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十四章 明代皇室御用金蟾
    (周末求推荐,求收藏,谢谢老大帮我做的封面。)

    刚才看到的那红木家具,其中蕴藏的黄色光团也就是黄豆大小的样子,那花瓶有花生米大小,其他的摸了一遍的,有些拇指大小,有些也是黄豆大小,不过大部分都是什么都没有的现代工艺品。

    王程觉得这样才对,不可能有谁将这样一件会客室摆放的都是古董,这个房间内差不有十几件清末和民国时期的东西。

    可是,王程此时手中拿着的这个瓷器毛笔架,却是孕育着脑袋大小的一团刺眼的黄色光团,虽然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但是他也感觉异常的刺眼,差点本能的要去捂住眼睛,这件东西,估计是乾隆年间的。

    “这是个宝贝。”

    王程手中握着这个毛笔架,心中肯定地对自己说道。

    那边,和李老在斗嘴的古老眼角看到王程拿起那个毛笔架的时候,眼角凝实了一下,随后立即恢复寻常,不过视线余光几乎注视着王程。

    不过,王程没有将这个毛笔架拿着不放,而是身体吸收了一丝黄色光晕之后,轻轻的放在了书桌上,然后看向那架子上的东西,还没看完,那就有可能有更好的。

    古老目光疑惑,然后摇摇头,不再关注,任由他们自己挑选。

    “古老,我选好了。”

    李正祥在架子旁边也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拿下来了一个铜佛,脑袋大小,显得很古旧,双手捧着,走过来放在茶几上,笑道:“古老,我觉得这个铜佛是这个屋子里最好的宝贝,应该是唐朝时期的东西,唐朝佛教发展很快,这座佛像上面的花纹和表情都符合当时的环境……”

    古老摸着胡须,笑道:“正祥,你确定拿这件了?”

    李正祥仔细看着古老的神情和眼神,心中忐忑,硬着头皮道:“对,古老,我就选这件。”

    古老点点头:“好,等等乐乐和小程,小姑娘,你怎么不选呢?”

    古老好奇地看着跟在王程屁股后面东张西望,却没有动手的王媛媛。

    王媛媛不好意思地道:“古爷爷,我哥哥拿就好了,我要是再拿走一件,您老人家肯定要生气了。”

    “哈哈哈,媛媛说的好。”

    李老顿时笑起来。

    古老苦笑道:“媛媛,谁拿到最好的一件才能拿走,其他人都不能拿走,你觉得你哥哥能选中吗?”

    王媛媛肯定地点点头,小脸上是毫无置疑的表情:“我哥肯定可以,我哥最厉害了。”

    王程手中正拿着一个玉牌在看,听到小丫头这话,顿时无语,有点像是电视里教主的狗腿子喊着千秋万代,一桶浆糊一样的感觉,这丫头胡说八道。

    “媛媛,别乱说话。”

    王程低头说道。

    小姑娘点点头,哦了一声不说话了,睁着大眼睛左右看看。

    古老很开心的笑道:“哈哈哈,小媛媛,今天你古爷爷我高兴,等会儿不管你哥哥能不能选中,你自己都可以在爷爷这里拿一件礼物,是爷爷给你的见面礼。”

    古老是真的高兴,看着小姑娘就想起了自己的孙女,只是自己的孙女当年可没这么听话,那叫一个调皮,笑容更加的慈祥了。

    王程立即说道:“古老,这不好吧,您给我们机会,我们就不好意思了,您老……”

    李老也立即打断了王程的话:“小程,老古给媛媛的礼物,你就不要做主了,媛媛想要就拿一件就是了。”

    王程看了看小姑娘,示意她自己拿主意。

    挑好了东西坐下来的李正祥,以及正在看一个玉雕的唐乐乐也都看向王媛媛,觉得古老对这个小丫头太好了,直接就白送一件东西,还是任你挑,这房间里对普通人来说,几乎遍地是宝了。

    小姑娘看到几乎所有人都看向自己,顿时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也不说话。

    王程知道这丫头想要,对古老苦笑道:“那谢谢古老的好意了,媛媛,快谢谢古爷爷。”

    王媛媛脆生生地道:“谢谢古爷爷。”

    古爷爷急忙点头:“哎,不用谢,呵呵。小程,你挑好了?”

    王程几乎将这里能看到的东西都摸了一遍,除了李正祥拿走的那个铜佛,和唐乐乐面前的几个东西,听到古老的话,回应道:“嗯,马上就好了。”

    唐乐乐笑嘻嘻地道:“那我挑好了,古老,我就选这个了,您老说说,是不是我选的最好?”

    唐乐乐将一个很漂亮的玉雕放在茶几上,和李正祥的铜佛摆在一起,玉石是白绿相间的,所以雕刻的是两棵立在石峰上的松树,很精致,一看就知道刀工非常好,是一件精品。

    “乐乐眼光不错,等等小程,看他选什么。”

    古老笑眯眯的,没说好与坏。

    几人都看向还在选东西的王程,而小姑娘王媛媛,则是自顾自的好奇的东摸摸,西瞅瞅,想着自己要拿走那一件,大了不好,太重了,金属的也不好,不能带在身上,字画也不好,不能吃不能用,那就选这个可以挂在脖子上的玉牌?

    王媛媛好奇的拿着刚才王程放下的玉牌瞅了瞅,这是软玉和田羊脂玉,上面雕刻着一只凤凰,有小姑娘的小手巴掌大小,拿在手中刚好,摸着也舒服,很温润,小姑娘拿着就不想放下了。

    古老笑道:“媛媛,喜欢就拿着吧,过来爷爷给你戴上。”

    王媛媛立即开心地笑着点点头:“谢谢古爷爷。”来到古老身前,古老将红绳拴好,挂在了小姑娘的脖子上,玉牌垂到胸前,衣服挡着也不容易看到,小姑娘拿出来摆弄了一下,觉得很满意,又笑了起来。

    “呵呵,这次可能就媛媛能拿走礼物了。”

    李老笑呵呵地说道,看了李正祥和唐乐乐,以及那边的王程一眼。

    他们三人是要选中最值钱的才能拿走,要是没选中,那就白忙活一场,王媛媛可是直接就可以拿走这个玉牌的,所以真的有很大可能说中。

    王程此时手中拿着一个金蟾,有媛媛的小拳头大小,其中蕴藏着一团紫色的光晕,一缕紫色的气息流入体内,王程感觉到浑身舒爽,思绪都清明了许多,比那黄色光团强势许多。

    这是好东西!

    只是到底是什么年代的,什么来历,他就不知道了,可以肯定的是,应该比那个毛笔架要更好,虽然那个毛笔架的黄色光团更大更亮,但是也没有这一缕紫色光晕来的底蕴淳厚。

    看到大家都在看自己,王程直接就将这个金蟾拿在手里没放下,对古老说道:“古老,我就选这个吧,金子应该值钱吧?”

    李正祥眼中再次闪过不屑和一点点鄙夷,普通人果然只看重表面,顿时笑道:“小程,古董不是看金属价值的,金子的确是值钱,但是那也就是黄金的价格,你的这个金蟾,单论黄金的话,也就十几万,但是肯定没有我的这个铜佛贵重,唐朝的铜佛,就算是普通的,价值至少百万以上。”

    唐乐乐惊讶了一下,她刚才也想拿这个金蟾的:“那正祥你看看我这个玉树呢?”

    李正祥看了看唐乐乐选的玉树雕刻,胸有成足地道:“你的这个应该是近现代的作品,看雕工和风格就知道,应该不是老东西,不过价值也不低,比小程的要贵重一些,我估价应该在三十万左右。”

    王程无所谓地道:“金子值钱,我不认识其他的,所以就选了金蟾。”

    王媛媛来到哥哥身边,拉着王程的手,没说话,因为她还看着胸前的玉牌,笑嘻嘻的,给哥哥看了看,告诉他,没事儿,我们已经有收获了。

    唐乐乐顿时郁闷了,不是最好的,那就拿不走,她虽然喜欢这个玉树,因为雕刻的是松树,象征长寿,要是拿回去给爷爷看看,他老人家肯定高兴,也是好兆头,家里人都会开心。

    李老微笑着没说话,看古老接下来的分析和说明,只是古老此时却是面色有些不好,皱着眉头,深深地看着王程,叹了口气,道:“哎,老头子我一辈子,从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李老顿时惊讶地道:“这几个小家伙选中了?”

    古老无奈的点点头。

    李正祥立即笑道:“哈哈哈,那我就多谢古老了。”

    唐乐乐也郁闷不已,知道应该不是自己,毕竟李正祥刚才已经说了,她知道李正祥是做珠宝古董生意的,对他的话还是比较相信的,也没想过是王程。

    古老却是摇摇头,对王程说道:“小程,你告诉我,你是真的不懂古董,随便选的?”

    李正祥的笑容顿时戛然而止,唐乐乐也是惊讶地捂着小嘴看着王程,竟然真是你这家伙选中了?

    没天理!

    李老也是愕然地看向王程,随即摇头苦笑,他认为这是运气。

    有人处心积虑,却不及别人的一丝运气。

    但是,王程知道自己不是运气,却也不能表现出来,只是很开心地笑起来,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即将得到一件宝物,对古老笑道:“古老,我哪里懂什么古董,就是都摸摸看,顺着感觉走,看到这个金蟾是金子,所以觉得应该值钱。”

    古老也是无奈的摇着头,没想到自己被一个傻小子占了大便宜,他一辈子倒腾古董,也有过打眼的经历,曾经也被徒弟小辈做过这个游戏选中过宝贝,但真没吃过这次这么大的亏。

    李正祥面色有些难看,不服地道:“古老,您老人家看清楚了?他选的金蟾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比我的唐朝古佛还贵重?”

    唐乐乐也疑惑,不过对李正祥有些不以为然起来,一路上夸夸其谈,好像专家一样,到头来竟然是这样,唐乐乐觉得自己似乎还是小看了王程,这小子不声不响的,却是在闷声发大财。

    古老郑重地对李正祥说道:“谁告诉你的这是唐朝古佛?正祥,你现在的心态不对了。”

    李正祥愕然,知道自己说话语气不对了,也知道自己肯定是打眼看错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脸色更加的难看,想到之前自己还笑话王程以重量来选宝,但是人家选中了,自己选了个假的。

    有点丢人又丢份的感觉。

    “这个铜佛,是去年,我一个老朋友送给我的,他是专门做古董处理的,和我开了个玩笑,把一个现代工艺品,包装了一下,我就随意摆在了这里。”

    古老看着铜佛,摇头说道:“你选的这个铜佛,算是我这房间里最不值钱的几个现代工艺品,乐乐丫头的玉树倒是还值点钱,但是和小程的差远了。”

    唐乐乐看了看脸色难看的李正祥,这家伙不说话,肯定是被打击了,本以为胜券在握,最后却是坐在末班车,她好奇地开口问道:“那小程的金蟾是什么来历?”

    古老将金蟾拿了起来,摩挲了一下,苦笑道:“我不该把这个东西摆在这里的,哎,也是有些年没弄这个规矩了,所以也就忘了,我也没想到你们有人会把这个东西选中。”

    王程说道:“古老,那我不要了,您这么喜欢,那就留着吧,我就是一个外行,拿了也没什么用,不懂得欣赏,估计也是拿去换钱了,不如继续您保管这宝贝。”

    古老摇头,将金蟾放下,表情爽朗了起来,笑道:“好了,一件宝贝我还是送的起的,也算是给我一个教训,这么多年,我都忘记了财不外露的道理,是该吃点教训,不然以后说不得还要吃更大的亏。这个你就拿着,随便你卖了,还是留着,还是送人,我都不管了。”

    “不过,你是外行,我要提醒你,这金蟾可是明代的皇室出品,价钱没有五百万,不要出手。”

    王程惊讶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是明代皇家的物品,难怪这么贵,而且还孕育着紫色气息,五百万……

    这古董真不是一般人玩儿的。

    李正祥和唐乐乐听了也都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们以为这个房间最值钱的估计也就一两百万的东西,毕竟是一个会客室,肯定不会把真正的好东西摆在这里的,没想到竟然有这样一件宝贝。

    两人都是满脸懊悔,自己怎么不选。

    尤其是李正祥,他正在筹办拍卖会,如果将这个明代皇家金蟾摆上去,绝对增色不少,不知道这个傻小子王程走了什么狗屎运,眼睛盯着金蟾,一时间挪不开。

    曾经,有一块金子摆在我面前,我却选了一块铜,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决定还是选这块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