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七十章 酝酿
    (谢谢兜兜童鞋,晃晃童鞋,zfu字母童鞋,还有爱喝可乐童鞋和海南艾英童鞋的打赏,以及铁剑狂龙童鞋的评价票……谢谢大家的支持……尤其是兜兜童鞋……谢谢了……)

    宋元明开着车,出了医院的大门,才放松下来,看着后视镜里面的王程和王媛媛,这兄妹两好像没有一点紧张和害怕的感觉。

    “王程,刚才那是我爸,你知道他是谁吗?”

    宋元明看这兄妹两没心没肺的样子,不由好奇地问道。

    王媛媛抱着王程的胳膊,将小脑袋靠在哥哥的肩膀上,想到刚才宋长江对自己哥哥说的话,开口道:“反正不是好人。”

    宋元明无语,好像我爸没惹着你们吧?

    王程笑了,搂着王媛媛,让她别乱说话,道:“你父亲是宋长江宋书记?”

    现在不是十几二十年前,那时候信息不发达,很多老百姓活了一辈子,也不认识当地的父母官。王程在电视和报纸上见过宋书记的照片,只是,照片明显是比本人要好看一些的。

    “你知道还说那些话?”

    宋元明看着王程说道。

    王程反问道:“我说了又怎么样?你觉得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就是因为是实话。”

    宋元明无奈地想说什么,最后没说下去,摇摇头,道:“算了,我爸也不是小气的人,放心吧,今天的事情他看到了,不会不管的,对了,你们怎么和他们遇到的?他们为什么抓你们?”

    “还有,你不是去给唐老看病吗?唐老怎么样了?怎么没见到乐乐送你?”

    宋元明一时间有很多疑问。

    说到底,其实他和王程没有多么熟悉,上次见识过王程和孙毅云的比试之后,心中对这个比自己小了许多的少年有些敬佩,回到家还对自己的父亲提起过,说唐乐乐找了一个很年轻的医生给唐老治病,还说这个少年很有本事。

    一转眼,今天,王程就当场和他父亲杠上了,让宋元明有些不敢回去见自己的父亲,要怎么解释呢?还是就干脆什么也不说,就当没发生过?

    只能这样了。

    宋元明心中盘算着,王程开口说道:“唐老昨天吃了康医生的药,在我的治疗方案,是不能吃西医合成药的,吃了就和毒、药差不多,所以今天才会晕倒。但是,唐乐乐的家人不知道,康医生也没有说,甚至也不承认。今天张院长还说我无证行医,制造重大医疗事故,报警要抓我。”

    “刚才那几个派、出所的,就是张院长叫来的警察。”

    虽然没见到,但是王程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些警察肯定是张强远叫来的,而不是所谓的什么热心民众。

    哪个民众这么热心会管市医院的破事?而且,那个高级护理病房,是谁都能去看到的?又有谁看一眼就知道情况?

    所以,张强远做这些事,明显就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哧!

    宋元明听了,直接惊的刹车将车子停下来,回头看向王程,瞪大眼睛说动:“唐叔叔这么对你?唐乐乐呢?现在唐老怎么样了?”

    他从小就认识唐乐乐,也熟悉唐强民,觉得唐强民不是这么不讲道理人,在王程的话里,甚至有点恩将仇报了。

    王程苦笑了一下,摇摇头:“可能唐书记也不想这样吧,我给唐老扎了几针,已经醒过来了,乐乐姐在看唐老,我和媛媛就先走了。”

    宋元明沉默下来,叹了口气,重新开车上路,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王程的小区门口,对王程说道:“有什么麻烦,需要我帮忙的,直接给我打电话,别客气,别自己抗,说实话,很多事你扛不住,到时候把小麻烦弄成了**烦,有理变成了没理,你还有这么可爱漂亮的妹妹,要是你出了意外,你妹妹怎么办?”

    他说的,就是像今天晚上这样的事情,碰到那群警察,王程完全可以找人帮忙,没必要去硬碰硬,到时候人家真要追究起来,不论你怎么狡辩,也不论那群警察有什么目的和动机,你打了人家的事实是抹不掉的,一个袭警的罪名怎么也是跑不掉的。

    王程看了看身边不说话的王媛媛,小姑娘的眼神里也有担忧和害怕,心头也有了更多的想法,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宋元明笑呵呵地道:“等会儿,先别走,你给我把把脉,看看我这几天是不是好多了?”

    王程仔细看了这家伙一眼:“这才几天,不用把脉了,效果是有一点的,你气色好看多了,你别那么怕死,死不了。”

    现在的宋元明不是上回那样一副韩国范儿的花花公子的打扮,像个人、妖一样。脸上没擦粉,也没喷香水,就是一身简单得体的休闲装,头发也剪短成了寸头,没有做乱七八糟的造型。

    “嘿嘿,谁不怕死?没事儿那就好,这几天我都吓的不敢见女人了。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注意点,拿我当兄弟,以后就别和我客气。”

    宋元明拍了拍王程的肩膀,开车离开了。

    目送宋元明的车子消失在路上,王程才拉着王媛媛回家。

    “哥,这个宋叔叔没有上次讨厌了。”

    王媛媛点着小脑袋一本正经地说道。

    要是宋元明没走的话,估计得被气的吐血,仰天问:我是叔叔吗?

    王程也是差点笑出来,不过一点恶趣味发作,也没有纠正小姑娘的叫法,笑道:“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坏人,走吧,还没吃晚饭,今天你做,还是我做,去外面吃大餐也行。”

    王媛媛仰头看了王程一眼,笑嘻嘻地道:“我来做,我觉得我的厨艺进步了。”

    王程心中苦笑,每次你都是这么说的好吧,嘴上说道:“好吧,就给你表现的机会,你哥我还挺得住。”

    “你又欺负我。”

    小姑娘一听,嘟着嘴不满地说道。

    王程笑了笑:“我哪里还敢欺负你,不然,又有人要打雷下雨了。”

    “哼,你就是欺负我了,还笑我,我要你背我上去。”

    来到楼道口,小姑娘站着不走了,拉着王程的手晃着。

    ……………………

    这边,宋元明开着车一路来到医院门口,就看到唐乐乐站在门口,见到自己,急忙亲自过来给他开车门,让宋元明受宠若惊。

    “你把王程和媛媛送回家了?”

    唐乐乐开口有些焦急地问道,她正要下来,碰到了宋书记,告诉她宋元明把王程兄妹两送回家了。

    本来惊喜的宋元明顿时郁闷,就知道和自己无关,不过还是享受了唐乐乐的服务,走下车,看了唐乐乐一眼,拿捏了一下架子,说道:“当然送回去了,不然我去干嘛了?唐乐乐同志,不是我说你呀,你这个事情,做的非常的没道理,我从小是怎么教你为人处事的?是怎么教你做人的道理的?”

    一抬头。

    唐乐乐已经转身走了:“少装蒜,你爸叫你快点上去。”

    宋元明无奈地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跟了上去,面色有些严肃地说道:“唐乐乐,我跟你说实话,今天的事情,你做的真的不好,也就是王程,要是我,早跟你们闹翻了。”

    “他已经和我们闹翻了,以后不给我爷爷治病了。”

    唐乐乐面无表情地说道,语气有些委屈,她夹在中间,最是难受,可是却还不能发作。

    宋元明顿时语气一滞,这事儿,王程没告诉我呀?

    “怎么回事?”

    宋元明无语,知道王程平时看着一本正经的样子,估计脾气不小,没想到年纪轻轻地就这么冲,直接和唐家闹掰了。

    看来,自己以后和他接触,也得厚道一些,不能学唐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把人家当根葱。

    有点本事的人,谁没点脾气?

    以势压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宋元明能猜测到,唐乐乐的父亲唐强民等人估计一开始就没把王程当回事,后来也没把对方当成是有本事人对待,就当成是一个没权没势的少年,所以才会如此,也有了现在的后果,只能说,唐家自作孽。

    只是耽误了唐老的治疗呀,宋元明叹口气,琢磨着自己在王程那里有几分面子,能不能挽回,不是为了唐家,而是他也不希望唐老遭罪。

    唐乐乐想到还是自己千方百计的求王程去给爷爷治病的,现在这样,也不知道怎么办,觉得不好意思再去找王程了。

    “一两句说不清楚,走吧。”

    唐乐乐不想提。

    宋元明沉声道:“那你知不知道有人报警要抓王程?”

    唐乐乐惊讶地道:“那些警察不是走了吗?”康健宏和张强远他们走了,那些警察也就走了,她以为就没事儿了。

    “我和我爸刚来的时候,他们就差点被带走了,不是我到的及时,你能想象后果?”

    宋元明和唐乐乐从小一块长大,所以说话直接,也不隐瞒。

    唐乐乐面色漆黑,想到王程被警察差点带走的样子,骂出声来,沉声道:“康健宏,老娘不弄死你,就不姓唐。”

    唐乐乐把一切的帐都算在康健宏身上了,是他给唐老吃的药,来医院肯定也是康健宏给唐老打的针,报警的事情唐乐乐不知道是谁,但是他知道,绝对和康健宏有关系,不是他就是和他关系好的人。

    宋元明被唐乐乐的火气吓了一跳,也不说话了,知道接下来估计江州得不太平了。

    阴沉着脸,唐乐乐和宋元明上了楼,把事情给唐强民说了,唐家几人都是脸色黑的能滴水,几人看了看宋长江,宋长江也是面色不好看的点点头,表示确有此事,他当时就在场,两个书记都在这里,那些人还敢这么胡作非为,这是赤果果的打两个父母官的脸。

    从王程离开,宋长江的心情其实一直就不怎么好,在病房和唐老唐强民说了几句就告辞了,回了办公室。

    当夜,唐老也从市医院离开,回到唐家别墅去了。

    而唐强民也和宋长江一样,直接回到办公室,两人碰头商议了一下之后,就召开紧急会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