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十九章 唐家的后悔
    (第二更,求票,求打赏,求一切支持……哎,都没人赏点钱呀……郁闷……)

    王程松了口气,一切还在他的掌控之中,唐老的呼吸平稳下来,眼睫毛动弹了一下,是要醒过来的迹象,房间内的唐家三兄妹还有唐乐乐也都是面色一喜,都再次看了王程一眼,面色各异。

    “王程……”

    唐老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王程,面色疑惑,立即就开口道:“我怎么到医院来了?”

    病人是最无辜的,何况还是一个老人家,王程微笑道:“中午您晕倒了,所以唐叔他们把你送到医院来了?”

    “我晕倒了?哦,对,早上起床的时候,有些头疼。”

    唐老抬起干枯的手掌揉了揉眉心,似乎在回忆什么。

    唐强民和唐强山,唐楠,还有唐乐乐,都急忙走了过来。

    “爷爷,您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头还疼不疼?”

    唐乐乐关心地问道,此时,她感觉还是爷爷靠得住,父亲和大伯小姑都有些靠不住,关键时刻让她很难堪,她都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王程。

    唐老抬头看了一眼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个孙女,微微点头,道:“还好,死不了。”

    “爸,醒了就好。”

    “爸,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爸,要不要喝点水?”

    唐家三兄妹都关切地走上来低声问道。

    王程对唐老严肃地道:“唐老,我完成任务了,以后您找其他人治疗吧。”

    王媛媛能感受到哥哥的心情,站在哥哥王程的身边,拉着哥哥的手,狠狠地瞪了唐家三兄妹一眼,然后看向门口的市医院的医生。

    可是,康健宏和张强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带着市医院的医生们都走了,那个派出所的张所长也离开了。

    走的很安静,也很干脆,都没人注意到,就看不到人影了。

    唐老本来微笑的表情顿时凝固下来,看向王程,急忙说道:“王程,怎么了?是不是昨天小康给我吃了两片药,打乱了你的治疗?这个都怪我,我保证以后听你的话,其他人的药我都不吃。”

    唐家三兄妹听了都是瞬间大惊,原来真的是这样?想到之前自己对王程的怀疑,和对他的态度,三人再次面色难看,互相对视一眼,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因为不知道说什么能挽回这个局面。

    似乎,说什么都没用。

    只有唐乐乐的表情不是很意外,因为她一直都相信王程。

    “这个,倒不是因为唐老你,我叮嘱过您,不要吃药,尤其是西药,今天你晕倒,就是因为这两片药。”

    王程的表情也是丝毫不意外,看了面色难看,即使是副书记的唐强民都不敢和王程的视线接触:“只是我觉得,我可能没本事治好你,唐书记他们也认识很多名医,所以,我觉得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我也不耽误唐老您的病情了。”

    唐强民此时杀人的心思都有,回头想找康健宏,但是市医院的人一个都没在了,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他觉得自己被人玩弄了,被健康红他们忽悠的团团转,尤其是还得罪了王程,这个医术高超的年轻人。

    唐强山和唐楠此时也是恨不得将康健宏抓起来狠狠打一顿。

    但是,他们知道现在最紧要的是安慰好王程。

    “王程,你别这么说,之前都是我们的错,都是怪我。”

    唐强山身为老大,立即站了出来,不顾面子地给王程弯腰行礼:“我给你赔礼道歉,只求你别往心里去,我父亲吃苦一辈子,你也不想看到他年纪这么大还遭罪吧,还请你继续给我父亲治疗,不管你说的任何话,不管你要怎么治疗,我们都会相信你,都会全力配合你。”

    唐老此时也知道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出事了,肯定是自己的三个孩子惹王程生气了,自己昏迷,他们肯定是怪罪到王程的身上了。

    想到王程被孙女唐乐乐刚带到唐家的时候就遭受诸多冷嘲热讽,甚至还当做骗子,后来治疗有了效果,就好言相待,现在出了意外,这又怪罪人家。

    如此待遇,唐老设身处地的想想,也是心中发寒,所以,他也没脸对王程说什么。

    “哼!”

    唐老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唐强民一眼,他知道,唐强民虽然是老二,但是唐家的大事基本上都是他做主,因为他是市、委副书记,站得高,看的远,唐强山做决定的时候,都会询问他的意见。

    “王程,这事,都怪我。”

    唐强民面色郑重地说道。

    在唐强山弯腰行礼的时候,王程就急忙站起来躲开了,拉着王媛媛和他们拉开点距离,摇摇头说道:“算了,唐书记,你还记得那天你们答应过我什么?”

    唐强民三兄妹,还有唐老都是面色微微难看,也都说不出话来了,那天答应王程绝对相信他,他才会治疗。

    可惜,他们没做到。

    “看来你们都没忘记。”

    王程叹口气:“说实话,我不是多么大度的人,我不是圣人,我不会以德报怨,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带着我妹妹生活,我害怕我的生活出现任何一点意外,那样不仅仅没人能救我,我妹妹也以后的生活也会成问题。”

    “今天的事情你们看到了,要是我没点本事,可能已经被当成杀、人、犯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完,王程拉着王媛媛就头也不回地出了病房。

    唐老一直都没说一句话,因为他拉不下老脸,面色一时间更为苍老了。

    “爸,你,你,你干嘛要吃康健宏给你的药?”

    一直没说话的唐楠有些埋怨地低声说道。

    唐老也是后悔,长叹一口气,回忆着说道:“昨天我在看报纸,小康给我检查了,让我睡一觉休息,我说精神好睡不着,他就说,这样会让我脑力消耗很大,建议我吃点安眠药睡一觉,对脑部休息有帮助。”

    唐老的手在床上拍了一下:“哎,我当时就以为没事,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吃了一片安眠药和一片消炎药,然后就睡着了。”

    说完,唐老有些懊恼。

    唐乐乐低声道:“昨天下午我回家看到爷爷就发现爷爷精神不太好了,晚上睡的也早了,早上还不起来,肯定是因为吃了那个药,王程说,他给爷爷治疗的情况要是吃了西方合成药,就和吃毒、药效果差不多。”

    唐强山一拳砸在了墙上,沉声道:“这个康健宏,我们把他抓起来。”

    “都怪我!”

    唐强民关键时刻还是有担当的,眼神闪烁着光辉,沉声道:“看来市医院的确是烂到骨子里了,以前我一直觉得这不是我管的,放任自流,到头来果然害到我自己的头上来了,爸,都怪我,都是我自食恶果。”

    唐老微微眯上眼睛,淡淡地说道:“回家吧,善后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好,要公开,公正,绝不姑息,要让所有人都看到,尤其是要让王程看到。”

    唐老一生起起伏伏,没点手段是走不到现在的。

    唐强民点点头,领悟了老爷子的意思,也知道这是最后挽回王程的机会。

    唐乐乐在一边听着没说话,心头想起是自己接王程来的,急忙起身就跑了出去,自己得把王程送回去才行。

    而王程此时在医院门口却是遇到了麻烦。

    王程带着王媛媛走到医院门口,小姑娘晃了晃哥哥地手,安慰地道:“哥,别想了,我们以后不给这些人看病了,吃力不讨好,是他们没眼光,不知打哥哥你的厉害。”

    王程笑了笑,道:“我知道。”

    这时,门口一辆面包车的车门哗的拉开了,张所长几个人走了下来,将王程和王媛媛拦了下来。

    张所长看着王程兄妹两,有些下不去手,可是想到自己的堂哥张强远的叮嘱,只能下狠心,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踩了一脚,沉声说道:“你是王程是吧?”

    王程心中一沉,知道最坏的情况发生了,他以为自己让唐老醒过来,张强远他们就不敢找自己的麻烦了。

    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没放弃。

    “对,我就是王程。”

    王程点头承认。

    “好,我们现在接到群众举报你非法行医,妨碍病人治疗,造成了重大伤亡事故,跟我们回去调查一下。”

    张所长张嘴就来,看来这番话说的不是一次两次了。

    两边两个便衣立即气势汹汹的上来就要把王程带走,王媛媛一把推开了一个便衣,气呼呼地道:“走开,不准欺负我哥哥,我哥哥不是坏人。”

    王程也手臂一闪,躲开了另一个便衣的擒拿,沉声道:“张所长,我想你抓错人了吧?”

    “没错,就是你,王程,我劝你现在最好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这样你能少受点苦,也不会落下袭警的罪名。”

    王程的反抗,让张所长心中的匪气激发了出来,盯着王程沉声喝道,眼神凶狠。

    “你这么做,唐书记知道吗?”

    王程问道。

    张所长心中一沉,沉声道:“少废话,你犯了法,谁来都救不了你,带走,再敢反抗就打晕带走,这个丫头片子再敢动手一起带走,袭警,我怀疑她是间谍。”

    哧!

    一辆黑色奥迪停了下来,就在张所长三人的旁边,两个便衣急忙让开位置。

    车门打开,走下来了一个王程的熟人,宋元明,同时还有一个脸型和宋元明有几分相像的中年人。

    “王程?”

    宋元明看到王程,有些惊喜:“你怎么在这儿?哦,对了,看我这记性,上次乐乐说你给唐爷爷治病,唐爷爷的病情怎么样?我和我爸听说他晕倒送医院了,马上就赶过来了,现在没事儿了吧?”

    一下车,宋元明就问了王程不少问题。

    旁边的中年人,就是宋元明的父亲,宋长江,江州市一把手。

    张所长吓的双腿都打颤了,这,这,这,怎么宋书记都冒出来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不就是抓个没爹没妈的小子吗?怎么先是唐书记,现在又是宋书记?

    张所长心中打退堂鼓,发现宋元明和宋书记不认识自己,立即对两个下属招手,转身就要上车离开,就当没来过。

    王程却是不想放过他们,大声喊道:“张所长,怎么走了?不是说要带我回去?还要告我袭警?”

    “刚才不是还要告我妹妹袭警,怀疑我妹妹是外国间谍?”

    “怎么,张所长忘记你的职责了?让我们两个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宋元明顿时一愣,看向了刚才没注意的站在王程身后的张所长等人,宋书记也是看了过去,眼神凝重起来,因为,王程说的话,可不简单。

    张所长心头开始骂娘了,小祖宗,你说话能不能留点情?脚下颤抖着转过身,哈哈笑道:“哈哈,认错人了,王程,我们认错人了,我们在通缉一个叫王程的要犯,刚才你说你是王程,天黑我没认清楚,就以为你是那个通缉犯,抱歉,我们认错人了,是我们的错,我们这就走。”

    说着,张所长使劲的给两个下属打手势让他们上车发动车子,两个便衣也听话的急匆匆的上车将车点燃,然后张所长一头钻进车里,不给王程和宋书记继续说话的机会,车子一溜烟地就跑了。

    王媛媛气呼呼地道:“一群坏人,警、察没有一个好东西,就会欺负好人。”

    王程看着面包车跑了,摇摇头,没有去追,看向宋元明,道:“宋元明,刚才谢过了,如果你不来,我估计得费点手脚。”

    宋元明瞪大了眼睛:“你真的敢?”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因为旁边有他老爷子在。

    “呵呵,无所谓敢不敢,是必须要这么做。”

    王程轻松地笑了笑,对刚才看似危急的情况,好像没放在心上,如果宋元明没出现,他就会迅速的出手将三个人打晕,然后带着王媛媛离开现场,这里是张所长找的一个监控死角,而且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光彩的事情,就算吃了亏,事后张所长八成也是不敢去找王程的。

    不过,宋元明来了,也让他省了一番手脚。

    宋书记面色有些严肃地道:“年轻人,做事要知道轻重。”

    王程心中猜测这个中年人的身份,丝毫不惧,反问道:“轻重?如果我被他们带走,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你知道我还会不会活着出来?什么是轻重?他们可以随意给我戴上杀、人、犯的帽子,可以随意给我妹妹戴上间谍的帽子,不知道这又是什么轻重?”

    宋书记沉声道:“那样你也要走法律程序,让法律来制裁他们。”

    “呵呵,现在不是你们开会,我也不是普通老百姓,你不用说这些来忽悠我,我走了。”

    王程对他的话笑了笑,毫不掩饰自己的不以为然,拉着王媛媛就要离开了。

    宋元明一个劲的给王程打眼色,让他说话注意点,别太过分,没想到王程还是说的这么直接,让他无奈地苦笑,急忙说道:“爸,这是我朋友,这我先送他们回家,你自己上去看看唐爷爷,我马上就回来。”

    宋书记点点头,眼神看着王程兄妹两,似乎要将这两人都记下来。

    王程摇头道:“不用送了,我和媛媛走回去就好了。”

    宋元明再给王程打了个眼色,拉着王程和王媛媛就上车,把司机赶走了,亲自开车,给宋书记挥挥手,出了医院,才松了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