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十二章 六合刘武中
    一老一少斗嘴了十来分钟,王程将能想到的专业都说了个遍,可杨老也是博学多才,愣是什么都能扯到太极上,好像学会太极,天下间再也没有难事了,做什么都会一个顶一百个,分分钟成为神一样的人物。

    扯。

    小姑娘王媛媛都知道两人是在胡扯。

    “杨老,我不可能跟你学太极,你也别想用杨无忌传给我鞭手就来唬我,那是他自己打自己的,我可没想学,而且我也没学会。”

    走了一段路,王程见杨老还是没放弃,不由地无奈地说道。

    杨老笑道:“你为什么不能和我学?杨无忌那混帐自己都练不好,肯定教不会你,跟我学肯定让你最快学会。我也不会再管你和青语的事,我是想收你为徒,到时候你和青语也不可能了,因为她是你的晚辈。”

    “我已经有师傅了。”

    王程直接说道。

    杨老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了,盯着王程:“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王程肯定地道。

    “好,看来那老道士还是比我有手段,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了,三个月后,你小心点,青语对你可不会手下留情。”

    杨老虽然爱惜王程的资质,却不会故意去抢徒弟,知道王程已经拜师了,也很干脆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江州的比武,已经躁动了起来。

    老道士先行一步,将王程收入门下,杨老比老道士晚了两天。

    “哥,他是太极拳馆的杨爷爷?”

    王媛媛低声问道,她小时候跟王程去过太极拳馆,去了也是安静地坐在那里,见过杨老爷子。

    王程点点头:“对,就是他。”

    “他为什么要收你为徒?”

    王媛媛好奇地问道。

    老道士亲自上门来收徒,过了没两天,杨老爷子也来到学校门口等着哥哥王程,小姑娘觉得生活一下子变了。

    王程看着杨老离开的背影,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走,回家吃饭去,今天晚上我就把你的手串做好了,明天你就能带了。”

    小姑娘笑着点点头,摸了摸口袋里的玉珠,心想带上哥哥做的一定很好看。

    王程用自己的刻刀做出手串比较奇特的是不会去打磨抛光,就用一把刻刀在玉珠上雕刻出了抛光的效果,非常的光滑,可能那些珠宝玉器店的老师傅都没有这样的手艺,说出去也没几个人会相信。

    这也是王程自己练武之后,对力量的特殊把握的效果,一般人理解不了,一般的武者都无法理解。

    ………………

    太极拳馆,杨家。

    杨老爷子回到家,就给杨青语打了个电话,杨青语正在学校。

    “青语,那个小子拜入老道士门下了。”

    杨老有些郁闷地说道。

    杨青语倒是语气平静:“那我们到时候是对手了?”

    “嗯,还有三个月,你有没有信心?青语,爷爷告诉你,这次比武非同小可,事关我杨家的前程,你可不能放松大意了。”

    杨老郑重地说道:“依我看,江州能和你比的,武圣山没有,老刘家有两个,不过也是你的手下败将,这两年就算有些长进也不是你的对手,就怕王程这小子过几个月实力大进威胁到你。”

    “爷爷你想多了,王程悟性的确很高,我也不如,不过练武是需要循序渐进的,他现在拜入长鹤道长门下,三个月也不会有太大的进步,不会是我的对手。”

    杨青语很冷静地说道。

    “青语你小看了这小子了,我刚才给他把了把脉,脉象很强劲,气血比以前浑厚了一倍有余,而且脏腑之间气息淳厚,有这样的底子,老道士**一下,和你过过招绝对没问题,要是老道士再给他一些杀招,你也有危险。”

    杨老沉声道:“这样吧,你这个月把这个学期的那个什么学分攒够,和学校说一声,这个学期不去了,回来我给你提高一下。”

    想到今天他握着王程的脉搏那强劲的跳动,如果不是以前他亲自查看过王程的确是有过先天心脏病的话,他还以为这小子从小就练武,气血已经积累十几年了。

    可惜,被那个老道士抢先了。

    电话那头,杨青语皱着秀眉,有些为难,但是他知道爷爷的话不好违背,只能将心中的想法压下去:“好吧,我和导师说一声。”

    “青语,为了杨家,爷爷对不住你呀。”

    杨老知道孙女会为难,终究是个十九岁的孩子,而且还是女孩子。

    一时间,杨老也有些后悔犹豫,该不该在杨青语身上压这么重的担子,可是杨家还能考谁?三代弟子,就只有杨青语和杨无忌在练武方面天赋很高,其他的都一般般,甚至都不愿意练太极。

    杨青语在电话里比较郑重地说道:“爷爷,我知道该做什么,您放心吧。”

    说完,爷孙两就挂了电话。

    外面,一个中年人急匆匆地走进来,对杨老说道:“爸,刘师傅来找您了。”

    杨老爷子放下手机,眼中精光闪烁:“哦?他老刘敢来找我了?看来他对三个月后的比武也势在必得,哼,我就去看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杨老全名杨祐德,**拳馆的刘老爷子全名刘武中,当年是江州双雄,所以彼此之间是有许多的恩怨的,门下弟子也有些颇多的纠缠,但是最近一些年是太平盛世,他们都不敢闹的太凶。

    二十年前,太极拳馆门下的一个弟子和**拳馆门下的弟子生死斗,被政府当年抓了典型,两边都抓了一个闹腾的最凶的,判了十五年。

    武圣山一直都是文化单位,很少以武学流派面世,这两年**拳馆去武圣山挑战,也是因为不想和太极拳馆发生冲突,害怕再被抓。

    可是,武圣山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几次都吃了亏,上次刘青差点挂掉,所以现在江州的武术界算是安静了下来。

    其实,这也和拳法修炼有关,武圣山是道家武学,无为;而太极拳说到底也是道家思想,所以也是安静,不主动惹事;只有形意拳,是起源于战场,真正的杀人之术,修炼了这门拳法,气血容易躁动,容易上头,不会安分,稍微挑动一下,就会暴起杀人。

    刘武中外表看起来很平凡,相比杨老和老道士,身材有些矮小,一米六五左右,如此身材是练形意拳最好的身高,太高,不适合发力,也影响速度;太矮,力量就会不足,也会被大块头欺负。

    “刘老头,咱们有五年没见面了吧?是来找我过过招的?”

    杨老爷子走出来,对刘武中说道。

    刘武中坐下来,看了杨老爷子一眼:“我想和你过招,不过只怕你接不住我的炮拳。”

    “少和我装蒜,炮拳了不起?说吧,别废话了,既然不是来过招的,说你的目的,我忙的很,没时间和你聊天。”

    杨老嗤之以鼻地说道,好像很忙的样子。

    形意拳比起太极拳复杂一些,炮拳,钻拳,崩拳,横拳,劈拳是五大基本拳法,合称为五行拳;还有十二形拳法,以及最基础的三体式桩法。

    而凝练劲道,形意拳就是以五行拳为基础,五种拳法,就是五种劲道。当年郭云深在监狱里练崩拳,因为带着枷锁,所以只能走半步,可是出拳却更快,劲道爆发更猛烈,所以练就了半步崩拳的绝技,出狱之后,以半步崩拳的绝技几乎无敌于天下。

    刘武中老爷子,当年是跟随孙禄堂学习的形意拳,因为孙禄堂武学很杂,所以算不上形意拳正宗,却也有自己的独特之处,而刘老爷子专注于炮拳几十年,一拳打出去就像是大炮一般,常人难以抵挡。

    但是这种拳法,很消耗气血,刘武中老爷子最近二十年,很少与人动手了,因为老了,有些力不从心。

    对杨祐德的话,刘武中并没有生气,他这二十年修生养性,脾气改了许多了,当年他从北方来江州,也是因为失手打死了人,所以一直都在改自己的脾气。

    “江州比武,你有什么打算?”

    刘武中喝着茶,淡淡地说道。

    “我没什么打算,青语下个月回家,三个月后参加比武,就这么打算。”

    杨祐德无所谓地说道,他对杨青语还是很有信心的,说起来,杨家第三代也算是出了人才,杨青语和杨无忌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可惜,杨无忌那混帐!

    想起这个混帐孙子,杨祐德就是心中来气。

    刘武中看了杨祐德一眼:“哦?那老道士呢?他弃权了?”

    在刘武中心中,整个武圣山也就老道士是个人物,即使是老道士以前的徒弟,也就是一般般的水平。但是,他说不出这番话来,因为,他门下的三代弟子也是一般,被人家杨家一个姑娘打了一个遍。

    这次年轻一代的江州比武,刘武中觉得老道士门下根本没人能上台。

    “嘿嘿,老道士这次可没有弃权,他准备了杀手锏,你来我这里打听,不如上山去问问。”

    杨祐德笑了笑说道。

    “你们两个在上面有根基,我在上面是有案底,说起来,你们拿去冠军资格更好,不过,老头子我因为年轻做错事,一辈子都藏在这里,也心有不甘,所以,这次我也不会轻易放弃。”

    刘武中略微严肃地说道:“不过呢,经过这次比武,以后我们势必会有许多接触,我刘家和你们杨家,以前有许多过节,我和我门下,都是脾气火爆,所以我这次亲自登门,给你们杨家说个一二三,以前的事情,就过去了,以后,我们也就不提。”

    “我的根虽然不在江州,但是家业在江州,以后我们都同时江州一脉,老杨,你觉得,我们是抱成团好,还是像以前一样好?”

    杨祐德也冷静下来,冷场了一会儿,似乎回忆着什么,才缓缓地说道:“既然你都亲自登门如此说了,我如果还揪着不放,就和女人一样了,也罢,你我之间也没有生死大仇,以后出去了,算是同出江州一脉,互相也算是有个照应。”

    “不过,老道士那里你可不好说道。”

    杨祐德最后笑着说道。

    老刘和老道士之间有些恩怨,不然前段时间,老刘也不会任由门下弟子去武圣山挑战。

    “老道士那里,我也会亲自登门,到时候少不得一番印证,你去不去做个见证?”

    刘武中淡淡地说道,眼中闪烁着火光。

    “好,我就去做个见证。”

    杨祐德答应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