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十八章 最后的治疗
    (周一,求票。)

    市医院,病房内。

    唐老眼睛紧闭,挂着吊瓶,躺在床上,身上脑部和心脏部位都连接着感应电线,周围的一台台仪器上闪烁着或是急促或是低沉地信号。

    看到吊瓶上显示的药水成分,王程心头怒火不可抑制的燃烧了起来,来到病床边,没有说话,轻轻地按住唐老的脉搏,眉头再次紧皱。

    脉象紊乱,他前面费尽心思梳理的气血循环已经乱了,脏腑之间也没有那种淳厚的气息感觉了。

    现在,就是一个真正的病危的老人家的脉象,脉搏随时都有可能停止跳动,很危险。

    王程沉声道:“昨天谁给唐老吃药了?这又是谁给唐老打的针?”

    房间内很安静,安静的只能听到治疗仪器上发出的滴滴的声响,门口的人都不太敢说话,害怕吵醒了唐老。

    所以,王程的声音,每个人都听的很清楚。

    康健宏面色变了一下,嘲讽地笑道:“年轻人,医院有医院的治疗方案,你见过不吃药就治病的?那都是江湖骗子和乡下神棍。”

    唐强民等人想起王程之前就让他们不能给唐老吃药打针,一时间三兄妹都是面色变幻。只有唐乐乐面色漆黑难看,她是相信王程的,那么,就是有人故意给爷爷吃了药,破坏了王程的治疗方案。

    呼……

    王程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压制下来,眼神犀利地看向康健宏,和之前平静的神色完全不一样,有些咄咄逼人:“昨天是你给唐老吃的药?”

    康健宏眼神闪烁了一下,急忙摇头:“年轻人,不是你说的,不能给唐老吃药的?我们哪里敢违背你的意思,现在唐老出事了,你不会是想推卸责任吧?”

    “如果没有人故意破坏我的治疗,唐老不会出事。”

    王程肯定地说道。

    “那还不都是你自己说的,现在的事实就是,唐老出事了,如果不是送医院及时用药治疗,说不定已经被一些不用药的神棍给害了。”

    康健宏不屑地冷笑了一下说道。

    后面的一个市医院的中年医生也是嘲讽道:“小小年纪就当江湖骗子出来骗人,还骗到唐书记家里,也不知道谁给你的胆子,想钱想疯了吧。”

    唐强民三兄妹再次面色难看,唐楠几乎要爆发,眼神盯着王程,被唐强山拉住了,唐强民也是微微摇头,两个主事的男人还是比较理智的,而且当初相信王程也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更何况是唐乐乐带王程回家的。

    现在要是当场闹起来,那就是平白给人看了唐家的笑话了。

    唐强民看向王程,道:“王程,你是说,有人昨天给我父亲吃了药,破坏了你的治疗,所以今天才会晕倒的?”

    王程点点头:“不错,我的治疗方案虽然不吃药,但是都是我根据古方制定下来的,让唐老体内的免疫系统自我修复,再加上食疗补充元气。对老人家来说,是最佳的治疗方案,是药三分毒,吃药对唐老的身体都是一种负担。”

    “尤其是我已经开始治疗的时候,如果用药,都会有负面效果;尤其是西方合成药,就会像**一样。”

    唐强山也问道:“那王程依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办?”

    康健宏等市医院的医生都是面色一变,最近市医院的名声已经臭了,高端客户几乎绝迹了,即使一些权贵来了也就是疗养一下,住个医,不会是来治病的,这次唐老来了,他们已经召集诸多脑科专家再次开了一个专家会议,一定要重新制定一个最完善的方案出来,把市医院的招牌重新竖立起来。

    要是唐老的治疗上再出了意外,那他们市医院就真的没有任何的名声了。不过,康健宏更多的担心是王程说的西药对唐老就像**一样的话。

    “唐书记,唐总,你们不会相信他的话吧?我从没听说治病不要吃药的,就算一些老中医,我也没听说过。”

    康健宏急忙说道。

    唐强山和唐强民都看了康健宏一眼,随后还是看向王程。

    王程微微皱眉,正要说话。

    门口,突然一阵骚动,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挤了进来,威严地说道:“我接到报案,有人无证行医,还干扰医院的正常治疗?人呢?跟我们走一趟。”

    唐强民和唐强山,还有唐乐乐都是面色再次黑了下来,王媛媛急忙来到哥哥王程身边,警惕地看着门口的几个警、察。

    “谁让你们来的?”

    唐强民压制着心中的怒气沉声说道,现在的他如果还不知道事情不对的话,就枉为市委副书记了。

    领头的中年警、察看到唐强民,神色慌张了一下,显然不知道唐书记在这里,急忙恭敬地说道:“唐书记好,我们是执行公务,我们是这片辖区派、出所的,接到市民报警,说市医院501号病房有人无证行医干扰医生治疗,这等于是谋杀,所以我们立即赶了过来。”

    唐强民沉声道:“哪个市民知道这里的情况?会给你报警?”

    康健宏低声道:“可能是刚才路过的病人家属。”

    唐强民转身盯着康健宏:“康院长是说,刚才路过的那个老人家,会报警?”

    唐强民的记忆很不错,从王程来,到现在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门口路过的闲杂人等就是一个老人家。

    康健宏面色一变,不再说话。

    王程看着几个警察,那中年警察的目光也直接盯着王程,可以很清楚,他是直接冲着王程来的,这让王程冷静下来。

    王程绝对不会让自己被抓走,留下王媛媛一个人,他不放心。

    “唐书记,我要唐老验血的报告,详细的成分报告,还有康医生所在的专家组昨天领取药品的记录。”

    王程立即对唐强民沉声说道。

    唐强民和康健宏都是面色微变,就要说话。

    王程再次抢先说道:“我能马上让唐老醒过来。”让唐强民三兄妹都眼睛一亮,也让康健宏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王程,这里是市医院,不是你们家,任由你折腾过家家,要是唐老有个三长两短,谁来负责?”

    张强远突然走了进来压低声音沉声说道,随后装作很疑惑地看着门口的警察:“咦?张所长,你们怎么来了?”

    中年人就是张所长,讪讪一笑,心道不是你给我打电话我会来?如果你给老子说清楚唐书记也在的话,老子会来?但是,唐书记就在这里,他得陪着张强远演下去,不然他们两都得倒霉,现在他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当下严肃地说道:“张院长你好,我接到市民报警,这里有人无证行医,干扰你们医院的正常治疗,就过来看看情况。”

    张强远装模作样地道:“哦?最近的确有些人专门败坏我们市医院的名声,一定要严惩不贷,那人你抓了吗?”

    张所长看向王程,不知道如何说了,明显唐书记是有些护着这个少年的。

    “原来是王程,他的确没有行医资格证。”

    张强远看着王程,对唐强民说道:“唐书记,唐老就是在王程的手上治疗出了事故,要是再有个意外,唐老可能就扛不住了,我看这件事要调查个清楚。”

    唐乐乐急忙对王程说道:“王程你快让我爷爷醒过来。”

    唐强民也沉声说道:“王程说有办法让我父亲醒过来,张院长,张所长,让他试试再说。”

    张强远对张所长使了个眼色,张所长对此视而不见,点点头:“嗯,就依唐书记的。”

    王程冷冷地看着唐强民和唐强山,还有瞪着自己的唐楠,沉声道:“唐书记,我会让唐老醒过来,也会让唐老恢复我治疗之前的情况,至于以后,我觉得你们还是另请高明,今天也是我最后给唐老治疗。”

    唐强民三兄妹都是面色微微一变,唐乐乐脸色更是难看,感觉自己失去了什么,眼睛有些微微发红,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在这个家里的无力感。

    康健宏和张强远也都是面色阴沉下来,一个无证行医的穷小子而已,也敢说话这么大口气?

    你以为离开你就没人能治了?

    张强远再次给张所长打了个眼色,示意等会儿一定要把人带走。

    张所长微不可查的点点头,面色也凝重起来,他在等唐强民的态度,毕竟这里唐书记最大。

    “王程,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们唐家可怠慢你了?”

    唐强山开口问道,语气也有些冲,心中有些生气了,在他们看来,自己做的一切都没什么错。

    但是,他们没想过,周围围绕着他们的人会因此而做出什么事来,更没想过那些人做的事情会对王程有什么影响和威胁。

    更何况,王程又做错了什么?

    王程直接拔掉了吊针,门口的几位医生再次面色一变,王程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的从口袋里拿出了李老那里借来的银针,每次用完,他都会消毒,所以直接就能用。几根针没入唐老的脑部几处穴位,然后再次把了把脉,暂时还没效果。

    “没什么意思,你们都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随便也能找到能给唐老治疗的医生,我不过是带着一个妹妹的穷小子,有些高攀不起,费尽心思的想治好病人,可最后一不小心,可能还会带来牢狱之灾。”

    王程平静地说着,手腕翻动,几枚银针再次没入了唐老的胸口,手指迅速的变换手法,或是捻动,或是弹动,激活了几处穴位。

    门口的张强远和康健宏,还有几个中年医生都是面色凝重起来,他们虽然心思不单纯,但是眼界还是有的,王程如此的针灸手法,在他们医院请来的几位老中医的身上是见不到的,那几位老中医更不敢对人的脑袋穴位扎针。

    唐老的脉象逐渐的平静下来,尤其是脑部穴位的稳定,让唐老脑部的压力小了许多,那些检测仪器还没拔掉,刚才还急促的鸣声,现在逐渐稳定下来,别说门口的医生,就是唐强民和张所长等外行都知道这样是好转的情况。

    脑部和心脏的活动都稳定下来,这是度过了危险期的信号。

    可是,刚才还没有这样的表现。

    这一拔掉了药水吊针,再扎了几针,就突然有效果了?

    前面一直没把王程当回事的康健宏和张强远,以及几个市医院的主治医师都是面色微微一变,他们都了解唐老的病情,知道这样的变化意味着什么,更知道这样的变化是有多大的难度。

    他们十几个专家医生开会,都没办法让唐老迅速的清醒过来,即使要稳定情况,也要两天左右时间。

    与王程这样的速度不能相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