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十三章 名医挑战
    (今天三更,求支持!)

    话最多的宋元明被王程的一番话吓到了,心思在别处,没有继续和唐乐乐口花花的开玩笑,心里一直没底,想去找人问问,给自己彻底检查一下,但是这次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要是再说了几句话就走了,绝对丢人。

    所以,宋元明没走,安静地吃起东西来,王程不是说了,吃点补的,这家伙立即就将一只甲鱼弄到自己的盘子里吃起来。

    一顿饭,在王程和宋元明两个有意多吃的情况下,很快就结束了,十几道上万的大菜都消灭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了盘子和骨头。

    “哎呀,今天吃的真饱,看到王程你们吃的这么香,我也胃口大开,多吃了点,媛媛,吃饱了没有?”

    唐乐乐靠在椅子上,很慵懒地说道,浑身散发着舒服的气息。

    王媛媛点点脑袋,嗯了一声,还是不想和唐乐乐说话,不过唐乐乐对此已经很满意了,笑眯眯的说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去李老家里,借到银针,再送你们去学校。”

    “好,时间不早了。”

    王程起身拉着王媛媛就要走。

    宋元明眨了眨眼睛,这就走了?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我呢?”

    宋元明忍不住问道。

    “你?你怎么了?你爱干嘛就干嘛去呀,你的女朋友不是多的很嘛。”

    唐乐乐瞥了这家伙一眼,随意说道,拿起包就要去结账了。

    “姐,我叫你姐,你这样不厚道呀?”

    宋元明急忙喊道。

    唐乐乐笑道:“我怎么不厚道了?又没叫你付账。”

    “别,我来付账,这是小事儿,谁和我争,我和谁急,这顿饭必须我来付账。”

    宋元明喊道:“你要是和我抢,我们绝交。”

    “好呀,那就绝交了。”

    唐乐乐根本不吃这一套,对王程和王媛媛笑道:“咱们走。”

    宋元明赶忙两步走过来抓住王程的胳膊,说道:“神医,你是神医,王程,你可不能见死不救,才说我活不久,立马就丢下我不管了,神医可不是这样的,人家都说医者仁心,你不能就这样走了。”

    王程的手臂微微一转,就从宋元明的手中抽了出来,笑道:“你的病要不了命,也没让你疼,你现在还年轻,身体有挥霍的本钱。只是以后寿命会稍微短一点,至于方法,我都给你说了,你要是想治好,照着去做就好了,我能怎么帮你?”

    宋元明一时语塞,他是心里害怕了,而且是被王程说出来的,所以把王程抓着不想放手,似乎这样才有一点底气,想了想:“那,那,那好,我就照你说的去做,过一段时间我再找你给我看看。”

    “咦?对了,你都没给我把脉就看出来了?”

    这家伙现在才发现不对。

    王程摇摇头,道:“你的脉象不用看也知道,只是稍微弱了点,没有其他的病症,这是肯定的,你是气血亏虚,阳气不足,这个看表面就能看出来,有些经验的中医都不需要把脉,你按照我说的养养身体,等个一年半载的我再给你看看。”

    宋元明眼力很足,急忙跑到前面去给王程开门,问道:“好,年底我再找你,武圣山上的道馆我是不想去,练太极和形意拳效果怎么样?”

    “都可以,内家拳都有养生的效果,只是太极拳更加明显一点,形意拳偏向实战。”

    王程笑了笑,坦然接受宋元明的开门,拉着小姑娘走了出去。

    唐乐乐将自己的卡递给服务员,让服务员结账,宋元明急忙喊道:“别,乐乐,这顿必须我请,王程等于是救了我的命,你要是结账了,我们两以后就是仇人。”

    “感情我们两以前不是仇人?那我怎么一直都看你不顺眼?”

    唐乐乐毫不在乎地说道。

    宋元明差点被唐乐乐气死,换了目标,对服务员喊道:“别拿她的卡,拿我的。”

    服务员看着唐乐乐和宋元明都凶巴巴的样子,委屈地说道:“两位,818包间的账单已经有人付过了,所以,你们都不用付账。”

    心里奇怪,这818是什么来头?都抢着付账。

    唐乐乐和宋元明,还有王程兄妹两都很好奇,是谁先付账了?

    难道是宋长河?

    肯定不是,开始就说了,只打五折,不免单,为了不给唐乐乐留下话柄,那么宋长河就肯定不会再私下里面单,浪费感情还得罪人。

    “谁给我们付的帐?”

    唐乐乐收回自己的卡,好奇地问道:“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服务员低声说道:“是王横江王总,说请王程先生一顿,还说以后王程先生来我们酒店用餐,花销都记在他的账上,我们已经给王程先生备案了。”

    宋元明疑惑地看了看王程,心道,这家伙还真的不简单呀,王横江都悄悄的抢着付账,看来自己是孤陋寡闻了,有些牛人都是隐藏在民间的,笑道:“好吧,让王总抢先了,你认识我吗?”

    服务员摇摇头。

    “好,以前不认识就算了,现在要记住,我叫宋元明,你们总经理宋长河是我叔叔,知道吗?”

    宋元明无奈地说道,自己经常来的,这服务员竟然不认识自己,看来是新来的。

    服务员立即点头,她听说过宋元明:“原来是宋元明先生,我听说过您。”

    宋元明总算找到了一点成就感:“好,那你记住了,这位王程先生以后来酒店的消费,都记在我的账上,知道吗?你给我叔叔说一声,让他别忘了。”

    王程上前来,说道:“宋先生,这事儿就算了。”

    宋元明摆摆手:“别,王程,别和我客气,以后随便来吃,一天三顿来这里吃都行,全算我的。”

    唐乐乐不屑地道:“说的好像王程真的会来一样,谁天天没事儿来你们这儿?今天要不是媛媛想来最贵的地方,我才懒得来。”

    王媛媛也赞同地点点头,我们才没时间来这里吃饭。

    宋元明脸都黑下来了,觉得自己今天来找唐乐乐就是个错误,这美女外表好看,简直就是蛇蝎心肠,还是不要娶回家,不然肯定得倒霉,说不好就是不得好死的下场。

    “乐乐姐,我们快走吧,下午还要上课。”

    王程催促地说道,不想在这里纠结吃饭请客的事情了,王横江悄悄的付账了,自己以后见到了再说说就是了,一顿饭还不至于让他欠下人情。

    唐乐乐点点头,挥挥手就朝着电梯走去,王程和王媛媛也跟上,宋元明想了想,还是厚着脸皮的跟了上来。

    “你又跟来干嘛?还想泡我?”

    唐乐乐好奇地问道。

    宋元明也不屑地道:“我瞎了眼才会泡你,我是想送送王程,和你们一起去李老那里转转,好久没去过了。”

    “切,你是怕死,想去仁和堂找李老给你看病吧?”

    唐乐乐不屑地说道,一语道破这家伙的目的。

    宋元明脸色红黑变化了一下,不再说话了,他看出来了,和唐乐乐斗,他铁定吃亏,就算他赢了,也会留下欺负美女的恶名,索性不要去理会了,想到叔叔和老爸还鼓励自己追她,心头就一阵郁闷。

    王程和王媛媛没有参与他们两人的恩怨,小姑娘只是好奇地看了看,就不再理会,王程则是细心的感受体内的气血变化,这一顿吃的好东西可不少,二十万一桌子的菜,也不是一般的菜肴能比的。

    许多珍稀动物和珍稀药材都在菜肴里,虽然处理手法没有达到完美,但是也发挥了大部分的效果,王程调整呼吸,体内脏腑就是一阵阵的鼓动,吸收这些精华来壮大脏腑和气血。

    回去打一丹阳拳套拳,效果会更好,因为他将丹阳拳练到了大圆满境界。

    离开酒店,四人直接就去了老街仁和堂,宋元明也和外表一样骚包的开了一辆红色保时捷,很是拉风,一路上吸引不少目光。

    来到仁和堂,王程发现了一点不同寻常,路上一些人对仁和堂指指点点,低声说着什么,下车来到门口,也发现仁和堂的大门关上了。

    “大叔,仁和堂今天怎么没开门?”

    王恒潇急忙问一个路人大叔。

    路人大叔也是附近的街坊,说道:“好像是上午来了一个京城的名医,说要挑战李医生,然后仁和堂就把大门关了,说今天歇业一天。”

    王程皱眉道:“京城的名医?挑战什么?”

    中医之间,有什么挑战的?无非就是抓药,以及开方,还有诊脉,虽然不是武者之间的生死战,但是输了也会名声有损。

    难道是孙毅云?

    王程瞬间想到了这个阴险的老中医,在唐家几次都暗中陷害自己,说自己是骗子,对方是前辈,王程也不好事后去算账,只能记在心里。

    大叔摇摇头:“不知道呀,今天来了好多看病的病人都走了。”

    王程说了声谢谢,带着王媛媛直接朝着后门走去,唐乐乐和宋元明也都急忙跟上,两人还没搞清楚状况。

    “王程,什么名医挑战?你们中医也比武?”

    宋元明新奇地问道。

    唐乐乐鄙视地道:“中医挑战是比抓药的速度和开方的药效,还有诊脉的准确度,你以为挑战就必须比武?”

    “王程,是不是孙毅云?”

    唐乐乐也立即想到了孙毅云,因为她听家里人说起,孙毅云好像是要来拜访李老。

    王程点点头,道:“应该是孙毅云,这个时间,京城来的名医,只可能是他了,我们去看看。”

    宋元明不说话了,决定当一个看客。

    来到后门,王程敲了敲门,是一个王程认识的药铺伙计开的门,看到王程,急忙说道:“王程你来了,快进来。”

    王程带着几人走进去,问道:“是不是孙毅云来了?”

    药铺伙计脸色有些焦急,点头道:“嗯,是个京城来的,叫孙毅云,和李老正在比抓药,三局两胜利,李老已经输了两局。”

    王程眼中光芒闪烁,不再说话,拉着小姑娘的手用了点力,小姑娘知道哥哥生气了。

    孙毅云是祖辈开药堂的世家传人,据说是传自药王孙思邈,真假不知道,但是最是擅长开方抓药,据说,京城的孙氏药堂如果在二十岁之前不能准确熟练的盲抓,就不算出师,以后也不能以孙氏药堂的名义行医,算是外门弟子,成不了名医。孙毅云是孙氏药堂现在的主事人,国内名医,几所大学中医系的名誉教授,在抓药这方面,绝对是最擅长的,国内少有人能和他相比。

    而李老,擅长的是诊脉开方,抓药不过是顺带,慢慢熟练积累出了盲抓的本事,可是现在年纪大了,已经很难保持那种盲抓的状态了。

    孙毅云来挑战抓药,明显的就是欺负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