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十六章 唐老出事了
    (强推了,求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投票,今天两更。)

    下午,王程亲自将张璇送出小区门口,才回到家。

    王媛媛从自己的房间里气冲冲的跑出来,对王程伸出雪白的小手,道:“我的东西呢?”

    王程站在客厅中央,扎着跃马桩的马步,听了小姑娘的话,疑惑地道:“什么东西?”

    “你说给我的手串。”

    王媛媛嘟着嘴说道,眼睛有些发红。

    王程不知道这丫头怎么了,深呼吸一口气,收起马步,将装着玉石的盒子拿出来,里面已经有七颗玉珠,加上王媛媛手中的两颗,就是九颗,每一颗玉珠上已经被王程打出一个孔,只需要找一根绳子串起来,玉珠手串就做成了。

    “给,自己去找根喜欢的绳子串起来。”

    王程将七颗玉珠递给王媛媛。

    王媛媛还是嘟着小嘴,将两颗玉珠拿出来递给王程:“我不,我要你给我做好。”

    王程无奈,最近脾气好了很多,要是以前,这丫头敢和自己闹脾气,这么任性,早就板起脸骂人了。

    不过,以前这丫头也没这么任性的时候。

    自己变了,这丫头也变了?

    拿出针线盒,找了白色的线,用十几根编成了一根比较结实的绳子,然后将九颗玉珠都串起来,看着小姑娘伸出来的嫩白手腕,王程再给她手把手的带上,道:“这下好了吧?”

    翠绿的珠子在小姑娘嫩白的手腕上很好看,王媛媛上下摆弄了一下,看了又看,逐渐露出笑容,点点头,抱着哥哥就在脸上亲了一下,笑嘻嘻地道:“嗯,真好看。”

    王程被这丫头在脸上亲了一下,一时间愣了一下,然后看了小姑娘一眼,道:“喜欢就注意点,别丢了。”

    按照上次在石头坊那里卖给李正祥的原料价格,王程估计,这一个手串拿出去卖,至少得五百万以上的价钱,拿去大城市卖,标价千万也不奇怪。

    心中有些担忧,那个羊脂玉的玉牌还好,在衣服里面,但是这个手串可是在手腕上,平常会被人注意到,拿过小姑娘的手腕,王程将手串向上移动了一下,然后拉下袖子来挡住,叮嘱道:“以后注意点,别给人看到了。”

    王媛媛感受到哥哥的担忧和关心,心中的一些不开心减少了许多,笑着点头道:“我知道了。”

    “好了,手串也给你做好了,做作业去。”

    王程心想这丫头每天几乎都和自己在一块,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也心中放松了一下。

    王媛媛摇摇头,没有听哥哥的话,道:“我不,我要和你练拳。”

    “呵呵,今天怎么想练拳了?”

    王程笑了起来,小时候,教这丫头练拳,可是用不给吃饭来威胁的,不练够一小时不给吃饭。

    后来慢慢习惯了,可也是能偷懒就偷懒。

    最近一段时间才没有挖空心思地偷懒,可是也不会主动去想练拳。

    今天什么日子?

    王程看了看日期,周六,除了休息没啥奇怪的。

    “我就是想练拳,以后可以帮你打坏蛋,谁欺负你,我就打他。”

    小姑娘认真地说道,一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有些委屈,看着王程的脸:“那你就永远也不能丢下我。”

    王程的眼神和小姑娘的眼神对视了一会儿,微微皱眉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没有说会丢下你。”

    王媛媛撅着嘴,说道:“哼,你喜欢张璇姐姐,你还送她东西,你不喜欢我。”

    王程顿时哭笑不得,不可否认,他对张璇是有一些好感的,面对这样一个心思细腻,而且很恬静优秀,更是主动对自己有所表示的漂亮女生,只要是个男性,都不会无动于衷的。

    如果是以前的王程,可能是真的会铁石心肠的无动于衷,因为那时候的他根本不会注意这些,只想在二十岁之前活的充实,不会去留下遗憾和牵绊让自己以后走的不干脆。

    现在,没有生命威胁,很多美好的事物,他也会试着去发现和接受。

    “媛媛,怎么会这么想?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了?”

    王程知道,小姑娘从小就缺乏安全感,自己是她唯一相信的人。

    王媛媛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哭了起来,扑到王程怀里,双手抱着王程的腰,眼泪就流了出来:“呜呜,我怕,哥……”

    刚才还好好的笑着,一转眼就哭的稀里哗啦的,王程急忙将小姑娘抱在怀里,摸着她的脑袋,低声说道:“别怕,你哥我永远都不会不要你,你那么小就跟着我,我也舍不得不要你不是?不然,白养你这么大了。”

    小姑娘忍不住打了王程一拳,呜咽着道:“你还欺负我。”

    “好好好,我不敢欺负咱们家媛媛了,你说要怎么办,我教你新的拳法,好不好?”

    王程低声哄着。

    “我不要。”

    小姑娘扭着身子。

    “再给你做一个手串,好不好?”

    “不好。”

    “那你想要什么?”

    王程将小姑娘抱着,让她在自己大腿上做好,捧着小姑娘泪眼朦胧的小脸说道。

    小姑娘眼睛红红的,脸上挂着泪痕,停止了哭声,嘟着嘴:“我要你亲我。”

    “跟谁学的?”

    “电视上。”

    “又看什么乱七八糟的韩剧?”

    “我不管,我要你亲我。”

    小姑娘又开始了。

    王程无奈,低下头,在小姑娘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笑道:“好了吧。”

    “不好,我还要。”

    嗯,又亲了一下。

    “还要。”

    又一下。

    “还要!”

    啪!

    王程一巴掌拍在小姑娘的屁股上,板着脸:“去,好久不收拾你,翻天了你,回房间去。”

    “哼!”

    小姑娘扭了一下身子,对哥哥王程严肃的脸一点都不怕:“我不,我要和你练拳。”

    “练拳就好好练,再胡闹,我收拾你。”

    王程保持着严肃,这丫头越来越不怕自己了,这可不是好兆头,自己当哥哥的威严都没了。

    “哦。”

    小姑娘冰雪聪明,见好就收,去洗了把脸,把脸上的眼泪都洗干净,才过来跟着哥哥练拳,不过她自己练的是丹阳拳。

    王程练的是今天去山上看到师傅长鹤道士施展的地煞拳法,只看了几招动作,粗略的练了一下,也没啥效果,甚至招式都不连贯。

    “杨老说武圣山地煞拳法是唯一的内家横练功夫,必定是要有复杂的呼吸法门配合,这是内家拳的标配。”

    “不知道师傅什么时候会传给我这门拳法。”

    王程收起地煞拳法,心中有些期待。

    当下,将地煞拳法放下,专心修炼武圣山三大拳法,丹阳拳,元阳拳,九元拳。看了老道士施展的道家武学,王程对这三门道家武学有了更多的理解,呼吸和拳法转换之间的配合更加的圆润,不过却是少了一些刚猛,更加符合道家的无为的理念。

    “道家,道家。”

    王程心中琢磨着,知道道家拳法最讲究的还是对身体的打磨,修生养性是最主要的,即使是横练功夫,也是要保证对身体的保养。不会像其他流派的横练功夫,都是外门功夫,靠的是外力来打磨身体,最后虽然练成了抗击打的身体,却也会留下诸多的内外暗伤,年纪一大,身体虚弱了,就会爆发出来,那时候浑身上下都会是各种疾病。

    所以,这些年来,三大内家拳才会逐渐的成为主流,由内而外也逐渐被所有武者普遍认可是最合理的修炼方式,是武学正道。

    一下午,兄妹两就在家里练拳,王程沉浸在武学之中;而小姑娘王媛媛则是逐渐的让自己也喜欢上练武,因为哥哥也喜欢,她要有和哥哥一样的爱好,以后自己强大了,也能帮助哥哥。

    聪明的女孩子都会让自己强大充实起来,以此来吸引心仪的男生,而不是死缠烂打,甚至死亡威胁……那只会让对方对你避之不及。

    傍晚时分。

    唐乐乐急匆匆地开车来到王程家里。

    “王程,出事了,早上我爷爷睡醒了说有点头疼,刚才就晕过去了,现在已经送到市医院去了,我爸让我来接你去看看。”

    唐乐乐面色一进门,就语气急促,面色焦虑地说道。

    王程也是惊讶地道:“怎么会这样?最近有没有给他吃什么药,打什么针?”

    唐乐乐摇头:“没有,这几天专家组的人都只是过来例行检查,都说我爷爷在好转了,可是今天就突然出事了。”

    唐乐乐的语气有些哭腔了,王程是她找去的,之前治疗了半年多了,虽然没好转,但是也都没事。最近王程一去就停止了所有其他的治疗师手段,并且规定了食谱,情况在好转,所有人都佩服王程,夸唐乐乐找了一个好医生,为唐家做出了贡献。

    可是,现在情况不好了,有些人就不会如此想了。

    “过去都没事,现在突然不好了,是不是王程的治疗出了问题?唐家丫头你找的什么人过来,这么年轻,肯定不够稳重,治病是急不来的,唐老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他这么弄我就知道迟早会出问题。”

    这是一个专家组的医疗专家说的话,这位专家就是之前负责唐老治疗的主治医生。

    唐乐乐也怕了。

    王程微微皱眉,此时不是多说的时候,回身拿起银针,还有盒子里昨天晚上做好的九根玉石雕刻成的针,随着唐乐乐下楼去了。

    小姑娘王媛媛也急忙穿上外套跟着跑了下去,也不说话,就是跟着哥哥一起上车,王程任由小姑娘抱着自己的胳膊粘着自己,心中的大部分心思已经在唐老的病情上了。

    按理说,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