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十二章 被吓退的骑士
    (第二更,求票,求支持!)

    青阳浑身气血躁动,心中幻化出一只猛虎,顿时一股暴戾生出,对着菲利普就是一声巨吼:“吼……”

    好像春天惊蛰,平地一声惊雷,周围所有看着的人都是吓了一跳,几位女士甚至还捂嘴低声惊叫,都被这一声虎吼惊到了。

    更何况面对着青阳的菲利普,他刹那间感觉一股声浪滚滚而来,吓的本能的后退了两步,看的周围很多人都笑起来,菲利普也是满脸通红,竟然被一个年轻人吼叫一声就吓的后退,他身为十字教勇敢的骑士,这绝对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以后可能都会成为他一生的污点。

    菲利普面色阴沉,看着气势汹汹的青阳,正要冲上去,他自信自己的力量绝对比青阳要强大许多。

    可是,青阳比他更快的冲了过来,一声虎吼之后,双腿发力,就是一招猛虎下山扑了过来,两者之间本身是有四米多的距离,可是青阳这一扑之下,四米多的距离瞬间消失,直接跃起一米多,直扑菲利普!

    菲利普再次被吓住了,好像真的一只猛虎要扑过来一口吃掉自己一样的错觉,再次后退了两步。

    这次,周围没人笑了,都被青阳这一式猛虎下山震住了,他们好像真的看到了一只猛虎扑了出去。

    事实上却不是!

    青阳一扑来到了菲利普的身前,浑身气血沸腾,有使不完的力气,这种感觉非常的爽,携带着这一扑的气势和力道,就是双拳出击,没有什么技巧和招式。

    菲利普再次双拳交叉,依旧是十字形状,可是这次他不是出击,而是抵挡,当青阳的两个拳头冲击到他的交叉十字拳上的时候,他面色就是一变,好像一辆卡车撞过来一样,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撞的飞了出去,十字拳根本无法抵挡。

    砰!

    一声闷响。

    菲利普比青阳大一号的强壮身体被撞的飞了出去。

    吼~~~

    心中舒爽,青阳再次一声低吼,气势更盛,依旧是一招猛虎下山,双脚凝聚力量,就要再次冲着飞出去的菲利普扑过去,他还记得王程的话,就用这一招发挥出自己的力量。

    “住手!”

    红衣主教查利喊道。

    青阳双脚已经在发力了,不过听到声音,他还是保持着理智停了下来,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菲利普,淡淡地道:“你输了。”

    菲利普双手撑着躺在地上,面色难看至极,这次真的是栽了。

    一招,就是简单的一招,他就败了,没有狡辩的接口,纯粹的力量上被碾压了。

    “你赢了!”

    菲利普阴沉着说道:“不过,别以为赢了我,就赢了我们十字教勇敢的骑士。”

    青阳不屑地笑了笑,什么勇敢的气势,老子不知道,转身就朝着人群走去,因为他知道时间要结束了,两分钟的时间,真正的战斗之中消耗的时间最短,只有不到十秒钟,其他的时间都是在开头和结束的时候消耗了。

    要是能一直都这么强大就好了!

    青阳心中赞叹,每一个武者,都希望自己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而拥有了力量之后,更加不想失去,高手被剥夺的力量,比杀了他们更加痛苦。

    长虚道长看着走下来的青阳,心头高兴,对查利笑道:“菲利普骑士的实力很强,不过青阳更胜一筹,我们本来不想继续,毕竟各位远来是客,伤到各位就不好了,青阳是我师兄的关门弟子,实力强大,很少出手。”

    查利对走下来的菲利普点头示意,示意菲利普到后面去,别在这里丢人,换上了笑容,对长虚说道:“呵呵,那是,中国功夫果然强大,希望我们下次还有切磋的机会。”

    赵部长插嘴道:“打打杀杀容易伤了和气,大家还是来看看藏鼎观的道藏,这是我国道家文化的结晶。”

    查利和莫斯,还有菲利普,以及其他几个人,都刻意地看向走下来的青阳一眼,看到青阳默默地走到人群里不再说话,也都摇头,随着赵部长去里面观看其他东西了。

    比武也就到此为止了,十字教的骑士菲利普被青阳一招击败,所有藏鼎观的道士都惊奇地看向青阳,觉得不可思议,他们都知道青阳是什么人,绝对不可能如此强大。

    青阳走下来,越走,越觉得自己的气力在消失,一股虚弱逐渐袭上来,急忙加快了脚步来到王程身边,王程也连忙伸出手接住青阳的胳膊扶着他,青阳顿时整个身体都乏力的靠在了王程的身上。

    “草,真的就只有两分钟,幸好我走的快,不然趴在地上就丢人了。”

    青阳忍不住低声骂道,可是面对周围师兄弟们疑惑和羡慕,以及各种其他的眼神,还只能面带微笑的应对。

    王程也装作若无其事,低声笑道:“怎么样,相信我没错吧?”

    “你就不能直接让我一直这么厉害?”

    青阳的美梦还没醒过来。

    王程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我能这么简单的就制造高手,我还让你?我直接让我自己天下无敌不就行了?”

    “这个是有代价的,最近两天你不要出大力气,两天后就能恢复了,以后对你也有好处,你有了这次体会,以后修炼起来更简单了不是?”

    青阳点头,承认王程说的有道理,有了这次强大的体悟,他以后修炼起来,就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就好了,比其他人整天只知道无目的的修炼要强很多。

    “别说话,保持正常呼吸,我扶你回去休息。”

    王程低声对青阳再次说道。

    青阳的确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趁着队伍都去内院参观的时候,两人悄悄的离队去了住处。

    回到房间,王程将青阳放在床上,这家伙躺在床上就动不了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感觉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很疲惫,特别的需要氧气。

    这是身体透支的表现,也是换取不属于自己的强大力量的代价。

    王程对激发元气的手段还不熟练,而且还是刺激最重要的任督二脉天地桥上的大穴,所以后遗症比他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看到青阳如此虚弱,王程心中担忧,等会长鹤道长肯定会来看青阳,看到这小道士这样子,问起来,怎么回答?

    到时候,王程估计就暴露了。

    王程心中略微紧张,对长鹤道长,他心中是怀着敬畏的,这位已经八十九岁的老道士,可不是简单的人物,整个藏鼎观也只有他和长虚道长知道这老道士神秘的身份,青木青阳等小道士都不知道长鹤有什么厉害的来历,只知道是一个老道士,是教授他们功夫的师傅。

    趴在窗户上看了看,外面没有动静,所有人都随着考察团在参观,可能一时半会儿是来不了的,王程当下就趴在桌子上抄写起了元气秘录,一边对青阳说道:“青阳,等会儿长鹤道长问起来,你就什么都别说,不要说是我帮你的,知道吗?”

    青阳也在琢磨着这么给师傅说,听到王程的话,道:“那我该怎么说?”他也不想轻易把王程的事说出去,毕竟这可能就涉及到他将武圣山武学外传的事情,师傅真的要追究起来的话,这事可大可小。

    “就说是你自己突然爆发了,反正随便你怎么编就是了。”

    王程奋笔疾书,目光看着元气秘录,还剩下三分之一没抄完:“你现在就想想怎么和你师傅说。”

    青阳静悄悄的没说话,只是使劲的咳嗽了一声。

    王程奇怪地一抬头,顿时吓的手中钢笔都掉落在桌子上了,急忙站了起来,对着门口来人恭敬地道:“长鹤道长!”

    门口来人正是长鹤道长。

    “师傅!”

    青阳也低沉地叫了一声,声音稍微有些委屈,就好像向长辈撒娇的晚辈,这小子十几岁就进道观,现在其实也就是孩子心性而已。

    长鹤道长双手背在身后,头上一寸长的银发根根直立如钢针,满脸刚毅,径直来到青阳的床前,伸手在青阳的手腕脉搏上摸了一下,眉头微微一皱:“气血消耗如此大?怎么回事?”

    说着话,长鹤道长目光看向王程,刚才他听到了两人的话,知道两人隐瞒了一些事情,而且和眼前的这个来道观工作的少年有关,他注意过王程,因为王程在演武场上出现过,不过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也就没有再关注。

    “师傅……”

    青阳低声叫了一声,没敢继续说下去,眼神看了看王程,很是为难,不知道怎么说,智商堪忧呀。

    王程知道这小道士靠不住了,当下主动开口道:“长鹤道长请看这个。”

    王程将元气秘录递给长鹤道长。

    长鹤道长接过来,翻看了两页,顿时眼睛一亮,其中讲述的元气,他是知道一些隐秘的,震惊地看着王程,道:“这是藏鼎观的书?”

    “不错,是我昨天从道藏院发现的,这是原本,在一堆民间典籍当中,长虚道长让我拿去普通书院,我觉得这本书有些意思,就拿过来研究一下,在书院有备注,因为内容比较复杂精深,所以我想抄回去仔细钻研。”

    王程不卑不亢,简单地说了来龙去脉。

    长鹤道长心中点头,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对自己有如此气度,可不常见,就算是杨家的那几个小家伙都不敢和自己这么随意说话。

    “嗯,抄录完了给我送来。”

    长鹤道长点点头,看了几眼,将书籍放下,看着王程,道:“你的工作日期就要结束了吧?”

    王程点头:“不错,三个月的合同期,因为马上开学了,所以还有四天。”

    “看来最近两个月,一直都是你在指点青阳了。”

    长鹤道长说的很肯定直接,并不是猜测和询问,王程和青阳听了都是面色微微一变,他们还都想着如何掩饰狡辩,没想到长鹤道长就都看出来了,果然是人老成精,只要露出一点蛛丝马迹被发现了,那就别想隐瞒了。

    不过,青阳是忐忑害怕地不敢说话,而王程则是大大方方的苦笑了一下,随后坦然地对长鹤道长说道:“道长慧眼如炬,明察秋毫,晚辈佩服,我和青阳住在一起,看他天天晚上回来都勤奋修炼,可是效果不佳,于是就让他将拳法施展给我看看,我试试帮他找找哪里不对,给了他一些意见,并不是晚辈有意要偷学武圣山武学,也不是青阳故意泄露,还请前辈赎罪,要怪罪的话,莫要怪罪青阳,都是晚辈的错。”

    长鹤的目光不曾离开过王程,看着王程说话的举止,心中更加赞叹。

    “我也没有要说追究,你在演武场练武两月有余,我也不曾驱赶过你,只是没想到在演武场你练拳软绵无力,对我武圣山武学却有更多的领悟,将青阳**的如此好。”

    长鹤道长奇怪地说道。

    青阳松了口气,王程也是心底松了口气,笑道:“前辈果然目光精准,晚辈曾经患有先天疾病,最近才好了,以前不能太过发力。”

    “难怪,晚上吃过饭,你来找我。”

    长鹤道长点点头,心头了然,对王程留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了,外面的那些外宾还没走,他还要去走个过场,送走了才算是结束了。

    王程却是心头一震,不知道长鹤道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让自己去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