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十七章 针灸
    (抱歉,今天因为有事只能一更,明天尽量早更,还是厚颜求点票,谢谢大家支持……)

    唐老爷子的脉象很简单,也不能说简单,不过因为和王程预料的一样,所以王程看来很简单明了,就是下半身的经脉堵塞,而且百会穴精气难以传递。

    也就是脑袋里的淤血压迫了经脉神经。

    一房子地人都在看着王程,看王程表情很平静,似乎真的胸有成足的样子,唐乐乐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她现在是最尴尬的位置,因为王程可以一走了之,以后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唐家的人。

    孙毅云冷哼一声,想说什么,却是没说出来,心中也忐忑起来,难道这小子真的能治疗这种脑疾?

    说实话,要不是为了三百万,孙毅云还真的不会跑这么远来趟着个浑水,因为他看了病历就没有把握能治好,但是为了钱,他还是来了,反正这种病众所周知,自己治不好也不会有人说闲话。

    如果是个和他差不多的老中医出现,来打脸,他也不会说什么,毕竟水平相近,说话也权威,但是来了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孙毅云是绝对不能忍的,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的名声就难听了,指不定多少人会把他说成是千里迢迢骗钱的骗子。

    “唐老的病情和我猜想的一样。”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王程缓缓的开口了,在斟酌心中的想法:“脑神经被压迫,实际上用我们中医地说法,也可以说成是经脉堵塞,只要打通这些经脉,把淤血舒缓出去,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每个人都这么说的,你要是没办法的话,就不必说了。”

    唐乐乐的小姑沉声说道。

    孙毅云也冷笑了一下:“说的很简单,只要打通这些经脉,小子,你有办法?”

    唐家请来的也有三四个和孙毅云差不多的老中医,都对此毫无办法,脑子里的东西最是神秘,也最不好下手,因为药物不一定能起到作用,外力手段也无法去作用,要是年轻人的话,还能用一些手段来催化,但是老人家是经不起折腾的。

    王程看着脸上连失望都没有,只有平静的唐老爷子,想来这位老人家对这个病情也是熟悉无比了,已经习惯了每个人都说治不好了,只想平静的走完剩下的时间。

    “我有办法。”

    王程自信地说道。

    房间内的人都是一愣,连心中微微失望的唐乐乐也是精神一震。

    “真的?”

    唐老本来平静眼神也是瞬间闪烁出精光,以前来过的几个老中医,都是没办法就直接说没办法,不敢随便忽悠,唐家的人不是这么好忽悠的。

    所以,没人敢轻易地说有办法。

    孙毅云也是心中震惊,这种病你也敢说有办法?

    “王程,你有什么办法?”

    唐乐乐急忙问道。

    王程看着唐老,严肃地道:“我研究过针灸,我有办法用针灸刺激唐老的头部穴位来疏通淤血。”

    孙毅云冷笑道:“小子,你知道那块淤血有多大?神针郭亭山都不敢这么有把握。”

    郭亭山是国内最有名的针灸大师,王程听说过他的名字,是陕北人,据说一手行针之术出神入化,号称一针定生死。

    王程不知道郭亭山有多厉害,但是对唐老的病,他是真的有一点点把握,信心源自于他看过元气秘录。

    “郭前辈我自然不敢比,我今年才十八岁,不过,对唐老的病,我有一点点把握,如果唐老相信我,我现在可以先给您试试,如果您觉得没有必要,也可以放弃,就当我没说过。”

    王程看了孙毅云一眼,不卑不亢地说道。

    “要在头上扎针?”

    唐强民立即问道:“如果治不好,还留下后遗症怎么办?”

    “就是,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会针灸?”

    唐乐乐的小姑也质疑地说道。

    孙毅云摇摇头,好像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小子,还是去找个正正经经地行当吧。”

    王程心里骂了孙毅云一句老贼,看了唐乐乐一眼,对唐老说道:“唐老,是小子我唐突了,就此告辞。”说完,起身就要走。

    唐乐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还没说出来,她小姑又说话了,一步上来拦在了王程的身前,冷冷地道:“等等,小子,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你骗了乐乐多少钱?现在全部交出来,我就不报警了,不然,判你十年是最轻的。”

    “小姑,你干什么,王程什么都没有问我要,是我硬拉他来的,你不要胡说。”

    唐乐乐起身来对着小姑说道。

    唐乐乐小姑冷哼一声,看了王程一眼。

    唐强民开口说道:“好了,小伙子,麻烦你跑一趟,让乐乐送你回去吧。”

    唐乐乐看向老爸,但是看到唐强民的眼神,说不出话来了,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王程笑了笑,就要走。

    这时候,还是唐老爷子开口了:“好了,都闭嘴。”

    老爷子的威势还是很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向老爷子。

    “王程,过来,给我老头子我看看,你有几分把握?现在能开始吗?”

    唐老爷子对王程说道。

    王程摇头,苦笑道:“唐老,我看还是算了,这事儿,谁有把握?你们家里人这么团结,要是有个闪失,谁也承担不起,刚才不过是我胡说八道的,您老安心养着,过段时间说不定也能好。”

    嘭!

    唐老爷子面色严肃,枯瘦的手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瞪了唐强民三兄妹一眼,沉声道:“你只管动手,那么多人来了,就你说有办法,不管你的办法成不成,就算是加重了病情,谁要是找你的麻烦,就是和我老头子过不去,我有一口气在,你就没事儿,就算你把我治死了,唐家谁敢找你麻烦,就是对我不敬。”

    这话说的太严重了,也是了给王程绝对的施展空间。唐老爷子也是人老成精,知道要信任一个人,就要给他全部权力的道理,不然犹犹豫豫,反受其乱,最后是不成事还得罪人。

    唐强民急忙说道:“爸,您别这么说,我们也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

    “唐老哥,针灸这个门道,不是谁想学就能学的,也不是学了一两年就有本事的,你应该也了解,我一个朋友,他两个徒弟学了二十年才出师。”

    孙毅云也急忙说道。

    唐老爷子看也没看孙毅云,他心里亮堂,知道这京城的老家伙就是为了赚钱的,对王程笑了笑,道:“好了,王程,你别管他们,只管试试你的办法,有老头子我在,你就没事儿。”

    唐乐乐也低声说道:“小程,你别怕,我爷爷在呢,谁都不敢欺负你,还有我呢,谁要是欺负你,我就离开唐家改名换姓嫁给你。”

    得!

    这一招够狠。

    为了终生幸福,为了不陷入唐乐乐的魔爪,王程也要尽力。

    唐强民三人也都没说话,孙毅云一个外人此时更不能说话,只是看着,但是嘴角带着冷笑,根本不相信王程所谓的针灸能治好唐老爷子。

    很多中医都称自己会针灸,但是能依靠针灸治病的中医绝对是少之又少,大多数都是唬人的,这个门道,可是中医当中最复杂的分类。

    王程听了唐乐乐的话,就是苦笑:“别,乐乐姐,我娶不起你,咱们别说这个话,我尽力就是了,唐老爷子也不需要做什么,躺好别动就可以了,把这些东西都拿走,吊针也别打了,还有,明天开始,药也不需要吃了。”

    王程一番话,房间内的人再次面面相觑。

    这些花大价钱弄来的高级医疗仪器都不要了?药也不吃了?这要是出了事,谁负责?那些专家医疗组的肯定得跳起来!

    唐老爷子一把就将胳膊上挂着的吊针拔掉,胸口和头上的几个仪器也都取了下来,笑道:“还是王程你了解我,我早就不想挂着这些东西了,繁琐累赘。”

    唐强民三兄妹面色难看,不过都没说话,毕竟唐老爷子都拔掉了。

    王程让唐老爷子平躺下来,如此血液循环是最平稳的,站着,或者是坐着,人体的血液循环都是从上向下压下来的。

    一伸手,王程的手中就出现了一包银针,这是他自己去买的普通银针,算不上上好,但是绝对专业。

    唐强民等人都严肃地在一边看着,到了现在,不管心中有什么想法,都只能压在心中,只能任由王程施展。

    王程心中想着元气秘录描述的头部的几个穴位,手掌在唐老的头部几个穴位按照某种规律依次按了一下:“唐老,你觉得现在感觉怎么样?”

    唐老满脸惊奇地道:“咦?很舒服,很轻松,王程,再给我来两下。”他感觉到浑身轻松,尤其是脑子里的压抑没有了,思维一下子都清晰了一些,不像前面脑袋感觉很沉重,一想事情就会有些疼。

    浑身舒爽!

    看到唐老的表现,唐乐乐和唐强民三人都是满脸惊奇,这,这,这,这效果来的也太快了吧?

    还没下针,就是按了两下,就有这么明显的效果了?

    唐乐乐满脸激动的笑容,王程真的可以。

    王程没有丝毫的轻松,满脸严肃,对期盼的唐老说道:“这是刚开始,效果比较明显,下面需要慢慢来,看来我的推测是正确的,这样我就有把握了。”

    “真有把握治好我?”

    唐老激动地问道。

    王程点头:“嗯,既然有效果,那就有把握,短则半个月,长则半年,唐老你必定可以下床。”

    此话一出,房间几个人都满脸震惊。

    最震惊的就是孙毅云,他有些不相信,但是唐老是不会帮着王程说谎的,刚才肯定是真的有些效果,那这小子用的什么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