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十八章 偶遇杨无忌
    (第二更,求票,求支持,谢谢打赏的童鞋!)

    接下来。

    王程让彭老板把自己选的石头用一个结实的袋子装了起来,提在手上,也就不再选石头了,就是摸摸这个,摸摸那个,试探着那石头内的玉石气息进入体内的感觉,暂时,他不知道好坏。

    王媛媛乖乖地一直跟着王程走来走去,也好奇的用小手摸摸几块石头,却是什么都感觉不到,好奇地猜测里面有没有玉石。

    这边,李正祥终于是出手了,买了一块一百二十万的老坑石头,当场就要解石,进来很多人看热闹。

    王程和王媛媛就在一边安静地看着,一句话都没说。

    “出绿了!”

    彭老板亲自解石,照例切一块石头开窗,也是立即就看到了绿色,只是不纯,走向也有些偏。

    但是,终究是出绿了,第一下就出绿,可都是好兆头,八成是大涨。

    周围的人群都很激动,李正祥自然是最激动的,他很少出手赌石,大部分都是看别人赌,自己出钱收购,这样才是生意人的做法,稳赚不赔,偶尔赌一下,也是小赌一下,玩儿个几十万,上百万的石头,还是第一次出手。

    “正祥,涨了,你真的赌涨了。”

    唐乐乐兴奋地看着李正祥说道。

    李正祥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紧紧地看着石头,示意彭老板继续切下去。

    彭老板继续切下去,果然白色石头开始多了起来,一直沿着绿色慢慢切下来,半小时后,整块石头被切割开来,从中间切成了两块,这块半人高下的石头,两边都有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绿色。

    “可惜,都是散块……不过,看颜色和种水不是很差,算是小涨了。”

    一个看热闹的人可惜地说道。

    “呵呵,如果是赌石的话,估计是小涨,因为卖也最多卖一百五十万左右,但别忘了,人家正祥是做珠宝生意的,料子拿回去自己用,加工出来卖个五六百万都不难,那就算大涨了。”

    另一个认识李正祥的中年人笑呵呵地说道。

    周围其他人听了,也都是点头,话是这个道理。

    李正祥也是浑身都出了一身汗,一百多万不算大钱,但是他们家的公司最近可是资金紧张,一百多万也能周转一下了,要是什么都没出来,他回到公司,即使父亲不说什么,他也心中有愧,到时候公司里的也会有人说闲话。

    还好,赚了!

    “正祥,好样的,今天你赚了不少呀。”

    有人喊道。

    他们都知道,今天李正祥花了一千多万收了两块上好的料子,再加上这一块原石出了许多中低档小块玉石,对一个不大不小的珠宝公司来说,算是不小的动静了。

    李正祥让彭老板的伙计帮忙把石头里的玉料都切出来,笑着对所有人说道:“我这也是一时手痒,还好运气不错,下次不敢玩儿了,你们玩儿。”

    说着,将切出来的一块块玉石包起来,就要走了。

    唐乐乐虽然满脸的兴奋,可是终究是没有鼓起勇气再赌一次,今天就带着好心情离开算了,开心地笑道:“今天我们是大丰收呀,都赌涨了,正祥赚的最多,必须请客。”

    李正祥笑呵呵地提着一小袋子玉料,得有十来块:“好,说好了,浮云楼,我请客,都敞开了吃。”

    唐乐乐不屑地道:“说的好听,我和媛媛都是女孩子,能吃多少,小程也还小,胃口也不大,正祥你好心机呀。”

    李正祥顿时哭笑,闭嘴不说话,和女孩子争辩的越多,你只会错的更多,一开始就不去争才是最明智的。

    王程也提着一块石头,低声问媛媛:“你想回家吃,还是去浮云楼吃?”

    浮云楼在江边,是一栋高档酒楼,也有些年头了,民国年间建的,是江州几个出名的高档消费地点,而且地处江边,风景也很好。

    “哥你说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小姑娘说道。

    王程想了想,就没说话了,算是默认了去浮云楼,毕竟今天赚了一笔钱,如果拿了钱就走人,心里也不好意思,就去应付一下吧。

    本来李正祥开着一辆大众suv,想让王程兄妹两上车,但是唐乐乐非要让兄妹两坐她的迷你小车,后排也有两个位置,无奈,王程和不情不愿的王媛媛上了可爱的红色迷你,开向江边浮云楼。

    现在已经是下午,太阳快下山了,马上就是晚饭饭点,来到浮云楼,门口停了不少车,显然是开始忙碌了。

    嗤!

    两辆车前后脚停下,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红色迷你旁边,王程拉着王媛媛下车,旁边的商务车也打开车门,走下来两个人,和王程兄妹两顿时打了个照面。

    “王程!”

    一声沉稳清脆的声音。

    王程心中一动,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一抬头,果然是杨青语,依旧是清爽的马尾,素面朝天,苗条的身材,穿着一套灰色运动装,显得很清爽干练,清纯且有朝气。

    “青语姐。”

    王程叫了一声。

    杨青语点点头,看了王媛媛一眼:“媛媛也来了,怎么和唐乐乐一起来吃饭?”

    看到王媛媛的时候,她自然也看到了下车的唐乐乐,平静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好奇和疑惑,她想不到王程是如何与唐乐乐走到一块儿的。

    唐乐乐不乐意地看着杨青语:“青语,小程和媛媛陪我这个大美女来吃饭,你也有意见了?”

    “我当然没意见。”

    说完,杨青语再看了王程一样,转身就随着那边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走入了酒店,显然是和唐乐乐不太对头,不想多和唐乐乐多说话,而那年轻人最后还转头看了王程一眼,比较有深意。

    “这个杨青语,从小就不正常,走,别管她。”

    唐乐乐比较郁闷地说道:“要不是她打架厉害,我才不怕她。”

    王程没说话,杨青语的性格的确一直都比较奇怪,上次在武圣山,自己和她交手,对方的确是实力强劲,高出自己至少两个档次,自己毕竟才刚开始正经的练武。而且,杨老爷子还两次提起所谓让王程入赘的话,杨青语心中肯定不舒服,对自己看不顺眼也正常。

    “不过,杨无忌怎么回来了?”

    唐乐乐低声好奇地说道,表情疑惑,仿佛不应该在这里看到这个人。

    王程心中一动,他听说过,杨青语的哥哥叫做杨无忌,可是在太极武馆待了一段时间,也没见过,听说早就离开杨家,离开江州了,不由问道:“和杨青语一起的,就是她哥哥杨无忌?”

    不得不说,王程听过不少关于杨无忌的传说,在杨家,杨无忌是一个比较禁忌的话题,太极武馆的人也是私下里说说,王程听说了一些。

    怎么说呢?

    首先,此人是一个天才,据说是杨家百年也不一定能出现一个的天才,当年在江州年轻一辈,是无敌手的,一些如**拳馆刘青一辈的,也在杨无忌手底下吃过亏,因此而身败名裂。

    其次,那就是不服管教,从小就桀骜不驯,不想按照父亲和爷爷给他制定好的路线去发展,和长辈吵了一架,高考结束后,就直接去了京城上学,并且明确的和家里人说,不会回去接管家族,要一个人在外面自由自在的。

    这就是王程知道的一些信息,其他的具体细节,就不知道了,估计只有杨家自己人知道。

    提及杨无忌,唐乐乐也是面色也比较严肃,她和杨无忌是同龄人,当年在江州上学,还在一个学校待过,只不过没在一个班级待过,因为杨无忌比她还高一届,但是,唐乐乐也听过许多关于杨无忌的传说。

    “嗯,他就是杨无忌,我还以为他永远不回江州了,没想到还是在这里见到他了,别管他了,这家伙比较混蛋,我们去吃饭,正祥在门口等我们了。”

    唐乐乐摇摇头,不想去提及杨无忌,带着王程兄妹两走向门口,李正祥已经到了。

    浮云楼是一栋古典建筑,因为是民国时期建造的,只有三层楼,雕栏画栋的,很有古风,听说里面的摆件装饰品,都是从民国时期原封不动流传下来的,随便拿一个花瓶,也能值个几千上万块,说不定哪里就藏着一个大漏也说不定,所以,有一段时间,很多收藏家喜欢来这里逛逛,每一个盘子碟子都会仔细地看看,风靡了好几年。

    李正祥定了二楼靠江边的一个包间,开着窗户,就能看到长江,凭栏远眺,颇有一些味道,这边能看到长江的包间都不便宜,包厢费就得上万。

    “我去趟洗手间,媛媛你坐在这里别走动,知道吗?”

    王程松开小姑娘地手低声说道。

    王媛媛点点头:“嗯,我知道。”

    “我们在呢,放心吧,媛媛不会出事的。”

    唐乐乐急忙说道。

    王程笑了笑,起身去洗手间,也是刚才突然感觉想去,肚子里一股凉凉的感觉,就好像前面那玉石内的清爽气息融入身体的时候一样,他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刚走出包间!

    一个拳头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王程吓了一跳,急忙脑袋一偏,拳头轻轻地打在了墙上,一个留着精神的寸头青年站在王程的面前,正是刚才在门口碰到的杨青语的哥哥,杨无忌。

    “反应不错。”

    杨无忌微微一笑:“你要去哪儿?”

    王程全身警惕,肚子的不舒服也压了下去,双眼紧紧地盯着杨无忌,这个人,给他很大的压迫感,比杨青语强许多。

    “我要上卫生间,你找我?”

    王程问道。

    “嗯,说你聪明,看来的确不假。”

    杨无忌点头,毫不忌讳地道:“听说,我们家老顽固想让你入赘到杨家,以后娶青语当老婆?”

    什么听说,不是杨老爷子说的,就是杨青语说的,当时在场就是四个人,王程见都没见过杨无忌,难道还能是长鹤道长说的不成?

    王程点点头:“嗯,杨老说过,不过我拒绝了。”

    呼……

    杨无忌再次欺身上前,膝盖毫不留情的就撞向王程的肚子,脸上的微笑消失不见了,语气淡淡地:“你当然要拒绝,不然,你凭什么?就你,凭什么配得上青语?”

    王程面色微变,没想都这家伙说动手就动手,这里可是人多的地方,还好他一直都是全身戒备,可是如此,躲开也已经来不及,双手急忙护在肚子上,挡了下来,可是巨大的力量还是撞的王程闷哼一声,感觉肚子一阵翻江倒海,脚下蹬蹬蹬的就倒退了三步。

    “就这点本事,那个老顽固凭什么看上你?”

    杨无忌眼神不屑地看着稍微狼狈的王程,说着,就再次冲了上来,这家伙果然是离经叛道,出手的招式和杨家太极拳截然不同。

    王程冷哼一声,他可不怕杨无忌,可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很强,急忙再次招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