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十五章 孙毅云的本事
    (第三更来晚了,抱歉,不过说到做到,大家多投票,多多支持……)

    比试的规矩,就按照刚才孙毅云和李老一样的来。

    三局比试,四十味药的药方。

    冯习和检查了药柜,点点头,表示可以随时开始,里面的药材都很充足,不会出现突然药材不够的事情。

    王恒潇手中握着毛笔,很随意的挥洒着墨水,手起手落,笔走龙蛇,笔下就出现一个个苍劲有力,银钩铁画的字体,但是却丝毫不显得锋芒毕露,即使是宋元明这个外行,看的都有些惊艳,更别说李牧山和唐乐乐懂点书房的了,都是看的眼神都差点直了。

    四十味药,王恒潇一气呵成,每个字都很清楚,不会故意写的模糊看不清,写完之后将毛笔放下,看到旁边的孙毅云才写到一半,似乎还在想着药方,微笑道:“孙老先生别着急,咱们慢慢来,等会儿我让你先开始,别说我欺负老人家。”

    孙毅云气的手一抖,笔下一味药材的分量就写错了,闷哼一声,不说话,也没理会王程,继续写完这个药方才是主要,急忙将写错的分量改了回来,可是版面上就不好看了。

    更别说,孙毅云的字比起王程的字差一点点。作为一位老中医,孙毅云在书法上的造诣绝对不低,这是普遍的常识,老中医都会写几手毛笔字,作为名医,更是要有拿得出手的毛笔字,孙毅云的字就还不错。

    但是,比起王程的来,火候上差不多,但是差点气势。

    王程的字,每个字都好像一个拳头一样,每一拳都好像一个圆,所以看起来苍劲有力,却是暗藏锋芒,这是从未出现过的书法,也是专属于王程的书法,是他从小练拳自己领悟出的书法。

    “小程,你藏的真深呀,这一手好字,什么时候偷偷练的?”

    唐乐乐低声说道,眼神好像看着外星人一样看着王程,这家伙比自己小六七岁,但是会的东西比自己多了去了,和他一比,自己这个名牌大学的保送硕士的高才生就好像不学无术一样。

    李老也低声说道:“每次,小程都会给我惊喜,这份药方,等会儿留下来,我要收藏。”

    药方,就是一份治疗伤寒的普通药方,李老是看中这幅字了。

    小姑娘王媛媛小脸上满是自豪,与有荣焉,笑眯眯地道:“我很小的时候,就看到哥哥在写毛笔字了,那时候我还没上学。”

    算算时间,那这就是至少七八年前的事了,周围的人都是眼神惊异地看向王程。

    王程微微点头,笑道:“小时候身体不好,医生说我不能情绪激动,我听别人说,练毛笔字能锻炼心性,所以就每天坚持两小时。”

    唐乐乐,宋元明,还有李牧山都沉默下来,甚至还在写药方的孙毅云都停了一下,心中震动,这对一个好动贪玩儿的小男孩来说,几乎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难怪人家能这么天才,从小就知道有意识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一点,谁能做到?

    宋元明和唐乐乐都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幸运了,比起王程,就是活在天堂里。

    当然,也是因为王程想活下去,在死亡的威胁下;而且被家庭剧变埋葬了童趣,才会有如此大的毅力。

    啪!

    孙毅云也放下毛笔,写了一个很长的药方,故意选了一个长药名比较多的药方,看到这老贼也是想要赢下来,抱着必赢的心态,心中对王程也很是重视,不顾前辈的名声,耍起了心机。

    “我写好了。”

    孙毅云看向王程:“小子,你输了,以后见到我可是要退避三舍。”

    王程也将自己的药方递给他,笑道:“孙老先生要是输了,可是要当场给李老道歉。”

    两人这才提出赌注,孙毅云以后不想见到王程,要他见到自己退避三舍;而王程不希望李老因为自己受到无妄之灾,损了名声,所以要孙毅云道歉,至于自己在唐家被他污蔑的事情,王程实际上是可以忽略的,他不是心胸狭窄的人,更何况,赢了他,就算是一种报复了,也就扯平了。

    孙毅云点点头,看了一脸平静,似乎毫不关心的李牧山一眼,沉声道:“好,我要是输了,就给老李道歉。”

    王程也点头:“嗯,我输了,以后碰到孙老先生,十里之外我就避开。”

    冯习和拿着秒表,对两人都做出ok的手势,表示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开始了。

    “孙老先生先请。”

    王程一挥手,做了一个请的姿态。

    只有一个药柜,为了避免两个人一起抓药的时候争抢药材,所以是一个一个来,秒表计算时间。

    孙毅云也不推辞,直接就拿起王程的药方,挽起袖子,走进药柜,柜台上已经铺上了四十张纸,每一味药材都会单独放在一张纸上,事后是要一个一个称量的,要确认分量正确才行。

    所有人都站在一边安静地看着,王程和李老是很平静,王媛媛是无所谓,这丫头对自己和哥哥意外的事情,有点没心没肺,而唐乐乐和宋元明,就是兴奋了,好像看人打擂台一样。

    孙毅云被称为现代药王,国内抓药速度第一人,绝对是有真本事的,拿着小称,立即就朝着一味药材走去,直接就用秤盘挖了一点出来,稍微看了看分量,就直接倒在一张纸上,然后转身就朝着第二味药材走去。

    几乎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干脆利落,每一分药材也不会拿第二次,直接就是一次拿出,分量刚好。

    看着孙毅云如此强势,满脸云淡风轻,胸有成足,速度极快,唐乐乐和宋元明都面色凝重,担忧地看了王程一眼。

    而王程和李老,还有王媛媛,还是很平静地看着,一点也不担心。

    啪!

    看着孙毅云将最后一味药材从秤盘上倒下来,冯习和立即按下秒表,脸上微微佩服地道:“孙老先生第一场用时间两分三十秒。”

    唐乐乐和宋元明都是倒吸一口气,他们都不是真正的外行,是了解一些信息的,寻常大药铺,最熟练的抓药伙计,抓一副药四十味药的药方也得七八分钟,慢一点的得十几二十分钟也不奇怪。

    就算是李老,最快的时候也得五六分钟。

    孙毅云只用了两分半。

    其中的差距,只能说是有些吓人,到了五分钟以下的速度,每缩短十秒钟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到了三分钟以下,就是绝对顶级的抓药高手,这样的人必定是盲抓高手,全国也没几个,每一个都是名震一方的名医大家。

    孙毅云自称国内抓药第一快,还真的是有本事,有底气。

    冯习和迅速的上前去将四十味药材一一称量了一下,确认和王程写的药方上一模一样,才宣布第一场结束,时间两分半。

    王程和李老都微微点头,他们是真正的行家,这孙毅云是有真本事,刚才和李老比试的时候,也是留手了。

    现在和王程比试,关乎名誉,他得拿出真本事了,所以速度再次提升了不少。

    药柜内,孙毅云一言不发,看着药方,在冯习和点头之后,立即开始第二场,第二场是不用称量工具的,所以直接徒手就开始抓,对熟练的盲抓高手来说,速度更快,虽然刚才孙毅云用称也几乎是没称过,但是手中有一个东西和空手的时候,施展的速度绝对是不一样的。

    所以,第二场,孙毅云仅仅用了两分十秒,比第一场提高了十秒钟,孙毅云本人都露出了满意的神色,非常自信地看了王程和李牧山一眼,看到两人依旧平静,嘴角微微笑了笑,心道,老孙我都超常发挥了,看你们还装。

    冯习和再次确认药材分量,依旧准确无误,也是佩服,收拾之后,宣布第三场。

    第三场就不能看药方了,第一场和第二场实际上就是给比试者背药方的时间。这也是孙毅云刚才一言不发,大部分时间都盯着药方的原因,冯习和宣布第三场开始的一瞬间,他立即放下手中药方,直接就朝着第一味药材走去。

    在所有人安静的注视下,只有孙毅云打开一个个药匣和抓药的声音,一味味药材被他抓出来放在纸上。

    唐乐乐和宋元明感觉比看武术高手决斗还要紧张,也更有期待感,这是另一种享受,两人非常的兴奋。

    到了第二十五味药材的时候,孙毅云的速度就慢下来了,他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了,不过还是凭借着印象继续抓了七味药材,最后才对冯习和点头,让其结束时间,还有八味药材他一点也记不起来了,更不会胡乱抓几位和药方匹配的药材来糊弄,抓药就比抓药,不比开方,虽然这个药方很普通,他孙毅云想补充出来也不难,但是他不会做。

    这方面,孙毅云还是有自己的骄傲和坚持的,也值得叫一声前辈。

    不过,他这最后抓的几味药材,对分量也没那么有把握,估计有不准的。

    “一分五十六秒!”

    冯习和眼神冒光地念出这个数字,然后走向孙毅云,去检查药材种类和分量是不是正确。

    经过一番确认,种类都正确,只是少了八味药材,而且最后有五味药材的分量不对。

    这就是孙毅云的最终成绩。

    第一场,两分半;第二场,两分十秒;第三场,一分五十六秒,同时少了八味药材和错了五味药材的分量。

    孙毅云这次松了口气,脸上出现疲惫,直接走过去坐下来,喝了一口茶,叹道:“老了,小子,看你能不能比我更快。”

    孙毅云的脸色明显是不相信,他练了六十多年,才有这份手感和熟练程度,王程就算从小跟随李牧山学习,又能多久?顶多十年,这个可不是聪明和有天赋就可以的,那一克和五克的重量,在几乎所有人手中的感觉是一样的,但是在药房当中就是天差地别,绝对是要花费大量时间去练的。

    唐乐乐对孙毅云的感官也一下子变了,不再是单纯的庸医了,而是有些本事的庸医,好吧,依然是庸医。

    而宋元明,纯粹是看热闹,只是觉得非常厉害,以后不敢小看那些老中医了,这些人都是有本事的。

    只是,王程这小子会有如何表现?

    “呵呵,你看着就好了。”

    王程从孙毅云手中接过药方,对这老贼露出自信地笑容,走向药柜,不多看一眼药方,只等正式开始了才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