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七十三章 年轻十岁
    (抱歉,因为应酬,晚了点,不过今天两更还是不会少。过了十二点就上架了,到时候还会有更新,求各位支持,订阅,月票……明天小夜一整天都没事,会爆发,大家支持给力,爆发更给力,谢谢大家!)

    方进文的脉象瞬间急促起来,急促而有力,面色也变得通红,他感觉浑身都燥热,一股热流从脊椎流向四肢,手脚筋不自主的跳动了几下,所以身体也跟着抽搐了一下。同时心脏越跳越快,自己都能听到咚咚咚,好像打鼓的声音。

    王程握着他的脉搏没松开过,对于这种变化也微微诧异了一下,因为这有点像是药力过猛的那种现象。

    心中思绪转动,王程急忙手中针法再次变了一下,本来想直接释放方进文督脉的大部分的元气在体内循环来促进气血循环,同时以督脉元气来刺激脊椎换血,就和给唐老的治疗差不多,只不过唐老是真的需要,而方进文没什么大病。

    现在看方进文有些无法承受,王程就变换了手法,锁住了两处穴位,减少了元气的输出。

    王程给方进文如此行针,也是为了付出足够的代价来获得那本华佗灸经。

    人到中年,气血已经开始虚弱,血脉之中的养分也开始下降,不足以维持身体如年轻时候一样的消耗,所以会出现各种衰老的迹象。

    而王程激活了方进文的督脉一部分元气来刺激脊髓换血,方进文就会重新回到年轻时候一样,并且不会对他有任何负面的影响,更不会有后遗症,因为一切都是他本身身体的潜力。

    此时,他的手法比在给唐老行针的时候又进步了许多,这是因为他对元气秘录的理解也更为深刻,在唐老身上行针也有了更多的经验,所以才敢直接就用玉针给方进文激活督脉元气。

    “方总,感觉怎么样?”

    王程低声问道。

    方进文感觉浑身都很有力气,就好像年轻了十岁一样,舒服地道:“感觉非常好,王程,你这针灸真的是神了,太厉害了,我见识了不少理疗的师傅,按摩,拔罐,针灸,桑拿,都试过,所有人加起来也没你这几下管用。”

    此时,方进文感觉自己花那一千多万买一本书送给王程真的是太值了。

    “呵呵,我和他们可不一样,他们是暂时放松你的身体,我是让你一直保持这个状态。”

    王程笑了笑,自信地说道。

    方进文顿时身体一震,瞪大了眼睛:“什么?你,你,王程,你说的是真的?能让我保持这种状态?”

    这不和真的年轻了十岁一样?

    事实上还真的是如此。

    王程肯定地道:“不要激动紧张,保持平常呼吸,还没结束。”

    方进文当下不敢怠慢了,他刚才一直以为王程是要给他调理一下身体,没想到竟然是要让他年轻十岁?

    天下间,真的有如此神医?

    和年轻十岁比起来,方进文一时间觉得自己送的那本一千多万的医书也不那么值钱了,如果可以,他愿意再花两千万,让自己再年轻十岁,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王程不可能无限制帮自己。急忙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不敢打扰王程的治疗。

    本以为自己送了一个大人请,看来,得到的似乎更多,方进文心中又开始琢磨着要送王程什么东西,总觉得要让王程欠着自己的才安心,他也是人精,知道王程这种人来硬的不行,只有来软的,让他欠着人情,有需要的时候才有把握请得动他。

    几个呼吸的时间。

    王程再次尝试了一种行针之法,效果也还算不错,结束了这次治疗。方进文如果以后按照他总结出的呼吸方法去做,并且不去做损伤气血元气的事情,比如说酒色什么的,那么,最多两个月,方进文就能将身体血液换个大半,那时候,他的身体就真的年轻了至少十岁。

    这种手法有些逆天。

    王程自己也在心中感叹了一下,随后对趴着不敢动的方进文说道:“方总,好了,你起来穿上衣服吧。”

    方进文松了口气,刚才他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此时听说结束了,急忙爬起来,顿时感觉到了不一样,四肢都感觉比以前更有力了,脑袋想事情也比以前更快一些了,今天的许多想法都清晰的在脑海里浮现了一下。

    忍不住对王程竖起了大拇指,方进文敬佩地说道:“神医,王程,你真的是神医,我这次是真的佩服你了。”

    王程呵呵笑了笑,指了指他的衣服,道:“没那么夸张,就是激活了你的身体潜力;也没那玄乎,就是补足了你以前亏虚的一些气血。我现在教你一套呼吸方法,也不是多复杂,就是六种呼吸变化,以后你每天最少要一小时保持这种呼吸,越多越好。”

    方进文穿上衣服,激动地说道:“你这是会者不难,王程,你这手段,说实话,按行情的话,我以后都请不起你了。”

    年轻十年值多少钱?

    算起来,真的没几个人能请得起王程。

    稍微活动了一下,方进文就感觉身体上的一些老毛病都好了,一些关节骨骼的酸痛,有时候想事情会头疼等等的中年人的普遍的毛病,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真个的要去治疗的话,是治不好的,因为身体状况摆在那里,还会花销不少。

    王程摇摇头,道:“再别说这种话了,方总你的为人我知道,我的习惯你应该也了解一些。所以,咱不说钱的事,先把这次的治疗弄完,现在你控制呼吸。”

    方进文也严肃的点点头,按照王程说的控制呼吸,呼吸长短,频率,以及呼吸的次数,变化对于一般的武者来说都算是复杂的了,更别说是方进文了,足足学了一个多小时,才粗略的掌握了,能将一整套呼吸,六种变化顺利的呼吸一遍。

    王程松了口气,这种呼吸方式是他自创,根据元气秘录上的一种呼吸法门改变而来的,专门针对督脉元气的控制和增加,同时能刺激气血融合更多养分,还根据方进文的具体情况做了一些专门的针对。

    这才是最顶级的中医的治疗方式,每个病人的治疗方式都是不同的。

    “我再试试,你看看有没有错误。”

    方进文开始以为简单,现在不敢这么轻松的认为了,再次呼吸了几次,还是出现了一丝差错,王程指正了过来,又连续呼吸了十几次,才算是真正的初步掌握了。

    “厉害。”

    方进文接连十几次的呼吸,顿时感觉到了不一样,再次赞叹,好像体内的血液都被自己控制了一样,似乎能感觉到心跳和血液的流动。这也是因为他被王程用玉针行针的原因,玉针内是有一些奇妙的东西的,在王程的行针之法下,一些奇妙的东西进入了方进文的体内。

    王程也猜测玉针会有这种效果,但是没有明确的证据能证明,那应该是一种能补充元气,或者是效果和元气一样的物质。

    “我从没见过你这么厉害的中医。”方进文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对王程说道:“不吃药,不打针,就是扎几针,就有这么好的效果,厉害,真的厉害,要不我还是叫你神医算了。”

    王程急忙挥挥手,笑道:“还是别,神医我是真的担不起,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麻烦就来了。你也别激动,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了。”

    方进文冷静下来,点点头,笑道:“对,对,还是你想的周到,我这脑子一激动就容易上头,所以有时候喝酒就停不下来,呵呵,以后我绝对记住,滴酒不沾。今天的事情,我也烂在肚子里。”

    “这样最好,不过如果想喝酒的话,偶尔休息的时候在家里少喝一点点也可以,少喝一点点酒有活血的效果,也有助于养生。”

    王程点头说道。

    “哦,还有这好处,那我就少喝一点好酒。”

    方进文恍然地点头说道。

    笃笃笃~

    这时候,有人敲门。

    王程正要去开门,方进文动作更快,他感觉自己现在有点力气用不完,所以主动去开门,让王程坐着,倒让王程这个主人家不好意思,这个方进文有点太热情,太殷勤了。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如果不是方进文几次看到王程都很真诚,眼神也很清澈的话,王程是不会和他多接触的。

    方进文打开门,门口来人让他微微吃了一惊,是唐乐乐,他以前见过唐乐乐,那时候唐乐乐年纪还比较小,现在长大了,更加漂亮了,让他一时间认不出。

    “你是……方叔叔?王程在家吗?”

    唐乐乐奇怪地看了方进文一眼,这里不是王程的家吗?这个方进文怎么在这里?这家伙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吧?怎么和王程有关系的,还来王程家里了?

    很多疑问被唐乐乐压下来。

    方进文听声音,再加上略微熟悉的面孔,立即认了出来,恍然道:“哦,是乐乐,唐书记是你父亲吧?我以前去你家见过你,现在我都不敢认了,几年没见,你都这么漂亮了。”

    唐乐乐微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方叔叔还是这么爱开玩笑,你怎么在王程家里?”

    王程走了过来,对唐乐乐说道:“乐乐姐来了,进来坐吧。”

    唐乐乐点点头,心中放松了一下,王程还是叫她乐乐姐。和方进文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文件袋,递给了王程,看王程疑惑的表情,不太敢看王程的眼睛,微微低头道:“这是你的行医资格证。”

    王程看了看文件袋,没接,笑道:“乐乐姐,我不需要这个,我也不开馆坐诊,也不去医院上班,现在还在上学,要这个做什么?”

    唐乐乐急切地道:“可是,要是你给别人看病,容易被人抓住话柄。”她指的自然是昨天晚上的事情。

    王程还是没要,自顾自地坐下来,挥手示意唐乐乐和方进文都随意坐,无所谓地道:“我不是医生,看病不是我的职业。我的职业是学生,看病最多算兼职,谁愿意请我,那有没有这个资格证也无所谓,如果不相信我,我也懒得去。”

    这话说的唐乐乐眼眶通红,知道王程说的是自己家的人,低声说道:“我父亲他们也是一时冲动,已经知道错怪你了,你能不能原谅他们?我爷爷一直都很相信你的呀,他当时没醒过来,不然绝对不会错怪你,你也不想看到我爷爷这么大年纪还在病床上受苦吧?”

    哒哒哒~!

    王程的手指敲着桌子,看着唐乐乐,其实心中是有些不忍地,看到那华佗灸经,对方进文说道:“方总,这次你找我给你针灸,送的这本书多少钱?”

    方进文听唐乐乐的话,确定了自己得到的消息,的确是唐家的人求王程治病,后来唐老晕倒了,却不相信王程了,怪罪是王程的原因,然后知道是因为康健宏的原因,又后悔了,又想请王程去治疗。

    如此反复做法,方进文也觉得唐家有些不妥,其实他觉得是有些过分,没把王程当回事,只是他不敢说出来。

    听到王程的话,方进文不知道他问自己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说道:“这本华佗医书,是在港岛富士比拍卖行拍卖的,价格是一千三百五十七万,我知道王程喜好看医书,就买了回来,你喜欢就好,钱的事就不说了。”

    王程一拍桌子,眼神闪烁,平静地道:“好,方总开了这个头,我不能让方总吃亏,以后谁要是找我治病,就这个价钱,一千三百万治疗一次,谁愿意,那就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愿意,就别来,我也不伺候,治疗完成,就谁也不欠谁的。”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方进文和唐乐乐都是吃惊地看着王程,瞪大了眼睛。

    你也真敢喊价!

    一千三百万治疗一次?

    全世界只怕也没有这么贵的。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