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十三章 炮拳,炮劲
    王程练武快有十年,起初也看过武侠小说,做过大侠梦,梦想过自己突然顿悟神功成为天下无敌的高手。

    可是,那都是做梦而已。

    真正现实中的练武,不是一朝一夕就有所成就的,每一个高手都是长时间的打磨才能积累出实力的。

    十年来,王程专注于几大桩法,以补气养血为主,效果是有的,他能活到现在而且身体没有明显虚弱就是证明。但是实际上相对于刘武中,杨祐德和老道士这老一辈的武者来说,王程这十年来都不算是练武。

    从王程在武圣山上得到老道士的传授三大武圣山拳法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开始练武。

    仅仅半个月的时间,王程的身体变化明显,不过,这其中大部分的原因也不是因为练武。王程知道,自己的身体变化,估计还是和上次晕倒有关,先天心脏病好了,然后能看到古董和玉石当中的一些异样的气息,身体也发生了一些不可使的变化。

    现在,拜入长鹤道长门下,王程才算是一个有师承的练武之人。

    只是,烦恼之事也会多起来。

    周六本来有课,才走进教室,王程就接到了长鹤道长的电话,让他立即上山一趟,有重要的事情。无奈,王程只能和班主任说了一声,就急匆匆地走了,想来中午应该能赶回来,所以就没有去找王媛媛。

    坐上车,来到武圣山,过去了一个小时。

    来到山脚下,王程大致知道了师傅叫自己来的原因,因为他看到了两个自己认识的人。

    武圣山山脚下,杨祐德和刘武中也一起从车上下来,站在山脚下看着山上的道馆,远远地看去,藏鼎清清楚楚的立在那里,好像一座丰碑,在那里屹立了两千多年。

    “见过杨老,刘老。”

    王程走过去,抱拳略微恭敬地称呼道。

    刘武中的个头比王程还要矮半个头,看着王程,疑惑地道:“小伙子,你在我**拳馆也呆过吧?”

    “嗯,承蒙关照,小子在刘老的拳馆当过杂工,赚点生活费。”

    王程点点头笑着说道。

    刘武中看向杨祐德:“这个小伙子就是你说的老道士新收的关门弟子?”

    杨祐德目光一直都在王程身上凝视:“嗯,老道士先我一步,不说这个了,走吧,我们上山去,老道士把他徒弟都叫来了,老刘,今天你可不能丢人了。”

    刘武中仔细看着王程微微皱眉道:“我这辈子也没怕过谁,小伙子,我记得你有先天心脏病,现在可是好了?”

    “对,好了。”

    王程走在两位老人家的身后一点点。

    “可是老道士治好的?我记得老道士的医术也就一般般,治疗跌打损伤还可以,脏腑之疾他只能干瞪眼。”

    刘武中直接说道。

    “是王程自己治好的,这小子从小就很有心计,到你**拳馆和我太极拳馆,都是为了学习养生拳法来治病,他在三体式桩法上的水平可不低。”

    杨祐德语气遗憾地说道,心道自己当初孙女都舍得,后来怎么就拉不下面子去收徒呢?非要拖了一段时间,想开了之后再去,已经晚了一步了。

    现在越想,杨祐德越是后悔,他知道,以后看到王程一步步成为更强武者的时候,会更加的后悔。

    此时无计可消愁,只是当时已惘然呀。

    刘武中一伸手,比杨祐德速度更快,眨眼间就抓起了王程的手腕,王程没有丝毫躲闪的余地,形意拳的擒拿手比太极更强,更快。

    刘武中眼神凝视着王程:“你练武多少年?”

    “因为身体有病,练桩法有十年了,最近才从武圣山得到传授拳法。”

    王程老实地回答。

    “奇怪,气血雄厚,不像是有病的,更像是练武多年的积累。”

    刘武中松开了王程的手腕,摇摇头,只是面色奇怪疑惑,随后说道:“老道士收你为徒,可是让你参加年末的比武?”

    这事儿肯定是瞒不过的,所以王程坦然承认:“不错,师傅让我参加年末比武,只是我刚刚学武,只怕不是杨青语和刘诗成的对手了。”

    刘诗成是**拳馆的三代弟子第一人,将刘武中的一手炮拳学的有两分火候,两年前和杨青语比武输了,那一场比试,王程也知道,只是没有资格到场去看。

    “你气血雄厚,也不输给诗成多少,听老杨说你悟性奇高,如果老道士传你独门绝学,你未必没有机会。”

    刘武中实话实说地说道。

    王程嘿嘿笑了笑,没接话。

    杨祐德也是摇摇头,三个月的时间,即使老道士悉心培养,传授绝学,有几分火候还不一定。

    来到山上,青山和青阳已经在门口等着,青阳对王程一个劲的挤眉弄眼,如果不是其他人在场,肯定拉着王程好好的叙叙旧,这段时间被打回了原形,练武速度放缓了下来,让他比较郁闷,不过还好的是长鹤道长对他的栽培还是可以的,正在学习九元拳法,他有许多拳法上的疑惑要请教王程。

    王程看青阳的走路动作,就知道他练了九元拳法了,眼力绝对非同一般,对青阳笑了笑,竖起大拇指。

    一行人来到了藏鼎观后面的小院子里,也就是长鹤道长的住处,青阳给王程打了个眼色,让王程等会儿去找他,然后随着青山离开了。

    “师傅。”

    见到老道士,王程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师傅。

    老道士装模作样地对王程点点头:“嗯,来了。”然后,就不理会王程,让他站在一边,目光看向刘武中和杨祐德。

    刘武中此时已经变了一个人,刚才和王程一路走上来,就和一个爬山散步的老人没有任何两样,现在,却是浑身气息火热,双眼好像燃烧着熊熊巨火,盯着老道士,双拳紧握如炮弹一般。

    “老道,我们有十年没见了?”

    刘武中声音也浑厚了起来。

    王程对此很惊奇,目光在刘武中的身上仔细地看,这位老人家此时浑身都散发着强烈的气血气息,肉眼都能看到的炙热。

    果然,形意拳最是刚猛,比之传说中武有八极振乾坤的八极拳也丝毫不弱。

    老道士穿着一身清凉的马甲,双手背后,面色严肃,看着刘武中,点点头:“十年了,你让你门下来找我麻烦,我一个没杀,当年的事情就算一笔勾销了。”

    二十年前,老道士从北方回来,看不惯刘武中门下的作风,让政府抓走了刘武中的两个弟子,至今还没放出来。

    这事,王程不知道,所以只能安静地看着,知道今天会有一场大战,心中也隐隐的激动,他还没见过这老一辈的高手动手,不知道他们会有多强大,今天终于有机会了。

    “嘿,我两个徒弟直至今还没回来,可不是你说算了就算了的。出手吧,手上见真章,你输了,把我两个徒弟放回来,此事就一笔勾销,如果我输了,以后再也不提此事。”

    刘武中沉声说道,想起当年的两个弟子,就是心中难受。

    那个年代,可不是很太平,尤其是练武之人,和周围的那些什么乡党,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冲突?

    只不过刘家当时的确是霸道了一点,因为他们是外来户,如果不霸道一些,就会被本地大族欺负。

    **拳馆和太极拳馆的矛盾,也是从那时候积累起来的。

    老道士头顶白发根根直立,身周无风自动,看着刘武中,突然笑了起来:“既然要拳头说话,何必嚼舌头,出手吧。”

    杨祐德给王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后退,不过王程对此视而不见,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走远,一定要近距离地仔细看清楚才好。杨祐德只能无奈的走到王程的身前来,等会儿可以挡一下。

    轰!

    形意拳,最讲究的就是快准很,说打就打,说杀就杀,不拖泥带水,真正的战阵杀人之术,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距离杀死敌人。

    老道士说动手的时候,刘武中就瞬间出手了,身体就像一颗炮弹一样冲了出去,刚才站立的地方直接被双脚蹬出了一个小坑,尘土飞扬,双拳一前一后,带着打破空气的呼啸,冲向老道士。

    炮拳,炮劲!

    空气都好像炸开一样。

    一股气流冲击过来,王程感觉耳膜阵阵轰鸣,身体被吹的都差点站立不稳。

    好强!

    王程眼睛紧紧地盯着刘武中,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全神贯注。

    杨祐德也是凝神看着这一场战斗,不过更多的是看着老道士,眼神震惊:“老道士竟然真的跨出了这一步……哎……”神色有些没落和可惜。

    王程好奇,不知道老道士身上发生了什么。

    可是,下一刻,老道士就出拳了,一脚踏出,砰的一声,直接踩入地下,一块青石被踩碎,碎石纷飞,拳头旋转而出。

    砰~

    再次一声爆炸一般的轰鸣。

    两人拳头没有碰撞,可是长鹤道长一拳打碎了刘武中的炮拳气劲,一道道气劲就冲向四周,一时间飞沙走石,吹的王程眼睛都有些睁不开,杨祐德急忙一挥手,太极拳的气劲一圈圈散发,将周围冲击过来的气劲打散,才让王程看清楚里面的情境,感激地看了杨祐德一眼,却是发现杨老爷子根本没关注王程,也是紧紧盯着交手的两人。

    “大地红!”

    杨祐德低声喃喃说了一句。

    只见刘武中双脚猛然在地上前后一跺,地面都震荡了起来,到了这个境界的高手,气劲已经不仅仅是由拳头发出,全身各处都能随时爆发劲道,双脚一跺地面,一股炮劲发出,地面就是一阵爆炸,十几块青石板都四飞而出,变得粉碎。

    一块碎石飞向杨祐德,杨祐德手掌轻描淡写的翻飞,就将那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拿了下来,拿在手中的时候,却是直接变成了一堆粉末,看的王程微微咋舌。

    这些老家伙,真的是成妖孽了。

    这场景,一点也不比电视里那些经过特效描述的武林高手交手的场面的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