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十三章 老小孩
    (今天还是两更,求票!小夜的两更都是大章,看起来没有其他一些作者更的章节多,但是字数不少。这本书也不会太监了,保证完本,也圆了自己心中的一些遗憾,另外求支持,求票票!)

    到了下午,所谓的欧洲文化交流团离开了藏鼎观,去市区订好的宾馆下榻了,明天会有市政府的一个欢迎宴会,吃好喝好之后,后天估计就要走了。

    王程一下午就在自己的房间没出去,一边抄写元气秘录,一边看着青阳,害怕他的身体会有其他严重的后遗症。毕竟他也是第一次真正的施展这样的秘术,心里也没底。

    文化交流团走了,青阳的许多同门师兄弟们都上门来找他来了,以前的他可是门前冷清,一两个月也不一定有师兄弟上门来找他,现在,不一会儿就来了十几个,都是好奇他怎么这么厉害的。

    “青阳,你厉害呀,都学会隐藏实力了,最近雄起了。”

    “说,你是不是故意隐藏的,就是等这一天?”

    “我失去的,都会拿回来,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青阳,你小子有心计呀!”

    这些都是平时和青阳关系不错的,来了开开玩笑,但是看到青阳躺在床上动不了了,都是疑惑不已。

    “我当时用了能激发潜能的无敌神功,所以一分钟内实力暴涨,代价就是几天下不了床。”

    青阳语气虚弱地说道。

    这下子,大家才都神情恍然,这才对嘛,这样你还是那个青阳,咱们就还是兄弟朋友,还可以一起当扑街笨蛋被师傅骂。

    一起坑的,才是兄弟,哪天你不坑了,有追求了,那就没兄弟了。

    王程看到青阳郁闷的表情,心中好笑,他知道,青阳害怕以后又变成几个月前,持续了三年多的那个资质低下,悟性很低的末尾弟子。

    所有人都走光了,王程也将元气秘录抄写完毕了,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来到青阳的床前,把了把脉,还是气血亏虚,不过正在迅速的恢复,毕竟是气血旺盛的年轻人,没有其他的病症,还好,说明没有更严重的后遗症,不会造成永久性的症状。

    对武者来说,气血虚弱,养一阵子就好了。

    “青阳,你也不必泄气。”

    王程对青阳笑道:“我就在江州,以后我每年暑假会来呆几天,指点你的拳法,如果有时间,你也可以来找我。”

    “你很勤奋,如果有正确高效的修炼方式,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你师傅那样的高手。”

    青阳听了,眼睛一亮,道:“我随时都可以去找你?”

    王程立即摇头:“这当然不行,我还要上学。”

    “好吧。”

    青阳顿时叹了口气:“要是你能留在道观就好了,要不你也拜师入门吧,到时候我们就是师兄弟,你是我小师弟,你悟性这么好,要是能得到我师傅真传,将来一定可以比我师傅还厉害。”

    王程笑了笑:“我不可能比你师傅更厉害,你师傅比你想的要厉害的多。好了,你好好休养,等会儿我给你煮一碗补气血的汤带过来,现在我去见见长鹤道长。”

    青阳点点头:“好,听说你厨艺不错,你去见我师傅,不要多说话,他就是个老顽固。”

    王程不置可否,将抄写的元气秘录装入自己的包裹,带着元气秘录的原本,离开了住处,朝着后院走去。

    来到后面的独立小院门口,刚好看到青木从里面走出来,面色有些不好,看来是挨了训斥,有些垂头丧气,看到王程,青木只是礼貌性的点点头,然后擦肩而过,没有像以前大师兄一样对每个人都笑一笑,如主人家一样。

    今天,对青木的打击挺大,大师兄的威严丢失严重。

    王程进入小院,长须道长不在,作为藏鼎观的代表人下山去招待那些洋鬼子们了。小院里,就只有长鹤道长一个人,今天也没有站在石头上扎马步,坐在小屋前的一张八仙桌旁喝茶,也没有如那些文人雅士一样举止优雅的拿着小茶杯细细品茶,大马金刀的喝的就是普通的大碗茶。

    “坐!”

    长鹤道长没有抬头看,一只手中拿着一本古本,看的入神,直接说了一个字。

    王程缓步走过去,坐在长鹤的对面,将元气秘录原本放在桌子上:“道长,您要的书。”

    长鹤道长点点头,吐出一口气,将手中的古本放在桌子上,喝了一大口茶,目光如炬地盯着王程:“王程,你可愿意拜入我门下?”

    额!王程楞了一下,这老道士说的也太直接了吧?

    不是应该试探一下,然后互相吹捧一番,接着才会说是不是拜师的事情吗?

    剧本不对。

    王程也就说的很直接:“不愿意!”

    这回,换做老道士楞了一下,不是应该感激涕零的高呼我愿意吗?

    剧本也不对。

    老道士也就沉着脸不说话了。

    两人一时间冷场了。

    王程来到藏鼎观工作,除了赚那一万块的工资之外,的确最大的目的就是学习藏鼎观的养生武学,因为当时身体很不好。他在**拳馆,太极拳馆都呆过,觉得这形意拳和太极拳虽然号称是内家拳,但是养生方面的效果还是不明显,偏向实战。

    很多人看到太极拳软绵绵,慢腾腾的,以为这不是实战拳法,这种看法大错特错,王程专门钻研过太极拳,也看过太极拳馆的杨老爷子打过太极拳,那叫一个威猛,将太极拳练到精深骨髓,随手一抖,就是一声爆响,好像鞭炮一样,那要是打到人,绝对是非死即伤。

    眼看小时候那医生所说的二十岁大限就要到了,王程上学期没有参加期末考试就直接来到了藏鼎观,想要学习道家养生之道来保命,多活几年,也能让妹妹王媛媛更大一些,到时候那小姑娘就能自己独立生活了。

    现在,先天心脏病已经好了,人生的追求也就多了许多。

    王程对老道士的养生武学就不是那么的想学了,就像今天赵部长和长虚道长所说的,藏鼎观的武学终究是道家一脉,以修生养性为主,战斗是其次。

    年轻人,谁没个大侠梦,强者梦?以前的王程是不敢想,也没资格去想这些,现在,他可以做这些梦了。

    所以,王程现在肯定想学武,他已经想好了,下学期周末就去**拳馆,或者是太极拳馆去拜师,自己救了刘青师傅一条命,想来去**拳馆比较容易点,有人罩着,学习真功夫比较容易。一般的弟子想拜师,入门很容易,交钱就可以,就想普通的培训班。

    但是要成为真传弟子就比较难了,想学到真功夫那就更难了,**拳馆门下内外弟子有上千人,可是学到真传的核心弟子也就不到三十人。

    两人都不说话,王程自顾自地思考着元气秘录里面对元气的解密,原作者实际上也是在探索阶段。

    坐了十分钟。

    还是长鹤老道士忍不住了,不又在心中叹气,自己一个快九十岁的老家伙,竟然没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家伙沉得住气,摇摇头,说道:“好吧,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不过可惜了你这么好一个苗子。”

    “多谢道长厚爱,小子只是觉得武圣上武学可能不适合我。”

    王程也说道。

    老道士立即不乐意了,瞪了王程一眼:“你可是觉得我武圣山的武学都是花架子?”

    “当然不是!”

    王程可不敢承认:“只是觉得,道家一脉的武学注重修生养性,延年益寿,修炼多年才能见效,晚辈怕自己没有道长那份毅力。”

    形意拳和八卦拳,八极拳等拳法,修炼到差不多的程度,就具有不错的战斗力了,只是太极拳相对较慢,有太极十年不出门,十年出门打死人的说法。

    王程在武圣山上学习到的武学,也都是以桩法基础为主,青木对阵菲利普的时候施展的九元拳法据说比较厉害,但是王程也没看出来。

    “哼!”

    长鹤老道士冷哼一声,一双眼睛瞪了王程一眼,吓的王程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小子你看好了!”

    长鹤道士本是坐在椅子上的,可是突然发力,也没见什么动作,就是一步跃出了近十米的距离,出现在了三丈之外!

    这是跃马桩,但是比王程自己见过和练过的跃马桩强了不知多少倍!

    王程看的目瞪口呆,他知道,这是老道士没有任何蓄力的仓促施展,就能跃出这么远,如果蓄力而为,绝对还会超过一倍,要是再配合特殊的步伐,这个距离还会增加。

    那就是二十米以上?

    一步跳跃跨过二十米的距离?

    王程光是想想就心中震撼,字面上看起来好像二十米没什么,但是去地面上去丈量一下,就知道二十米的距离对于一步跨越有多么的不可思议。

    人家短跑冠军一百米跑个十秒钟就是了不起的成绩了,但是这老道士只需要接连跳五步就可以了,什么世界纪录,都是浮云。

    最重要的是,老道士站在九米多之外,脸不红,气不喘,显然是还有余力,接着,就是低喝一声,双拳划过一个大圆,带起一股呼呼的旋风,风声很急,吹的周围地上的杂草树叶都飘了起来,跟着旋风旋转。

    砰!

    老道士的拳头砸在了屋前的一个半人高的木桩顶部,一声沉闷的响声,伴随着一股尘土吹散出去。

    王程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那一米高的木桩,被老道士一拳砸的只剩下了二十公分左右留在地面上,其他的八十公分的长度,都被这一拳打的钻进了地面,周围的地面都微微隆起,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痕,最重要的是,这木桩没有因为受力过大而被劈散,显然是老道士刻意控制力道的结果。

    好厉害,好恐怖,王程虽然不是高手,但是也是有见识的,算是内行,心中很震动。

    吐出一口气,老道士再次回来坐在椅子上,喝了口一口茶,斜眼看了王程一眼,对这小子震惊的表情很满意,这才是按照剧本来。

    “道长厉害,武功盖世,小子佩服。”

    王程由衷地佩服。

    这一拳下来,估计至少得有千斤巨力,那什么十字教骑士菲利普,如果挨了这一拳,不成肉饼也差不多了。

    “现在可知道我武圣山武学的厉害?如果全部的武圣拳法传承下来,什么形意拳,八卦拳,太极拳,都要统统绕开,我武圣山武学,是根据武圣拳法的基础传承改进,历经千年形成,先天不足,才会这样。”

    老道士得意地说着,又有些遗憾。

    王程疑惑地道:“道长是说,全部传承的武圣拳法更加厉害?”

    “那是自然,三国时期,武圣气血雄厚,乃是当世第一,吕布如果不是依仗兵器和赤兔的便利,也不一定就是武圣的对手。”

    老道士不容置疑地说道:“你现在可愿意拜入我门下?”

    王程立即说道:“不愿意!”

    正得意的老道士差点一口茶水喷出去,咳嗽了一声,这小子又不按剧本来了,掩饰了自己的尴尬,瞪着王程:“你小子什么意思?为何不愿意?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武圣武学?”

    王程急忙摇头道:“道长误会了,道长的实力我绝对不怀疑,谁都没有资格看不起道长,更没有人敢看不起传承两千年的武圣武学。只是,道长,小子问您一句,您练武多少年了?”

    老道士心思一转,就知道王程说的是什么意思了,摆摆手:“我也不瞒你,老道士我练武八十年才有今天的实力,武圣最重要的实战拳法失传,当年藏鼎观祖师爷不喜杀戮,没有学习武圣杀敌的本事,所以以基础为主,都是养气凝血的武学,成型慢也是正常,不过如此修炼,身体极好,寿命极长,杨家的老家伙比我小十岁,也没我身体好。”

    王程点点头,这老道士说的是实话,他见过杨家老爷子,精神没有老道士好,脸上也有许多皱纹,不像老道士这么饱满,没几道皱纹。

    “道长,不是我不想拜您老人家为师,而是我还要上学,还有一个年幼的妹妹,所以不可能天天随您学武。”

    王程急忙将学业和妹妹搬了出来。

    老道士双眼瞪着王程,王程身上压力很大,好一会儿,老道士喝了口茶,沉声道:“好,你小子有骨气,说不拜师就不拜师,但是老道士我也是个倔脾气,说要教你,也必须要教你,你不想拜师,我也要教你,你也不需要拜师了,睁大眼睛看好了。”

    王程一愣,心头苦笑,感觉和老道士说话就像和小孩子斗嘴一样,你不让,我也不让。

    俗话说,老小孩,老小孩,越老越小孩,果然如此。不过,心头有些暖暖的,好像爷孙两闲来无事斗斗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