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十九章 小姑娘的汤
    (第二更,求票支持……哎,票票多一些呀……)

    现在已经是睡觉的时间了。

    唐乐乐开着车,王程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倒不是这个位置看风景好,外面漆黑一片,也没什可看的,主要是为了在女司机突然施展开车神技的时候,王程可以及时制止惨祸发生。

    不过,唐乐乐心情不错,想来不是普通的女司机。

    “小程,谢谢你,你真厉害。”

    唐乐乐发自内心地说道。

    如果说,前面她仅仅是觉得王程和自己差不多厉害的话,现在必须承认王程是比她厉害地多的一个天才。

    十八岁的中医,而且是能用针灸治好脑神经压迫的中医,这样的人,她绝对是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的。

    以前她和王程熟悉,没觉得什么,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认识的这个少年已经是如此了不得了。

    以后,他在唐家说话可能比自己还管用了。

    王程面色平静,今天实际上他也很冒险,脑袋上的穴位可不是这么好下针的,也是他胆大心细,所以今天才有惊无险,可是接下来还是一个比较慢的治疗过程,需要耐心,他也正好收集经验。

    “这是我答应过你的,我肯定会尽力,还好,对唐老的病,我还有点办法。”

    王程谦虚地说道:“乐乐姐,你什么时候去东海?”

    唐乐乐摆弄了一下后视镜,调整到能看到旁边王程的角度,看到王程满脸平静,笑道:“你呀,明明比我还小,但是每次看到你,都好像我爸一样,老师板着脸,我要是有你这么大本事,早就跳的不知道多高了,好了,就像我爷爷说的,大恩不言谢,光靠嘴是表达不了谢意的,我也不说给钱的事了,你现在不缺钱。我爷爷,我爸和我大伯都会记下你的人情,以后你有什么事儿,直接开口,他们都会尽力帮你。”

    “我本来想明后天就走的,但是现在你这么厉害,我又不想走了,我想等你把我爷爷治好下床了,我再去,大不了这个学期我就不去了,反正我学分也够了。”

    王程笑了笑,道:“人情什么的,这个以后再说,我尽力先让唐老爷子下床。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厉害,现在,我这个学期还要好好学习,不然都考不上好大学。”

    “那是你故意的,两年不上课,第三年你还想不学习就考上好大学?你姐我都不敢这么嚣张的自信。”

    唐乐乐笑着说道。

    两人有说有笑,一路来到了王程的小区,唐乐乐将王程送到楼下,才开车离开。

    “明天我让我大伯别派司机了,我专门来接你吧,怎么样?”

    “随便吧,你不去上学的话,反正也是闲人,就当废物利用。”

    “少废话,我回去了,帮我给媛媛带声好,这丫头一直都不喜欢我,不知道为什么。”

    “好了,你回去吧。”

    刚下车,王程就有一种感觉,对楼道大门低声喊道:“媛媛?”

    楼道声控灯亮了起来,小姑娘王媛媛站在楼道口,看着王程:“我听到你回来了,就下来接你。”

    王程知道肯定不是这样的,她刚下来的话,楼道的灯不可能是黑的。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

    王程快步走过来,担心地问道。

    小姑娘闷闷地道:“我怕你不回来了。”

    王程无奈,心疼的拉着小姑娘的手,低声道:“我怎么可能不回来,不要胡思乱想,走,回家睡觉。”

    “哥,背我上楼。”

    小姑娘立马提要求。

    这丫头!

    王程心里知道这丫头是故意地,不过还是无奈地说道:“好,来吧,我上辈子肯定是欠你的。”

    “嘻嘻。”

    小姑娘立即笑起来,跑到哥哥王程身后,轻轻一跳,双手搂着哥哥的脖子,趴在哥哥身上,在哥哥耳边低声道:“下辈子你还欠我,你都不带我去,我就睡不着,就下来等你咯。”

    “以前你不也是经常一个人在家?”

    王程背着这丫头一步一台阶的上楼,也就是最近身体素质大涨才能这样,以前的话,他背着这丫头根本爬不了楼梯。

    以前,王程经常出去打工什么的,小姑娘一个人在家的时间不短,尤其是前几个月,王程基本上没回家,都在山上。

    王媛媛低声说道:“那我不管,刚才我听到了,你说明天还要去,我也要去,你不带我,我就不让你去。”

    说着,小姑娘双手紧紧地搂着哥哥的脖子。

    可是,已经到家了。

    王程笑道:“带你去也可以,但是你哥我是去给人家看病的,去了你可要乖一点。”

    “哼,我哪里不乖了。”

    小姑娘不服气。

    “那你还不下来?”

    王程松开搂着小姑娘小腿的手,拿钥匙开门。

    小姑娘这才不乐意的落在地上,突然说道:“我煮了一锅汤,喝了再睡觉。”

    王程心里就是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这丫头都没煮过汤,今天估计是头一回,急忙说道:“我累了,先睡了,就不喝了,你自己喝吧。”

    “不行,我喝不完,那给你留着明天早上喝?”

    小姑娘摇头说道。

    “额,那算了,还是现在喝了吧,喝完再运动一下。”

    王程无奈地说道,留到明天早上的话,经过一晚上的发酵,指不定会变成什么,说不定真的能毒死人。

    不一会儿,小姑娘献宝似的端着两黑黢黢的汤放在桌子上,里面漂浮着不明物体,不知道是植物还是动物,一股黑烟袅袅升腾。

    “喝吧。”

    小姑娘得意地说道,一人一个勺子,就要开动。

    王程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拿着勺子小小的抿了一口,仔细品尝了一下,嗯,还好,不是很苦,也没毒,还有点烧焦的鸡肉味。

    小姑娘也开始喝了起来,喝第一口,就小眉头紧皱,当下也不好意思看王程一眼,就稀里哗啦的自顾自的一口气将一碗汤喝光了,然后默默地回去将锅里剩下的全部都倒掉了,看到哥哥王程碗里还剩下半碗,闷闷地道:“我睡觉了。”

    王程急忙说道:“你第一次煮汤,还可以,下次改进就可以了,而且,你哥我不是没事儿吗?”

    小姑娘听前面的,本来心情好了点,可是最后一句,立即小脸垮了下来,瞪了哥哥王程一眼,转身就回房间去了。

    王程笑了笑,收拾了一下,就拿起元气秘录仔细看起来,他现在觉得,这本书真的是博大精深,开辟了另一个领域。

    可惜,不知道写这本书的人是谁,不过那也不重要了,自己能继承,并且发扬光大,就足够了。

    ………………

    唐家。

    王程走了一会儿了,唐乐乐的小姑给唐老爷子煮了一碗鸡汤过来,想给唐老爷子补补,但是被唐老爷子推掉了,因为王程临走的时候说了,不要吃大补之物,这老母鸡炖的汤,也算是小补之物了。

    孙毅云在旁边想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道:“唐老哥,我给你把把脉,如何?”

    唐乐乐的小姑毕竟是女人,心眼多,也想知道更多的信息,点头道:“爸,让孙老先生给你把把脉看看王程给你扎了针是不是真的有效果。”

    “刚才那么一会儿就有效果?你以为这是什么?”

    唐老瞪了自己女儿一眼,两个儿子像自己,都是心思沉稳,行事果断的人,可是这个女儿却是没有继承这一点,喜欢咋咋呼呼,心思不定,现在孩子都十几岁了,还是改不掉。

    不过,孙毅云都开口了,唐老也不好拒绝,毕竟对方是自己儿子花大价钱从京城请来的老中医,他以前也听说过孙毅云的名字,当下道:“那麻烦孙先生给我把把脉了,不过可能这么一会儿,脉象上也没什么变化。”

    唐老还是为王程说话,他现在对王程很有信心。

    孙毅云笑了笑,来到床边给唐老把脉,不一会儿,他就摸清了脉象,说实话,脉象上是没多少差别,还是明显的显示下半身经脉不畅,但是脉搏却是强劲了许多,也表示唐老的气血运行顺畅,而且比之前强了许多,这对消化淤血会有不小的作用。

    面色凝重,如果说刚才孙毅云还有怀疑的话,此时是真的被震惊到了,这小伙子当真不一般,如此手段,为何以前都名声不显?从不曾听说过?

    仅仅几针,就加强了气血?这绝对是奠定了最好的基础,气血搬运强了,治疗什么病都会事半功倍,就像年轻人的身体一样。

    面对唐老和唐家三兄妹的期待,孙毅云不敢胡说一通,实话实说地道:“唐老哥的脉象的确有好转,虽然病情上还是老样子,但是脉搏强劲有力,这位王程小兄弟,看来的确身手段凡,我刚才也是误会他了。”

    唐家父子四人都松了口气,面露喜色,对王程的信心更足。

    孙毅云疑惑地问道:“刚才那位小姑娘说,这位王程小兄弟在江州李牧山那里学过医术?但是不曾拜师?”

    唐强民点头道:“嗯,乐乐是这么说的,王程在仁和堂抓过药,和李老学过。”

    “那我明天要去仁和堂拜见一下,来到江州几天,还不曾去过,都是杏林中人,我有些失礼了。”

    孙毅云点头说道,心头疑惑,李牧山擅长的可不是针灸,擅长的是诊脉,开方水平也不一般。

    而且,遇到王程这样的小伙子,哪个老家伙会不收下?绝对是光大门楣的事情。

    唐家父子四人对他的行程也不管了,反正唐老爷子接下来的治疗会由王程主持,就算孙毅云马上回京城,他们也不会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