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七十一章 送上门挨打
    (第二更到了,谢谢各位的支持,继续求票票,求打赏等等一切支持。要和大家说一声的是,明天晚上凌晨,也就是后天一号的凌晨,本书会上架,到时候还请大家多多支持,作为付出劳动的我,自然是希望大家到时候都能正版订阅支持,同时还希望到时候有月票的同学,都能投给我,到时候看订阅和月票的情况,会适当爆发,大家支持给力,爆发也就越多。)

    清晨。

    王程带着小姑娘王媛媛起来跑步,今天是星期天,早上多了不少起来运动的人,路上比较热闹。昨天发生的事情,好像并没有对王程有什么影响,兄妹两还是如平常一样。

    只是,两人跑步练拳的时候,更加的认真了。平常敷衍了事的小姑娘也是绷着小脸,认认真真地练拳。

    如果自己足够强大,就不用怕事,别人也不敢随意地无视,更不敢随便欺负你。小姑娘也想变强,心中下定决心好好练拳,好好读书,强身健体,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为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建设做贡献……

    然后,可以就保护哥哥了。

    王程已经将丹阳拳练到大圆满境界,武圣山道家三门武学拳法,丹阳拳,元阳拳,九元拳,王程都要将其修炼到大圆满的境界。

    丹阳拳修炼到大圆满境界,带来的直接效果就是气血增益,力气增加,随意呼吸,体内气息如朝阳,最近王程身体迅速的强壮起来,也和丹阳拳有直接的关系。

    而元阳拳法,和九元拳法,王程知道,都是进一步提升气血的拳法,元阳拳法修炼到极致,能让体内气血圆润,如道家归元。而九元拳法,就是大幅度地提升身体素质和气血,以九为极致,将九元拳法修炼到大圆满极致,身体气血会暂时达到一种饱和。

    “师傅说,更进一步,才能去找他,看来他是要我将三门拳法都修炼到大圆满的境界才行,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机会学习地煞拳法,或者天罡拳法。估计最多学到地煞拳法,杨老说过,师傅也是最近才领悟天罡拳法。”

    王程扎着马步,手中拳法变幻,身随意动,元阳拳法在他手中已经圆润如意,呼吸随意转换,其中甚至还将大圆满的丹阳拳法的呼吸法门融合进来,能进一步的提升练拳的效果。

    至于九元拳法,他还没有悟透,所以无法融合进来。三门道家拳法内在是互通的,所以是可以融合的,王程猜测,将三门拳法修炼到融合的地步,效果会进一步提升,他很期待武圣山道家拳法对气血的锤炼会达到什么样的惊人效果。

    小姑娘在一边也乖乖地打着拳法,似模似样,很是认真,对丹阳拳法也有了一些她自己的领悟。

    在小树林里练了两个多小时,太阳已经很高了,小姑娘的肚子都咕咕叫了,王程才带着她回家吃饭去。

    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几个人,而且还都是认识的。

    康健宏,张强远,还有昨天晚上的那个张所长,三人看到王程,都是立即换上了讨好地笑容。

    张强远走上来,笑道:“年轻人是应该多运动,运动是生命之本,难怪王程你小小年纪就医术超群。”

    康健宏也煞有其事地点头,附和地笑道:“是是是,王程看来你已经看透生命的本质了,了不得呀,佩服,佩服。”

    那张所长讪讪地笑了笑,没说话,将手里的烟头掐灭,左右看了看,没有垃圾桶,也不敢扔在王程家门口,只能拿在手里。

    “哼。”王媛媛对着三人哼了一声:“你们都不是好人。”

    三人面色齐齐一变,都尴尬起来,呵呵笑了笑,忽略了王媛媛,看向王程。

    “王程,昨天的确是我们做的不对,我工作上有失误,对你的情况调查的不清楚,轻易草率的做出了判断,这个都怪我,还请你原谅我。”

    张强远立即低头说道,说出这番话,他挣扎了许久,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如果不是没办法,他绝对不会如此。

    康健宏也是急忙说道:“对对对,我也有错,我不该给唐老吃药,王程,都怪我打乱了你的治疗,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王程根本没理会这三个人,自顾自地拉着王媛媛进了屋子,然后关上了防盗门,就要锁门了。

    三人都是大惊,康健宏差点跪下来,急忙用手挡着门,声音略微祈求地说道:“王程,求求你原谅我们,帮帮我们,要是你看不惯他们,帮帮我也好,帮我在唐老面前说说好话,让唐书记放过我吧,以后我都听你的,我把你调到医院来做主治医师。”

    张强远狠狠地看了康健宏一眼,沉声道:“放过谁也不会放过你,不是你给唐老吃药,会有这些事?王程,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你帮我在唐书记那里说说话,以后你有什么事,我都会帮忙,你不是还没有行医资格证吗?我也可以帮你,把你挂在我们市医院的名下,给你主治医师的职称,不用你来上班,只要挂个名,工资福利待遇都一样。”

    “张强远,你还什么都没做?是谁报的警,把你堂弟叫过来的?这样的事情你不是第一次干了吧?以前出事故的病人家属来医院,你都直接让你堂弟过来全部带走,有的还让你堂弟弄的坐了牢,你做的亏心事少了?”

    康健宏面色一变,也是毫不客气的就揭张强远的老底了。

    都是一滩浑水里的,谁也不比谁干净。

    原来,昨天晚上,江州市政府召开了紧急会议,专门针对市医院成立了调查小组,调查最近几年医院的医、疗事故和领导层的生活作风,张强远和康健宏是上面点名的重点调查对象。

    两人也都是上面有人的,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本来昨天晚上匆匆地离开了唐老病房,为的就是避开一下,以为只要过了当时就没事了,毕竟唐老不是好好的?

    没想到唐家会发这么大的火气,拿整个市医院开刀。

    康健宏和张强远连夜去唐家别墅拜访唐老和唐书记,直接被保姆挡在门外,都没让进门;两人又马不停蹄地去了宋书记的别墅,也没见到人。

    傻子都知道事情大发了。

    整个市医院内的人早上都通过各种渠道得知了消息,现在是人心惶惶,除了那些下面的**,上面的稍微有点职权和实权的,谁是干净的?

    几乎没有一个。

    康健宏和张强远跑了几个认识的领导,送了不少好处,都没有人敢表态,更没人敢收下他们的东西。最后有些走投无路了,才想到了王程,知道唐书记对市医院动手就是因为昨天唐老昏迷的事情,也是因为康健宏乱用药的原因,本来一片安眠药和一片消炎药平时给谁吃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唐老吃出问题来了,那就是大事了。

    尤其是,康健宏当时在唐老昏迷的时候是没有承认的,这就会让唐家的人怀疑其居心了。还因此让唐家的人误会了王程,所以,康健宏的问题很大。

    两人也觉得,王程帮唐家的忙了,在唐书记那里可能能说的上话,所以立即赶了过来。

    抽烟的张所长觉得自己无辜,自己是被堂哥张强远牵连了,所以一直没怎么说话,心头有气。可是,他却是忘记了,他手上害过多少人,大部分还都是已经在市医院失去了亲人的家属。

    王程对三张脸看了看,看他们的狗咬狗的表演,知道估计是唐家对他们动手了,心头好笑,没有一丝的怜悯,只是觉得报应不爽,随后淡淡地道:“我和唐书记可没那么大的关系,也帮不到你们,我就是一个平头老百姓,你们想抓就抓的小人物,现在反过来求我,你们不觉得可笑?”

    张所长将手中的烟头狠狠地扔在地上,一把拉开门,脸色恶狠狠地喝道:“小子,放聪明点,马上给唐书记打电话,说一切都是误会,不然,老子现在就找人弄死你,信不信?”

    以前,这位张所长就是街头上打架的混、混,张强远当上市医院副院长之后,走关系把这位堂弟弄上了附近的派、出、所所长的位置,为的也是方便办事,都是自己人。

    所以,张所长经常犯起狠来,就会发挥出以前街头混、混的凶狠。

    但是,他今天明显是找错人了。

    张所长凶狠地喊话的时候,想要一把抓起王程的衣领,这是他经常用的吓人的招式。

    可是,王程的动作更快,在他伸手的一瞬间,也出手了,不过却是后发先至,一把抓住了张所长的手腕,反手就是一个擒拿,一脚踢在张所长的膝盖上,张所长一声惨叫,就被王程拧着胳膊,咔嚓一声,胳膊直接脱臼,膝盖也砰的一声跪在地上。

    “啊~~你……”

    张所长狼狈的跪在地上,另一只手指着王程:“你敢动手!”

    张强远和康健宏也是一脸的震惊,他们是真的没想到王程敢动手,事实上,他们虽然是来求王程的,但也是将王程当成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马当活马医,心中根本没将王程放在眼里。

    归根结底,你不就是一个穷小子,会一点医术,运气好的和唐家拉上了关系?

    王程一巴掌就扇在张所长的脸上,一颗大牙飞了出去,脸色丝毫不变,平静地有些让三人害怕,道:“我为什么不敢动手?你昨天不是很厉害?张所长,你不是要告我袭警,告我妹妹袭警,说我妹妹是间谍?现在去告呀,我就打你了,去带人来抓我吧。”

    啪!

    又是反手一巴掌,这一巴掌是王程含怒而出的,力道有些大,张所长直接被扇的一头撞在了门框上,碰的一声,当场晕了过去。

    王程一脚将晕倒的张所长踢出门,然后在康健宏和张强远目瞪口呆的表情下锁上了防盗门,对两人沉声喝道:“滚远点,就算你们被枪、毙了,都是罪有应得,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张强远和康健宏被气的浑身颤抖。

    “王程,你竟然敢打人,你知道你打的是谁?你这是犯法。”

    张强远沉声喝道,他现在知道法律了。

    康健宏也是大声道:“我现在就报、警,先把你抓起来再说。”说着,就要拿出手机来。

    这时,楼道下面,传出一道声音。

    “谁要报、警抓人?”

    中气十足,一个中年人带着一个黑衣保镖走了上来,黑衣保镖面色严肃的端着一个黑色的木盒,中年人看着张强远和康健宏,呵呵笑道:“哟,我说是谁这么厉害想抓王程小神医,原来是张院长和康院长,这地上的是谁?不是那位张所长嘛?”

    “方进文,你来这里做什么?”

    康健宏拿着手机,盯着来人。

    来人正是方进文,一个也让王程也很意外的人,这家伙怎么来了?本来王程要关门不理会门口的几个白痴了,任由他们报、警去,但是方进文来了,让他不得不等等。

    张强远也看着一身唐装打扮的方进文,皱眉道:“方总,你来这里找王程?你们认识?”

    “呵呵,那自然,我和王程可是好朋友。”

    方进文笑了笑,道:“我刚才听到你们要报、警抓王程?两位,如果我的消息没错的话,你们已经不用回医院办公室了,直接去市公、安局可以省点时间和力气,也能给政府节约时间和经费。”

    身为江州的本地大土豪,方进文和市政府的父母官绝对是好朋友,江州发展有他的出力嘛,父母官的业绩,也有他的功劳。

    早上他就听说了,针对市医院的几个头头,已经立案了,现在就是在走程序,程序走完,立马就会去抓人。

    张强远和康健宏自然跑不掉。

    所以,对这两人,方进文根本不会客气,得罪了你们又如何?都是要吃牢饭的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