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十七章 市医院
    唐乐乐有些慌张地开着车朝着市医院而去,速度有些快,不过方向盘还是很稳的。

    王程问了一些这几天他没去的时间内唐老的变化。

    “昨天还好好的,我还和爷爷聊了一会儿,他精神很好,他说感觉到腿部有些酸麻。今天早上,他就说想多睡一会儿,起的很晚,起来就说头疼,然后就晕倒了。”

    “那昨天有没有人来给他检查?”

    “嗯,有,康医生来过,给我爷爷检查了一下,然后就走了。”

    “当时你在不在?”

    “我不在,保姆在家。”

    王程没有继续问了,沉默下来。

    唐乐乐感觉出了什么:“你是说,康医生给我爷爷用药了?”

    王程摇头:“不知道,我要去看看才知道。”

    这个康医生,名叫康健宏,就是之前唐老的主治医师,市政府专家组的成员,还是市医院的一位副院长。

    王程给唐老爷子制定的治疗方案,是他在熟悉了元气秘录之中的一些原理方式之后,制定出来的,其核心就是人体内的元气。

    再加上食疗来补充一些元气,按理说,是不会出现意外的,除非是元气耗尽了。

    但是,几天前王程给唐老按摩扎针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情况,当时激活了督脉的元气;王程打算下次扎针就激活任脉的元气,这样就贯通了天地桥,如此就能进一步展开治疗,气血逐渐旺盛起来,将脑袋里的淤血运走,也最多就是一两星期的事情。

    所以,王程当时才敢说一两个月的时间就让唐老下床走路。

    如此的治疗是会消耗现在唐老体内还残留的大部分元气,所以以后的生活,要严格控制食物进补,来弥补身体的消耗,不然会加速身体衰老,也就是会减少寿命。

    任督二脉内的元气绝对还充足,不可能几天的时间就耗光了,即使完成治疗,也不会耗光,王程相信自己的判断。

    除非是有外来药物扰乱了唐老体内短暂存在的元气循环,让元气再次回到了任督二脉内潜伏了起来,刚刚有起色的身体就会因为缺少元气而回到之前虚弱的状态,唐老无法接受这样的强弱反差,所以就晕了过去。

    来到医院,王程拉着王媛媛随着唐乐乐急匆匆的朝着高级护理间走去,来到病房门口,唐强民和唐强山三兄妹已经站在那里了,同时还有许多医院的高层,和医疗专家,跟自己学习按摩的何专家也在,另外还有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人穿着白大褂在激动地说着什么。

    还有一个熟人也是王程认识的,前不久在仁和堂他救刘青那次见过的市医院的院长张强远。

    看到唐乐乐将王程带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张强远表情恍然了一下,认出了王程,随即就是冷笑了一下,对唐强民说道:“唐书记,我还以为你们请的是哪个神医,原来是他。”

    唐强民表情严肃地看向张强远,道:“张院长认识王程?”

    张强远点点头:“嗯,上次我去仁和堂见过,这个年轻人的确有些本事,当时**拳馆的一个师傅受了伤,胸部肋骨骨折,李老要出手救治,这个年轻人爱出风头,非要自己出手,让李老在一边看,然后他真的接好了骨头。”

    “当时我去拜见李老,说了他两句,让他低调一些,不要以为有些本事就自以为是,他就不高兴了。”

    唐强民微微皱眉,他能坐上现在的位置,绝对不是没主见的,看人一方面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觉得王程不是这样的人,不过张强远如此说,他也不会当场就反驳,只是不置可否地沉吟了一下,没说话。

    可是唐楠低声道:“我也觉得这个小伙子有问题,爸治疗了半年多了,前面是没好,可也一直没问题,现在突然就不行了,要是爸有个三长两短,肯定是他弄出问题的,我要告他坐牢。”

    旁边挺着大肚子的中年白大褂就是康健宏,装作和蔼地笑了笑,道:“唐主任也不能这么说,前两天唐老的情况还是很好的,说明他的治疗是有效果的,可能是他用了一些比较特殊的手法,有些我们不知道的后遗症。”

    “你是说,他隐瞒了治疗的情况?”

    抽着烟地唐强山在稍微远一些的拐角问道。

    康健宏笑了笑,不说话了,可其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跟王程学习了按摩手法的何专家一直没怎么说话,因为这里的人地位和职位都比他高,他就是会一些按摩手法的普通的理疗医生,害怕说话得罪人。但是他心里中有数,知道唐老最近是真的一天比一天好,今天就突然不行了,他心中觉得应该不是因为王程的治疗方式的关系。

    想到昨天康健宏检查的时候把当时也在房间的他还有保姆都支开,何专家眼中闪烁了一下,深深地看了康健宏一眼。

    王程走到跟前,正要开口问唐老的情况,张强远直接就盯着王程严肃地问道:“年轻人,你叫王程?你可有行医资格证,你知道没有行医资格证,你给唐老治病是非法行医吗?你知道你会坐牢吗?”

    王程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沉声道:“张院长是来抓人的?”

    “哼,你无证行医,还给唐老治疗出了问题,你这和草菅人命没区别。”

    张院长冷哼一声,声色俱厉地说道。

    “哦?我听说市医院有一位海归博士一刀把病人的心脏戳了个洞,算不算草菅人命?有没有被抓起来?”

    王程反问道,这件事,他听仁和堂的学徒说起过,一直都觉得现在的医院内很多事情太儿戏了。

    张强远和康健宏,还有后面的几位市医院的中年医生都是面色一变,这件事不是他们医院内最搞笑的事故案例;但却是影响最大的,因为受惠者的身份不简单,所以这件事流传很广,虽然最后还是摆平了,但是市医院的名声也臭了大半。

    “那是意外事故,和你这样的故意为之是两码事。”

    张强远沉声说道。

    “呵呵,是不是意外事故,都是你们说了算,事故一方有鉴定和判定的权力,你说这个好不好笑?。”

    王程笑了笑,轻松地说道:“你怎么知道唐老突然晕倒是我的治疗出了问题?”

    康健宏说道:“刚才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唐老的身体现在很虚弱,就是因为最近停止用药的缘故,好像就是你说的要停止用药的吧?”

    王程转头看向康健宏:“你又是谁?”

    “我是康健宏,市医院副院长,也是以前唐老的主治医生,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给唐老制定了全方面的治疗方案,可惜,你打乱了我的治疗思路,现在唐老的身体这么虚弱,我又要重新来,还不知道老爷子的身体能不能扛得住,哎,要是当时继续下去,可能过几个月唐老就能下床了……”

    康健宏摇摇头,表情很遗憾地说道。

    这家伙之前可就是给唐老打个营养药拖着而已,现在说的头头是道,好像明天就能治好一样。

    王媛媛满脸的愤怒,但是却不能说话,她知道这种场合自己绝对不能说话,不然会给哥哥添乱,所以小脸憋的通红,气呼呼的,只能用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张强远和康健宏。

    唐乐乐走过来开口说道:“康医生,好像你以前不是这么说的吧?那时候是谁说的没办法的?是谁说的我爷爷就算去了国外也没办法的?现在你这么厉害了?”

    康健宏讪讪一笑,脸色红了一下,脸皮厚,没当回事。

    “王程给我爷爷治病,是我求他来的,你们要说他非法行医,就抓我好了。前几天我爷爷还很好,突然就不好了,这几天王程都没到我家来过,只能说是意外。”

    唐强民点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看向王程,道:“王程,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王程看了一眼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唐楠,和抽着烟不说话的唐强山,心中笑了笑,摇头道:“我还没看,哪里知道,但是按照我的治疗来说,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现在去看看。”

    张强远急忙说道:“唐老刚检查完,正在休息,不能打扰,不然出了事谁也付不起责任。”

    康健宏也是点头同意:“嗯,脑袋里的病,最注重的就是休息,要是一个不好,再出点事,唐老就危险了。”

    “把脉都不行?”

    王程皱眉问道。

    康健宏肯定地说道:“不行,现在我负责唐老的治疗,我要对唐老负责,不能再让别人随意插手唐老的治疗,不然到时候出了事,还要找我负责,这次唐老晕倒了,我就挨宋书记的批评了,那我找谁说理去?”

    康健宏说的理直气壮,还有些委屈,但是在场的人没人在乎他。

    王程看先唐强民:“唐书记也是这么认为的?”

    唐强民犹豫起来,此时的他不知道该相信谁,要是继续相信王程,到时候出了事,就是他们唐家自己的事情,责任也就在他的身上,要背个骂名,要是继续相信市医院和专家组的医疗手段……

    唐乐乐催促地道:“爸,让王程去看看吧,他有办法的。”

    唐强山将烟头掐灭,他知道这里不让吸烟,可是忍不住,所以站在比较远的拐角,此时掐灭了烟头才走了过来说道:“强民,让王程去给爸看看,不碍事的。”

    唐强民这才点点头,看着王程严肃地道:“好,王程,我再相信你一次,你去帮我爸看看,出了事我来负责。”

    最后一句是对康健宏说的。

    康健宏和张强远都是面色微微一变,对视一眼,心中惊奇唐家对王程的信任。随后,张强远离开了这里,拿出电话来。

    王程的面色也很不好看,他心头的火气也不小,很想转身就走,我给你们费心费力的治病,落不下好,还成了恶人?

    但是他知道不能走,如果他转身就走了,他将会面对无尽的麻烦。

    心中也记下了一件事,以后,不要管这样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