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十章 神速抓药
    (第二更,求票支持,还没到三百票哦!大家加把劲,呵呵……过了十二点别忘了投票呀,新书需要大家的关注和呵护……)

    “这还是个孩子,他会抓药吗?”

    一个中年妇女质疑地问道。

    后面的人看到一个稚嫩的少年也开始抓药了,都纷纷低声议论起来,这药材要是弄错种类和分量了,那再好的方子也是有可能吃死人的。

    “我儿子和他差不多,还在上高中呢,这么小,能行吗?”

    “我不让他抓药,大夫,别让这个小家伙给我抓药,我就要你们抓的。”

    “就是,我也不要他抓。”

    几个男子和一个中年妇女都大声地对冯习和喊道。

    “你们知道什么?”

    一个年轻人从排队的人群里走出来,对几个吵吵闹闹等待抓药的病人喝道:“你们呀,这是有眼不识泰山,还有,这里是仁和堂,李老在旁边把脉,你们都安静点,要是这少年真的不会,李老会让他来抓药?李老几十年看病很少失误,绝对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几个吵闹的病人都安静下来。

    “你说的好听,他是泰山,那你去让他抓。”

    那中年妇女还是不服地说道。

    年轻人笑呵呵地道“我还就是专门找他的,他抓药快,我正好有急事儿,你们既然不让他抓,那我就捡个便宜。”

    说着,年轻人来到王程面前,讨好地笑道:“小程,你又来了,明天可就开学了,还有时间来帮忙。”

    王程听了这话也是无奈,和年轻人有过几面之缘,以他的记性,已经记下对方的名字,从一堆药方之中找到了他的药方:“李老让我帮帮忙,那我就得跑断腿,呵呵,峰哥,最近身体又不舒服了?”

    “嗨,还不是胃,老毛病了,李老也说了,只能慢慢将养着,弄点暖胃的药回去熬。”

    年轻人叫高峰,也是无奈地苦笑着说道。

    胃病在中国比较普遍,很多人都被这个折腾的不轻,但就是没办法根治,疼起来了要命,还得慢慢忍着。

    王程心中一动,道:“等有机会,我给你试试。”

    高峰也是诧异地看了王程一眼,他只知道王程抓药是一绝,在仁和堂抓药四五年了,没听说过还会治病,就算会,估计也应该是跟随李老学了两三年医术,学到的皮毛,当下随口道:“小程有办法?”

    “呵呵,暂时还不知道,我还得研究研究,先把你这方子抓了。”

    王程笑了笑,不置可否,拿起药方,仔细看了两眼,然后就摊开一张纸。

    “小程,你要是把我这胃病给治了,我一定给你送个锦旗。”

    高峰怕王程不高兴,急忙说道。

    王程还是笑了笑,没说话,转身去抓药了。

    后面不少人都还好奇地看着王程,尤其是那个大妈,还想看看王程的笑话,其他人也都想看看,这个少年究竟能不能抓药,会不会抓药,或者能不能抓好。

    显然,这些人都是以前很少来过仁和堂的,所以对王程印象不深,记不得了。

    少数一些记得王程的病人,都急忙来到高峰身后排起队来,害怕被别人抢了先,一转眼就有七八个人默默地排在了高峰后面,周围一些人对王程的质疑,他们习以为常了,也就不当回事了。

    这边,候诊的方进文用胳膊动了动旁边的土豪王总,笑道:“王总,看好小王医生是怎么抓药的,我那天专门看了小王医生抓了一上午药。”

    方进文还记得上次王程救了他的命,第二天他再次来道谢,看到那王程的抓药技术,当时是惊为天人,就呆呆的看了一上午,当然,死磨硬泡地想请王程吃饭也是一个原因。

    王总还是有些不相信,站起身来,走到前面去,想看清楚点王程是怎么抓药的,方进文也急忙跟上,旁边听到方进文说话的几个中年人和几个年轻人,也都跟着挤到前面去看抓药,让周围等着李老把脉的人都疑惑不已,你们药方都没有,去看什么抓药,不好好排队看病,有病。

    还别说,老方和隔壁老王本来就有病,不然怎么来看病!

    此刻,王总几个候诊的,还有那排队抓药的一群人此时都是目瞪口呆,目光呆呆地看着那一个身影,嘴巴微微张大,很不雅观都不知道。

    因为,在他们视线中,看到了绝对不敢相信的一幕。

    王程将高峰的药方看了两眼之后,摊开一张纸,拿起一个盘子,来到药柜前,看也不看的直接拉开一个药匣子,顺手就从其中抓起了一小撮药材,放在盘子里,然后轻轻的关上,手上的动作却是停也没有停,脚下微微一动,关上药匣子的手顺势就打开了另一个药匣子,轻轻的抓起了一点药材……

    一个!

    两个!

    三个!

    二十多种药材,每种药材的量都不一样,几克到十几克不等。

    王程没有像旁边的抓药的伙计一样,抓了一种药材,再回头看下一种,然后转身去找这药材放在哪里的,还要用手中的小称来称量一下。

    没有称量,没有看第二眼药方,没有寻找药材的地方,就这几个呼吸的时间,旁边的几个伙计都才抓了两味药材,但是王程却是已经抓好了一副药方。

    麻利的将高峰的药装好,用绳子打了一个结,可以方便提在手中,递给高峰,王程笑道:“峰哥,多注意饮食,三餐要规律,不要吃辛辣冷的。”

    高峰接过自己的药,赞叹地道:“小程,你这抓药的速度,都可以去申请吉尼斯纪录了,我每次看到都很震撼,厉害,现在比以前更厉害了,二十秒就给我包好了,以前最快也要三十秒。”

    原来,从王程看药方的时候,高峰就用自己的手机开了秒表计时,当王程将药包好递给他的时候,计时结束,刚好二十秒,不多不少。

    旁边最快的冯习和,要抓一副二十几味药材的药方也要三分钟左右,这还是状态最好的时候,其他的学徒,那就得五分钟到十分钟了。

    高峰对王程竖起一个大拇指。

    王程笑道:“峰哥,别埋汰我,中国这么多中医,比我快的肯定有,我可不想宣扬出去被打脸,然后丢人现眼,说我夜郎自大。”

    “呵呵,你还是这么谦虚,说话好像我家老爷子一样,不和你说了,后面老陈在赶我走了。”

    高峰摇摇头,笑了笑,提着药转身就走了。

    后面的老陈上前来对王程笑道:“老高家这小子就知道抹黑我,小程,我还赶着回家给我孙子做饭吃,快帮我把药抓好了。”

    这老陈也是王程的熟人,就住在隔壁街上的老房子,是仁和堂的老街坊了,最近专门在家带孙子,腰上和腿上有些老风湿,每隔一两个月,都会过来弄点药吃。

    王程笑着答应一声,再次从一叠药方之中找到老陈的方子,这次更快,仅仅是扫了一眼,拿起盘子转身就去药柜抓药,只用了十九秒,药已经包好递给了老陈,老陈急着回家,看也不看,提着就走了。

    后面的看热闹的许多人都是看的惊呆了。

    这是什么样的速度?

    这是什么样的反应?

    这是什么样的记忆?

    这是什么样的一双手?

    总之很神奇。

    但是,也有很多人还是不相信,这小子不会是胡乱抓的吧?就是为了糊弄人?

    第三个。

    第四个。

    第五个。

    很多人都看的愣愣地,被王程的动作和速度惊的呆住了,没注意到,仅仅一会儿的时间,就有五个人在王程这里拿走了药,而旁边,就算是冯习和,也才把一个方子抓了一半,另外几个伙计,都是才找了三四味药材。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冯习和看了,苦笑着摇摇头,好在他是仁和堂的老人,几个抓药的学徒也都是老伙计,不会被打击,已经习惯了,抓好自己的药材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去和王程比,不然会慢慢的产生极度不自信,怀疑自己的人生。

    “喂,他这样抓药,你们都相信了?”

    那发了一会儿呆的中年妇女这才活了过来,立马对刚才提着药过来的人喊道:“要是他胡乱抓的,你们就不怕吃死了?”

    这也是一个大婶,笑了笑,道:“小程不会胡乱抓的,你第一次来不知道,以后经常来的话,就习惯了。”说完就走了。

    其实,这个刚走的大婶第一次让王程抓药的时候,也是很不相信,但是她不想在这里惹事,要有确切的证据才能说人家。所以出门就悄悄地去了城北的另一个中药铺子,让他们帮忙看了看王程抓的药对不对,结果人家也是一个老中医,按照方子看了看药,称了几味药,就说一点都不差,和方子上没有任何出入。

    后来,这大婶将这件事就说出去了,也算是一桩美谈,也显得大婶大方不遮掩。

    王总此时也是好奇地对方进文说道:“方总,你说,他这样抓药,是不是真的按方子抓的?分量也都是对的?会不会吃出毛病来?”

    不得不说,这是周围好几个看热闹的人都想问的。

    方进文嘿嘿笑道:“王总,这你可是问对人了,我原来也和你一样,心里面怀疑的很,拿着小王医生给我抓的药,回去我都不敢吃,可是小王医生是我的救民个人,我也不敢当面说;就找了一个领导,让他找了一个省城医疗专家组的人专门按照方子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一点错误,药材种类和分量都和方子上一模一样,说是一克,就是一克,不会是一点五,也不会是零点八。”

    王总听了,眼中放光,一把就搂住了方进文的肩膀,笑道:“方总,咱哥两好久没一起喝一杯了,哪天有空咱们去浮云楼?”

    “哈哈,王总客气了,浮云楼随时都可以去,不过得我请。”

    方进文好爽地笑着说道。

    周围一些平头老百姓听的老头,那浮云楼在江边,随便点个菜就是好几千,一桌子下来至少十万起。

    “嘿嘿,那方总能不能帮忙引荐一下这位咱的本家,小王医生?”

    王总低声说道。

    方进文的笑容立马消失不见了,满脸愁容,好像巴蜀变脸一样,叹了口气:“王总,不是我不帮你,咱们也合作过两次,都是皆大欢喜。但是,我好几次邀请小王医生,都没成功,你刚才也看到了,我死皮赖脸,小王医生都烦了,才把我专门定做的名片收下,要不是我闹的够响,估计我那一百多克金子都送不出去。”

    一张名片用了一百多克金子制作,果然是真土豪。

    王总惊讶地道:“就算有些本事,也不过是个小孩子,以方总的手段,都这么难搞定?”

    以老王的想法,那就简单了,大把的票子,要什么给什么,还搞不定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子?

    隔壁老王不相信,我们家隔壁的孩子和我可亲了。

    土豪老方却是亲身体验过,无奈摇头,拉着隔壁老王回到座位上坐下来:“你还别不信,奇人肯定和其他同龄人都不一样,上次我为了感谢小王医生,费了不少心思,这小王医生除了对医书古籍感兴趣,其他的都是滴水不进,一千多万的店面没要,一千多万的翡翠也没收,三百万的跑车看都没看,最后我专门打听了一下,才买了一本什么药王的医书专程送来,这才搞定,让他收下。”

    王总面色也凝重起来:“老方,我江州还有这样的人物?”

    方进文肯定地点头,心中也是赞叹,这也是他对王程显得恭敬的原因之一,甚至都不在乎周围其他土豪对自己的看法,不在乎面子了,不仅仅是因为王程救了他的命,也有不弱的医术,更是因为王程德行方面,让他也找不出什么纰漏,最重要的是,人家才十八岁。

    十八岁的老王和方进文会做什么?

    满大街鬼混,还会为了一块钱会很干脆的将自己卖掉,他们干过这样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