门外的江震海脸色一阵暗淡,觉得江如龙真是委屈了,在这件事上,江尘着实有点过分了。

    “哼!对我好?那咱们就彻底摊开牌,好好算算账。”

    江尘脸色一变,江震海在门外,江如龙或许察觉不到,但却逃不过江尘的感知力,既然如此,那就把牌彻底摊开来,他是不会给江如龙逃走的机会的。

    “江如龙,我来问你,你让杨勇杨爽二兄弟将我掳到荒废区,意图杀我取血,置我于死地,这是为我好?一旦除掉我,你就成为了江家唯一的继承人,一旦除掉我,和慕容家联姻就落到你的头上,这就是你对我好?我说的对吧,我的好大哥。”

    江尘眼中寒芒越来越盛。

    他这话一出,门外的江震海脸色瞬间大变,但他依旧没有动作,他要继续听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