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十一章 异象初现
    (求票,求收藏!)

    “丫头,你厉害,比你爸有魄力多了。虽然你还是有些配不上我们小程,但是也勉强,这个世界上能配得上小程的,估计也没几个。”

    李老也笑着,难得的开了开玩笑。

    唐乐乐立即就不乐意了,笨姑娘还配不上这个穷小子?不对,是本姑娘,想说什么,但是也没说出口,毕竟对方是李老,自己不敢犟嘴,而且自己现在还有求于王程。

    但是,她不敢说,小姑娘王媛媛可敢说:“李爷爷你说错了,她是配不上,我能配的上我哥哥。”

    李老顿时哈哈大笑,将王媛媛拉到身前来,摸了摸小丫头的马尾,笑道:“对,对,对,是李爷爷没看清楚,我们家媛媛就能配的上小程,你们就是一对金童玉女。”

    王媛媛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对月牙,笑的开心的不得了。

    王程可不敢让李老的话被小丫头记在心里:“媛媛,李爷爷开玩笑的,你是我妹妹,知道吗?”

    “哼!”

    王媛媛立马不乐意了,哼了一声,没说话。

    李老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也没说出来,心中叹了口气,这两个孩子都是苦命人,走到一起相依为命,何尝不是一种缘分?

    唐乐乐急忙说道:“王程,你到底答不答应,还是开始我说的,一百万,不管你能不能治好我爷爷,只要你去了,我给你一百万。”

    王程面色平静下来:“乐乐姐,我的病稀里糊涂的就好了,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可不敢去给唐爷爷看病,你们富贵之家,我一个毛头小子也拿不起一百万,所以,你还是别说了。”

    唐乐乐冰雪聪明,立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顿时苦着脸,知道自己着急了,接连两次说错话,一次把自己给卖了,一次把王程给得罪了,忘记王程这小子的性子是吃软不吃硬了。

    “好了,唐家丫头,你爷爷的病谁去都不可能一下子看好的,那要慢慢养,我去也没办法,你别为难小程了,他还小。”

    李老看唐乐乐还想说话,劝了一下,给王程解了围,他也不想王程参合到唐家的事情里面去,已经有两个比较有名的中医都去过了,并且下了结论,王程这样没出身,还年轻的小子过去,别说唐家的人,就是那两个老家伙,都会在心中记恨王程。

    唐乐乐满脸郁闷,不过她也迅速换了心思,急忙补救:“李老,您还没吃饭吧?我刚才答应请客的,您和我们一起去吧,去对面的桂花坊。”

    王媛媛小脸上就写着我不想去四个字,就差说出来了。王程脸色平静没拒绝,还是不想和唐乐乐闹的太僵,毕竟对方不是坏人,去吃个早餐也没什么。

    李老点头,道:“好,一起去,不过不用你们请客了,我孙子从南方回来了,让他请客。”

    唐乐乐惊讶地道:“李正祥回来了?”

    李正祥就是李老的大孙子,二十八岁,在南方做生意,据说生意规模不小,王程以前见过两次,每次回来都给李老带回来很多补品,和一些玉石古董,李老的收藏室几十件各个品级的玉器,和一些古董,就是李正祥添补起来的。

    “正祥哥回来了?”

    王程也惊讶地说道。

    他前两次见过,都是过年的时候,李老的后辈子孙才会回来拜年,一家人团团圆圆,平常几乎不回来,因为都很忙。

    现在可是八月份,还是年中。

    李老脸上带着笑容,他今天心情好,一个是因为王程的病好了,也去了他的一块心病,另一个就是自己的大孙子昨天晚上回来了,没有老人家是不想见到自己的儿女子孙的。

    “嗯,正祥昨天晚上下的飞机,小程没见到,现在应该快起来了,等下我们叫上习和,一起去吃个饭,热闹热闹。”

    李老除了一身医术,和医者仁心,其实和普通老人家没什么没区别,希望儿孙绕膝,希望一家人团圆热闹,他也一直将王程当做自己的孙子一般,这些年没少照顾王程兄妹两。

    王程笑道:“正祥哥又给李老带回来什么好东西了?”

    每次李正祥回来,都会带点东西,不是玉石雕刻,就是古董字画,可能都不是很值钱,但是却很有意义。

    王程听说,李正祥在南方就是做这方面的生意的,所以很有些门道。

    李老笑道:“每次回来就是弄些小东西,你感兴趣等下去我书房看看就是了。”

    王程点头,没有真的要去看。

    倒是唐乐乐很感兴趣:“正祥的珠宝公司在深市可不小呢,分店都开到东海市去了,我上次去店里看了,有不少名贵珠宝,李爷爷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

    王媛媛转动着眼睛,也比较好奇。

    李老笑呵呵的,也乐得炫耀一下,起身走向书房:“好,你们等着,我去拿来给你们看看,看完了我们就去吃饭。”

    李老一走,王程和唐乐乐有些尴尬。

    “王程,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让我爷爷的身体好一些,能舒服的过完剩下的时间。”

    唐乐乐向王程解释道:“如果你有办法,我希望你能帮帮我和我爷爷,我们一家会感激你的。”

    王程还是无奈:“乐乐姐,我真的没办法,李老都没办法,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有办法?”

    这一点是王程很奇怪的,自己不过是帮她看了一下轻微的妇科病,这样的医生一抓一大把,不说满大街都是,也差不多了,她对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大的信心?

    唐乐乐也是奇怪,道:“我也不知道,就是相信你能帮我和我爷爷。”

    “但是事实就是我真的没办法,你们好好照顾唐爷爷,好好休养,过一两年可能就能下床了。”

    王程说道。

    李老拿着两个盒子走了出来,看样子,装的是玉器。

    “这是正祥拿回来的。”

    李老将其中一个盒子递给王程,另一个递给唐乐乐。

    唐乐乐急忙打开,盒子里放着一个玉观音,男戴观音女戴佛,这个玉观音只有一寸长短,但是通体碧绿,很是水润,一看就是高档玉石。

    “这个我在东海市见过,卖价一百多万呢。”

    唐乐乐感叹地道:“没想到正祥竟然给李爷爷也送了一个,李爷爷,正祥对您真孝顺。”

    李老笑呵呵的,对价钱什么的没在意,不管是一百万,还是一千万,或者是十块钱,他看中的是这是自己孙子送的,比其他什么都好,都来的高兴。

    王程手中的盒子是一个玉镯子,他对玉器没什么研究,只是好奇的拿起来把玩了一下,玉镯拿在手中,有些凉意,小姑娘王媛媛也好奇地看着,女人天生就对珠宝是没有免疫力的,即使是小姑娘也能表现出来,看王媛媛闪闪发光的眼睛就知道了。

    咦?

    王程正想给妹妹拿着玩玩,可是一股清凉突然从手中的玉镯传递到了自己的体内,顺着血脉,流转全身,浑身都是一个激灵,微微颤抖了一下。

    这是什么?

    王程心中一惊,仔细地看了看,眼神凝视,顿时发现玉镯之中似乎有一团光晕凝聚在中间,而那一团光晕正顺着自己的手进入自己的体内,所以自己感觉到一股清凉。

    而随着那光晕流入体内,王程发现玉镯外面的光泽有些暗淡,水润的颜色有些干燥起来。同时,王程感觉自己的血液凉凉的,其他的没有什么区别。

    “小程?”

    李老看到王程拿着玉镯发呆,招呼了一声,因为后面一个高大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正是李老的大孙子李正祥,招呼大家一起去吃饭了。

    王程被喊的清醒过来,急忙将玉镯装入盒子,递给李老,笑道:“我不懂这个,不过一看就是好东西,正祥哥真的有心了。”

    李老点点头,将两个盒子再放到书房去。

    李正祥走了过来,招呼王程:“小程又来了,呵呵,最近身体怎么样?”

    “就是来找李老把把脉,差不多快好了。”

    王程笑着回应道,两人见面的时间不多,因为李老的关系,所以李正祥每次见到王程会关心的多问几句,可是其中是否真心,就不得而知了。

    “那就好,平时多注意身体,乐乐你怎么也来了?你有十几年没来过这里了吧?”

    李正祥对王程说了一句,看向唐乐乐笑道,两人的关系应该是旧识了。

    唐乐乐笑道:“是有十几年了,这次是没办法了呀,我爷爷下不了床了,我想请李爷爷去帮我爷爷看看,可惜李爷爷也说没办法。”

    “那就难了,我爷爷不会说假话的,你平时在家多陪陪唐老。”

    李正祥对唐乐乐说道。

    李老走了出来:“走,吃饭去,老头子我都饿了,正祥,带上钱包。”

    李老此时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看的几人都笑起来。

    李正祥笑道:“我肯定带上钱包,等下去古街上转转,那边有几个店在卖原石,我去试试手气。”

    “你也喜欢赌石?也对,做珠宝的,没有不赌石的。”

    唐乐乐好奇地看了李正祥一眼:“你们公司的玉石是不是都是自己开出来的?”

    李正祥郁闷道:“怎么可能都是自己开的,那样我们早就赔的倒闭了,每个珠宝公司的玉石原料大部分都是购买的,自己开出好料子的几率太小了,这次我回来,就是听说我们江州运回来了一些好料子,想来试试运气,顺便也收购一些其他人开出来的原料,乐乐等下跟我去玩玩儿?”

    唐乐乐点头:“好呀,我听我姐说过,没见过,听说很刺激,是不是真的?”

    “嗯,是很刺激,刀刀见血,一刀穷,一刀富,有些人玩儿的倾家荡产,有些人一夜暴富,所以,玩玩儿就好,别当真。”

    李正祥严肃地说道。

    李老急忙说道:“别把乐乐带坏了,那老顽固知道了肯定要找上门来。”

    “李爷爷,我可是大人了。”

    唐乐乐不满意地说道。

    王程对这所谓的赌石真的不懂,也就不插话,少说话,多做事,是他的行事原则,拉着妹妹走在最后面,跟着几人进入了桂花坊,李正祥已经提前预订了早点,几人坐下来就直接开吃。

    “爷爷,等下你也跟我去看看吧,反正你在家也没事儿,就当出来散散心,那儿也都是您认识的熟人。”

    李正祥对李老说道。

    李老想了想:“也好,去转转,小程和媛媛也一起吧。”

    王程本想拒绝,他知道那赌石和赌博没什么区别,所以心中不喜,但是看小丫头王媛媛听到要去看玉石,就是眼睛发光,当下点点头,带妹妹去看看也好,而且,他也好奇,自己刚才拿着玉镯的感觉,是不是错觉,如果不是错觉,那从玉石里流入自己体内的气息,到底是什么?

    ...