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十三章 古老的游戏
    (求收藏,求票票,求支持……)

    “古老来了。”

    李正祥首先站起来,恭敬地对走进来的带着老花镜的老者喊道:“正祥来看您了。”

    古老和李老年岁差不多,都是一代人,身上的气质也差不多,一个是医者,一个是捣鼓古董的文人,身上都有一股儒雅的气质,一看就比较舒服,笑着对李正祥点点头:“正祥今年这么早就回来,肯定是有事吧?还把你家老头子带上,准没好事。”

    李老喝着茶,笑道:“别拉上我,我就是散步看热闹的,正好,今天这里都没外人,要不要按你的规矩来玩儿一场?”

    在场的人都楞了一下。

    王程和王媛媛两兄妹是不知道李老说的是什么。

    而李正祥和唐乐乐听了李老的话,都看向古老,面色期盼,甚至眼神之中还有一些渴望。

    古老顿时哭笑,指着李老骂道:“你这个老家伙,一来就想我出丑,想搬走我的东西。不过,今天正祥难得回来,唐家小丫头是第一次来我这里,那我就按照规矩来一次也没什么,如果真的让我丢了东西,就算是给小辈的礼物了。”

    王程两兄妹更是好奇了,不知道这所谓的规矩究竟是什么意思!

    李老看出两兄妹的好奇,对王程笑道:“今天你们也算,老古,这位小兄弟和小姑娘可也要算上。”

    古老点点头,无所谓地道:“成,我就把你也算上。”

    李老哈哈一笑,道:“你想的美,我可不是你的小辈。”笑着,转头对王程说道:“小程,这老古以前教徒弟的时候,每年都有个规矩,就是见面礼就在见面的地方,谁能把当时眼睛能看到的所有东西当中最值钱的东西选出来,就能拿走这件宝物。”

    “这个老家伙就是这么算计自己的徒弟的,这么多年,也就韩建非那小子拿到了一次。”

    王程立即明白过来,这就是古老对自己弟子的考验,而且也是对关系亲近的小辈的一次考验,同时也是小辈们的一次机遇,毕竟是在一堆值钱的古董当中挑选最值钱的一件,挑中了就可以带走,可以想见,那一件绝对是宝物,在普通人家估计都是能当传家宝的东西。

    古月轩从乾隆年间延续到今,藏宝库有多少好东西,谁都不知道。

    “这个,李老,古老,我和我妹妹就算了吧。”

    王程听了李老的解释,急忙说道:“我就是和李老来逛逛的,我们看着就行,就不参加了。”

    王媛媛也明白,非亲非故的,不能拿别人的东西,也是点着小脑袋,赞同哥哥的话。

    古老也哈哈一笑,道:“没事,小家伙,你们两都有份儿,好久没有这么多小家伙来我这里了,我今天高兴,都有机会参加,谁选中了最好的那个就拿走,老家伙我绝对不后悔,不心疼。”

    古老想起了自己的孙子孙女还很小的时候,和李正祥等小家伙一起玩儿,每年来自己家串门儿,都有机会拿走所在屋子里的一件东西的机会,能拿到宝贝,还是寻常的器具,就看眼力和运气了。

    那时候,看着小家伙们在自己家里闹腾,也是古老每年最开心的时候。

    一转眼,又是十几二十年过去了,古老真的感觉自己老了,当年在自己眼前跑来跑去的小家伙都长大成人有自己的事业了。

    李老和古老对视一眼,都感觉到了一种老人的孤独,脸上的笑容也都淡了下来。

    唐乐乐笑嘻嘻地道:“呵呵,那我就谢谢古老了,以前我早就听说古老很大方,给自己的孙子孙女好多宝贝,我那时候就羡慕古晓月有这么好的爷爷,我爷爷知道了,就给了买了一个玉镯子。”

    李老和古老听了,又是哈哈大笑,想到唐家老家伙的郁闷表情,就开心起来。

    李正祥站起身来,看了看这个房间,开口道:“古老,您老人家确定在这里开始?这房间,我看好东西似乎不少。”

    古老笑眯眯地摸着下巴的一缕白胡子,道:“再多的好东西,你们也只能带走一件,一件好东西,我还是送的起的,正祥你如果想做古董的生意,现在可是考验你的时候,要是你选中了,到时候你有事求我,我会考虑的哦。”

    李正祥笑道:“哈哈,好,那我就先谢过古老了。”

    唐乐乐也站起来,拍着手,笑道:“好兴奋,古老,要是我选中了,您老人家可别心疼,嘻嘻……”

    唐乐乐感觉到了一种寻宝的刺激,而且还是宝贝都摆在眼前的寻宝,简单而刺激。

    古老一点都不着急和心疼的样子,慢条斯理的喝着茶,和李老聊了两句,然后转头看着唐乐乐,笑道:“唐家丫头,你选中就拿走,你爷爷要是知道你占了我的便宜,肯定很开心,说不定直接就从床上走下来了。”

    古老也知道唐乐乐爷爷生病不能下床的事情,当下毫不忌讳的开起了玩笑。

    唐乐乐心中一动,没在意古老的玩笑,心中惦记,要是自己能选一件宝物带回去,爷爷心情肯定很好,这会有助于治疗。

    至于一直坐在一边没说什么话的王程和王媛媛,被几人都忽视了,即使最熟悉王程的李老,都认为王程和王媛媛两兄妹肯定是友情出演,露个面之后,就没什么事儿了,根本不可能当主演,当主角唱大戏。

    毕竟,这古董一行可是实打实的底蕴,运气之流,和买彩票一样,捡漏这种事情一辈子能有一次就烧高香了,平时的时候,还是要靠实打实的真本事和学问。

    王程这个年纪肯定没有这份底蕴和积累,而且李老还知道,王程志不在此,所以刻意没有说王程兄妹两,不想给这两兄妹增加压力,害怕激发了王程少年争强好胜的心理。

    而李正祥,自然是以为自己已经赢定了,他这几年公司经营规模扩大,开始涉及古董,自己是恶补了许多古董知识,还经常向一些公司的专家请教,自认为算是一个行家,经常去一些鬼市之类的地方淘宝捡漏,几年下来,东西是买了不少,可是没有捡漏成功一次,果然想法和现实是有巨大差距的。

    不过,李正祥相信自己的眼力,这房间的东西,都是摆在这里的,古老应该不会摆一些假东西,那么只需要在一堆真东西里面找最值钱的一个,他自认为这个能力还是有的,不过就是断定一下年代,看看其出身和价值而已。

    可是,真的这么容易嘛?

    显然不是。

    李正祥仔细看着这间房间内的每一件东西,先确定哪一类东西最值钱,然后再从其中挑选,一般来说,好东西里面,瓷器和青铜器是最值钱的,字画次之,当然也不是绝对,主要还是要看东西的品质,如果是王羲之的字和吴道子的画,那都是顶级国宝。

    唐乐乐嘛,那就简单了,对女孩子来说,漂亮的就是好东西……

    王程本来是不想白拿人家的东西,但是想到自己摸着古董,就能看到那黄色气团,心中有些忍不住,开口对古老说道:“古老,东西能上手吗?”

    正在和李老低声聊天喝茶的古老楞了一下,扶了扶老花镜,仔细看了王程一眼,确定自己不认识,才点头:“当然可以,不过小伙子小心点。”

    李老笑道:“小程,媛媛,都别拘谨,老古和我从小一起玩儿到大的,都去选一件,如果运气好,也别客气,直接拿走。”

    古老瞪了李老一眼,李老也回瞪了一眼。

    王程笑了笑,对两个老小孩点点头,拉着王媛媛站起身来,也看向房间内的一切。

    一套家具价值肯定不小,但是这么多东西,也肯定是无法带走的,毕竟规矩是说了,只能是一件东西,这些家具虽然名贵,但是单个的价值也不高。

    王程摸了摸红木茶几,也看到一团和椅子上差不多的黄色气团,一丝黄色气流进入自己的体内,而摸到那花瓶的时候,看到的黄色气团明显要大一些,再摸了一下墙壁上的一幅画,看到画内蕴藏的黄色气团比红木椅子和茶几更小一些。

    为了验证心中所想,王程好奇地向古老问道:“古老,这套家具是不是比这幅画年代更久?”

    王程刚才引起了古老的注意,所以古老有留心王程的动静,听到王程的话,眯着眼睛笑道:“小家伙,要抢我的东西,还要我帮你?”

    王程顿时面色微微一红,小姑娘王媛媛脆声道:“古爷爷真小气,我哥哥不懂呀。”

    王程拉了王媛媛一把,小姑娘立马闭嘴,吐了吐舌头。

    古老却是没生气,看到小姑娘想起了自己的孙女小时候可爱的样子,笑道:“好,看在这个小姑娘的面子上,我就回答你,这套家具,是我爷爷在道光末年找人订做的,这幅画,是民国的作品。”

    王程点点头,看向花瓶,说道:“这个花瓶应该更老一些吧?”

    古老依旧笑呵呵的点点头,却是没说话,随后道:“小家伙,我说了就回答你一个问题,你自己去找吧。”

    李老也笑道:“小程可别为难他,让你们有这个机会,这老家伙心中估计都不乐意。”

    “你又诋毁我,我都答应了,不乐意还能怎么得?”

    古老又和李老犟起来了。

    王程乐得看两个老小孩闹一闹,他已经差不多验证了自己的猜想,自己摸到的东西看到的那个黄色气团的大小,估计是和古董的年代有关,年代越久远,黄色气团就越大,反之就越小,甚至没有,比如喝茶的茶杯,他就没看到黄色气团,应该是现代工艺品。

    如此一来。

    王程心中大定,要选中最值钱的那一个,在他看来就比较简单了,都摸一遍,选黄色气团最大的那一个就是了。

    这边,唐乐乐拿起了那墙壁上的一幅画,没有落款和印章,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作品,不过看画工比较好,画的是一朵莲花,看着很好看,就想拿下来。

    李正祥笑道:“乐乐,这副彩色莲花,一看就是近代的东西,所以还是别看了。”

    唐乐乐想一想也是,看向李正祥,道:“那你看中哪一个?”

    李正祥可不会将机会让给唐乐乐,虽然为了泡妞他也是不惜血本,但是唐乐乐明显不是他能泡的,两家都是认识的,绝对不可能随便玩玩儿就可以了,到时候弄不好就成仇人了,而想要真个在一起的话,也比较难,双方都不是一般的家庭,婚姻不是儿戏。所以,留下好印象可以,玩儿真的就不可能了。

    李正祥开口说道:“呵呵,乐乐,可别想套我的话,我们各凭本事,不过,我比较看好瓷器,玉器,和青铜器。”

    多少提醒了一下唐乐乐。

    唐乐乐恍然,看向那边的书架上摆放的几件瓷器和青铜摆件,还有几个玉雕,顿时双眼放光。

    古老眼角看了一眼,见两人走向那架子,露出一丝笑意。

    而王程,让王媛媛跟着自己别乱动东西,就亲自出手,将能看到的东西都一件一件的摸了过去,墙上挂着的字画,桌子,椅子,香炉,玉牌,鱼缸,花盆……

    李老正在和古老斗嘴,看到王程每件东西都摸一下就放下,没有仔细看,都是表情疑惑,不知道这小家伙在干什么。

    李正祥看到王程这样子,更是摇摇头,好笑地道:“小程,你是想试试那一件最重?”

    唐乐乐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想到王程之前拿起那个花瓶说的话,也是笑道:“小程,要不要拿个电子称过来帮你过过称?”

    王媛媛不乐意了:“我哥肯定比你们厉害。”

    王程不可能将实情告诉他们,将手中的一个砚台放下,似模似样地点头道:“嗯,这个太轻了。”

    小姑娘刚刚才挺自己老哥,马上就是脸色一红,自己都觉得丢人,老哥你太外行了吧,哪有选古董看重量来衡量的。

    唐乐乐更是大笑起来,李正祥也是笑呵呵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摇摇头,转头看向自己手中的一个青铜香炉。李老和古老也是笑了起来,随后继续聊天。

    王程自顾自地拿起毛笔架,这是一件瓷器,刚一拿起来,其中一股耀眼的黄光顿时散发出来,一团耀眼而巨大的黄色光团蕴藏在其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