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七十二章 华佗灸经
    (求票,求支持,2014最后一天了,晚上会爆发,和大家一起过年,喜欢这本书的朋友记得订阅支持,也记得留月票明天投给这本书,谢谢大家的支持。)

    康健宏和张强远满腔怒火,却是不敢爆发,他们知道,现在以他们的处境是真的不能拿王程怎么样,更不可能拿方进文怎么样。

    “王程,你无证行医,还打人,就算我们完蛋了,也要把你弄进去,你等着。”

    张强远指着王程,手指颤抖地说道,然后狠狠地瞪了方进文一眼,对方进文他狠话都不敢说,只能瞪一眼,然后和康健宏将张所长扶起来。

    王程不想让王媛媛看到这些,推她去里面看电视,对张强远笑道:“张院长真的是能者多劳,现在都自顾不暇了,还管我无证行医的事情,如果你干什么事情都能这么敬业的话,也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了。”

    张强远浑身颤抖了一下,想起自己过去做的事情,心中闪过一丝凉意,当下不敢多呆,还想继续想办法度过这一关,和康健宏拖着张所长就下楼去了。

    方进文不屑地让了一下位置,看他们走了,然后换上了笑容,来到王程的门口,看了看锁着的防盗门,不好意思地笑道:“小神医,能不能让我进去喝口水?”

    王程盯着方进文,道:“换个称呼,然后说说你要干嘛,我再想想让不让你进。”

    经过唐家的事情,他对方进文也有些警惕了。

    求医?

    看我心情,看你态度,两者缺其一,进门都不行。

    不是王程恃才傲物,目中无人。而是怕麻烦,还有就是怕出力不讨好,王程不是圣人,好坏心中都有数,如果不是对方进文的印象还不错,他都直接关门了。

    即使行医一辈子,无人质疑其医德的李牧山,对自己讨厌的人,也不会让其进仁和堂的。

    方进文身后的保镖立即露出了愤怒的眼神,就要上前,方进文急忙伸手拦住了,对王程笑道:“好,那我叫你神医。”

    “神医也算了,我担不起,叫名字吧。”

    王程摇摇头。

    方进文无奈,呵呵笑了笑,道:“好,叫你王程,这不,上次你给我扎了两针,我一直想报答你。”

    “你已经给我了一本孙思邈的医书,足够了。”

    王程点头道。

    “呵呵,不够,不够,看看这个。”

    方进文从保镖的手上拿过那个黑色的精致木盒,笑道:“我昨天刚从港岛回来,刚好去那边出差了一趟,谈了点生意,和朋友去一个拍卖会上转转,看到有人卖一本华佗的医书,我就想王程你可能需要,就给你买了下来。”

    王程的眼神看了过去,方进文将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本古朴的线装书,上面写着灸经两个繁体大字,字迹已经有些模糊,看品相,保存还算完好,只有边角有些磨损。

    如果真的是汉代华佗的医书,这么久的时间还保存这么好,那这本书可就贵了,王程现在不是以前对古董玉石不懂的时候了,那时候他随手也就收下了方进文送的孙思邈的医书,但是觉得没什么,那本医书他现在猜测价值至少上百万。

    这本华佗的医书,那就更贵了,而且他还说是在港岛的拍卖会上买下来的,花费的代价肯定更大。

    仔细看了看方进文,方进文眼神清澈真挚,没有丝毫的隐晦和阴沉,王程看出他对自己没有不好的心思,当下也打开了门,道:“进来吧。”

    方进文松了口气,说实话,为了和王程拉拢关系,他真的是费尽了心思,当初和宋长江拉关系的时候都没这么累。

    这也是他第一次走进王程的家门,急忙让保镖去下面车里等着自己,带着保镖进门可能会让王程不高兴,方进文跟着王程进了门。

    看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小姑娘,方进文也惊艳了一下,笑道:“这就是媛媛吧,真漂亮。”

    王媛媛看了哥哥一眼,见哥哥没什么表示,就乖乖地叫了一声:“方叔叔好。”

    “呵呵,媛媛真乖,比我家那个丫头强多了,这是叔叔给你带的礼物。”

    方进文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丝帕包裹的玉镯,走过去递给王媛媛。

    王媛媛伸出雪白的手腕,一串碧绿的手串从袖子里落下来,笑道:“谢谢方叔叔,我不要了,我有哥哥给我做的这个。”

    方进文顿时有些尴尬,讪讪一笑,将华佗的灸经放在桌子上,看到王媛媛带着的这个碧绿手串,惊异地道:“媛媛带着这么好看的手串,那我的手镯就不献丑了,回去给我们家那疯丫头。”

    他是识货的人,看出王媛媛手腕上的玉镯价值不低,粗略看一下,那色泽绿的醉人,他手里的手镯是五十多万买的,和王媛媛的手串一笔,就无法入眼了,他知道这手串拿到市面上去,没个五百万是想也别想,这还是最低价,成交价只会更多,翻倍也不是难事。

    看来,这个小神医果真不是简单的人,小姑娘说这个是他做的?

    方进文没多问,心里记了下来。

    王程给方进文倒了杯茶,说道:“方总说说你的目的吧,我能办,这本华佗的医书我就收下,说实话,我很想看看这本书,如果我不能办,那就只能抱歉了。”

    方进文已经习惯了王程的直接爽快,也不生气,哈哈笑道:“肯定不是什么难事,对王程你来说,就是举手之劳,就是看你愿不愿意做。就算你不愿意,这本华佗的医书我也留下。除了给你,我拿回去也是放在那里当摆设,多了一个炫耀的东西,没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王程不置可否,笑道:“那你说说什么事儿。”

    “没什么事,上次我不是喝酒晕倒了,就是想找你给我看看。”

    方进文立即说道。

    他还记得上次喝酒唱歌晕倒的事,也是那次的事情,让他想彻底打通王程这里的关系,甚至不惜代价地直接去了港岛参加拍卖会买下这本华佗的医书,那边有钱人更多,他花费了一千三百多万才买下来这本医书,当时有不少富豪和他竞争,价格有些虚高。

    只要能让王程收下,他就觉得值。

    当然,那次晕倒也的确没什么大事,他去了港岛也找那边的中医看了看,都说他身体没有大毛病。他现在如此说,就等于是要将这本华佗的医书白送给王程了。

    王程会白拿吗?

    当然不可能。

    王程看着方进文,小小年纪,身上有了一股威严的气势,让方进文这位经历过风浪的土豪也有些压力,心中稍微有些惴惴的不安,倒不是他心虚,而是不自觉的感受。

    “我给你把把脉。”

    王程拿过方进文的手腕。

    方进文松了口气,知道自己的东西是送出去了,看来果然是要投其所好才行,要是买其他的东西,就算上亿,估计王程也不会多看一眼,笑着答应一声,将手腕伸了过去。

    王媛媛很聪明,将电视关了,安静地在一边看着。

    王程拿起方进文的手腕,把了把脉,脉象很稳,在他这个年纪和身份来说,算是不错了,没有因为酒色而气血亏虚,看来最近这段时间养的不错。

    “最近你的生活很规律,不错,继续保持。”

    王程笑着说道。

    方进文也笑道:“前面两次都喝倒了,差点爬不起来,现在我注意了。”

    “方总,你这本书,说实话我很想要,但是白拿是不可能的,我给你针灸一次,再教给你一套调节呼吸的方式,至于效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王程直接说道。

    方进文眼睛一亮,急忙点头,只要你肯收下,那我就随便给你折腾,反正你是医生不会害我,笑道:“好好好,我听说了,你给唐老治病就不用药,一根针就能解决问题,如果不是唐书记一时糊涂,有王程你出手,我相信唐老过不久就能康复了。”

    这方进文也是消息灵通,才回来一天多,最近发生的事,几乎都知道了。关键也是市政府这次的动作有些大,所以这些都瞒不住,王程的名字也进入了许多消息灵通人士的视线内。

    一个叫王程的少年,给唐老治病不用药,直接针灸加食疗,差点就治好的传闻也是一夜之间让许多人都知道了。

    而这个差点,不是因为那个少年的医术不行,而是被市医院的人乱用药耽误了治疗。

    让市医院名声更臭了一些。

    王程听了方进文的话,严肃地道:“方总,怎么说呢?我给你这次的治疗也不算是治疗,算是一种养护,贵在坚持,等会儿我教给你一套呼吸的方式,你以后一定要坚持,每天至少要坚持两个小时以上。”

    见王程说的郑重,方进文也紧张起来,也有些好奇,点头道:“行,王程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王程对王媛媛说道:“媛媛,回房间看书去。”

    王媛媛点点头,哦了一声,起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王程转过头对方进文说道:“方总你把上衣脱掉,趴在沙发上。”

    方进文没有丝毫质疑,立即脱掉了上身的唐装,和里面的丝质衬衣,趴在了沙发上。王程拿出了两根自己制作的玉针,经过王程亲自制作的玉针,比李老珍藏的银针稍微粗一点点,闪烁着一丝丝碧绿的晶莹。

    说实话,这也是王程第一次用自己制作的玉针给人扎针,之前本来打算给唐老试试的,结果没机会。

    这次方进文来了,王程就想在方进文身上试试,也不算是试验,他是有把握的。

    捏着一根玉针,玉针内的丝丝清凉气息流入王程的体内,王程面色严肃,手腕翻转,玉针眨眼间就扎入了方进文的玉枕穴,在很多小说里,这个穴位是死穴。

    “方总,有什么感觉?”

    王程虽然有信心,但是多少还是有些担忧的,急忙问道。

    方进文舒服地闭着眼,玉针入穴,没有丝毫的清凉,他也没看到是玉针,以为是银针,感觉背后脊椎都有些暖意,浑身暖洋洋的,点着头含糊地说道:“舒服,很舒服,王程你继续。”

    王程点点头,眼中闪烁着自信的精光,接连几根玉针落在了方进文的背上,和脑部,名门,至阳,神道,神庭,最后至百汇!

    连接了督脉的几大要穴和头顶百会穴。

    手掌丝毫不停,一只手不断的变换着玉针的颤动手法,一只手握着方进文的脉搏,时刻观察脉象。

    突然,方进文的上半身抽搐了一下,整个身体都是一挺。

    王程顿时惊的手上动作停了下来,急忙听脉,眉头稍微皱了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