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十四章 地煞,天罡
    真正的高手是什么样子的?

    王程一直都没有真正的概念,他之前交手最厉害的就是杨无忌和杨青语两兄妹了,不过两人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出奇之处,最多就是比他厉害一些,太极的鞭手施展出的鞭劲很刚猛。但是他相信再过不久,最多一两年的时间自己就能不比他们弱。

    如果从小就没病的话,他相信自己现在就不比他们弱了。

    那么,顶尖的宗师级高手有多厉害?比杨无忌和杨青语他们又厉害多少?厉害在哪里?

    现在,王程就在亲眼见证。

    老道士长鹤和刘武中为王程亲自演绎一番,他们有多厉害。

    形意拳练劲,刘武中练炮拳四五十年,炮劲炉火纯青,几乎达到凝罡的边缘,如果能将形意拳的其他几门劲道也修炼到这样的地步,就能立即凝练罡气,稍微发力,普通人就会被打死,而且是浑身骨骼筋脉全断的那种死法。

    武圣山武学练到高深处又有什么非凡之处呢?

    王程很关心这个,因为他已经拜师武圣山老道士门下,事关自己的前途。

    老道士面色沉着,相比脸色通红的刘武中,平静了许多,可是浑身却是结实的好像钢板一样,一块块冲击过来的碎石,他都没有躲闪,但是撞在他身上,就是被啪啪啪的碎成更小的碎片。

    双拳挥舞,就好像巨浆搅动江河一般,王程肉眼能看到气流好像河水一样被老道士的双手推动,呼吸一口,周围就是一阵气流冲击。

    真正的如长鲸吸水。

    武圣山武学注重修生养息,修炼到长鹤道长这种地步,体内气血之雄厚,脏腑之强大,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王程小子,看清楚了,这是你师傅的地煞拳法。”

    杨祐德对王程沉声说着,声音在这震荡的空气之中很凝实,没有被冲散声波,直接来到王程的耳边:“武圣山地煞拳法,是一门横练功夫,你师傅练这门拳法已经有一辈子了,拳法施展,体内气血充实,身体坚硬如铁,一般的子弹都不能对你师傅有所损伤。”

    王程听的瞪大了眼睛。

    能抵挡用身体硬抗子弹的横练功夫?

    传说中的少林金钟罩和和十三太保都没这么厉害吧?

    呼……

    刘武中拳法高深,形意拳近距离就是以快打快,动作越来越快,终于一拳突破了长鹤的双拳封锁,一拳打中了长鹤的腹部,炮劲瞬间爆发,一声低鸣,老道士腹部的气流震荡开去,马褂破碎,但是腹部皮肤依旧老样子。

    老道士对这一拳丝毫不理会,甚至一转身,一拳居高临下的砸下来,正是地煞拳法之中的一招,巨大的力道卷动气流,刘武中也无法躲开,只能双手交叉定在头顶,硬抗下来。

    砰!

    刘武中的双手颤抖了一下,双膝也微微下弯了一下,双脚瞬间陷入地面,脸色都被打的通红。

    这一拳力气之大,超出想象。

    老道士练气血力气几十年,不凝劲道,力道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呼呼……

    老道士再次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再次一拳袭来,刘武中觉得很憋屈,双脚都有些发麻,浑身骨骼都有些颤抖,急忙踩着步伐后退,身体灵巧地躲开了这一拳,然后再次身体一转,冲了回来,而且是又是一记气势劲道更威猛的炮拳。

    这是一记回马枪,传闻最早的形意拳就是从枪法之中演化出来的,练形意拳的高手也都会抖枪,从长枪之中领悟劲道。

    轰…………

    一声爆炸。

    老道士挡住了这一拳,却被威猛强烈的炮劲打的后退了一步,脚下留下两个清晰的脚印。

    “老道,如果你还只是靠着皮糙肉厚,你赢不了我。”

    刘武中沉声喝道。

    当年老道士被称作无敌,因为没人能打破他地煞拳法的横练筋骨皮,年轻时候在战场上,曾经身中十几颗子弹还活下来了。

    王程现在还能从老道士光着的上身看到一些疤痕。

    但是,长鹤道士虽然被称作无敌,却也不能击败别人,因为他就是仗着皮糙肉厚,别人打不动。

    现在年纪更大了,修炼横练功夫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长鹤能明显的感觉到地煞拳法的威力在下降,因为上了年纪,气血必定会亏虚。

    这也是地煞拳法属于道家拳法,所以不是靠着挨打来练,而是以内在气血来强外在筋骨皮,他才能把持到现在还能有如此威力。

    如果是少林的十三太保,到了这种年纪,体内暗伤爆发,估计下床都难了,能不能活这么久也是个问题。

    而刘武中的炮拳,堪堪可以对现在的老道士造成一点点伤害,能威胁到体内气血脏腑,却也没多大的威胁,如果是杨青语和杨无忌,老道士可以站着不动给他们打个一天一夜也没事。

    刘武中不能击败老道士,而老道士的拳法招式也打不过刘武中的形意炮拳。

    杨祐德却是微微摇头,面色严肃凝重起来,还有些兔死狐悲的落寞,眼神定定地看着老道士。

    王程不知道杨祐德为何会有这种表情。

    这时。

    刘武中的话刚落下。

    长鹤气息就是一变,呼吸更为的悠长起来,一呼一吸之间,几乎能看到两道气流从其鼻息之间一进一出,盯着刘武中,沉声道:“老道士我找到了真正的传人,所以也无憾了,今日就让老刘你第一个试试我武圣山的绝学。”

    刘武中面色瞬间就是巨变,急忙后退了一步,瞪大了眼睛看着老道士:“长鹤,你,你,你竟然走出了这一步?你可知道后果?”

    长鹤脸色严肃:“我自然知道,不需要你来提醒,接我一拳吧。”

    刘武中急忙一声低喝,双手接连对着空气打了几拳,这是在提气,提起体内气血,也是要全力以赴的征兆。

    轰轰轰……

    长鹤踏出一步,双拳变幻,好像指点着天上的星辰,有摘星拿月的气势,身周气流随着身体和手臂变幻,然后突然一拳就了出去,一个虚幻的拳头倏然出现,冲向了刘武中。

    刘武中凝聚了气势气血,也是炮拳出击,他没有退,只有进,这就是形意,一拳打中那虚幻的拳头,一声爆响,刘武中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可是,老道士没停,再次一步跨出,拳法再次一变,一条手臂上出现了咔咔的声音,一层光影出现在手臂上,手臂气息一变,朝着刘武中砸了下来。

    刘武中被巨大的气息震慑,不能躲开,也不敢躲开,大吼了一声,双腿下弯,扎了一个马步,双手高举,浑身气血爆发,身体肌肉隆起,几处衣服都被撑的破碎。

    王程看的目瞪口呆,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太厉害了。

    老道士一拳砸下来,就是毫不讲理,没有什么技巧和策略,就是直来直去的招式,就是以势压人,以力压人,配合强大的气息和罡劲,让刘武中无从躲闪,只能招架,但是哪里招架的住?

    一声轰鸣!

    刘武中被一拳砸的整个人都双膝跪地,地面上一个一米的大坑,刘武中双膝跪在大坑中央,周围寸寸碎裂。

    杨祐德低声喃喃说道:“地煞,天罡,可惜,老道,你现在练成天罡,是祸不是福呀,希望这个小子能让你安心。”

    噗!

    场面安静下来,刘武中一口鲜血喷出七八米远,献血凝稠,在地上卷起一股尘土:“我输了,输了。”

    老道士立即转身在不远处的桌子上拿起衣服披在身上,淡淡地说道:“要在我天罡拳法之下不输,除非你练成五行,凝练五种劲道,聚气成罡。”

    王程看的呆住了,他所知道的武者境界,只有传说中的超级强者才能凝气成罡,而且是劲道修炼大成。

    练气,运血,凝劲,聚罡,说起来很简单,但是难之又难,说通俗点,一般练武之人力气大一些,就是明劲境界,然后凝练劲道就是暗劲,之后就要将劲道凝练大成,并且浑身气血顺畅,劲道出神入化,就是化劲境界。

    搬运气血,气血凝稠之后,凝聚虚丹,就是化劲之后的抱丹境界,也就是现在的老道士,刘武中,和杨祐德的境界。老道士直接以气血凝丹,虽然不练劲道,也是抱丹境界的超级高手。

    气血抱丹,力气劲道再次提升,领悟其中奥秘,可以引动气流凝聚罡气,这是传说中的境界,据说只有民国的那些绝顶高手才拥有的境界实力。

    而老道士刚才施展的拳法,就是初步凝聚了罡气。

    可是,武圣山武学不凝劲道,如何凝罡?

    看来,这又是武圣山武学的奥秘了。

    道家武学如果能凝罡,那战斗力绝对是直线上升爆表,因为本身就是气血浑厚无比,力气巨大,凝罡之后,也有巨大的优势。

    刘武中苦笑的站起来,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这一战,他消耗很多,最后还是输了,而且是输的心服口服,摇头道:“我学自虎头少保门下,形意拳不算正宗,能得到炮拳奥秘已经是侥幸了,哪里能得知全部形意拳真意,我这辈子都没有凝罡的希望了。所以,十年前,我让我门下超英去北方李氏门下学习拳法了。”

    杨祐德听了眼睛一亮,这件事他知道,只是那位刘超英去了十年渺无音讯。

    刘武中继续说道:“今日败给你天罡拳之下,我认输了,以往的事情,过去了,我那两个徒弟,也是命苦,希望以后我能看到他们出来。”

    老道士挥挥手,示意所有人都坐下来,给刘武中和杨祐德倒上茶,平静地说道:“我武圣山武学博大精深,我老道一辈子,也就学了皮毛,仗着皮糙肉厚闯出一些名堂,其实我愧对列位祖师爷,地煞,天罡,周天,我也只是将地煞学到了精髓,天罡拳法堪堪领悟皮毛,单手凝罡,至于周天拳法,连拳谱我都没能力拿出来。”

    说着,老道士看向王程,道:“你是我关门弟子,武圣山唯一传人,今日可看清楚了?”

    王程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刚才两人战斗的每一个细节,说道:“看清楚了,不过没看懂。”

    “没看懂也不需要过于计较,以后会慢慢懂,回去只需继续打磨气血,一个月后再来找我就可以了,现在你走吧。”

    老道士当下就开始赶人了。

    王程楞了一下,这就让我走了?说好的秘密传功呢?说好的天下无敌呢?心中有些无奈和委屈。

    但是,杨祐德和刘武中都坐在这里,对此也没有丝毫的表示,作为晚辈,王程不敢反驳老道士,只能恭敬地说道:“是,师傅。”

    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目送王程离开小院,老道士端起茶杯,一口鲜血吐在茶杯里,脸色也萎靡下来,这一口鲜血,他压制了好一会儿了。

    杨祐德摇头遗憾地说道:“老道你何必如此?”

    “呵呵,我有生之年最大的遗憾就是埋没了武圣山武学,到了现在,天罡拳法在我手上出现,也没有遗憾了。”

    老道士笑了笑,毫不在意地擦去嘴角的鲜血说道。

    刘武中和杨祐德都对老道士生出敬佩的情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