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十六章 气死老头子了
    (求支持,求票票,求收藏!以后更新会尽量稳定,上午一更下午一更,单天票票超过三百,就加更一章,谢谢大家多多支持!)

    在即使再挑剔的人眼里,杨家姑娘杨青语都绝对是一个美女,而且非常的聪明,家世很好,还有一手高深的太极拳法。

    嗯,很不错!

    除了那一手拳法。

    王程是绝对不会就如此轻易的将自己的终生大事定下来的,而且他一直将杨青语看做是姐姐的,最重要的是,王程是真的觉得自己配不上杨青语,在江州,追求杨青语的青年能从武圣山排到长江边去。

    “杨爷爷,这事儿,我绝对不会答应下来的,以后您老人家后悔了,肯定会天天看我不顺眼,我也不希望误了青语姐一辈子,今天的事,也最好不要传出去。”

    王程不卑不亢地对杨老爷子恭敬地说道,提醒这老头子,你说的事情有多重要,可能您老人家就是嘴巴一张,就说出来了,但是那却是决定着两个人的一辈子的大事情。

    杨青语松了口气,她还真的害怕王程答应下来,那她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她知道,以爷爷说一是一的性格,此事说不定就真的这么定下来了。

    还好。

    杨青语看王程更加顺眼了许多。

    杨老爷子看王程却是不顺眼了:“哼,好,拒绝就拒绝,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是老实人,既然你刚才说了,老道士指点了你几招,你算是他的半个弟子,青语,你去和老道士的半个弟子切磋切磋,让老道士看看你这半年的长进。”

    啊!

    王程听了老爷子这番话是目瞪口呆。

    我拒绝了您孙女,怎么就不老实了?

    还有,怎么就打起来了?我还没有闭关十年好不好。

    王程就要反对。

    但是老道士也不示弱,他乐得看到王程吃点苦头,被青语丫头教训一顿,想到自己刚才在这小子面前吃瘪,就高兴。

    “好,小橙子,去和青语丫头比划比划,太极拳软绵绵的,打不疼你。”

    老道士毫无同情心地将王程出卖了。

    杨青语也是微微惊讶,低声对杨老爷子说道:“啊,爷爷,真打呀?”她怕真的打伤了王程,毕竟王程的身体一向不好,这先天心脏病刚好,别又给打出什么病痛来。

    王程无语,老道士,您老人家是睁眼说瞎话,太极拳软绵绵的?您老人家去挨一试试?知道再不说话,就没机会了:“杨爷爷,道长,你们可要讲道理,我就是一个大病初愈的小孩子,这样你们也能痛下毒手?”

    杨老爷子黑着脸:“青语,去吧。”

    杨青语看了王程一眼,表示爱莫能助,起身来到场中,对王程抱了抱拳:“请指教。”

    王程看向老道士,老道士低着头,看着茶碗,王程心中恨恨,知道这一场是跑不了了,索性站起身来,干脆的出战了。

    “青语姐,轻点儿。”

    王程对杨青语无奈地说道。

    可是,站在比武场中的杨青语几乎是另一个人,满脸清冷,眼神如一汪秋水一样冷静,道:“你只需要出全力就好了,你悟性比我还高,通晓形意拳,太极拳,还有武圣山武学,我也很好奇,你究竟练出了什么。”

    王程眼神瞟了老道士和杨老爷子一眼,见两个老家伙也是脸色好奇的喝着茶,对杨青语抱拳道:“青语姐高看我了,形意拳,太极拳,都自成体系,博大精深,我仅仅观摩了一下,如果就能有所成就,那高手就满大街都是了。”

    “你知道我不善言辞,出招吧。”

    杨青语淡淡地说道。

    王程苦恼,自己遇到的,不管是老,还是小,就没一个好对付的,只能不丁不八地摆了一个马步,好像是形意拳的三体式,又好像是太极拳的无极桩:“青语姐出手吧,女士优先。”

    杨青语不客气,脚下踩着八字,步伐轻盈迅速,转眼间就欺上前来,手掌划过一个半圆,朝着王程的肩膀扫来。

    别看杨青语这手掌白白嫩嫩的,动作也是软绵绵的,但是王程可不敢去硬碰硬,他亲眼看过杨青语将一个一百五十多斤的大汉丢出去,甩出四五米远,那家伙浑身骨头像是散了架一样,躺了一个月才下床,以后看到杨青语就绕着走。

    脚下踩着步伐,王程稍微后退了一步,躲开杨青语的强势,然后瞬间身体就是不退反进,身体一弓,这是猿啸九式的一个动桩,能蓄力,以腰间发力,如弓弦一样,双脚步伐转圜,却是太极的基础步伐,双手自上而下砸下来,带着一股微微的风声。

    杨老爷子和老道士都是看的眼神惊异,没想到这小子还真的弄出了一些门道来,这一招,却是真的有三家拳法的影子,这最后出手的一招,赫然就是形意拳的炮拳,冲击力十足。

    杨青语也是心中微微震惊,半年前自己一招都接不下的少年,现在施展拳法竟然有如此威势?这一招她不想硬挡,不是不敢,而是本能,稍稍后退,让了开来,王程的拳头从她面前落下,吹起了一缕发丝,紧接着就是拳势一变,突然停住了,身体一抖,脚下步伐一个小跳跃,就追上了杨青语的退步,拳头一扫,扫向杨青语的胸口。

    这是太极拳的半转身,以及抖劲,还有形意拳崩拳的影子!

    杨老爷子目光沉凝,他没想到王程对太极拳会有如此的领悟,要知道,王程当初在太极拳馆可是杂工,没有得到过任何人的传授,就是靠着自己的一双眼睛,在**拳馆也是如此,但是对形意拳的领悟也很不浅!

    此子了不得!

    杨老爷子心中赞叹,第一次见到能和自己孙女比肩的年轻人,甚至犹有过之,江州还有如此人物,老头子当初走眼了呀。

    当初他见到王程,也不过以为是一个稍微聪明点的小子,现在看来,远远不止是一点点聪明。

    杨青语也是眼神微微震惊,不过这次她没有退,手掌也是一个翻转,也是肩膀一抖,手臂甩了出去,发出一声轻微的脆响,好像挥鞭一样,这赫然是太极鞭手,非常刚猛的一招。

    王程无语,姐姐,我可才练武没多久,正经的师傅都没有,你身为一个天才,这么认真的和我打,合适吗?

    合不合适,只能一会儿讨论,现在他是不太敢和杨青语硬碰硬的,气势一变,却是身体再次一个转圜,拳头也收了回来,脚下踩着步伐,双手抱圆,消除了杨青语的这一记刚猛的鞭手气势和劲道。

    这次,是老道士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因为王程这次施展的就是正经的九元拳法,还很巧妙的结合了招式变化,挡下了一记刚猛的鞭手。

    王程之前绝对没有学过九元拳法,这一点,老道士可以肯定,他只给青木传授过,青木不可能传授给王程。

    也就是说,王程仅仅刚才看了老道士施展讲解了一遍,就已经能将拳法应用施展,还有模有样了。

    而青木练了一年却是连其中变化都没能摸清楚。

    两者之间的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叹了口气,老道士神情有些落寞,可惜,要是能将这小子收入门下,武圣山一脉的武学或许能在其手中发扬光大,如三大内家拳一样成为主流拳法也说不定。

    砰!

    王程施展九元拳法,终究是不及杨青语修炼十几年的太极拳,已经进入暗劲巅峰境界,只差一步就成为一流高手。

    十九岁的一流高手,说出去会吓倒一片练武之人,这样的高手,整个江州也没有几个。

    王程被杨青语的转身鞭手打的倒退一步,那刚猛的劲道打的他肩膀微微发麻,心道幸好没娶你,不然以后打不过,可有得受。

    “好了,好了,青语姐,我认输了,你厉害,你厉害。”

    王程被打了一下,揉着微微发麻的肩膀,活活血,急忙喊道,不想打了,他知道杨青语为了照顾自己的颜面,还没施展全力,不然的话,估计一上来直接一招就将自己放倒了,像上次那死缠烂打的青年一样甩出四五米远。

    杨青语叹了口气,她也不想打了,看着王程,道:“小程,你以前因为身体先天不足不能练武,却有奇高的悟性,现在你开始练武也不晚,以你的悟性,和勤奋,不出五年,就能比我厉害了。”

    王程摇头:“青语姐言重了,我练武不过是为了强身健体,不是为了比谁厉害。”

    杨老头子也是满脸凝重,因为他也认同孙女的话,这小子是不世出的奇才,可惜如此练武奇才竟然没有向武之心,没有争强斗勇的好胜之心,真的是气死老头子了。

    “小程,这几天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老道士说了一句话。

    王程立即满脸高兴的对老道士说道:“多谢道长。”

    他知道,老道士还允许自己在这几天的时间向他请教武学上的疑惑,对武圣山的武学,他的确是还有一些不明之处,毕竟才看了一遍,即使记忆力惊人,悟性奇佳,也是有所遗漏,有所不明,有名师指点,那就不一样了,他可以在几天内将学到的这几门拳法吃透。

    “小子,老头子我再问一遍,我将青语许配给你,入赘我杨家,你愿不愿意!”

    杨老爷子冷不丁的再次说了这句话。

    杨青语跺了跺脚:“爷爷,您……”还未说话,杨老爷子一挥手,满脸严肃,示意杨青语别说话,老人家的威势让杨青语一时怔住,说不出话来,知道爷爷这次是真的认真了,心中是真的看中了王程。

    老道士这次到没有惊讶,喝了口茶,好整以暇,很是轻松,他不怕,因为他知道王程肯定不会答应。

    果然,王程摇摇头,歉意地道:“杨爷爷,多谢您看重,青语姐也很优秀,但是您老人家可不能如此忽视青语姐的想法和感受,现在提倡自由恋爱了,你们老一辈的思想可不好,所以,我不能答应。”

    “也罢,就当我没说过。”

    杨老爷子一挥手,被王程接连拒绝两次,还是拒绝他最自豪的孙女,他也是面子上不好看,一拍桌子,起身就朝着外面走去:“老道士,我走了,王小子,以后莫要出现在我面前,青语,我们走。”

    杨青语被自己的爷爷接连两次出卖,还是熟人,也是面色尴尬,不想在这里多呆,急忙跟上杨老爷子跨步而去,两人都是步伐似缓实快,转眼间就消失在门口。

    王程心中愕然,这就走了?

    老道士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他就乐得看到杨老头子吃瘪:“小子,你这次是惹了杨老头了,以后在江州可要小心点。”

    王程那叫一个委屈:“道长,您老人家可要说句公道话,我哪里招惹杨老了?我还挨了一下,明明是我吃亏了。”

    “可是你对人家宝贝孙女始乱终弃!”

    老道士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王程惊的跳了起来,急忙回头看了看杨老爷子和杨青语都已经消失了,才松了口气,要是让那两个听到了,肯定要回头,到时候老道士肯定会为自己说出的话付出代价,但是自己也绝对会跟着倒霉。

    “道长,我回去了!”

    王程不敢继续留在这里,害怕被这老道士坑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